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星宿天机箓 > 正文
第三十四章 辰州派颜骨针
作者:淇洵  |  字数:2530  |  更新时间:2020-01-06 09:05:20 全文阅读

鬼金羊上下打量着万烈,伸手指了指万烈腰间因为刚才受到鬼金羊惊吓,撒尿着急提裤子,被打了死结的腰带,示意万烈将其斩断换下,自己换化作,一条黑羊头腰带系于万烈腰间。自此开始,万烈便可以与鬼金羊二人通过意念沟通,一时间也明白了,大哥万亮时不时自言自语,并非精神癔症所为。

众人一路无话,行至南岳镇。天色渐渐昏暗便听到念奴娇赶尸的唱调再度响起,赶尸人就是这种昼伏夜出的性质,导致念奴娇本身就十分娇嫩的皮肤,因为极少晒到太阳变的更加的白皙。念奴娇时不时地朝着万亮偷瞄几眼,万亮似乎能够感受到她火辣的眼神。但在衡州府之事,令万亮的内心难以接受。倘若最初便见到念奴娇的真实面目,或许万亮会对其有所情愫,一时间,万亮也开始质疑自己,究竟爱一个人是从脸开始,还是从心开始?

万燕双腿夹紧马鞍,来到万亮的身边道:“大哥,小妹也是女人,我懂得女人的心思,能够感受到她是真心的。能舍身救你,这份情,不易。”

万亮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撇了万燕一眼,也不搭话。月上树梢,众人来到辰州派门前,念奴娇命下人将尸队纷纷安顿好之后,表情扭捏的说道:“今日天色已晚,众位若不嫌弃,不妨到我家中休息,明日让家父引领诸位前去那皇庭观,家父与那皇庭观观主甚是熟识,如何?”

万亮刚准备出言推辞,便被万燕一把拉住,冲着万亮使了一个眼色道:“念姑娘,那就多有打扰了。”

念奴娇听到,便兴高采烈地冲进家门,也不管那夜深人静便开口大吼道:“爹爹,来客人了,爹爹,你赶快起来。”

众人被辰州派的下人引领着进入到辰州派的府邸,虽说这辰州派并不是什么大宗大派,但赶尸行当的火热,也使得辰州派家底殷实,贪财与缺钱之间是有着本质上的区别的,穷不能说这个人不大方,贪财,也不能代表这个人就没有钱。茅山、阁皂、辰州在江湖上并称三尸门,茅山降尸、阁皂养尸、辰州赶尸,三大门派在尸体上的造诣是天下各大门派有过之而无不及的。辰州派宅底的院落虽不能说得上富丽堂皇,但也算得上幽静典雅,院内的绿植被照料的郁郁葱葱,假山、凉亭、鱼池一一俱全。想着念奴娇如此的美人,再配得上如此院落,拈手投足见,也算得上别有一番风味。

不多时,东厢房掌起明灯,一名长相中正的中年男子,快步从房中走了出来,满脸堆笑道:“不知王爷驾到,有失远迎,还请恕罪。”近身来到万亮面前,刚准备下跪,突然停顿了一下道:“哎呀!我这记性,这是大宋,不是大金,不用跪是吧。”便改为深施一礼。未等万亮接话,中年男子便站起身,左顾右盼的打量着万亮的身后,继续问道:“哎,不对呀,传闻那海陵王不是有一张逐日神弓么,睡觉的时候,都不离身。”接二连三的自问自答,令万燕在身后忍不住“扑哧”的笑了一声。

万亮一脸无奈道:“这位老哥说的那是宋国孝安王,不是我金国海陵王,他现在是你们的皇帝。”

中年男子一拍脑门道:“哎呦呦,瞧瞧我这记性,那你可是使打神鞭的那位王爷?”

万亮即使再不明事理,也能听出言语之中的讽刺之意,虽无有神兵利器为自己正名代言,但海陵王十几岁便平定海陵,可谓是名满天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这中年男子明显是刻意为之,万亮强忍着心中怒意,如若不是因为念奴娇,想必早就发火了,继续解释道:“老哥说用打神鞭的,那是大辽的北辽王,亦不是在下。”

中年男子听罢,满意的点了点头。念奴娇急忙上前,挡在二人中间,边推搡着的中年男子边说道:“爹爹,你这是做甚,他们是我的客人。”

“客人?多重要的客人能令你将颜骨针都拔了出来?”中年男子说罢,扭头拂袖而去,不再理会众人。

念奴娇急忙追上前去,临走前唤得下人阿喜收拾好厢房,安排众人休息。万烈一脸坏笑道:“大哥,看样子你这个便宜岳丈不太喜欢你啊!”

万燕在一旁帮腔道:“就是,就是。”

万亮怒目直视二人,吓得二人急忙闭上了嘴,万亮说道:“你二人何时变得如此贫嘴。”

二人相视一笑,便回房休息去了。看着渐渐消失在走廊尽头的二人,万亮心中一暖,多日来的朝夕相处,令他这位少年时便离家远行的大哥,找回了那种,一家人本应该拥有的感觉,温馨而不是像曾经那样,弟弟妹妹们见到自己时只有的惧怕。

次日天明,连日来的风餐露宿、舟车劳顿,经过这的调整,也恢复得七七八八了。

众人用过早膳,念奴娇执意要随行众人到皇庭观,念掌门拗不过女儿的性子,只好随了她的愿。经过,或许是因念奴娇的努力,念掌门对万亮的态度明显好了很多。

越过白龙潭,念掌门在前引路,为众人驱赶着沿路上的蛇虫鼠蚁,一边挥舞着哨棒,一边说着:“完颜亮,颜骨针对于我辰州一派来说,就如同你们皇宫大内的守宫砂一般,闺女既然选择了你,我也无话可说,你身为王爷,昨夜那般羞辱于你,你也没有拿出王爷的架子,希望日后你也会如此待我女儿。”

万亮心中一直担心惦记着完颜洛的安危,便不予辩解,亦不答话,但已经明白颜骨针对于念奴娇来说,被逼出体外以后所代表的重要意义。

念奴娇羞红了小脸蛋儿,娇嗔的说道:“爹爹,你说什么呢?好生赶路。”念掌门见状“哈哈”大笑起来:“闺女养大留不住啊!你娘走的早,你从小到大只有我们父女二人相依为命,我虽叫念好,但不求你能念我的好,你生活得好,就好。”

一句话,说的念奴娇眼眶有些泛红,念奴娇努力拭去眼角的泪水,说道:“爹爹,有些话咱回家再说,就要到地方了。”

不多时,众人来到集贤峰下,只见一座规模不是很大的道观上书写着三个金灿灿的大字“皇庭观”,落款竟然是出自宋徽宗的手笔。

一位驼背老妇人正坐在道观门前的树桩上,手里拿着杆烟袋,一边吞吐着烟雾,一边晒着太阳,仔细观瞧那驼背老妇人的模样,像极了念奴娇赶尸时未拔出颜骨针时的模样。念奴娇边兴高采烈地朝着老妇人跑去,边大声叫嚷着:“姨娘,心儿来看您啦!”

驼背老妇人见到朝着自己奔跑而来的念奴娇,也许是因为久坐,而麻木的双腿,踉跄的站起身,脸上满是欢喜的笑道:“心儿来啦,换本面目来叫姨娘,是不是要给姨娘送喜糖?请姨娘去喝你的喜酒去啊?”一把将冲过来的念奴娇抱在怀里,满脸说不尽的慈爱。

万亮、万烈、万燕众人见到老妇人,也不敢再用之前看待念奴娇赶尸的时候,那种眼光看待,这苗疆深处,存在着太多不可思议,令他们难以理解的事情了。众人尾随着念掌门,缓步来到皇庭观门前。见念奴娇与驼背老妇人正在寒暄,聊着家常。万燕一脸好奇的问这念掌门道:“念掌门,为何令嫒称自己为心儿,却叫这位妇人为姨娘?”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