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星宿天机箓 > 正文
第四十四章 内结金丹
作者:淇洵  |  字数:2837  |  更新时间:2020-01-11 09:02:01 全文阅读

看着睡塌之上的决明子渐渐睁开双眼,围在决明子身边的天枢子、天璇子、天权子、瑶光子等人关切的近前,天枢子询问道:“决儿,感觉如何?”

决明子揉捏着剧烈疼痛的额头,他最后的记忆仅仅只停留在被渡劫天雷击中的那一瞬间。突然感觉头顶有些冰凉,一摸脑袋面目大惊失色:“头发,我的头发呢?”

古语有云,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一些下葬的达官贵人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还会单独另立衣冠冢,除平时穿着的衣物之外,日常打理剪下的头发、指甲也会一同葬入其中。

天枢子见到爱徒说话中气十足,神智也很清晰,心中便安定了下来。瑶光子摸了一把决明子的光头,笑:“还担心头发,命差点都没了,你是什么时候从后山跑过来的?”

决明子一寸一寸的检查着自己的身体,发现眉毛、睫毛、汗毛等等的毛都没有了,自己活脱脱就像一个大冬瓜一样,神情不禁有些沮丧。

天璇子见决明子不答话,便开口问:“你个小王八羔子,你师叔问你话呢?”

天权子推了一把天璇子道:“孩子这才醒过来,着什么急回话。”天权子出了名的不近人情,此时能为决明子说话,这是在场众人都想象不到的。

决明子也是一脸吃惊道:“你还是我认识的天权子师叔嘛?”

天权子承受了四道渡劫天雷之后,鬓角花白,仿佛整个人苍老了许多,性情、态度也有所改观,一脸慈祥的看着决明子道:“以前,师叔对你虽然严厉,但这也是师叔职责所在,这上清宗若无规矩,日后还怎样管理,你也莫要埋怨你师叔。没想到就最后一遭的渡劫天雷竟然是你为师叔挡下来的,此等恩情,师叔无以为报,这是师叔早年凭借机缘得的一枚灵转大还丹,你先且服用,调理调理身体。”

天枢子见到天权子递给决明子的那个白色菩提子材质的盒子,急忙一把拦住,说道:“四师弟,这可使不得,这灵转大还丹是何等的珍贵,使不得,使不得。这可是你的命、根子啊,使不得,使不得啊!”

“掌教师兄,别推辞了,如若没有决明子,老夫这条命也就没了,如今证得天仙位次,一些执念老夫也就放下了,区区一枚丹药又有何妨。”天权子硬是将菩提子的盒子塞到了决明子的手上,挥袖转身便出了房门。

决明子拿着盒子,一头雾水地问道:“师傅,这是?”

瑶光子还是很喜欢决明子光头的样子,又在决明子的光头上摸了一把,脸上泛起笑意,道:“给你了,你就拿着,这也许就是你的造化。此物对金仙以下修为的人除补气疗伤外,都没有任何用处,只有金仙晋升大罗金仙之时,此物才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这世间仅此一枚,你一定要好生收好,正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此事,日后亦不可与外人道也,若被那歹人惦记上,你这小命可就难保喽!”

决明子听闻此事,心跳不断加速,大罗金仙那是一个什么样的位次,仅次于三清祖师混元大罗金仙的修为,可穿梭古今,改变世间万物,拥有无上法力,这天地间也仅仅只有十二位而已。

天枢子轻咳了一声,决明子这才从无限遐想的思绪之中回到了现实。这才想到最开始瑶光子师叔问到的问题,便开口:“不是徒儿自愿过去承接那道天雷的,正殿鸣响钟鼓,徒儿正要赶去,玄戒师祖却说还不到时候,不让徒儿前去,时方才徒儿正与玄戒师祖在诫妖阁门前入定打坐,不知是玄戒师祖还是谁,一脚给徒儿踢过去的。”

简短的几句话,其中隐含了很多信息,但是令天枢子、天璇子、瑶光子等人听的是摸不着头脑。决明子从小便被天枢子抚养,决明子身上有几颗痣天枢子都了如指掌,自己徒儿虽说资质实属罕见,但也不至于体内能够承受住天仙级别的渡劫天雷,况且他还只是个青衣,距离紫衣,入地仙次位还有很大一段差距。

天枢子不解问道:“现在你可有何异样感觉?”

决明子闭目盘腿,五心朝天,开始内视调息,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并未发生任何异样,但丹田中的气海不再是虚无缥缈的灵气,而是形成了实质性的金丹,金丹犹如鸽蛋大小,在决明子的丹田之中不住的旋转着。对于道法道家典籍的研习,决明子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缓缓地睁开双眼,胆战心惊且有些激动地看着天枢子、天璇子、瑶光子众人道:“师父、师叔,我丹田里结了一枚金丹。”

瑶光子一脸吃惊的忙抓起决明子的手,重新开始把脉,天枢子亦是吃惊的问道:“当真?”

决明子犹豫地点了点头,天璇子一拍脑门道:“不会吧?不说天仙修为的才会结成金丹吗?难不成那修习的《上清总纲》有假?”

瑶光子放下决明子的手,为决明子盖好被子,示意决明子躺下,好生休息。便将天枢子、天璇子引到太清殿,摒退身旁其他人等,关上殿门,庄重地在上清祖师神像前上了三柱香后,开口道:“掌教师兄,你还是说实话吧,这决儿究竟是你从何处捡来的?”

此时,决尘子赶到,叩响上清殿的大门,瑶光子见天枢子欲言又止,便很是无奈的开门道:“所为何事?”

决尘子乃是天玑子门下首徒,亦是最有可能继承天玑子衣钵之人。教中大小事务,决尘子均为天枢子、天璇子等人分担,今日也便是这决尘子,倘若换做旁人,瑶光子定然训斥一番。

决尘子稽首施礼道:“福生无量天尊!若不是事情有些紧急,决尘子也不想打扰师伯、师叔。金国海陵王完颜亮手持青玉龙凤簪,求见瑶光子师叔,为其九妹完颜洛寻医问药,并且想要寻找魏子胥。”魏子胥对于整个上清宗的人来讲,都是拥有非凡意义之人。瑶光子听到后,也顾不上与天枢子追问关于决明子的问题,一边埋怨着决尘子:“你怎么不早说。”一边追随着决尘子朝着迎客居的方向走去。

天璇子看着远去的二人,思索地问道:“这大金国的海陵王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天枢子侧目瞪了一眼天璇子:“你都给人娘亲发放定位符咒了,人家找上门来岂不正常?”

“那还不是因为你那宝贝徒儿,一天天就知道惹事生非。”说罢一撇大嘴,甩着手中的酒葫芦,扬长而去。

瑶光子把着完颜洛的脉象,心中纳闷不已,今日究竟怎么了?看完这决明子,再看完颜洛,这脉象怎么一个比一个蹊跷,一个比一个奇怪。决明子的脉象按理说经受渡劫天雷本不应该正常,但是却正常的无可挑剔。完颜洛此人,听完完颜亮等人的描述之后,无非就是撞邪受惊而已,脉象应该正常,但是却异常的难以言喻。一时间令瑶光子对自己研习千年的医术都有些质疑。把着完颜洛的脉象,瑶光子似乎能够从其脉象的深处捕捉到另一个人的脉象,但是运送灵气入得完颜洛体内探寻,却并没有任何发现。瑶光子甚是费解。从怀中掏出一枚安魂定心丸,交代完颜洪燕用法,怎样去为完颜洛服下,便出了房门。

完颜亮毕恭毕敬地问道:“真人,舍妹可还有救?”

瑶光子并未直接回答完颜亮的问题,只是反问道:“你是如何拥有这青玉龙凤簪的?又是如何识得这魏子胥的?”

完颜亮在真人面前,也不敢隐瞒,将如何从华安那个老中医口中如何得知的皇庭观,又将皇庭观中如何与苗疆蛊王蚩阿姐之间的事,来龙去脉一一讲明。

瑶光子只是默不作声,细细思索,听着完颜亮的讲述,接下青玉龙凤簪之后,临走前扔下一句:“令妹无需大碍,而且不需如此多人在此久留。”便命人将完颜洛、完颜洪燕带走,一同回返自己的住所。

昆仑山,万法宗坛,净明宫,玉清殿。天府子愤怒的将玉清殿的大门一掌击得粉碎。眼中虽含着泪水,但极力的控制着自己,不让自己的眼泪落下,看着躺在玉清殿前的七杀子,冰冷的尸体已经发硬,脸色惨白中泛着中毒之后的黑气,没有一丝血色。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