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星宿天机箓 > 正文
第四章 威顺皇后的承诺
作者:淇洵  |  字数:3157  |  更新时间:2019-12-14 17:38:28 全文阅读

孝安王赵昚,出身并不高贵,其生父赵子偁是个普普通通的读书人,通过贡举考试才某得一个县丞职位,从血缘关系与宋高宗早已超出五服。宋高宗在扬州逃亡之际,受到惊吓,丧失了生育能力,自己的独苗也在苗刘之变后死亡,其他宗室已被金人虏走,赵构为收买人心,就顺应了民意,将赵昚选入宫中培养,做为太子候选人之一。

  权倾朝野的秦桧在世时,一句“士大夫无敢以储副为言”将赵昚深入朝中顾虑重重之中,奈何高宗用美色试探,将十名美女送入赵昚与其竞争对手赵琢宫中,赵昚十人完璧归赵,才得以换得太子之位。

  孝安王与其养父高宗之情义怎可是一风尘贱妃所比拟,趾高气昂意气风发之范,貌似身后亦有一位老谋深算的谋士,为这位初出茅庐的太子殿下出谋划策。

  今欲天下大乱,分封各地、枭雄迭起、各怀鬼胎,金王等待逐鹿中原的那一刻,已经好多年了,苦心的经营,多方位的谋划,或许此时此刻便是一个契机,也可能是前功尽弃的开始,耶律孝穆内心中的矛盾不言而喻。十米……五米……三米……随着耶律孝穆渐渐地逼近,张贵妃从最初的发抖变得惊恐而后是愤怒,破口大骂了起来,未知的死亡,对于人类来讲并不可怕,可怕的就是已知的死亡,以及在等待死亡的过程。当恐惧达到了极致,便会演化成愤怒,歇斯底里的愤怒。

  刀尖对着张贵妃的腹部缓缓的扎了进去,张贵妃娇嫩的俏脸,伴随着缓慢的速度逐渐变得扭曲,涕泪横流。辱骂声变成了求饶。耶律孝穆声音中不夹杂着任何一丝的感情。“第一刀,为你残害邢秉懿付出代价。”看着被鲜血染红了的银色刀片,一点一点的从张贵妃的腹中拔出,护其左右的众将士即使驰骋沙场十数载也不忍侧目。拔出的尖刀再次对准张贵妃的胸膛缓缓的插了进去,耶律孝穆的语气依旧冰凉:“第二刀,为你辱我族人,祸乱朝纲。”此时的张贵妃,几欲疼痛的昏死过去,不再哀嚎,不再求饶,意识渐渐模糊,耳畔仿佛传来国师天机子的声音:“娘娘,莫怕,臣自有办法。”耶律孝穆怎能如此轻易的让张贵妃就这样死去,瞬间抽出尖刀,狠狠地插在了张贵妃的心头,依旧冰冷的语气之中略带有一丝的凶狠:“第三刀,希望你会记住,本宫从今天起,谥号威顺皇后。”耶律孝穆死死的盯着张贵妃已经死透了却依然心有不甘而不能瞑目的双眼,缓缓松开了紧握刀柄的双手,接过了身边侍女奉上的巾帕,一边擦拭着身上沾染的鲜血,一边严肃的凝望着孝安王。

  孝安王异常镇定的外表,只因为一个女人,如此残忍血腥而震撼住。侧目打量身边的耶律孝沁,血脉中是否也存在着与耶律孝穆一般狠辣的心,可他却忽略了外族女子那颗崇尚爱情忠贞的心,偏激性格的极端化。换个角度就好比一个嫉恶如仇的人必然也会是一个乐善好施的人,没有绝对的黑白,亦不会存在绝对的对错。

  孝安王挥剑斩下张贵妃的头颅,大吼道:“奸妃忤逆谋反,意欲刺杀王驾,先皇高宗龙体有恙退位,本王主理朝政。”话音未落,一个眼神,示意岳将军,岳将军率领铁骑,冲入文武群臣之中,砍瓜切菜一般,杀伐果断。继续道:“今日,吾王主持朝政,谥号孝宗,金王妃护驾有功,赐金国封号,免五年赋税,免十年朝贡,番邦之地可归其自治,念金王妃的大辽长公主,大辽等封。秦学士,拟旨,昭告天下。”短暂几言,掷地有声,在场众人皆是瞠目结舌,对孝安王称帝可以理解,但另封两国之主,丧权辱国之举难以理解,圣旨在文武群臣的哀嚎中以八百里加急的速度传递到全国的各个州县。

  现在的孝宗早已知晓金王完颜城的兵马,早已于前日暗扎于汴梁城周边。与完颜城达成的协议,也只能乖乖兑现,为防止功高盖主,他也只能暗中与辽王耶律马五达成协议,做到金、辽相互制约,相互牵制,毕竟耶律马五在权力与荣华面前不会顾及到长公主耶律孝穆。眼下,唯有此法,在人强马壮、虎视眈眈的完颜城面前才得以保大宋安宁。

  对于赵昚与完颜城的协议,耶律孝穆是直接参与者。原计划,在联姻的过程助其夺得皇位。

  完颜洛有胆怯的依偎到母亲的身边,粉红的小脸蛋吓的煞白。耶律孝穆俯将完颜洛抱进了怀里。根据协议,只是金王与孝安王之间的事情,牵扯到了大辽,虽然是自己的娘家,但是他也想明白了其中的原委,大辽与大金相毗邻,大辽与大宋的兵力相加,足以与大金相抗衡,三足鼎立古已有之。再想了想现在的辽王,不禁轻叹了一声。心道:“自己的这位妹夫,真真是打了一手好如意算盘。此等谋略与城府属实不容小觑,眼神复杂的看了看站在孝安王身边低头不语的耶律孝沁。耶律孝沁便是孝安王与辽王耶律马五达成共识的纽带,此时正怕大姐责骂,却不曾想到无形中改变了很多东西,包括金王完颜城苦心经营的一盘逐鹿天下的大棋。

  耶律孝穆示意侍卫燃放金王接驾的信号,渐渐夕阳西落,明亮的烟花信号,仿佛将余晖下的众人映照的更加凄凉。众人将目光见着升起的信号一直凝视,直至消失。耶律孝穆抱着完颜洛缓步来到孝安王二人近前。“我以大姐的名义嘱咐你们两句。”耶律孝穆话音未落,耶律孝沁便已泪如雨下,泣不成声。众人都知道,发生了这一切将意味着什么。耶律孝穆单手抱着完颜洛,另一只手试去了妹妹脸颊的泪水:“出嫁那天,也没见你如此伤心。”耶律孝沁更加哽咽:“大姐,沁儿知道错了,呜呜。”耶律孝穆仿佛看到了儿时的她们,一起打猎、一起嬉闹,眼角略微有些湿润了:“妹妹说的哪里话,你并没有错,嫁夫随夫,我们都是各归其主罢了,要说错啊,也就错生在了这帝王之家。”

  “今日一别,日后恐难相见,一定要保护好自己。耶律家、完颜家始终都是你的娘家。”说罢,将天旋子临别赠予的定位符咒偷偷塞了一张在耶律孝沁的怀中,借机拥抱的时候,在其耳畔低声用辽语耳语了一番,示意这是最后保命的手段。

  姐妹相拥之后,耶律孝穆正视孝安王道:“妹夫,今日已为一国之君,日后行事切莫随心所欲,当仁政爱民,善待沁儿。”孝安王拱手施礼:“元永,谨遵大姐教诲。”耶律孝穆紧闭双眼,深吸一口气道:“你许我大金免去五年赋税、免去十年朝贡,本宫以威顺皇后的名义,许你十五载我大金不犯中原。”随着不犯中原渐渐落音,耶律孝穆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在孝安王深思的目光中渐行渐远……

  “母后,是不是以后就见不到姨娘了呀!”完颜洛一边把玩着匕首,一边好奇地问道。耶律孝穆显然情绪十分低落,若有所思道:“十五年,这十五年应该是见不到了。”“为什么呀!”“等洛儿长大了就知道了。”“洛儿不想长大,大人的世界太复杂。”

  玄都紫府、大罗山、八景宫、太清殿。决明子跪在太清祖师神像面前。执刑长老天权子冷着脸,看着两位门徒决心子、决情子用浸过蚀魂草药的藤条一下一下抽打着决明子。天璇子看着那藤条抽打在决明子的身上,不仅仅只是皮开肉绽,藤条中的蚀魂草药,也如同万千白蚁透过伤口逐渐渗透到其体内,撕咬蚀食着他的灵魂。决明子微眯着双眼,咬着牙关,皱着眉头强忍着不会晕厥过去。“天权子,差不多行了,他还是个孩子。”天璇子一再劝阻。“国有国法家有家规,难道我道门中的规矩就不用遵守了吗?”天权子的那张冷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身在一旁的天枢子也有些于心不忍,当年他承受这蚀魂鞭挞的时候比决明子大上十岁,不过百余下就昏死过去了,而今早已超过百下,他能想象到自己的徒儿是何等的难受。奈于掌教威严,天权子主管戒律刑罚,也不好加以开口阻拦。只是默不作声的仰仗自己强大的步入太乙散仙的修为,偷偷往决明子灵魂之中注入灵力。决明子强大的意志力支撑着,当感受灵魂中多出来这一丝师傅身上熟悉的气息之后,嘴角微微露出一抹笑容,仿佛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瘫软在地,昏了过去。

  虽然太清宗,除了掌教天枢子是太乙散仙修为之外,其他六师兄弟皆为地仙修为。但修行法门皆相同,天权子上前察着一番,冷哼一声,便率门人拂袖而去。

  看着天权子众人离殿而去,天璇子转脸呲牙对着天枢子一笑:“老大,完了,你这次算是得罪他了。”天枢子白了一眼道:“他是掌教,我是掌教?”“得,算我老道儿咸吃萝卜淡操心了,你是老大,你是老大。”天璇子说罢,哼着小曲儿,甩着酒壶扬长而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