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星宿天机箓 > 正文
第二十五章 你个死太监
作者:淇洵  |  字数:2474  |  更新时间:2020-01-02 02:28:16 全文阅读

老妇人仿佛看穿了赵昚的心思,轻轻抚摸了尾火虎几次,尾火虎便又幻化成人身,一边挖着鼻孔,一边听着二人的对话。老妇人一脸苦笑道:“圣上莫怕,虎儿虽体型恐怖,但性情绝非顽劣不堪,只要每日进食温饱,也就不会出什么幺蛾子。莫不是这央央大宋国,难不成让我孙儿吃顿饱饭都供不起吗?”

就连现在一旁的张继禹都听出来老妇人正在用激将法。赵昚岂能不知道她的用意,虽得如此强援,但无法驾驭,岂不成了烫手的山芋。赵昚有些犹豫不决。

张继禹见状,明白了赵昚的顾虑,眼珠一转,灵机一动,开口说道:“贫道有万全之策,不知可否?”

老妇人与赵昚听到,同时都来了精神,竖起耳朵,示意张继禹继续。

张继禹也不故作高深,开口说道:“这尾火虎,心性纯良,想必不会是那反主弒主之人,不过,难训,不如这样,贫道以天师府作保,尾火虎将体内兽元内丹交于皇上保管,如若日后真有大发之时,皇上也好有个降服它的手段,日常便化作虎符一枚,伴皇上左右,也能做个护驾之用。至于皇上能给此二人什么承诺,贫道就不好言语了!”兽元内丹是兽类修行在体内结出的内丹,如若将其交付与人,就相当于把自己的命交给了别人。

老妇人听罢张继禹的话,看着面前的尾火虎,注视良久。赵昚听罢张继禹的话,将之前对其认为的,好面子,胆子小的印象,便开始加以改观,如此心思缜密之人,大哥果然派给了自己一个好帮手。

众人沉默了一炷香的功夫,老妇人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运起灵气于左手,左手瞬间幻化成虎爪,冲着面前已经闭上眼睛,做好兽元内丹被取走准备的尾火虎。看着尾火虎眼角流出的泪水,赵昚有些于心不忍,忙阻止道:“算了吧,君子不夺人所爱,朕虽非修行中人,但其中因果还是晓得的,正所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更何况还有小天师在,朕又岂能做那畏首畏尾之人。罢了罢了!”

老妇人忙拉着尾火虎一头跪倒在地,千恩万谢。张继禹面带微笑的看着赵昚,他心里知道,赵昚是一位仁君,不会同意这么做的,只不过自己推波助澜了一把,帮助赵昚下定决心了而已。

老妇人与尾火虎各幻化成一半的虎符,合二为一,被赵昚纳入怀中。虎符皆为兵符,是统帅三军的唯一凭证,张继禹提到虎符之事,想必是听到了赵昚与张天师的谈话。老皇帝赵构并没有将大宋的虎符交到赵昚手中。也许,赵昚如今手中的这对儿虎符,将真的会有一天取代老皇帝赵构手中的那对儿。

赵昚与张继禹便马不停蹄的继续赶路,刚刚因为尾火虎祖孙二人耽搁了的时间,已经令他们不容怠慢了,途中二人交谈起来,赵昚少了些许轻佻的语气,甚至有一种想要将女儿赵佳宁许配给张继禹的念头。十多岁的少年,有如此心性,实属难得,如若加以培养,日后前途不可限量。赵昚心中盘算着,再多加了解了解,假如日后与龙虎山结门儿女亲家,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临安城镇国将军府中,岳肃之已经焦急的在屋中来回踱步、徘徊。三日之期,眼看着天就要亮了,与这位口技皇帝在屋中,三日未出房门,早朝的奏折都堆起了一大堆,朝中左右丞相,都快把他镇国将军府的门槛踏破了。他感觉自己快要瞒不住了。今日早朝,如若赵昚还不能临朝的话,老皇帝赵构定然会唯他是问,这可如何是好。内房暗门松动,岳肃之一个机灵就冲了过去,自己日盼夜盼的皇上终于回来了,战场厮杀都未曾落下一滴泪水的岳将军,此时此刻有一种特别想哭的冲动:“我这辈子,从来没这么想过你!”

赵昚仿佛看着一个神经病一样的眼神看着岳肃之,如此的话语,让赵昚不知该怎么往下接。从赵昚身后,暗门中爬出来一个十多岁的小道士,拍打去身上的尘土之后,经过与赵昚的攀谈交流,对于大宋的形势以及各个官员的关系,大致有些了解,说话也不再拘谨,与岳肃之半开玩笑的说道:“无量天尊,这岳家军的后人,没想到竟然是一个多情的种子。”赵昚强忍笑意,毕竟隔墙有耳,低声为岳肃之介绍道:“这位是,龙虎山小天师,张继禹,掌教张天师的内侄,我以与张天师八拜之交,小天师就是自家人,日后不必客气!”

岳肃之听罢,恍然大悟,便与小天师互相见礼,正式认识一下。而后,便按照赵昚的吩咐,将小天师稍加乔装打扮,混到太监的队伍里,与皇驾一同返回永乐宫,准备早朝。

一名老太监,看着小天师,眉头发皱,心道:这什么时候,多出来一个细皮嫩肉的小太监,长相还怪好看的。便上前与之搭话:“洒家看着你眼生,你是什么时候进宫的呀?”

小天师穿着这身太监的衣服,气就不打一处来,若不是等着日后为天师府重封国师之位,同时也是为了辅佐赵昚皇帝的皇位,他岂能受这份气。看着眼前这位阴阳怪气的老太监,一脸色眯眯的样子看着自己。小天师一脸阴冷道:“小爷看着你也眼生,你个老东西!你个死太监”

老太监宋高宗年间,便在宫中当差,其辈分,除高宗赵构身边的贴身太监张也之外,在太监这个圈子里,他就是最大的了,从来没有人敢跟他这么说话,他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小天师,道:“你说啥?你再说一遍?”

小天师很惊讶,老太监竟然跟他提出了这样一个要求,骂人还带重复的吗?心中感叹,这皇宫的确与俗世不同,有趣、有趣,便又一字一句的重复道:“你……个……死……太……监!”

老太监瞪大着双眼,被气的七窍生烟。手指着小天师不住地发抖,都说不出话来。身边一些阿谀奉承的小太监见状,为了拍老太监马屁,均纷纷将小天师围了起来!

小天师见状,心道:哟呵,这是要跟本道爷动手的架势?看样子今天不露他两手,他们真不知道,马王爷三只眼。小天师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一招黑虎掏心,将面前不断像自己靠近的太监,一下子给放倒了。其他准备围攻小天师的太监,见状,呼啦一下,不知谁高喊一声“妈呀!杀人了!”众太监作鸟兽散。被小天师一招放倒在地上的太监,中招后只觉得眼前一黑,当听到四处逃跑的脚步声,寻着声音,他强努力的站定身形,随便追这一个太监,也跟着跑了出去。

小天师回过头,看着只剩下双腿瑟瑟发抖的老太监,说道:“现在看我还面生吗?”

老太监忙回答道:“不面生,不面生!”一边回答,还一边满脸堆笑。

小天师将老太监握在手中的拂尘,抢过来从中折断,捏的粉碎,继续道:“不知公公,日后可会为难于我?”

老太监,见状,自己的拂尘那可是实心儿红木做的,这手劲儿可不是一般的大呀,忙不迭摇头,答到:“不敢,不敢,小英雄饶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