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星宿天机箓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财大气粗的玉清宗
作者:淇洵  |  字数:2679  |  更新时间:2020-01-03 07:11:42 全文阅读

见天同子退出殿外,小天师对赵昚劝戒到:“那玉清天机子被削除道籍不假,但是随身携带的法印并没有收回,在天庭眼中,他还是天机子,还是道门中人,还可以念咒施法,这跟他削不削除道籍有什么关系?我师傅可说过,这也就是玉清宗在世人眼中做做样子罢了,在朝中搬弄是非,结党营私,图谋不轨的始作俑者搞不好就是这个玉清宗,叔父请三思而行!”

汴梁兵变一事,他赵昚就是此次兵变的发起人,诏书也是他赵昚下的,其中缘由,没有任何人比他清楚。至于这个天机子,赵昚隐隐约约好像记得当时在张贵妃身边的确有这样一个道士打扮的人,自从老皇帝册封玉清宗天机子为国师之后,并没有与其有过正面接触。只听闻,天机子神机妙算,知古明今通晓未来,曾与结拜大哥龙虎山张秉先张天师皇城斗法,晴日求雨,得了父皇将国师之位易主。赵昚加以深思,虽与张天师结拜,但不能将宝全盘压在龙虎山的身上,倘若二十八星宿之事功败垂成,输的可不仅仅只是他赵昚,还有整个大宋。多一个人多一分希望,况且多的是一个宗门。只是,赵昚有些想不通一点,他玉清宗,多以修道成仙为几任,历年来也少有步入朝堂之人,要说这龙虎山,历朝历代都与皇家宫廷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可是他玉清宗这是何意?究竟想要得到什么?荣华富贵?这些在他们道人眼中,都只不过是浮云罢了!

赵昚看着细数礼品清单的小天师,道:“小天师,我有事与你师傅商量,你用什么办法,让我们联系?”

话音未落,便听到面前茶杯中,茶水上一声轻咳想起:“咳……咳……老弟,为兄在这里!”

赵昚盯着眼前的茶杯,一脸吃惊道:“大哥,你怎么在这里?”

“大惊小怪什么?禹儿没同你讲过?”张天师的影像在茶水中表现出一脸质疑!

赵昚斩钉截铁道:“没有!”

小天师一副爱搭不惜理的态度:“你也没问我啊!”尔后继续研究起那份礼物清单!

张天师出口解释道:“老弟莫怪,这孩子平日里为兄给惯坏了。此法,为我龙虎山正一派独有的龙虎玄光术,比起其他门派的千里传音之术,牛就牛在,我们能见到人以及周身事物的影像,不过缺点呢,就是得有水的地方才行。”

赵昚不禁感叹,这道法的神奇,真令人不可思议,出口问道:“那大哥,你什么时候来的?”

张天师听罢,影像中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说道:“我早就来啦,你上早朝的时候我就来了,这些日,只要想老弟了,为兄时不时就打开这龙虎玄光术看看老弟!”

赵昚一脸的尴尬……

张天师为人太过实在,完全没有发现赵昚脸上所表现出来的尴尬,继续大言不惭的说道…………

赵昚不想与张天师聊过多关于隐私的问题,便扯开话题道:“如今,这玉清宗此番行径,不知大哥有何看法?老弟对那玉清知之甚少。”

张天师闻听此言,便来了精神,将时方才的赵昚对他质疑而产生的不愉快抛之脑后:“贤弟有所不知,当年皇城斗法之事,真乃为兄多年心病一块。我龙虎正一派所属上清宗一脉,虽说这三清同气连枝,但是这千百年来的明争暗斗还是少不了的。当年我与那玉清天机子斗法,实则我斗的可是那玉清南斗六子,我以一敌六,咋个有不输的道理?”

赵昚听到很是吃惊,虽然当年没能亲眼见证斗法的全过程,但是,事后听到别人述说,其中原委还是有些了解的。一脸质疑的说道:“当年不是公平斗法吗,怎能以一敌六?父皇当时作为见证,怎能容纳此等不公平的举动?”

张天师深深叹了一口气,说道:“当时,的确是我二人斗法不假。围观的除了朝堂之人外,剩下的便是汴梁城中百姓。那天机子的修为与为兄的修为本不相上下,可是到了斗法的后期,为兄召唤天雷击打天机子,当时明明感受到,其灵气修为瞬间暴涨为兄五倍,反震之力才将为兄震成重伤,败下阵来,他玉清宗能与为兄修为抗衡的无非也就那南斗六子罢了。事后,为兄思量,他玉清好以阵法为手段,我上清主修的符咒法术,肯定是用了什么不知名的阵法,将其他玉清五子的修为转嫁到他天机子的身上,为兄才败下阵来。”

赵昚听罢,瞬间对这不甚了解的玉清宗多了几分敬畏,玉清宗为何对这国师之位势在必得,他想不明白,但是,合一宗门之力,去抗衡一个门派,这似乎有些以大欺小之嫌。赵昚不解的问道:“那事后,大哥的宗门上清,是什么态度?”

“自祖师张道陵开始,龙虎山入得俗世,效命于帝王之家,修习的功法虽同宗同源,但龙虎山正一已经自成一脉,便与宗门上清少有往来,到了为兄这一代,丢了国师之位,为兄有何颜面去找上清为龙虎山做主。”张天师神情有些沮丧。

赵昚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心中开始计较起这两大势力的孰轻孰重。

张天师见赵昚陷入深思,便又想起了关于二人如何相处的问题,话锋一转继续大言不惭的说道:“贤弟,别胡思乱想,你我二人皆是兄弟,难不成兄弟之间还要有什么秘密可言吗?为兄可是觉得,出恭如厕也好,沐浴更衣也罢,未能与贤弟一起,很是遗憾呢!”

赵昚神色有些不太自然,道:“大哥所言极是,但即使关系再好,彼此的隐私还是需要尊重的,老弟总不能与大哥一起共享人伦之乐吧?”赵昚心中真的接受不了张秉先这种偷窥的做法,虽为异性兄弟,就算一奶同胞,又能相互交往到这种程度吗?

张天师的表情有些严肃,阴沉着脸道:“兄弟二人之间需要什么隐私?”张天师不认为好兄弟之间还需要存在什么,都应该是透明的,实实在在的多好,何必有那些弯弯绕。

赵昚脑海里出现了自己与成恭皇后在床上翻云覆雨的时候,旁边一双眼睛,眼巴巴的看着,难不成到了关键时刻,还能拍手叫好?赵昚的脸越来越红,尴尬至极,不知该如何作答。如若不是张天师,或许他能下旨,将这个人诛灭九族。除了张天师与自己八拜之交的情谊之外,二十八星宿的事情,还要全权仰仗于他。想到这里,赵昚微微眯起了双眼,或许,自己的大哥也正因为此等原因,才和自己这样这样无理。想了想玉清宗天同子,心中便开始暗自做起了盘算。

张天师见赵昚不再言语,也不接话,冷哼了一声,将龙虎玄光术收了回去。张天师对着手下的道童说道:“收拾行囊,即刻启程。”

小道童拱手称是,便下去准备去了。张天师站在门前,眺望远方的太阳,想起了当年一位已故的故人,也曾对自己说过赵昚说过的话,良久的反思,或许真的是自己交友之道尤甚出入?

赵昚侧目看着小张天师问道:“你家师傅,平日交往友人也是这样?”

小天师说道:“唉,习惯就好了!师傅他这个人吧,说好听点儿叫实在,说难听点儿叫偏执。但是吧,这个人,心眼儿不坏。”

“此话怎讲?”赵昚一脸疑惑。

“怎么说呢?”小天师略加思索道:“嗯……我记得当年我还尚且年幼,第一次同师傅下山,山下有个吹糖人儿的,当时,我也小啊,爱吃那个糖人儿。师傅就一股脑的把糖人儿摊铺的糖人儿都给买下来了。怕糖人儿化了,我一口气吃了三天,才把所有的糖人儿吃完,看见没?我这嘴里的蛀牙?”说罢,小天师张大嘴,给赵昚展示着还有几颗坏了的后槽牙。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