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星宿天机箓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怕老婆的皇帝与将军
作者:淇洵  |  字数:3033  |  更新时间:2019-12-30 16:31:14 全文阅读

孝宗赵昚悲的是短短自己砸东西不出一炷香的时间,父王便差人赶到,这宫中父王的眼线真可谓是盘枝错节、十分恐怖,日后处理各种朝中事务,当小心再加小心,显然没有任何秘密可言。喜的是父王的最终还是出手相助,自己如若依旧按照以往隐忍的行事风格,真当自己是那好欺之人,恐怕日后更多焦头烂额的事儿会越来越多,不发火不代表自己不会发火,老家伙那些压箱的家底儿留着还是有些用处的。

张公公见到孝宗赵昚已经接旨,便开始喋喋不休的抱怨道:“时方才,老奴正在如厕,正待顺畅之时,便被老皇帝差人遣了过去,谁曾想竟是这等十万火急的差事,可怜了老奴这双腿哟。”

孝宗听罢,强忍着笑意,算算时间,再算算延福到永安宫的距离,也真是难为了这位老太监。吩咐手下侍卫,将张公公请到偏殿休息好生款待,重金打赏,便示意岳肃之岳将军秉退众人紧锁殿门。赵昚手持着“五雷天师令”问道:“想吃饺子就有人剥大蒜,这会不会太过巧合了?”

岳将军思索良久,答道:“亦可能是个圈套?”

赵昚闻听此言颇感兴趣:“此话怎讲。”

岳肃之岳将军一本正经的说道:“这天下皆知,正一龙虎山乃天师张道陵所创,历朝历代食朝廷俸禄,历代掌教天师司职国师之位。可传到高宗老皇帝年间,高宗受张贵妃蛊惑,龙虎山虽依旧食朝俸,但国师一职却传给了玉清宗天机子。据臣所知,现任正一龙虎山掌教天师张继先、道号虚靖天师,可不是好惹的狠角色,徽宗年间十三岁的他,便任大宋国师,坊间还有传闻,那祸乱朝纲的水泊梁山悍匪的前世,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便是其父上一任天师施法封印的。老皇帝将其摘衔罢免,如今又将令牌传于皇上,将这个烫手山芋交与你手,此事以老皇帝的形事风格,恐有蹊跷。”

赵昚闻听此言,顿时对岳肃之刮目相看,从小到大岳肃之一直是有勇无谋的样子,如今如此一番见地,一针见血地分析,不得不令赵昚大吃一惊。赵昚眯着眼睛、轻佻着眉毛一脸玩味的问道:“你最近怎么像变了个人,突然长脑袋了?”

岳将军一脸憨厚的挠着后脑勺,一边笑道:“嘿嘿,没啥,纳了房小妾,她教的,嘿嘿……”

“奥?这等喜事,朕怎么不知?除去君臣之礼,你我八拜之交的兄弟也应知会一声,讨杯喜酒喝总是要的。”赵昚哈哈大笑,而后笑道:“家中大嫂可曾应允,她那火烈性情,还不与你闹翻了天?”

岳将军一脸牛气十足的样子,道:“我现在可是镇国大将军,八拜之交的兄弟都当皇帝了,还怕她作甚?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倒是你,弟妹发起飙来可还吃得消?”

一句话让赵昚又回想起日汴梁兵变变自己的成恭皇后的姐姐,威顺皇后虐杀张贵妃时的狠辣神情,多次深夜在梦中,都被人一奶同胞的妹妹,自己的皇后拿着刀,捅进自己的胸膛的一幕所惊醒,不禁浑身打了一个冷颤。推搡着岳肃之道:“走走走,难得今日不用早朝,去你府上喝上几杯。”

“早不早朝还不是你说了算,不过事先讲好,喝酒可以,可不许打你小嫂子的主意,到时别怪我这个当大哥的揍你这个狗皇帝。”岳肃之边走边与赵昚打趣道,二人眼神交换便通晓彼此言外之意。

“哈……哈,好哇,朕也好久没有活动活动过筋骨了。”显然赵昚有些兴奋。

二人走出殿外,之前说话的随意语气便一扫而光,君臣之礼便又开始拿捏的十分到位,在外人面前做足了样子。二人声音越来越大,仿佛刻意说给外人听,岳将军大声说道:“能与皇上切磋武艺,实属微臣荣幸。恐伤及皇上龙体,不妨比拼骑射、梅花木桩,以祝酒兴如何?”

“甚好!甚好!来人,将寡人逐日神弓取来,送往岳将军镇国府。”二人有说有笑朝着岳肃之的府上出发。

延福宫中高宗赵构把玩着手中的把件儿,嘴上不断念叨着:“他们二人,在殿中究竟说了什么呢?喝个酒有必要舞刀弄枪的,还要把逐日神弓带着么?想不通,看来这不是亲生的始终就是不行,跟你不是一条心啊!”话音刚落,便又闭上双眼,哼唱着小曲,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出得永安宫的赵昚与岳肃之二人,二人多年的默契,相互递交个眼神,便明白对方的用意,在赵昚提议去镇国府饮酒之时,岳肃之便猜出来,赵昚有独自赶赴正一派龙虎山之心。

“五雷天师令”虽为皇权交递的不传之秘,但总有不透风的墙,赵昚只知有一信物可使得龙虎山鼎力相助,但却不知信物就是一面令牌。只身赶赴,意在即使三顾茅庐也要打动虚靖天师张继先,但他却不想让老皇帝知晓其中隐情,而后从中作梗。

镇国将军府,岳肃之岳将军在府中设宴,等待酒席准备的期间,孝宗赵昚与岳肃之岳将军比拼骑射、站桩等等,玩得不亦乐乎。待酒席准备妥当,岳肃之岳将军紧锁厅门,将在一旁侍奉的婢女尽数撵出厅外,只听得厅中二人欢声笑语连连,厅中传出赵昚的声音:“来人,下旨,朕与将军酒兴未尽,三日内朝中各大小事务均由左、右丞相代劳。”随行的侍从应声答“是”,便匆匆遣人下旨去了。

厅中岳肃之岳将军端起酒杯,敬了一杯坐在面前这个眼熟,但相处却不熟悉的男子,只知打扮是皇上贴身侍卫装束而已,轻声低语道:“先生口技果然出神入化,不知可否模仿本将军的声音。”

坐在岳肃之岳将军面前的男子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使用岳将军的语调开口说道:“骝马新跨白玉鞍,战罢沙场月色寒。城头铁鼓声犹振,匣里金刀血未干。”而后使用赵昚的语气夸赞道:“好诗、好诗,爱卿倒酒。”

岳将军连连佩服的竖起大拇指,而后便将男子面前的酒杯斟满,便继续看着男子自说自话的开始表演。

而此时,赵昚早已一身戎马的行装,骑乘着千里良驹已然奔赴到龙虎山大半的行程,心中暗自盘算时辰,天亮之前抵达目的地,应该是没有问题。夜色中,天空越发有些阴暗,夜空中没有月光与星辰,空气中有些燥热,要看就要下雨。赵昚在马背上已经汗流浃背,他的所作所为如若全盘被老皇帝赵构所掌控,一切依旧按着老皇帝赵构的思路走,那他这个傀儡皇帝做得还有什么意思,他此番行径,意在收复虚靖天师张继先之心,臣服在他赵昚麾下,而不是臣服于他大宋赵氏皇权。

天空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打在满头大汗赵昚的脸上,很是凉爽舒坦,就在赵昚心中惬意这一丝凉爽之际,战马突然一声嘶鸣,赵昚一把勒住了缰绳,才使得受惊的战马不至于马失前蹄。一声虎啸由远及近,渐渐朝着赵昚靠拢而来,赵昚勒紧缰绳,双腿用力夹紧马鞍,不住的摸抚着马背,安抚着战马受惊的情绪,赵昚心紧张的都提到了嗓子眼儿,短暂的惊慌之后,便将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思维变得冷静,从背囊中取出逐日神箭,拉弓待发,竖起耳朵用力聆听着虎啸的方位以及周围草丛中的响动,进而辨别老虎正主的位置,意欲一击毙命,只在抓紧时间赶路,并无心恋战。

逐日神弓相传是与后裔当年射杀三足金乌的射日神弓一对儿的母弓,曾是上古时期逐日神将夸父氏所配备的神器。赵昚自小便精通骑射之术,封为太子之年,一行路老妪将逐日神弓当街赠予他之后,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天下人尽知,神器认主,只有赵昚才拉得动这逐日神弓。逐日神弓,弓满之时,周身气旋加速,其射出箭矢速度之快,令对手避无可避。更加神异之处在于,与其相匹配的箭矢共二十八支,弓与箭之间存在着相互感应,射出的箭矢,会随着弓的吸引,自动回到拉弓人的手中,真可谓神异非凡。

赵昚全神贯注的锁定西南方向二百米左右的位置,猛虎便匍匐在草丛中寻找着最佳进攻的时机,赵昚不再犹豫,一支逐日神箭,带着破风声,朝着猛虎的方向射去,一个呼吸之间,只听一声凄厉的惨叫,从草丛中蹿起一只体型硕大,足有十尺长短的猛虎,由于中箭疼痛,原地蹦了几圈之后,便朝着来时的方向飞奔而去,赵昚用力揉了揉双眼,他隐隐约约看见通体火红的巨虎,不单单被体型巨硕的猛虎所诧异,也为虎身的颜色感觉到不可思议,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若不是着急赶路,定然追去一探究竟。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