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星宿天机箓 > 正文
第六十章 卧底像雄寺(一)
作者:淇洵  |  字数:2513  |  更新时间:2020-01-19 09:19:01 全文阅读

完颜亮点头应允,始终不同意以海景王府的名义进行斗法。三公乌林答泰便领着众人退下,示意完颜亮好生休息,次日众人启程出发。

为掩人耳目,仅有二公俏阎罗乔装改扮为一名中年媳妇带着六公范地虎痴傻的丈夫前去东郡寻医,二人卯时出发,时至未时一刻才抵达佛寺。

只见佛寺修建的金碧辉煌,门庭之上立着金灿灿的象雄寺三个大字,除却汉字“象雄寺”之外,还有五种其它的语言,想必也是“象雄寺”的意思。门庭两旁,上等的紫檀木柱上,书写着一副对联,上联道:即佛即心圆教理,下联道:非空非色法王身。虽然已时至未时,但前来朝拜的香客依旧络绎不绝,寺前叫卖的商贩、摊铺比比皆是,好是一番热闹。

一位面容清秀的僧人,见俏阎罗与范地虎乔装改扮的夫妇在不住朝着寺内翘首探望,便上前搭话:“阿弥陀佛,不知二位施主,有何贵干?”僧人的言语虽能令二人听懂,但其中夹杂的乡音听得着实令人难受。

俏阎罗开口道:“高僧有礼,我夫妇二人乃西郡人氏,听闻象雄寺佛法无边,此番前来,是希望可以为我夫君医治这痴傻呆病。”那清瘦僧人听罢,观看了俏阎罗身边的范地虎痴傻的模样,也没有多做怀疑,便引领着他们夫妇二人到象雄寺门前领取求医的号牌,俏阎罗看着手中四十九号的号牌,当是桃木材质,牌子做工不算精美,但也不粗糙,定是经过多人之手把盘,木牌本身已经十分光滑,出了包浆。看来这求医问药之人不在少数,其余几个排着长队的人群,手中也有类似的木牌,但与求医问药不同的是,有的队伍是求子,有的队伍是求财,有的队伍是求仕途,有的队伍是求姻缘等等。显而易见的可以看出,这象雄寺在管理上井井有条,那名清瘦的僧人对着陆续而来的香客态度和蔼,语气和善,尽皆问题一一作答,事无巨细。

俏阎罗不禁感叹道:“还是这个外来的和尚会念经啊!古象雄僧人如若再任其这样发展,其势力定然不可小觑,中土的所有教派又有几家能与之媲美。”

与俏阎罗一同排队的人中,有一老妇人带着一名女童,见俏阎罗左顾右盼,便出口搭讪道:“大妹子,你这是来看病吗?”

俏阎罗本不想节外生枝,但见来人主动说话,又没法不予之搭理:“老姐姐,我家这个死鬼,前些年总出去厮混,不知从何处沾惹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神智变得有些呆傻。”

老妇人听到此类的事情,显然很感兴趣:“原来这样啊!我听说,有一种病叫……叫……好像叫马上疯,不知跟你们当家的是不是这个病。”

“老姐姐,你这是来看什么?”俏阎罗尽量把话题从自己身上扯开。

“哎呦,大妹子,你看俺家这娃儿,虽说是女娃子吧,却也金贵着呢,从未缺少过她吃穿,自从打春儿开始,这女娃不知怎滴,就不开口说话了,总是自己一个人坐在那里发愣,动不动就受惊哭嚎起来。她这爹娘是那常年跑外的货郎,年终岁尾才得回来,见到娃儿如此,不得埋怨死我这老婆子啊!”老妇说着说着,眼泪几乎就要下来了。

俏阎罗看着老妇人身边的女童,女童低头不语,只是在玩/弄着自己的手指,年纪当约七八岁的样子,感觉似乎经受到了什么惊吓一般,不时的往老妇人身后躲藏。二人聊着聊着,大约两个时辰的光景,前来查看号牌的僧人便将二人引领至象雄寺内,其余身后再有前来排队领取号牌之人,都以“天色已晚,明日请早”为由打发走了。

俏阎罗左手挽着范地虎跟在老妇人的身后,细心的为范地虎擦去嘴角的口水,惹得范地虎痴傻的笑道:“二姐,你真好看。”俏阎罗生怕这个傻子败漏,急忙在其腋下拧了一把,疼得范地虎“哎呦呦”直叫。禅房门前的两名持杖僧人怒视二人,一脸威严道:“佛门重地,不可喧哗。”可与俏阎罗如此态度说话之人少之又少,俏阎罗深呼一口气,压住自己内心的怒火,将此二人的样貌牢牢记下,俏阎罗尾随老妇人一同进入了禅房,老妇人还客气的与俏阎罗礼让,示意先为她丈夫诊治。俏阎罗正想多加了解这些僧人的手段,便开口道:“老姐姐,孩子的事儿要紧,您先来吧。”老妇人见状,也不再推辞。禅房正中,端坐着一位长眉老僧,听完老妇人的描述,便开始为女童把脉。

“高僧啊!我是南郡小河村之人,这南郡与东郡相隔不远,象雄寺的大名,在我们村可都传开了,您可得给孩子好好看看,家里就这么一根独苗,真有啥事儿,老婆子我可怎么活呀!呜……呜……”老妇人说着说着便泪如雨下。

长眉老僧为女童把脉过后,开口道:“此女娃,只是受了些许惊吓,稍后给施主开一剂安魂定神的药方,不出三日,便可痊愈。”

老妇人听罢,忙开口道:“高僧啊,这大半年来,那郎中安魂定神的药也没少吃啊,您看,药方我都带来了。”

长眉老僧接过药方,看到郎中用的几味药材与自己用的大抵功效一致,不禁皱起眉来。开始细细打量起面前的女童,思索良久,缓缓闭上双眼,待双眼再度睁起,一招“天眼通”将女童看了个大概,而后双手合十,口中吟诵佛号道:“阿弥陀佛,罪过,罪过。娃儿前世种下的因,今世便尝该受的果。”

“高僧,这话是什么意思?”老妇人紧着追问。

“这位施主不必紧张,前世这女娃儿是伙山间强盗,曾凌/辱过一名新婚燕尔,回乡醒亲的女子,女子含恨自尽,今生此女子便投生于你家邻里,此人当有而立之年,凌/辱女娃,才导致女娃受惊过度,方才口不出言,罪过,罪过,这冤冤相报何时了?”长眉老僧有些暗自神伤。

“高僧,这可如何是好?可有什么办法化解?”老妇人紧着追问道。

长眉老僧闭目良久,开口道:“此等果报了了,此事便可化解,日后女娃出阁之日,嫁给那方邻里,方便得善终。”

老妇人显然已经想到那名而立之年的邻里究竟是何人,俏阎罗站在一旁,气不打一处来,欺凌自家女娃,还要女娃嫁给他,这是何道理,一句前世因果就可以将所有的事情说通了吗?未等老妇人再度开口,那长眉老僧便挥手“去罢,去罢”下了逐客令。

俏阎罗见状,便扶着范地虎上前,见范地虎一脸痴傻的模样,俏阎罗道:“还请高僧为我这痴傻的丈夫诊治。”长眉老僧见俏阎罗后,天色已晚,便也不再过多言语,也不再把脉诊断,直接开启天眼通,将站在面前的俏阎罗二人看了一个遍。长眉老僧收拾天眼通,口吟佛号:“阿弥陀佛,敢问这位女施主,痴得可不是他,而是你。你二人也并非夫妻,你的夫君亦尚在人世,你命中拥有双生两女,亦尚在人世。”

一句简单的话语,不紧不慢,听的真真切切,但着实令俏阎罗如遭五雷轰顶,一时竟已语塞,不知该说什么是好。范地虎站在一旁,痴傻的笑着,嘴角的口水不住的往下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