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星宿天机箓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化气炼妖壶
作者:淇洵  |  字数:2835  |  更新时间:2019-12-31 09:28:18 全文阅读

赵昚此时便调转马头,加紧朝着龙虎山的方向策马加鞭,扬长而去。

飞奔的火红猛虎用力的甩着插在屁股上的利箭。它隐约可以感受到,入肉的箭头,仿佛有一种吸力一般,想要往外挣脱,奔跑的过程中,不断扭动着的屁股,令挣脱的箭头一次又一次地深插入肉中,使它更加的疼痛。但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往家跑,拼命的跑,亡命的狂奔近一个时辰,火红猛虎一头扎进了云台山仙人洞中,趴在洞中石台上不住的哀嚎。

洞中阴暗,一位鬓发花白的龙钟老太手护一盏油灯,忽明忽暗,缓缓走来,语气中带有严厉之色:“嚎什么嚎,没用的东西,每次下山找点吃的,不受点伤,就不舍得回来是吗?”

火红猛虎闻听此言,便停止了哀嚎,一边一边口吐人言道:“婆婆有所不知,时方才那厮好生厉害,仿若夜间可以视物,这箭射得速度奇快,力道亦大,又稳又准,来不及躲闪。”

龙钟老太闻言面露疑惑,平日里虽说虎儿也受伤,多半都是它自己造成的,但它那厚重的虎皮怎能是寻常器物所能伤得。龙钟老太便执油灯,近前观看插入火红猛虎中的箭矢,越看越觉得眼熟,用力抓住箭身,不待火红猛虎喊疼,便硬生生将箭矢从猛虎屁股中拔了出来。

火红猛虎摇身一滚,幻化一名十一二岁头戴虎头帽的男童,撅着个屁股趴在石台之上,继续着,龙钟老太借着昏暗的油灯,仔细观瞧那箭矢,口中念叨几句咒语,箭矢被逐日神弓感召之力牵引而不住抖动的箭身便消停了下来,龙钟老太随手将箭矢仍在男童面前:“虎儿,可曾伤他?”

男童睁着双大大的眼睛摇头,奶声奶气地摇头道:“虎儿不曾。”

龙钟老太面露悦色道:“他便是大宋的皇帝,走,咱们找他去,以后你也不用再住在这昏暗潮湿的山洞里咯,也不用再挨饿受冻咯!”虎儿虽然听不懂婆婆讲的话是什么意思,在他心中,有吃有喝,有个舒服睡觉的地方,他就会很开心,就会很满足。

初升的太阳,将龙虎山映照在一片柔和的朝阳之下,把郁郁葱葱的树林彰显得格外的暖洋洋。

赵昚将战马拴在龙虎山嗣汉天师府的门前,毕恭毕敬地对着天师府门前清扫杂物的小道童说道:“敢问这位道长,鄙人临安人士,远道而来,日夜兼程,不知张天师可在?可否通禀一声,有要事求见。”

小道童口中打着哈欠,一副没睡醒的模样。见来人穿着打扮不是那寻常之人,言语间便略带有几分客气:“无量天尊,我家天师昨夜与茅山陶掌教、阁皂陈掌教研讨道法至深夜,卯时行完早课便休息去了,估计巳时方能待客,不如善人留下姓名,我也好通禀,善人远道而来,或到偏房休息片刻,不知可好?”

赵昚连夜赶路,属实饥乏交迫,犹豫再三,最终还是没有讲姓名感知小道童,口中连称:“打扰了。”从怀中掏出一锭黄金,当有百两轻重,示意为天师府添些香油钱。

小道童见来人如此阔绰,百两黄金,将整个天师府重新盖一座,都绰绰有余,态度更加热情,收过金锭之后,招呼着其他道童为赵昚喂马、收拾屋子、准备早餐。如此礼遇是赵昚没有想到的,龙虎山掌教天师对大宋皇室没有抵触情绪是不可能的,这也是他一登门拜访,未曾敢先通报姓名的原因,生怕吃了闭门羹,人没见到,白白浪费了时间。

在道童的引领之下,路经天师殿之时,赵昚停顿了脚步,看着神龛上天师张道陵的神像,赵昚最终还是决定,上香以示尊敬,经过询问,得到了小道童的同意之后,净手漱口,赵昚执起九柱天香。鞠躬行五拜之礼,将九柱香插入香炉,小道童一脸疑惑的问道:“善人,这是何意?从未曾见有人如此上香?”

赵昚看着面前年纪约十三四岁的小道童,清澈如清泉的眼眸,纯洁无暇,微微一笑,并未答话,朝着偏房走去,虚掩房门,便和衣而眠,早饭都来不及享用。

日上三竿,时至正午十分,赵昚感觉刚刚入眠,休息不久,便被房外一阵争吵声给惊醒,自从登上皇帝的龙椅,赵昚就没睡过一个安稳觉。

赵昚推门而出,只见两名白眉白须老道士对一名中年道士大吼大叫道:“你凭什么让我茅山派认你龙虎山为主庭?我茅山派修得是捉厉鬼降僵尸之法,你龙虎山正一派的五雷决与我没半毛钱关系。”

另一名白眉白须老道士紧接着说道:“我阁皂派素以养尸赶尸之术为本派绝学,断然与你龙虎山正一派没有任何关系。”

赵昚听到这里,言语之间仿佛猜到了大概,中原如今亦只有这三大道家门派,可以分庭抗礼,自古道门各大门派均以龙虎山正一派为主庭。想必这是因为某种原因起了内讧了。赵昚也不予上前,静静坐在井边的翠叶松树下,看着好戏。

那名中年道士面无表情地听着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在与龙虎山正一派撇清关系,其中无非是不想年年再对龙虎山正一派纳贡,如同百姓在国家的庇护之下,国家月月争取税收一般,不论二人言多么无赖、讽刺,中年道士依旧板着个脸,二人看不出他的表情,猜不到他心中所想,心中暗自忐忑。

茅山陶掌教越说情绪越激动,便开始口不择言起来:“道爷我按辈分,你尊称我一声师叔亦不为过,你也不用装聋作哑,今日我茅山派与阁皂派必须脱离你龙虎山正一派,你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张秉先,你不嫌丢人,我还替你觉得害臊呢!从你祖宗张道陵张天师开始,便奉为国师,你老子张景端也没像你这德行,国师之位都丢了,我们还指着什么跟你吃香的喝辣的?拽什么拽啊你?”

站在一旁的阁皂派陈掌教嘴中:“就是,就是”的附和道。赵昚听罢,不禁咂舌,心道:这道门竟有如此败类,难怪他大宋无人可用。

只听中年道士张天师背在身后的双手,紧紧握拳,拳中噼里啪啦有雷电作响,看样子正在运起五雷决于掌中,将掌心雷把玩在双掌之中,语气不加杂着一丝感情色彩,鼻中冷哼道:“入我天师府,登门便是客,贫道翛然子,昨日已尽我龙虎山待客之礼数,今日二位下山,贫道亦奉上百两白银作为盘缠,如若研习道法,贫道自是欢迎,要是寻衅滋事,休怪贫道辣手无情!”

茅山派陶掌教见张秉先张天师意欲发难,身体不如自主地向后退缩了几步,虽未曾亲眼见过现任龙虎山天师出手,但人的名儿树的影儿,龙虎山正一派五雷决的威力,他还是心中有数的,与阁皂派陈掌教二人互换眼神,便开始掐诀念咒,只见天师府外墙周围,不断翻动的泥土之中,拱出一具具僵尸,其数量当有二三十俱之多。僵尸拖着僵硬的躯体顶着正午的太阳,一步一步朝着天师府内院行进,嘴中不住的嘶吼。

张天师一挥手示意院中的道童尽数归避。不怒反笑道:“茅山降尸,阁皂养尸,看来两大门派联手了,竟可令这僵尸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出现,道法精进,不墨守成规,亦算我道门幸事一桩!”说罢,便握起手中掌心雷,朝着二人方向掷去。

只见茅山陶掌教,闪身挡在专心致至操控僵尸的阁皂陈掌教面前,手中举起一尊青铜色,雕刻着不明纹理,好似商周时期之物的小扁壶。口中大呼:“看我化气炼妖壶!”便将张天师投掷过来的掌心雷吸到壶中,呲呲啦啦雷电的响声随着茅山陶掌教将壶盖封起,便渐渐消失。

半年前,曾有一名玉清道人将此‘化气炼妖壶’赠予他茅山,那玉清道人,当属地仙修为,言明此物可克制龙虎山正一派五雷决,如若大宋皇权交递,茅山派便可凭借此壶,摆脱龙虎山多年的控制,按捺了半年之久,今日是茅山陶掌教第一次使用,其实在此之前,他心中也没有多大的把握。赵昚双眼放光,死死的盯着茅山陶掌教手中的‘化气炼妖壶’,心中盘算如何可将此物据为己有。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