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星宿天机箓 > 正文
第十章 五大仙家常天龙
作者:淇洵  |  字数:3089  |  更新时间:2019-12-14 18:15:35 全文阅读

召请胡、黄、白、柳、灰中的白家老祖上身,白家主要以治病救人,驱邪散污的主要职能为主。只见白家沾染了一些完颜洛指尖的鲜血,在鼻尖闻了闻,扒开紧闭的双眼,端详了半晌道:“这孩子招惹的怎么是个刚死不久的没脸子(萨满中指鬼魂),刚死的为甚怨气这么大?”言语之意在询问身后完颜夫妇二人。

  二人心中疑惑万分,刚从汴梁回返不出三日,一路上并未发现不妥,怎得今日如此这般模样?耶律孝穆简重扼要的将汴梁兵变一事与白家老仙儿叙述了一遍。白家老仙儿听罢,直呼这血洗朝廷命官好狠的手笔。便断定定是其中一缕怨念其强,对人世间充满无限留恋的恶灵冲撞了小公主。

  急忙吩咐众人准备,红筷子一双、红绳一根、小公主贴身衣物一件、香烛纸钱,安魂定神的药方一剂(茯神、远志、胆星、麦门冬各五钱,石菖蒲二钱,琥珀一钱五分研磨,得驱邪过后,配以滚水服下)

  手中也未闲歇,中指微曲,拇指、食指、无名指三指以三花聚顶的方式,灌于完颜洛头顶百会穴之位,灌输灵气修为意在将恶灵从灵台神府中驱逐。眼神示意身旁侍女,按之前交代的,红绳一端系于完颜洛中指第二指骨之上,另一端系于贴身衣物之上,用来误导邪灵,将贴身衣物上的气息误以为是完颜洛,通过红绳为媒介,附身于衣物之中。红筷子要看准时机,在邪灵附身衣物之上以后,便用力夹住完颜洛中指,避免邪灵发现贴身衣物并非宿主本人,而遭到反噬。掐算时机,将红绳解下,与贴身衣物同香烛纸钱一同焚烧,将邪灵送走,便可大功告成。再将安魂定神的药物服下,休息几日完颜洛便可以继续活蹦乱跳了。

  一切有条不紊的进行着,白家老仙儿继续将灵气释放,眼看就要成功,无形中遇到了些许阻力,但怎可能半途而废,口中喃喃自语,召请“胡、黄、白、柳、灰”五大家仙家中,修为最为精深,好勇斗狠的柳家老祖。费英东其余的六位师弟平日里各司其职并未在场,其余六位并未有一人在场。

  白家老仙儿环视一周众人,将目光锁定在完颜城的身上,便将柳家祖附身于完颜城身上。只见完颜城附身后,睁开双眼,眼中精光四射,双眉如剑怒气中烧,口中怒喝道:“常天龙在此,是何人在此放肆?”说罢,掌中金光便拍向完颜洛,只见完颜洛身子瞬间挺直,表情异常痛苦,常天龙掌中金光并未间断,接二连三毫不吝啬的将灵气,陆续打在完颜洛的身子之上,直到将完颜洛体内的邪恶逐渐打散。

  白家老仙儿这才缓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上密密麻麻一层的汗珠道:“尔等将红绳之类之物都收了吧,邪灵已被常家兄弟打散,神魂俱灭,也不用送了。”说话的语气,似乎带有一丝伤感,看了一眼,一直在打量自己这具附身身体的常天龙道:“大龙啊,自己在那研究什么呢?”

  常天龙听罢,忙回过神道:“白家姐姐,这具皮囊怎么有龙气?”

  “那是大金国的皇帝,龙气护体岂不再正常不过了。”白家老仙儿气喘吁吁的坐在了地上休息。

  “白家姐姐,不是那种护体龙气,而是真龙之气的感觉,龙种与吾柳家常门同属同宗同门,岂会看错?”

  “大龙此言之意,难不成,以窥得真龙之境,快要化龙飞升了?可喜可贺!”白家老仙儿气息渐渐缓了下来。

  “白家姐姐,好甚眼力,不假时日,渡九重天劫之日便将至,但今日,灭了那邪灵,自造杀孽,那因果循环的法典上,恐怕又会加上一笔,估计要推迟个百年,倒也不妨事。”常天龙言罢后,爽朗的开怀大笑。

  “太鲁莽了,召唤你来,也只是希望你助姐姐一臂之力,并将其驱赶送走,未曾想这般徒增杀孽,不该,不该啊!”

  “先前,吾便感知,此物并非善类,况且,这背后还有那心术不正之人,施法加以为非作歹。”常天龙边说边将目光眺望向了东南方向,大约百里的山坡之上。白家老仙儿的目光也随之看了过去,默默地点了点头,似乎明了,常天龙的言外之意。

  百里之外的山坡,名为虎跳崖,山坡怪石嶙峋,山势险峻陡峭,山顶上,一名中年道人擦去了因为施法而导致法术反噬吐出来的鲜血,从怀里掏出一枚治疗内伤的疗伤丹药送入口中,一边收拾着作法的法器,一边自言自语道:“娘娘,贫道答应你的,贫道做到了,日后便看你的造化了,也不妄咱们一场夫妻百夜恩。”

  百里之外,狩猎场的草地上,常天龙一脸英气的站在耶律孝穆的面前道:“皇后,告诉完颜城,这身皮囊老子相中了,让他好生照看着,别有任何损坏,日后若得机缘定会收走。”耶律孝穆急忙点头称是。常天龙继续道:“让完颜城那小子,给老子立个仙堂牌位,香火供品好生伺候着,我柳家常氏一族可保你完颜一族千年昌盛。老子化龙飞升之日,便他完颜城称霸天下之时。哈哈……哈……哈……”笑声此起彼伏,一声盖过一声,传荡在狩猎场中,悠悠回荡,久久不绝于耳。完颜城在笑声中渐渐苏醒,眼神中似乎有些茫然,感觉头痛剧烈,转身问了一句身边的耶律孝穆:“洛儿……”

  “洛儿无碍。”耶律孝穆急切的回答道。

  完颜城便一头栽倒在地,晕厥了过去。众人乱作一团,传唤太医,通知侍卫、禁卫军,忙的不可开交。完颜洛依旧静静的躺在草地上,脸上的青紫色渐渐消散,面色渐起淡淡红润。因为完颜城晕倒而开始忙碌的众人,并没有任何人发现,就那样静静躺在草地上的完颜洛嘴角泛起了一丝淡淡的、诡异的笑容。待身旁不远处,送走了二位,白、柳仙家的费英东,想要抱起躺在草地上的完颜洛之时,完颜洛脸上那抹诡异的笑容瞬间消失,归于平静,那一幕幕令人感觉如此那般的毛骨悚然。

  “父皇,小妹究竟是怎么了?”海陵王完颜亮在殿中来贵踱步。耶律孝穆生育九子,完颜洛最小,自然亦得其他八位兄长的疼爱。海陵王常年镇守海陵,听得小妹与宋国和亲一事却演变成了“汴梁兵变”事件,便连夜马不停蹄的赶往上京会宁府。相距两千余里,抵达上京会宁府之日,已便是小妹完颜洛昏迷三日之后的事情了。

  完颜亮为完颜城长子,耶律孝穆十六岁那年便已将其诞下,此人野心勃勃,更甚于其父,且谋略与手段亦是深不可测。众多兄弟姐妹中,也仅有完颜亮一人,拥有属于自己的封地,册封为海陵王。当年上京会宁府,完颜拨离不服老皇金王完颜阿骨打将皇位传给完颜城,年仅十五岁的完颜亮便将,当着众人之面与完颜阿骨打争辩并且指手画脚的二叔完颜拨离,以忤逆犯上的罪名将其斩杀于大殿之众人面前。其狠辣之相,像极那耶律孝穆的样子。也许是老金王完颜阿骨打一时兴起,将海陵之地封给完颜亮,使其盘踞称霸二十载有余。

  耶律孝穆听闻长子完颜亮赶来,便放下手中的驻颜修行,前往正殿。只见正殿中完颜城愁眉不展端坐正中,其余八位除完颜亮在殿中来回踱步之外,也都一副担忧的神色。众人见母后驾到,纷纷起身行礼:“儿臣拜见母后。”耶律孝穆挥手示意自家人不必多礼,耶律孝穆拉过距离自己位置最近的完颜亮,轻捋完颜亮鬓角那丝白发道:“亮儿,都有白头发了。”

  几年未曾相见的母子,此时,却甚是亲昵。“母后,您真是永葆青春。”完颜亮发自肺腑的称赞道。二人相聚的画面并不像母子团聚,多年来耶律孝穆注重保养,而今有幸得上清天璇子传授驻颜术之法,更使得二人如兄妹般模样。

  “亮儿征战塞外,切莫怠慢了自己。”说话间耶律孝穆有些心疼自己这个自小便离开父母身边,封地称王的儿子。完颜亮拱手称道:“母后不必挂怀,海陵好着呢,您孙儿如今已经可以弯弓射箭。若不是此番与我岳丈游历漠北,儿臣也一并带过来了。小家伙儿甚是想念父皇和母后。”容颜未老,心态却已然间苍老了数十年,不知不觉已为祖母多年,耶律孝穆高兴的合不拢嘴。完颜城见状,龙颜甚是不悦:“洛儿如今,一直昏迷不醒,生死未卜,尔等好生闲心在此寒暄,洛儿可是你亲生、可是你亲妹妹?”说罢气急败坏的一掌将龙椅扶手的龙头震个粉碎。

  耶律孝穆见状,示意众人让出一条路,径直走向完颜城,语气和缓道:“完颜城,而今我大金已然封黄称帝,你还番无气度,无城府,可对得起我汴梁一行与洛儿冒着九死一生?”完颜城见状,只是舔了舔嘴唇,欲言又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