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星宿天机箓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像傻子一样的尾宿
作者:淇洵  |  字数:2424  |  更新时间:2020-01-01 01:09:48 全文阅读

二人攀谈甚欢,关系逐渐拉进,借着酒劲儿二人歃血为盟,结为了异性兄弟。不知不觉一个下午的时间就过去了,被绑在院子里的茅山陶掌教与阁皂陈掌教也在整整跪了一个下午,又渴又累的不住在院子中哀嚎着。赵昚见状,便开口为他二人求情起来:“天师大哥,可听老弟一言,现下正是用人之际,不如放他们一马如何?凭大哥的手段,还怕他们兴风作浪不成?”

张天师对于赵昚的仁义心中更加的佩服,稍加思索过后,开口说道:“如此厚颜无耻的道门败类,今日为兄就给你几分薄面,但也绝对不能白白绕过他们,保不齐日后,在寻得机会,卷土重来。”张天师起身从内室取出一五彩斑斓的药瓶,倒出两枚丹药,示意道童将丹药给二人服下,才将二人松绑。

赵昚很是好奇,忍不住开口问道:“大哥,此为何物?”

张天师一脸得意的样子,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道:“此丹名唤五脏天雷丹,是为兄年轻时偶然得到的一个方子,服此丹者阴天下雨之时,五脏会与天雷产生共鸣,五脏如雷击一般疼痛,唯有我天师府五雷决可解。”

赵昚听到顿时感慨玄门道法的神异,接过装丹药的瓶子,小心的把玩起来。张天师见状,便慷慨赠送:“这瓶丹药,还有十几枚,手法虽过于歹毒,但善于利用,也不施为一柄利器,老弟拿回朝中,谁不听话,你就喂他两颗。哈哈哈……”此言正中赵昚心意,不加推辞,便欣然接受了。

不知不觉时间已近黄昏,张天师吩看门道童张继禹随赵昚回朝,张天师拱手施礼赵昚道:“小童儿张继禹,是为贫道侄儿亦是贫道最得意之徒,见与天子有缘,便由他随天子身边,以便我们方便联络,星宿之事贫道安排府中事宜妥当之后,即刻启程,为天子分忧。”

赵昚听罢此言,二人就此拜别,赵昚带领着小天师马不停蹄的朝着临安赶去。赵昚看看时间盘算着还有些余附,便开始打量着一脸兴奋神色的张继禹道:“小天师此次可是第一次远行?”

张继禹像极了他的师傅张天师,小脸儿一红,十分好面子的说道:“瞎说,家父飞升天仙之后,四岁我便随师傅下山游历,什么场面没见过呀?”

赵昚听到强忍着笑意:“小天师如此胆识过人,那见到满院子的僵尸之时,咋个就知道往师兄身后躲呀?”

张继禹尴尬的脸越来越红,支支吾吾半天,不知该如何搭话。赵昚虽有赵佳宁一女,但皇权传承,只能传男不能传女,在他内心中,十分渴望拥有一个儿子,能够继承皇位,逗逗张继禹,也带走几分望梅止渴的用意。看着脸涨的通红的张继禹,赵昚哈哈哈大笑:“开个玩笑,小天师不必挂怀,我与你叔父既然已成为八拜之交,日后人前你我秉承君臣之礼,人后便以叔侄相称,进宫以后,为掩人耳目,你且化妆成贴身小太监。”

“啥?小太监?那我的小?”张继禹一脸吃惊道!

“哈哈哈……不是让你当太监,是化妆,这孩子,别怕别怕!”赵昚大笑起来,如此好面子又胆小的小天师,大哥让其随行,或许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战马一阵嘶鸣,突然之间撩起了橛子,险些将马上的二人给甩了出去。赵昚将缰绳用力拉住,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战马安抚。定睛观瞧,一位鬓角花白的老妇人与一男童拦住了二人去路。

赵昚心中提起了万分警惕,战马都是久经沙场的,怎可能轻易就被过路的妇人与小孩儿给惊到。未等赵昚开口,张继禹低声说道:“叔父小心,此二人绝非等闲之辈,他们身上拥有浓重的妖气!”边说边将右手探入怀中,摸索着镇妖符,意在想令二人现出原形。赵昚从背后的箭囊中摸出一支箭矢,已经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

马下的老妇人见状,忙将身边的男童按倒跪下,自己也跟着下跪,说道:“圣上莫惊,我祖孙二人今日有要事相商!”

赵昚听罢,真真感觉这一路走来如此惊险刺激,这老妇人竟然知道自己身份:“起身回话!”

老妇人点头称是,慌忙起身,继续道:“我祖孙二人乃是虎精,三百年前,我虎族集全族之力,助我这孙儿,飞升成仙。飞升之时就是这般模样,心智也不成熟,证得尾宿之位,成为二十八星宿中的尾火虎,昨日孙儿险些伤了圣上,老身先行赔罪,怎奈圣上战马奔行,老身追不上啊,赶了一天的路,才于此处与圣上相遇,实属不易。星宿的传说想必圣上已有耳闻,老身将孙儿送来,就是希望孙儿可助得圣上平定天下,这飞升才不过短短三百年,就被贬下来了,枉费我虎族苦心,难不成真让这孩子跟着老身在这深山之中,做一辈子的山精野怪不成?”

赵昚听罢将信将疑的看着二人,自己苦于寻找二十八星宿,却不得下落,今日竟然如此轻而易举的就送上门了?令人难以置信。

老妇人似乎看出了赵昚的担忧,便开口继续道:“圣上可曾记得,当日老身为圣上献上逐日神弓?”

赵昚闻听此言,顿时感觉面前老妇人的确眼熟,一时间恍然大悟,立刻翻身下马,快步上前道:“赵昚失礼,还请婆婆不要见怪!”

老妇人见状,一脸欣慰道:“逐日神弓,乃是夸父一族至宝,老身亦是受人差使,虎儿,快。”老妇人示意尾火虎将之前正中屁股的箭矢掏出来,还给赵昚。

赵昚见到戴着虎头帽,嘴里叼了根儿骨头不住的尾火虎,脸上还挂着鼻涕,不住的呲溜呲溜往鼻子里吸,傻里傻气的样子,自己真的难以接受,这样的人是如何能够帮助自己平定天下的。不由自主的看了看天,心中暗想道:这天庭成仙的门槛儿,现在都这么低了吗?接过尾火虎递过来的箭矢,赵昚确定,就是自己的逐日神箭。看到尾火虎下意识的在揉着屁股上的伤口,赵昚想起了这孩子或许就是昨夜那头火红的巨虎,不禁打了一个冷颤,真可谓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想起那红虎的体型,心道这要是冲进千军万马之中,那还不是所向披靡、战无不胜。

尾火虎得到婆婆受意,便现出本体原形,一头火红巨虎威风凛凛,只见那巨虎好似抻着懒腰,本体的形态才是它最舒服的样子,一声虎啸震彻山谷,惊起林中一众飞鸟,纷纷朝四周逃窜。赵昚与张继禹二人用力拉着缰绳,二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战马安抚。赵昚一脸窘迫的问道:“婆婆,这尾火虎如若这般秉性,朕如何将它带回宫中,岂不是会吓坏了寡人的其他随从,不如……”尾火虎虽然威风凛凛,但形象属实让人望闻胆怯,赵昚真害怕万一日后,本来就不是太聪明的尾火虎,真要是发起疯来,料然整个临安城乃至于整个大宋,谁能与之抗衡?这真真是名副其实的与虎谋皮。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