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星宿天机箓 > 正文
第十六章 封印千年的睚眦
作者:淇洵  |  字数:3056  |  更新时间:2019-12-22 21:24:09 全文阅读

摩昂太子示意嘲风将老五狻猊叫过来一问究竟,等待老五狻猊的过程中,摩昂太子对着眼前二人稍加打量,观其修为,天枢子天仙修为无异,中年模样,凡人有此修为,狂妄自大一些尚可理解,身后那位气宇轩昂的道士,充其量就是个地仙修为而已。不多时,老五狻猊与老三嘲风赶到,摩昂太子便开口质问:“五弟,时方才天枢子,说到那降雨之事,想必嘲风已与你言明,可当真?”

  老五狻猊立马拱手答道:“回禀大哥,连年干旱,因人间因果变故,五弟不知,可天庭法旨,并未准我西海降那一星一点儿的雨水,又何来绕过上清门徒之嫌?”

  摩昂太子在众兄弟面前的威信是绝对自信的,他不相信自己的兄弟有胆量敢欺骗自己。摩昂太子转身目不斜视的注视着天枢子,能把当事人找来前来对质,这已经给了他们上清宗莫大的面子了。

  天枢子对其回答嗤之以鼻,显然并未相信,继续问追问道:“敢问摩昂太子,龙三子嘲风可在?”不待摩昂太子答话,老三遍风挺身答道:“本殿下便是嘲风。”天枢子见状,深深吸了口气,在努力的平复自己的情绪:“你可认识贫道师妹瑶光?”

  嘲风并不退缩:“自然认得。”

  “好,甚好。”天枢子随手一挥,空中浮现一句金字话语:“我与春风皆过客,你携清水揽星河。”口中自顾自地念诵道:“好一句,我与春风皆过客,你携清水揽星河。师妹已有身孕,你便将其抛弃,师妹过于悲伤,导致胎儿胎死腹中,因此,师妹欠下如此般阴债的因果,日后我上清七子,天枢、天璇、天玑、天权、天衡、开阳、瑶光怎得齐全了那北斗七星之位。”

  摩昂太子与狻猊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老三把人家妹妹肚子搞大了,然后跑了,不要了。颇有当年父王的风范,原来九子中,老三嘲风继承了父王的,二人不约而同地回头看了看西海龙王的方向。西海龙王不住的眺望着远处,见二人看向自己,心中百感交集,这难不成是儿子传给自己的暗号?起兵?还是动手?又或是让自己退兵?思索良久,还是选择静观其变的好。

  上清七子中天权子不待龙族众人继续攀谈,手中一柄匕首瞬息间脱手而出,正中嘲风喉咙,顿时鲜血四射。摩昂太子顺势一把扶住躺倒在海浪之上的嘲风,顺着喉咙四处喷洒的鲜血沾染了摩昂太子全身。摩昂太子大声呼喊着:“三弟,老三,老三……嘲风……嘲风。”

  显然那把匕首是经过法术加持的,几个呼吸之间,刚刚还在摩昂太子面前活蹦乱跳的嘲风便撒手人寰,没有了任何生机。

  天权子整了整衣襟,言语中对天枢子略带有一丝埋怨:“要打便打,要杀便杀,哪那么多废话,愚腐。”

  上清宗一方,由天权子发出进攻的信号。万人大军,能飞天的飞天,能遁地的遁地,能入海的入海,各个蜂拥而至,气势澎湃汹涌。

  摩昂太子万分悲痛之际,一声龙啸响彻天地,摇身现出本体,通体金黄的一条巨龙遨游在空中。海中大军,虾兵蟹将,狂暴巨兽,纷纷向海岸进发。龙族九子中的其余七子尽数现出本体,参入战中。惊涛骇浪,一浪高过一浪的在龙族老九螭吻的掌控之中,上清宗门人被拍打回岸上。

  上清门中五条巨蟒,其庞大的身躯较比摩昂太子本体巨龙还要大上一倍,齐齐并排,硬生生将接二连三的海浪给阻挡了回去。空中巨鸟、仙鹤拖载着上清道人,上清道人施展各种火属法术,将距离海岸边最近的巨兽连连逼退回海中。

  上清七子对质龙族八子,天枢子手持七星剑,口中念诵着引雷咒语,乌黑的雷云瞬间笼罩了整片海域。

  天玑子手持万魂幡,手中掐印指诀,万魂幡挥舞了几个来回之后,只见海平面上聚集了无数的怨鬼恶灵。一时间,天昏地暗,空中电闪雷鸣,海面上鬼哭狼嚎,西海龙族方队,都已经被这铺天盖地的阵势给震慑住了,即使两千多年前的封神大战,也未令西海水军遭遇如此境地,见识过如此场面。

  龙族老七狴犴,挥舞着利爪,脚踏着海浪冲进了上清大军之中,其威严的形象,眼神中透露出的虎视眈眈,那种百兽之王的虎威与翱翔九天的龙怒之意相结合,令现出兽体的上清道人本能上的对其产生恐惧,上清道人的恐惧仅仅只是让时间停滞了几个呼吸的时间而已,便又重新投入战斗,与狴犴扭咬厮打在了一起。

  龙族老六赑屃频频从海中搬起巨石,砸向陆中海岸的上清道人,在强悍的力量面前,上清道人着实吃了不少苦头。

  老四蒲牢对着海面上的怨鬼恶灵发出一声声的怒吼,频率分贝超强的音波,将海面上漂浮的怨鬼恶灵震得几近神魂俱灭的边缘,魂体忽隐忽现。

  一时间,西海水军佔据了此次战役的上风,些许因为痛失老三嘲而动摇的军心渐渐凝聚了起来。半空之中不住盘旋的摩昂太子发声道:“上清肖小,当真我西海龙族怕了你们不成?”

  不待天枢子回应,天玑子脸部肌肉阵阵抽搐,脚踏飞剑,朝着空中的摩昂太子便冲了过去,其手中的万魂幡,将海面上剩下的怨灵恶鬼全部召唤到万魂幡之上,随着怨灵恶鬼越聚越多,一个恐怖狰狞的鬼王头颅将天玑子包裹其中,天玑子口中大喝:“天玑鬼术——妄无间。”气势汹涌,空气在随着天权子这致命一击都变得阴气大盛,气温骤降。

  天枢子见状,心中暗自惊讶:“天玑子最终还是走的这阴狠的路子,在上清道法的修行上,果然自得建树,鬼法有所大成。”

  龙族老二睚挥起鸣鸿刀,刀锋凌厉,一柄十丈有余的刀意,随着老二睚眦的下劈,奔着天玑子的鬼头砍去。电光石火之间,天玑子的无间鬼王头颅在鸣鸿刀一斩之下,被砍的七零八落。

  鸣鸿刀乃上古时期轩辕黄帝铸造轩辕剑时,原料尚有剩余,轩辕剑出炉之时,由于高温未散,还有流质的铸造原料自发流向炉底,冷却后自成刀形,此刀嗜血刀意太强,足以反噬持刀者,常人难以驾驭,老二睚眦千岁寿辰之时,摩昂太子寻得此刀为其庆生。今日鸣鸿便是这千年以来首次出刀之日,老二睚眦咪起血红的双眼,轻抚着鸣鸿刀的刀身道:“好刀,果然是好刀。”转眼间眼神变得凌厉,瞪着天玑子道:“你配与大哥交手吗?不如今天我打死你,或者今天我被你打死,如何?”语气虽缓,但在场所有人听得真切。

  素来听闻龙族二龙子睚眦嗜杀成性,而且是个好战的疯子,常年被摩昂太子闭关在幽海深处,而今老二睚眦加入战团,西海水军方面,士气瞬间高涨。

  天玑子研习鬼术有所大成,以阴狠著称,但见到这位刀口舔血的疯子,那种享受杀人的眼神,不禁全身为之一震,提起了十二分的警惕。

  老二睚眦对着空中上方不远处的摩昂太子道:“大哥,你关我千年,二弟并不恨你,可你为何赠我鸣鸿,千年了,每天它都在告诉我,它要喝血,它要喝血,它要喝血,哈哈……哈……哈。我每天都在用自己的血喂养它,我都低血糖了,哈哈……哈……哈……”老二睚眦毫无血色的嘴唇在大笑中瑟瑟发抖,也许因为常年的囚禁,令他有些神经质,阴邪的笑声都令海面上的怨灵恶鬼毛骨悚然。

  摩昂太子婉转着庞大的龙身,游离于睚眦身边道:“老二,当年南海龙华公主比武招亲之时,你若不发疯搅局,为兄为何关你千年,睚眦必报说谁呢?你心里没点数吗?时至今日,对我的恨,你就发泄在这些牛鼻子老道的身上吧!”

  “龙华,龙华,龙华……”睚眦口中默默地念叨着。心中怒意愈演愈盛,因为过于用力,紧握鸣鸿的右手手掌中渗出的鲜血,沾染了整面刀身,睚眦挥舞着鸣鸿,一刀斩向还在施法念咒准备蓄力待发的天玑子,天玑子横起万魂幡挡在面前,被睚眦一刀从中砍断,天玑子一计后空翻,躲过去了睚眦的补刀攻击,将二人距离拉开了数十米远。

  睚眦的眼神,似乎因为龙华公主这个名字而变得空洞了,思绪又回到了千年之前的那场比武招亲擂台之上。看着散落在海上战场中争斗的众人,在睚眦脑海中,只有一个字“杀”,机械性的挥舞着手中的鸣鸿,摧枯拉朽般放倒了一片又一片的,不知是水族还是道士的生物,此时的睚眦变成了一只嗜杀的机器,没有心智,没有理智,没有任何情感。心念一时间亦被鸣鸿刀中强烈的嗜血刀意所反噬。虽然如此,但口中依然念叨着“龙华……龙华……龙华……”。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