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星宿天机箓 > 正文
第五十八章 失心蛊
作者:淇洵  |  字数:2872  |  更新时间:2020-01-18 09:15:01 全文阅读

完颜亮环视了一眼七人,见七人并未有人出言反驳之意,便又继续说道:“诸位乃吾金国重臣,本王实不相瞒,本王麾下便已经拥有东南二方各一位星宿。”语气刻意停顿了几许,只为给七人反应的时间,七人各个面面相觑,一脸的难以置信,倘若要被七人得知这二位星宿来的是何等容易,估计更加令其难以接受。完颜亮面露喜色,继续道:“如今天下大势,金、宋、辽三分天下,其各个附属小国也成不了什么气候,这星宿可左右天下大势,不过亦是传言,其中厉害,谁人也无从考证,诸位追随父皇征战天下多年,这父皇心里想什么,想必自然比本王清楚吧!”

一番话语,令五公范地龙与六公范地虎无言以对,不待大公费英东出言,三公乌林答泰拱手施礼,打着圆场,化解尴尬:“王爷所言极是,但我师兄弟亦是有那皇命在身,这天下终归是完颜家的天下,那金皇那边儿不知当如何交代。”

完颜亮在行地七公之中,也仅仅只是与三公乌林答泰来往密切而已,按乌林暹罗的辈分,叫一声乌林答泰堂兄也不为过。“好说,好说,这星宿又未落得外人手里,父皇那里,本王自会言明,诸位不必挂怀。”话虽如此,但行地七公的神情亦是如丧考妣。

七公孟昶换去一身异服,面容实属俊秀,乌黑的长发,挽着发髻,垂落于双肩,一袭书生模样,手持一把纸扇,好一副翩翩公子的打扮,正待三公乌林答泰与完颜亮攀谈之际,七公孟昶一脸贱相的凑到了蚩心的身边:“敢问姑娘芳名,不知姑娘,可是这海陵王爷的侍女?你也瞧见了,我们与王爷的关系,想必还姑娘一个自由之身,不是什么问题。”从见到蚩心开始,七公孟昶色心便起,如此英姿飒爽的美人儿,跟在海陵王的身边,当真是可惜了,自己如若可以享用,那真可谓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

侍卫统领忽图刺还在专心致志地与参水猿搭建着联系。蚩心见状,也没有打扰他的意思,见完颜亮与三公乌林答泰也已经边聊边踱步到了湖边,蚩心赶尸之时,行走江湖多年,像七公孟昶这样的浪荡登徒子,虽然并未搭讪过当时的自己,但自己也见识过,曾经还赶过一俱与兄嫂通奸,被浸猪笼而死的白面书生,所以她对这种类型之人并没有什么好印象。蚩心出言答道:“官人有所不知,妾身才刚到海陵数日,是王爷……唔……唔……半路上将妾身掳来的。唔……唔……官人如此英明神武,又身怀绝技,当真要为妾身做主啊!”言罢,便佯装用袖口擦泪,做出一副甚是伤心的态度。

七公被这蚩心几句柔声细语,一声声“官人”叫得浑身酥麻,顿时体内精/虫上脑,不管不顾的前去找完颜亮理论,准备为这可怜的小美人儿主持公道。二公俏阎罗伸手阻拦,被七公孟昶一把甩开。蚩心见状,嘴角挂起一丝丝淡淡的笑意,二公俏阎罗眯起那双丹凤眼,阴狠地注视着蚩心。“那个……三哥,你俩一会儿再聊,我有事儿问王爷。”七公孟昶气冲冲地说道。

三公乌林答泰见七弟言语之间竟如此无礼,脸上表情甚至不悦。未等三公乌林答泰开口说话,七公孟昶对着完颜亮,手指着蚩心的方向,说道:“你是海陵王不假,这金国的天下,是你完颜家的也不假,但这强抢民女,令人神共愤的勾当,怎么?这还有没有王法啦?”

一句话问得完颜亮一脸发懵,心道:这七公孟昶是何意?但见到不远处偷笑的蚩心,脸上便也露出笑意,蚩心这年芳二八的年龄,玩心大起,又开始捉弄七公孟昶了。完颜亮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本王想抢变抢,你奈我何?”

七公孟昶听到完颜亮的答话,本以为他会理亏,自己稍加训诫,最后将那小美人儿踢给自己,便皆大欢喜,怎知这完颜亮竟是这般无赖的态度,气得七公孟昶在原地直转圈,转了三圈之后,七公孟昶指着完颜亮:“完颜亮,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强抢民女,可是要被判逐流放的,再说,你身为王爷,应当自恃身份,传扬出去,有失皇家威严。”

完颜亮听到七公孟昶直呼自己名讳,也不生气,依旧是那副理直气壮的模样:“本王愿意,你奈我何?”

“哇呀呀!气死我也。”七公孟昶已经气得原地跺脚,谩骂起来。

二公俏阎罗扭着窈窕的身段,缓步来到七公孟昶的身边,照着七公孟昶的后脑勺重重拍去:“七弟,你他妈的长不长脑子,那侍卫统领都围着那位姑娘打转,看着姑娘的喘息吐纳,当是修行中人,那能是随便被人掳走的吗?海陵王又是何等尊崇的身份,能像你吗?竟干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坏我行地一门的名声。”

七公孟昶受这一记当头棒啊,顿时也回过神来。大公费英东客客气气地来到蚩心面前,拱手施礼道:“七弟尚且年幼,多有得罪,还请姑娘高抬贵手,破了姑娘施展的法术吧!”

蚩心一声冷“哼”,将脸侧过一旁,不予理会,嘟起的樱桃小嘴,表现出一副受了极大委屈的样子。在一旁自言自语的忽图刺听到蚩心这声冷哼,便回过神来,抽刀在手,挡在蚩心面前道:“谁人敢对王妃无礼?”

行地七公听到“王妃”二字,顿时明白招惹到不该招惹的人物,三公乌林答泰生平并未见过乌林暹罗,听得怱图刺称“蚩心”为王妃,便口中说道:“原来是二叔家的妹妹呀,这可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

蚩心一副万分厌烦的神情:“谁跟你是一家人啊,你长得那么丑。”打了一个响指,七公孟昶的情绪变得更加气愤,指着面前的二公俏阎罗道:“二姐,你是不是有病,我的事儿什么时候轮到你管,你跟大哥、四哥那点事儿,别以为我不知道。说谁见不得人哪?至少我没有偷偷摸摸的。”

言语未等说完,二公俏阎罗冲着七公孟昶的脸上甩过去了一计狠狠的耳光,打得七公孟昶昏头转向,待七公孟昶刚刚站定,立时间变得涨红了双眼,怒骂道:“你个臭婊子,你敢打我,看我不撕烂你这张脸。”七公孟昶刚要上前对二公俏阎罗进行厮打,四公闪身来到七公孟昶的身后,在其脖颈处,一招重击,将其打晕。

众人所有的目光齐齐投向蚩心,蚩心却香肩一怂,双手一摊,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四公看着七公孟昶说道:“大哥,七弟中蛊了。”

大公费英东听到“中蛊”二字,顿时大惊失色,本以为只是蚩心使用了什么不知名的法术而已,却并未想到竟会是巫蛊之术。神色变得更加的卑微:“还请王妃千万高抬贵手,七弟不懂事儿冲撞了王妃,我这做大哥的日后定会严加管教,求王妃放他一马。”

三公乌林答泰精通巫医之术,上前为七公孟昶悉心诊断,巫医与巫蛊虽同为巫祖传承之术,但本质上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正如那三清宗门,上清、玉清、太清之分,虽为同宗同源,但在修行之路上,大多都是风马牛不相及。见三公乌林答泰出手,大公费英东心中抱有一丝希望,听到三公乌林答泰道:“是失心蛊。”然后无助地摇了摇头。

大公费英东见状,只见眼前的姑娘也不搭理自己,便前去恳求海陵王:“王爷,宽宏大量,时方才我师兄亦是怕到金皇那里无法交差,五弟六弟言语不逊,还请王爷不计前嫌,有何差遣,我师兄第七人定当竭尽所能,万死不辞。”

蚩心听到大公费英东在与完颜亮表忠心,一脸天真道:“不用万死,他一个人死就够啦!”

大公费英东听到蚩心的话语,忙解释道:“王妃说笑,王妃说笑。”

完颜亮重重呼吸了一口气,从怀中将那块“如朕亲临”的金牌掏了出来,亮在了众人面前,众人见状纷纷行礼下跪。完颜亮语气沉重道:“想必大公也应该知晓这枚金牌的份量,回返海陵之时,父皇曾叮嘱,可驱使金牌调动行地七公与金国兵马,使其听命于本王,但本王却不想用这金牌来号令你行地七公,你可知为何?”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