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星宿天机箓 > 正文
第二十章 五雷天师令
作者:淇洵  |  字数:3002  |  更新时间:2019-12-29 08:54:16 全文阅读

万烈与万燕异口同声问道:“那我们?”

万亮本不打算告诉他们,也不打算让他们服用可以记起前世记忆的五味丹,回忆起前世的那段记忆太痛苦了,那场战争,太过于惨烈,老二睚眦虽然五脏六腑俱损,但好在保留了一个全尸,而老六赑屃,那是硬生生被上清七子大卸八块了。他不确定当这两世的记忆重叠,二人会不会神经错乱的疯掉,这对于曾经为自己出生入死的弟弟妹妹也是一种变相的保护吧。

自古正义永远站在胜利者的一方,且不谈上清宗与西海交战之事,摩昂太子是切身实地从商周封神大战之时经历过的人。殷商纣王曾与西海龙王交好数十年,摩昂太子儿时就时常见到父王与纣王把酒言欢。纣王天生神力,为人豁达豪爽,其为君者,独有自己一套治国之道,断然不是后人口中传诵的昏庸无道的暴君。摩昂太子曾与父王探讨过关于武王伐纣的真正原因,不是什么打着天下大义的大旗,只是纣王不该颁布废除奴隶制的批文。当时的各路诸侯主要劳动力,均来自四方征用而来的奴隶,以及战场俘获的俘虏。纣王心目中的天下一统、天下大同,将奴隶、俘虏赋予生活的权利而不仅仅只是生存,真真正正的将他们当作人来对待,从根本上触及了各路诸侯的利益,越大的诸侯,就是越大的奴隶主,才使得最终诸侯反叛、武王伐纣,天地开启封神之战。武王得以太清、玉清鼎力相助,最终大获全胜,纣王便背负了永生永世的骂名。也正因为这个原因,曾为四海之首的西海便下令可中立、观望,不准四海水族任何一兵一卒参与封神之战。万亮想到这里,心道:玉清本不收异类弟子,破例收其为徒,是否希望封神大战之时四海可分清战队,父王下令不许水族参战,会不会是导致当日满门灭族的真正原因,可为何偏偏又是上清痛下杀手?而且朝代更迭何必要等上两千年之久?这其中错综复杂的利害关系,令万亮想得头疼。用力揉捏了太阳穴道:“尽早启程吧,早日寻医,九妹便可早日脱险。”

众人听得吩咐,各司其职,朝着皇庭观的方向继续出发。道路崎岖,大部分都是群山峻岭,令车马难以涉足,一路颠簸的马背上,令万亮百无聊赖。

万烈与万燕喋喋不休地打探着关于自己前世的事情,搞得万亮几次都有一种想将五味丹塞进他们嘴里让他们自己去看的冲动。任何人对于未知的好奇心是无法撼动的,尤其是关于自己前世与今生,都是令每一个人所神往的,神、仙、人、妖、鬼皆无例外。

“角木蛟,你有何办法治疗九妹。”万亮随口问道。

“回大表哥,星宿降世临凡,并非以星官身份下凡,除本体通晓的一些皮毛法术之外,未经天庭准许,也使用不了任何仙法,况且表弟也不通晓医理,不然失声不早就医好了么?恕表弟爱莫能助。”角木蛟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万亮本身也没有多大希望,只是无聊便多问了几句:“那你除了变成盔甲,还会啥?”

“泡茶。”角木蛟淡然道。

“泡茶?你会泡茶,就敢说助我夺得天下?”万亮很是无奈。

“正所谓万丈红尘三杯酒,千秋大业一壶茶。”角木蛟一副老学究的语气。

“得……得……闭嘴吧你,你是不是特别喜欢看书?”万亮因为无聊开始调侃起角木蛟。

“大表哥怎么知道?表弟我精通三千道经,四书五经……”角木蛟依旧是一副老学究的模样。

“得,得,得,快闭嘴吧你,怪不得修为不行,纸上谈兵的书呆子,上清宗不该伤你声带,当废了你灵气发声,一天天废话太多。”万亮有些后悔去挑衅角木蛟,让角木蛟惹了一肚子气。

万燕突然问道:“大哥,若是上清宗灭我全族,那我们还去上清宗么?”

“不去,那九妹当如何医治?”万亮反问道!

“那上清宗……”万燕心中有些担忧。

“六妹不必挂怀,上清宗纵使是那龙潭虎穴,为兄亦要前去闯上一闯,此等深仇大恨又岂能如此作罢?此事仍需从长计议,当下应以保住九妹性命为当务之急。”万亮依旧一副胸有成竹、运筹帷幄的样子。

万烈从不远处驱马缓缓赶来道:“大哥,前方十里,已然是衡州府地界。”

万亮再三与万燕叮嘱切不可将前世之事与外人道也。便双脚一蹬脚踏,用力一甩缰绳,夹紧马鞍马背,带领着马车冲着衡州府的方向飞奔而去,马蹄踏起的烟尘,久久不得散去,惊的林中飞禽走兽阵阵骚动。

临安城,永安宫中,孝宗皇帝赵昚将面前的花瓶扔在地上摔的粉碎,大发雷霆的将殿中侍卫、婢女撵出了宫中,大吼道:“竖儒,都是竖儒,去你爷头,去你娘头,一群饭桶,没有一个有用的。”赵昚气急败坏的将殿上能砸的东西,尽数砸了一个遍。砸的累了,骂的累了,便躺倒在中殿红毯铺就的台阶上仰面朝天,将头上的通天冠气得都仍出了殿外。

殿外文武群臣惊的大气不敢出,众人纷纷看向岳肃之岳将军。礼部侍郎犹豫再三,最终下定决心拱手施礼,上前开口问道:“岳将军,皇上这是为何?今日早朝?”

“早什么朝,还早朝,大家都散了吧!”岳肃之能够感觉到孝宗赵昚的情绪极其不佳,最高还是不要招惹得好。

礼部侍郎平日里主要负责各类早朝、会议等事务,这大清早,朝中各位大员还未曾进殿,就吃了一鼻子灰,恐怕其他大人将对皇帝的敢怒不敢言的怨气发泄在自己身上。这才斗胆问询岳肃之岳将军。朝中文武大臣无人不知岳将军乃是皇帝心腹,既然他发话,让大家散去,日后皇帝问责下来,也好有个应对。礼部侍郎得到岳肃之岳将军的肯定答复之后,但开始和颜悦色的安抚文武百官,随同众人一起离殿出宫。

看着渐渐远去的众人,岳将军刚想推开永安殿的大门,犹豫良久,最终还是算了。自从朱熹扬长而去之后,孝宗皇帝终日愁眉不展,乃奈偌大的皇城、乃至大宋疆土之下,竟找不出一个能人异士,为其追查二十八星宿的下落。如若朱熹所言不虚,天下大乱便在这十五年之后,为做得万全之策的准备,孝宗赵昚这皇帝的宝座如坐针毡,又岂能安稳。

“哟,这是哪个杀千刀的招惹咱们皇上啦。”高宗赵构的贴身太监张去张公公率领着众人小太监匆匆赶来,不待侍卫通报,便径直推开大殿正门,长驱直入,那双小脚踏着急促的小碎步,令岳将军都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前去阻拦。

孝宗赵昚闻声,抬头看了眼殿门方向,口中嘟囔一句:“真他娘的晦气。”便又挂上满脸的笑容起身,毕恭毕敬的相迎:“这是什么风,把张公公您给吹过来啦。”依旧阻挡在张公公面前的侍卫,见孝宗赵昚起身,便低头单膝下跪。孝宗赵昚皮笑肉不笑的说了一句:“日后张公公进殿不予通报,不许阻拦。”侍卫拱手领命,便屈身退下。

张公公大口喘着粗气,呼吸显然都有些不顺畅,一屁股坐在正殿中央,气喘吁吁道:“累死老奴了,哎呀妈呀,皇上……老奴……参见……皇……”

“张公公不必多礼,如此慌张,所谓何事?”孝宗赵昚见到张公公如此狼狈,从心底的反感便默默变成了喜感,犹如观看一个跳梁小丑一般。

身边的小太监将张公公搀扶起来,张公公上气不接下气的颤抖地从怀里拿出一枚通体银亮的令牌,令牌正面雕刻者五爪金龙,五爪金龙怀中还抱着五个隶书书写的大字“五雷天师令”,反面同样用隶书书写着张道陵三个大字。底部金黄色的流苏,虽一眼难以辨别其材质,但令牌彰显出的贵重与威严却无法掩饰。

张公公用力平复着气息,接过小太监递过来的茶水一饮而尽,清了清嗓子便开口道:“传老皇上口谕。”

孝宗赵昚、岳肃之岳将军以及殿中众太监闻听此言,纷纷下跪,张公公见到跪在地上的众人,脸上明显露出几分得意之色,看似十分满足,继续捏着那尖细的嗓音道:“老皇上口谕,皇儿无需动怒。怪父皇年事甚高,忘记将皇庭一些琐碎杂事交付于你,今赐五雷天师令一枚,此令牌可调动龙虎山正一派掌教虚靖天师张继先,切莫再将宫中细软砸毁捣乱,赵氏基业应遵从太祖勤俭之美德,钦此。”

孝宗赵昚口中高呼:“儿臣遵旨。”双手高举头上,毕恭毕敬地将“五雷天师令”接到了手中,心中悲喜交加。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