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星宿天机箓 > 正文
第十九章 囚龙战甲
作者:淇洵  |  字数:3098  |  更新时间:2019-12-27 11:16:49 全文阅读

趴在竹台上的万亮被万烈一阵猛烈的摇晃弄得缓缓张开了双眼,映入眼帘的便是万燕手中那整整一盆迎面泼来的清水,万亮猛得瞪大了双眼,下意识地往后闪身,屁股下的竹凳子随着身体向后仰倒,万亮来了一个人仰马翻,偌大的一盆清水最终还是拍打在万亮的身上,万亮条件反射的抬起的双脚将竹台踢飞了老远。

万燕见状,心道:不妙,怎么在这个当口大哥竟然醒了,这下糟了。

因为记忆重叠导致的头痛欲裂,万亮都没来得及平复,这突如其来的一盆水,彻底将自己浇的清醒,顾不得身上的狼狈模样,万烈一边将万亮扶起,万亮一边问道:“昏迷了多久?”

万烈毕恭毕敬的答道:“当有一炷香的时辰。”

万亮拿着装丹药的盒子,心中感叹:这丹药如此奇妙,两千年的岁月,竟在这一炷香的时辰转瞬即逝。疾步上前,在踢翻的竹台边找到其它丹药,小心翼翼地放进盒子揣进了怀里。挥手将万烈、万燕叫到自己面前,万燕有些胆战心惊,生怕万亮责罚自己,万亮微微一笑,再度朝着万燕挥手示意,那张微笑的面容,万燕感觉是那般熟悉,但在记忆中却从未见过,双腿不由自主的朝着分万亮靠拢。

万亮一把将万烈与万燕拥入怀中,眼角有些温润道:“这些年,辛苦你们了。”

万烈与万燕心中莫名地涌上了一丝酸楚,万燕鼻子一酸,抽泣道:“大哥,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吃那枚丹药吃坏了脑子?”

万亮“扑哧”一笑,并没有加以解释,心中回忆起当时西海大战时的场景,弟弟妹妹为了保全自己,不惜搭上自己的性命,这两千年的陪伴,不论是他摩昂太子还是海陵王用尽一生亦无法偿还的人情债。

万烈心中酸楚,一闪而过,莫名其妙的将万亮一把推开:“娘儿唧唧的,肉不肉麻?恶不恶心?。”脸上写满了鄙视和厌恶。

黄衣男子此时身形缓缓凭空出现,依旧未张嘴,声音从四面八方传入众人耳中:“摩昂太子,可忆起前世?”

万亮正了正衣襟,一扫脸上的柔情,一身王者风范油然而起,道:“忆起前世,如何?”

黄衣男子表情柔和,撩起下摆,飘然下跪,连叩三个响头,声音继续道:“如若没有摩昂太子,表弟也无法位列仙班,此等恩情,如同再造”。

在万亮前世的记忆中,对此人并无印象:“本王不记得有你这个表弟,此话怎讲?”

黄衣男子起身,一挥衣袖,散落的竹台、竹凳便恢复如初的模样,亲手斟满茶杯,示意众人就坐,便开始娓娓道来:“西海龙母乃是黄河祖龙的二女儿,天下龙族均以黄河祖龙认祖归宗,祖龙的大女儿嫁给了东海龙王敖广,三女儿便是我的娘亲,嫁给了蛇皇,按辈分应当称你母后为姨娘,你也就是我的大表哥。”

万亮端起面前的茶杯,打断了黄衣男子的话语,轻轻抿了一口茶,他在用力的回忆起两千年里发生的事情,摩昂太子儿时的记忆虽然有些模糊,但似乎在上昆仑山玉虚宫学艺之前,与母后回黄河拜见祖君,重慈之时有过一面之缘,当时记得还是一条通体青黑的小蛟蛇,连人形都无法幻化,却不是眼前这黄衣男子的模样,放下手中的茶杯,万亮一脸狐疑道:“你是常天蛟?阿蛟?”

黄衣男子面带微笑:“大表哥想起来了?”龙族虽为神兽,但也属于兽类,普天之下的兽类其本体为何等颜色,幻化人形之后,衣服大部分也会变成什么颜色,万亮一脸不可置信的神情。黄衣男子继续道:“当年西海一役,祖君有其难言之隐,并未施以援手,大表哥谅解,缘分到了,自然一切便会明了,也正因西海一役,当日,我将你的尸身拖于黄河龙宫,祖君将大表哥的囚牛战甲赐给了我,大表哥虽已身殒,但战甲之上仍存有其千年修为,得此战甲,表弟我方才修为大涨,竟白日化龙飞升,成为了二十八星宿之首,角宿、角木蛟。”

摩昂太子本体为囚牛黄龙,其修为大半皆在本体外皮之上,化为人形,外皮也幻化为囚牛战甲。当日西海海战,虽耗尽灵气战死黄河河岸,但修为品级仍在。换句话说,自己的表弟,将自己的皮穿在了身上,一条披着龙皮的蛇,确切说一条披着龙皮的蛟蛇。祖君他老人家,不但在西海危难之时,没有加以施救,竟然还将自己的皮扒下来送人?万亮想到这里胸中顿时怒火中烧,一掌将面前竹台击的粉碎,身旁万烈、万燕众人纷纷拔出武器,摆出一副以守为攻的架势,如临大敌等待万亮发布进攻的号令。

黄衣男子脸涨得通红,表情甚是尴尬,心道:换作是谁,被杀了全家,又被扒了皮不生气那是假的,没冲自己动手,这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黄衣男子强装镇定,一脸赔笑道:“大表哥且息怒,祖君乃黄河祖龙,普天之下,万龙之祖,其修为和见识深不可测,此番作为定然有他的道理,西海龙族的劫难定然也有其因果,只是我等修为与见识难以窥得天机罢了。”

“常……角木蛟,前世的事儿,本王如今一介凡人,不与你计较。今日你拦住本王去路,意欲何为?”万亮极力克制着心中的愤怒,尽可量让自己的语气变得冰冷,不夹杂任何感情的色彩。

角木蛟再度赔笑:“大表哥,且先息怒。如今天下即将大乱,作为二十八星宿之首,降世临凡,来应此劫,你我本属同宗同门,况且表弟又呈了大表哥如此天大的人情,不了却这段人情旧债,修行之路也恐难再得建树,表弟意欲辅佐大表哥问鼎中原、逐鹿天下,不知可否?”角木蛟双手抱拳,深深施了君臣之礼,以示忠心。

二十八星宿降世临凡坊间早有传闻,对于夺取天下的,万亮还是心有所动,心中暗自计较,如此良将助力,定有事半功倍的效果,不待万亮思索完毕,角木蛟摇身一变化作一副通体金光灿灿的铠甲嵌于万亮之上,万亮表情诧异:“这是作甚?”

耳边响起角木蛟的声音:“表弟曾得益于大表哥的囚牛战甲,今日便化作这战甲护其周全,日后若得机缘,寻得其余星宿,将扭转天下大势、天地乾坤,日后角宿悉听大表哥差遣。”

万亮两世得记忆相交杂,心中也逐渐释然接受了,或许正如前世天枢子所言: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真正要发生的一切,不论自己如何努力去改变,该发生的依然会发生。

竹林四周渐渐升腾起一片浓郁的白雾,一盏茶的功夫,待浓雾渐渐消散,众人已然来到“八百里洞庭”的对岸。

万亮对着胸口铠甲问道:“你们仙人说话都不用张嘴的吗?”

“上清宗弟子曾围捕于我,伤我声带,所以才用灵气发声,甚是痛苦。”

“又是上清宗?为何围捕于你?可曾下凡之后作恶?”

“不曾作恶,为何围捕,表弟不知!”

“罢了,有朝一日与那上清新账旧账一起算!这囚牛战甲的名字不好听,也不知本王前世竟如此品味,以后叫囚龙战甲吧!”

“哈……哈……大表哥说的是,囚龙战甲。”

“当日本王身殒,金凤日后如何?”

“大表嫂曾赶赴西海,为西海水军收尸入敛,据说大表嫂在西海望天涯静坐三天三日,便离开了,也未曾回归梧桐山,不知去向。”

万亮听罢,神情有些感伤,他能够体会到摩昂太子与金凤之间千年的感情,不知为何当日会那般选择,或许冥冥之中自有注定,若当日金凤也在当场,想必也难逃此等被灭杀的劫难,恐遭不测,这一切的一切终归是无法抗拒的命运。

“那这二十八星宿究竟对这天下大势有何作用?”

“具体不太清楚,天机不可泄露。”

万亮听到角木蛟的故弄玄虚,一脸的不屑。

万烈与万燕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大哥万亮,怯懦的开口问道:“大哥,您当真是当年上清七子西海屠龙的摩昂太子?鼎鼎大名的摩昂太子?”

万亮听到二人的质问,便从与角木蛟的对话中脱离出来,眼神中又泛起淡淡的柔光:“我们一直是一家人,前世、今生。”万烈与万燕面面相觑,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

三十年前,天下大旱,上清七子为天下苍生请命,为护同门,将西海龙族尽数灭门,坊间传得西海龙族是天下大旱的罪魁祸首,置黎民百姓生死于不顾,西海龙族龙三子嘲风玩弄上清弟子的感情,一时间上清宗门为苍生之大义、为宗门同门之情意,被坊间传得沸沸扬扬,市井间各种说书唱戏的茶馆、酒馆,将上清七子的事迹称颂的无比光辉伟大,乃至三十年后的今天,街头小儿依旧能熟悉的背诵出那段一直流传的顺口溜:“上清宗,屠恶龙,打得西海变狗熊。七星阵,海翻涌,龙生九子是长虫。”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