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星宿天机箓 > 正文
第四十章 七杀地煞阵
作者:淇洵  |  字数:2558  |  更新时间:2020-01-09 09:04:02 全文阅读

天梁子不加思索,爽快地答应了,在七杀子耳边耳语了几句,接过上清宗送来的补气丹药,揣进怀中,天梁子又从怀中将另一枚丹药递到七杀子的手中,并示意七杀子服用之后,抓紧时间调息。虽然天梁子的一切行为都在有意遮挡,却也被身在假山之上的完颜亮等人看得一清二楚,完颜亮等人居高临下,清楚的看到天梁子揣入怀中的是青色药丸,递给七杀子的却是深绿色的药丸。其中究竟是何用意,完颜亮便不从知晓,也并没有太过在意。

一炷香的时辰,瑶光子已经为开阳子服下疗伤丹药,运送灵气护住其心脉,性命已无有大碍。天权子已逐渐窥得天仙之境,并未再次享受六道天雷加深,所以现还只是地仙修为,上清宗由他出战,也不算犯规。天权子并未使用法术,缓步从上清殿殿前朝着天梁子三人走去,速度异常之慢,明眼人都能够看出,这是给七杀子留下足够的时间去炼化腹中补气丹药的药力,力争到最佳作战状态。

又是一炷香的时间,打坐的七杀子一跃而起,眼神中神采奕奕,而且情绪显得格外兴奋,面对着面前站定良久的天权子说道:“玉清宗七杀子请赐教。”双手稽首行礼,并未念颂偈语。

七杀子此人,上清宗早有耳闻,是上一代七杀子坐化飞升之后,由掌教天府子从外抱回去的,那时的七杀子尚在襁褓之中,便继承了七杀子的道号。其子天资聪颖,道法研习进步神速,如今不到三十岁的年纪,便已经拥有地仙巅峰的修为,这其中也得益于天府子的倍加关照,坊间亦有那好事之人传言,这七杀子有可能是天府子在外的私生子,经这猜想传开,越发的令有些人觉得七杀子与那天府子的样貌,果然有几分神似。这些实属传言,不过是道门中人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今日一见这七杀子,能在两柱香之内,将上清宗独门炼制的补气丹药上清还气丹炼化。这么短的时间将自己调整到最佳状态,其资质与实力当真不容小觑,放眼整个上清宗,也唯有决明子的资质比七杀子有过之而无不及。

天权子不敢太过轻敌,虽七杀子年纪尚小,但辈分却很高,天权子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稽首施平辈礼,还礼道:“福生无量天尊,天权子请指教!”

假山之上的完颜洪烈与完颜洪燕猜测这二人究竟谁会获胜,二人意见不统一,便开始询问完颜亮,道:“大哥,你觉得谁能赢?”

完颜亮一边注视着场中环境,一边说道:“这上清宗颇有大家风范,天权子,这上清七子的威名也不是吹嘘,三十年前的西海之战,你我均见识过天权子的手段,这三十年过去了,修为想必更加精进。玉清宗的七杀子,虽初出茅庐,但正值旺年,年轻力壮,修为也很强大,灵气蕴含也很精劲,况且天梁子那副老谋深算的模样,早已经胸有成竹,他绝对不可能去打一场没有把握的仗,这二人谁输谁赢,还真不好说。”

完颜洪燕说道:“大哥,我跟二哥下了赌注,三千兵马,我赌七杀子,二哥下注赌天权子,你跟不跟?”

完颜亮见状心中好笑,这二人还是逃不过一颗玩闹的心,此等难得一见的大战,竟然还有心思下注开赌?完颜亮暗自询问了一下角木蛟的意见,心中便有了计较,一脸坏笑的开口说道:“加注一座城池,我压天权子获胜。”与完颜洪烈相视一眼,二人心知肚明的笑了。

完颜洪燕突然明白过来,二人均有二十八星宿相助,而自己全凭猜测以及自己的运气,心疼自己即将输掉的六千兵马外加两座城池。

三人将目光看向场中,天权子赤手空拳站立,并未摆出作战的架势,均由七杀子任意进行攻击。七杀子仰仗着自己的身法精、速度快,对天权子展开体术肉搏,无论七杀子如何加快速度,辗转腾挪,拳打、掌劈、脚踢,天权子也随着七杀子的速度愈来愈快,每一次的攻击都差上分毫,却始终触碰不到天权子,二人酣战良久,从广场中央打到太清殿前,又打到八景宫门前,几乎整个广场都被跑了个遍,七杀子依旧触碰不到天权子,很明显二人的差距可不是一星半点的。越碰不到天权子,七杀子越心急,心中怒火中烧,焦躁的情绪令他险些失去理智。

不断加快的攻击没有配合好脚下的步伐,七杀子一个踉跄,四仰八叉地摔倒在地。只听围在四周的上清弟子连连欢呼叫好,完颜亮与完颜洪烈二人激动的相互击拳以示庆祝,气得一旁的完颜洪燕直翻白眼儿。天权子依旧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语气冰冷道:“还打吗?”

“打,为什么不打?”七杀子单掌击地,反震之力翻身,一个三百六十度的旋转,将自己身形站定,神情瞬间显得轻松自得,那表情不禁令天权子心生警惕,只见七杀子道袍一抖,从衣袖中抖落出两把天蚕豆,紧紧握于手中,淡定地说道:“你以天罡步法破我的地煞身法,我承认,你使得天罡步法的确比我的地煞身法精妙,不妨我们比试比试法术如何?”

天权子言道:“阁下请便。”

七杀子等天权子话音刚落,便将双手中的天蚕豆抛洒到空中,抛洒完一把,随即抖落衣袖,接二连三的有豆子从衣袖中掉落。一句“洒豆成兵”脱口而出,看着这漫天的豆子从空中掉落,变成了一具具身披铠甲手持战刀的士兵,这成百上千的士兵均按照刚才二人酣战之时,所经的路线排列,二人交战之中,七杀子已经将天权子的天罡步法摸透,排兵布阵,将天权子的进退之路全部封死,并且在七杀子的攻击之时,七杀子的脚下便开始画着法阵,用法阵将天权子的灵气锁住,只听七杀子掐印指决,口中念诵着咒语:“天清地灵,兵随印转,将逐令行,急调阴兵阴将,敕令,火速奉行!”一句“七杀地煞阵起”,随着七杀子右脚在石板上重重一跺,一座冒着黑光的法阵,冉冉升起,透过立在广场上的士兵,将每一名士兵洗礼,道门“撒豆成兵”法术虽为奇门遁甲之幻术,如今仿佛洒豆变成的士兵,瞬间拥有了灵魂、拥有了实体,个个睁开双目,眼神中充满了寒冷的杀意。成百上千的眼睛齐齐注视着天权子,令天权子在这初秋时节,顿时感觉到全身一阵凉意。

上清殿前的天枢子等人,若不是因为场中征战的是自己的同门,真想为七杀子拍手叫好,这种称赞是对于对手的尊重,对七杀子手段高明的佩服,无关立场的问题,七杀子在作战时的心思缜密以及未雨绸缪的打算,再加上素以阵法著称的玉清宗,果然名不虚传,众人在心中暗为七杀子叫好的同时,也在为天权子捏了一把冷汗。

天梁子与天相子估计早就料到七杀子有此一招,一副骄傲的表情舍我其谁的环视着四周在场的上清弟子。假山上的完颜洪燕捂着嘴偷笑,看着身旁情绪有些凝重的完颜亮、完颜洪烈。

天权子能够明显感觉到这“七杀地煞阵”中的煞气在逐渐吞噬着自己的身体,如瘟疫蔓延一样,渐渐的锁住自己的丹田,令其无法运用灵气。天权子极力将丹田中的灵气调动到四肢百骸,在丹田完全被煞气锁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