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星宿天机箓 > 正文
第五十一章 洞庭龙顶茶
作者:淇洵  |  字数:2611  |  更新时间:2020-01-15 09:01:01 全文阅读

一时间五人被沁人心脾的茶香所吸引,玄智问道:“什么茶?为何味道如此香醇?”

玄戒一副爱搭不惜理的样子答道:“洞庭龙顶茶,人间帝王喝的。”

五人听罢,恍然大悟,连连点头。

“别绷着了,过来坐吧,小崽子,再去沏一壶。”玄戒将面前茶台清理,分别为五人摆好蒲团,奉上茶杯,五人见状虽面容有过一丝尴尬,但也未与玄戒客气,纷纷围到茶台,盘膝而坐。不多时,新的一壶洞庭龙顶茶沏好,决明子为六人依次斟满。

唯有玄戒可以享受口舌之快/感,其余五人不过,享用茶水的气味,但身心也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玄戒一边品茶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一天天就知道说教,看我不顺眼就说呗,还一副冠冕堂皇的语气,五个老家伙年龄加起来都能见到轩辕黄帝了,一天天还那么大火气,伸手就打,难道我不要面子的吗?”

在一旁侍奉的决明子听到玄戒的抱怨,忍不住扑哧一笑,引得众人纷纷侧目。玄戒随即又说道:“这天地间有太多的美好,你们身上背负着使命不假,但既然来到了这人世间,你不还没证位呢吗?不还没飞升呢吗?不还没神魂俱灭呢吗?没尝试过那些美好,难道不白来这世间走一遭,这茶都没喝过,土不土鳖!”说完还白了一眼众人。

决明子与玄戒斗嘴习惯了,忙在一旁cha嘴道:“你不土鳖,像你喝过似的?你不土鳖,龙虾都不知道怎么吃,自己在那研究半天!”

“哪都有你呢,你个小兔崽子!”玄戒拿起茶杯作势要打,但又心疼的放下了。

玄信将手中的茶杯放下,示意决明子再换杯热的,开口说道:“师弟言之有理,但我五人与你不同,你乃俗世入道,我五人降世之时便在这大罗山、玄都紫府,一直恪守门规,qian心修行,早已无心沾染这俗世之物,断然也不知这其中滋味几何!”

决明子听到降世二字之时,总感觉这两个字,有些耳熟,忘记了是师父还是谁曾经提到过这两个字所代表的含义。

听到玄信说道,“不知其中滋味几何”,决明子便将放在台阶上的大包袱搬了过来,玄戒一脸警惕的道:“你要干啥?”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你又何必这么吝啬?”决明子也不管玄戒同不同意,一股脑的将包袱中的吃食倒在了茶台之上,并一一将各种美味佳肴摆好,以供众人享用。

玄智一脸好奇的举起一块糕点问道:“这是何物,竟然散发着花香?”

“秘制百花糕,此物有百种花蜜搭配,江南上等粳米磨制,是迎客居主厨的拿手点心。”决明子细心的介绍着。

玄仁指着一条火腿问道:“此物是猪腿吧?”

“确切的说是上等火腿,由民间腌制,其口感细腻,但肥而不腻,是二师叔天璇子在山下命人采购!”决明子细心的解释着。

“这个呢?”“蛮夷烤全羊。”“这个呢?”“冰酒龙鳞虾。”“这个呢?”绣花高饤八果垒。”“这个呢?”“缕金香药”“这个呢?”“素蒸音声部”“还有拣蜂儿、番葡萄、香莲事件念珠、巴榄子、大金桔、新椰子象牙板、小橄榄、榆柑子。线肉条/子、皂角铤子、云梦豝儿、虾腊、肉腊、旋鲊、金山咸豉、酒醋肉、肉瓜齑。江瑶炸肚、江瑶生、蝤蛑(梭子蟹)签、姜醋生螺、香螺炸肚、姜醋假公权、煨牡蛎、牡蛎炸肚、假公权炸肚、蟑蚷炸肚。花炊鹌子、荔枝白腰子、三脆羹、羊舌签、萌芽肚胘、肫掌签、鹌子羹、肚胘脍、鸳鸯炸肚、沙鱼脍、炒沙鱼衬汤、鳝鱼炒鲎、鹅肫掌汤齑、螃蟹酿橙、奶/房玉蕊羹、鲜虾蹄子脍、南炒鳝、洗手蟹、鯚鱼(鳜鱼)假蛤蜊、五珍脍、螃蟹清羹、鹌子水晶脍、猪肚假江珧、虾橙脍、虾鱼汤齑、水母脍、二色茧儿羹、蛤蜊生、血粉羹、炒白腰子、炙肚胘、炙鹌子脯、润鸡、润兔、炙炊饼、不炙饼…………”

一一列举几十种美食被五人问了一个遍,玄戒见状心情大好,亦不藏私,将之前分藏于各处的白酒,黄酒,果酒也奉献了出来。

决明子先将果酒为众人斟满说道:“此酒为果花酿,由那山中野猴囤百果千花,堆积发酵,偶然得成。相传此酒味道乃是禹王最为喜爱。”众人饮过之后纷纷赞不绝口,决明子又将黄酒为众人斟满说道:“此酒名为三黄酒,酒色如小米金黄,只是其中一个原因,此酒亦是由小米酿制而成,且酒方传说来自于轩辕黄帝,因此而得名三黄酒,酒感入口,米香纯正。”众人听罢,那轩辕黄帝是何许人也,便开始细细品尝,待众人饮罢之后。决明子将白酒为众人斟满道:“此酒名为屠苏,据说屠苏酒是汉末名医华佗创制而成的,其配方为大黄、白术、桂枝、防风、花椒、乌头、附子等中药入酒中浸制而成。这种药具有益气温阳、祛风散寒、避除疫疬之邪的功效。酒劲刚猛,入口后爽快淋漓。此酒亦是如今上清宗弟子钟爱之物。

众人将杯中酒饮过,玄戒已经消灭了茶台上过半的吃食。五人千年修行,玄智第一次饮酒,是有些不胜酒力,脸色有些微熏,眼神有些迷离,但也只是坐在蒲团之上摇摇晃晃,享用着百花糕,不言不语。玄仁话变得多了起来,与玄戒二人聊得正欢。玄义只是一个人端着酒杯在那里发呆,不知心中在想着什么。玄礼则是自斟自饮起来,一杯酒一口菜,细细品味,彬彬有礼,温文尔雅。玄信饮过三杯之后,便不再饮酒,坐在那里闭目养神。

玄仁站起身踱步来到决明子近前道:“如今这上清宗家底殷实,不似我们当年。就连件正经的道袍都拿不出来几件,传我法旨,告诉那天枢子,日后年年上供之时,也别总是那些瓜果梨桃,酒水馒头的糊弄我们,就按今天这个标准,我那馋嘴的师弟也可打打牙祭。”

决明子拱手称是,玄仁又继续道:“今/日/你令本座甚是欢喜,不就是要见那只小狐狸吗?找我师弟有何用?妖塔之中的封印他又进不去,那小狐狸如今已经恢复了神智。其兽/性中的戾气,也不是那么盛了,这样,本座在其脖子上加一道枷锁,便放了她与你团聚,待日后寻得其余两只星宿神兽,本座再将枷锁解开如何?”

决明子听罢,千恩万谢,能与师妹新月湖相聚,实属难能可贵。玄仁拍了拍决明子的肩膀,笑道:“好生修行,任重而道远呐!”

决明子哪还听得进去其他话语,心中均是与师妹心月狐相见时的模样。

玄智坐在蒲团之上摇摇欲坠,突然一声仰天长啸,化作朱雀直冲霄瀚,只见那朱雀通体火红,疯狂的拍打着双翼,径直冲着九重天,飞射而去。随着朱雀的飞离戒妖阁中的镇妖塔,开始不住的晃动,从塔中传出各种各样的嘶吼与哀嚎,随着晃动的镇妖塔,整座大罗山也被带动的一直晃动。

已入梦乡的上清宗弟子们尽皆从梦中惊醒,以为发生了地震,纷纷从房屋中逃出,所有人都见到了那只将半个夜空都已经照亮了的朱雀,此等异象令众人纷纷感觉疑惑。

玄信见状,圆睁双目,立时现出本体。一只庞大的玄武趴在诫妖阁门前,只见玄武背上的灵蛇飞射出去,将不断向上直冲的朱雀,环体缠绕,令朱雀无法再振动双翼。失去了冲劲儿的朱雀,好似泄了气的皮球,径直从空中坠入了下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