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星宿天机箓 > 正文
第五十四章 王妃乌林暹罗
作者:淇洵  |  字数:2571  |  更新时间:2020-01-16 09:13:01 全文阅读

完颜亮稍加思索,觉得甚有道理,便命王府管事,引领蚩心众人前去海陵别苑居住,示意蚩心处理好政务,再去与之相会。

完颜充见父王归来,一脸兴奋的上前拜会道:“儿臣,参见父王!”

不等完颜亮命其平身,完颜充的小脑袋瓜,在完颜亮身后左顾右盼的一通寻找着什么。

完颜亮一脸疑惑问道:“找什么呢?充儿?”

“母后说,父王带回来个小妖精,儿臣看看在哪儿呢?小妖精长什么样子?”完颜充一副天真的表情。

完颜亮听罢,怒气顿时油然而生,也不答话,气冲冲的便朝着王妃住所大步走去,“哐”的一声便将房门踢开,吓的屋中的侍女惊声尖叫,但看清来人是完颜亮,便捂住了嘴,施礼后,告退出门。

海陵王妃手中拿着一面铜镜,面不改色的观看着自己的面容,嘴中嘟囔着:“岁月不饶人哪,老咯,看不上我了,找个妖精都能带回自己家了,藏起来干啥?怕让人见吗?”

完颜亮听到海陵王妃的冷嘲热讽,气的一拳将面前的桌子打得粉碎。王妃放下手中的铜镜,缓缓起身,一张妖媚的脸映入完颜亮的眼帘,丰满婀娜的身段,摇摆着,来到完颜亮近前,双眼之中放出恶狠狠的光芒道:“完颜亮,你身为王爷,娶妻纳妾,这很平常,但我也是你明媒正娶的正宫王妃,你纳妾为什么不跟我商量?我同意了吗?你就带回海陵?对呀!你现在是海陵的王,谁敢反抗你的旨意?完颜亮我告诉你,你别忘了是谁,帮你打下这海陵的天下的。”

完颜亮顿时感觉气血一阵上涌,冲得自己眼前发黑,气的自己头昏脑胀,乌林暹罗,你乌林一族掌控着海陵妖族不假,你别忘了,现任的乌林族长是乌林答泰,不是你爹,当年收复海陵之时,本王与你爹,不过是做了一笔交易而已,本王为何娶你,相信你也应该知晓其中缘由,本王需要还对你们,对你们家族感恩戴德的吗?你若再这般无理取闹,休怪本王对你不客气!”

完颜亮怒视着乌林暹罗,这是这些年,乌林暹罗第一次看到完颜亮,冲自己发这么大的火,以前不论自己,如何嚣张、任性,恶语相向,完颜亮都会哄着自己,宠着自己,如今当真是有了外心,不再拿自己当回事儿了。看着摔门而出的完颜亮,乌林暹罗重重地坐在椅子上,泪如雨下,双手紧紧的握着拳头,心中怒骂道:“都是因为你,是你夺走了他,蚩心,我要杀了你,杀了你这个妖精!”

完颜亮冲出房门,便看到趴在一旁偷听的完颜充,见父母吵架,竟然还是一副窃喜的表情。刚刚也是将乌林暹罗说他带回来一只妖精,刻意告诉自己,目的在于想要挑起他二人争吵,自己看热闹。想明其中缘由,气得完颜亮七窍生烟,重重地朝着完颜从脸上甩过去了一个大嘴巴,怒吼道:“她都把你教成什么样子了!”便扬长而去。

完颜亮来到了平日办公的地点,海陵司,海陵司司丞刘玄策,与手下人捧来了一人多高的奏折,放在了完颜亮面前的书案上。刘玄策拱手说道:“王爷连日奔波,可需稍事休息?”

“不妨事!”完颜亮拿起奏折,细细的阅读起来,手中的笔不时的在奏折之上圈圈点点,与身边的侍郎交代着关于每一份奏折当如何答复。时至深夜,轮班的侍郎都已经换了三批了,完颜亮依旧在对奏折批复着。

刘玄策将即将燃尽的蜡烛更换过后,出言提醒道:“王爷,快入丑时了,明日再看如何?连日奔波,身体要紧!”

完颜亮看着身边已经批复过大半的奏折,说道:“哎哟,不知道已经这么晚了,也好,你们也早些下去休息!”重重伸了一个懒腰,打了一个哈欠,便准备入内厅休息。

刘玄策陪着完颜亮进入内厅,亲自服侍其洗漱宽衣,刘玄策道:“想必王爷这是,又与王妃吵架了。”

正在洗脸的完颜亮说道:“你是如何得知?难不成王府里还有你的探子不成?”

“王爷说笑了,老奴哪有那般心思,自王爷来到海陵,老奴便一直追随王爷,二十多年了,甚是了解罢了!”刘玄策边说边递过去擦脸的毛巾。

完颜亮端起刚刚洗完脸的水盆放到床边,准备洗脚,当年只身来到海宁之时,人单势薄,平日里的起居也无人服侍,都是自己亲力亲为,也唯有这老司丞刘玄策与自己为伴,顿时感叹道:“这时间真快啊,你我二人共事都已经这么久了。那老司丞,说说吧,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每次,只要王爷与王妃呕气,便会来海陵司处理政务,废寝忘食,也不回府休息!”刘玄策又将擦脚的毛巾递了过去,发现是擦脸的感觉不对,刚想要拿回去换,被完颜亮一把抢过说道:“不碍事!”扯过擦脸毛巾便开始擦脚。

刘玄策见完颜亮少言寡语、心事重重,便又继续说道:“这夫妻相处之道,亦如为官之道,治国之道也!”

完颜亮听到刘玄策一副老学究的语气,在那里摇头晃脑,不禁觉得好笑,道:“老司丞,一生并未婚娶,怎还通晓这夫妻之道?”刘玄策接过完颜亮擦脚的毛巾道:“这书中自有颜如玉!”

“书能给你传宗接代?”

“不能”

“书能与你洞房花烛?”

“不能”

“那这书又能惹你生气,与你对峙争吵?”

“不能”

完颜亮这接二连三的问题,把刘玄策问的汗都下来了:“老司丞也早些休息,巳时一刻叫我,把古象雄僧人的事情以及行地七公的踪迹告知于我。”

一句话令刘玄策如蒙大赦,本打算好生劝解海陵王一番,未曾想反被王爷将了一军,忙回答道:“老奴告退!”急急忙忙从内厅退了出去。

看着被刘玄策掩上的房门,完颜亮自言自语道:“你又不是我,你怎知道我经历了什么?”躺在床上的完颜亮想起了皇庭观中的魏夫人,那位年迈的苗疆蛊王,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能令他们夫妻二人天各一方,他们之间在一起是如何相处的?自己的话也带到上清宗,虽然没有见到魏子胥本人,也不知道这二人是否能够重逢,圆了魏夫人多年前的心愿。又想起了自己的父王与母后,母后一直强势,父皇一直言听计从,他们夫妻二人又是如何相处的,老司丞的话也不无道理,这夫妻之间的相处之道的确是门学问,只是自己无从了解而已,自己日后与乌林暹罗如何相处?自己日后与蚩心之间相处又当如何?想着想着,连日来的倦意袭来,便渐渐进入了梦乡。

辰时三刻,等候在内厅门前的刘玄策还在掐算着时辰,再去扣响房门,便被前来通报的侍卫,高亢的嗓门将熟睡中的完颜亮吵醒。

“回禀王爷,海陵别苑出事儿了。”侍卫喘着粗气禀报着。完颜亮曾下令,在海陵,紧急事情可不遵循法礼,不论何时、何地,均可上报,不用遵守那这汉人的繁文缛节。完颜亮听到海陵别苑,浑身便一个激灵,立马起身穿戴好衣物,随着侍卫速速赶去。

路上,刘玄策告知完颜亮、古象雄僧人在海陵传教颇有成效,在百里之外的东郡等地一带,一众善男信女纷纷出资,为其建寺立庙。至于行地七公,曾有人传言,在鹿台山附近一带见过行踪可疑的七人,不过不确定是不是行地七公。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