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星宿天机箓 > 正文
第三章 本王就是规矩
作者:淇洵  |  字数:2663  |  更新时间:2019-07-30 18:28:08 全文阅读

决明子听罢,眼神中精光一闪:“可是师傅不是这么说的!”“你瑶光子师叔精通医学药理,你师傅那半吊子手艺,懂个屁,就会玩雷,玩了一辈子雷,况且心月狐又是你瑶光子师叔的亲传弟子,我临下山前就跟我交代了,你师妹的本体是什么,想必渡过天劫的你,也已经知道了,可别触犯了师门大忌。”决明子听罢,不再接话,心中稍安,便开始闲目入定,调整起连日奔波耗损的精力和元气。

汴梁城中,另一支浩浩荡荡的仪仗队伍朝着耶律孝穆众人驶来。宋高宗赵构派张贵妃携文武群臣前来迎接。张贵妃本是高宗烟花场所问柳寻得的风尘女子,多半通晓揣摩人的心思,不然也无法稳坐贵妃的交椅。

张贵妃飘飘然,蹲身行礼:“有失远迎,还请姐姐见谅。”耶律孝穆大袖一挥,母仪天下的风范和气度孑然一身:“常听闻,赵构收了房风情万种的美娇娘,今日一见,所言不虚。”“姐姐过奖了。”张贵妃察觉到,耶律孝穆言语不是很友好。“不知邢皇后,近来可安好。”耶律孝穆瞪眼问道。

天下人皆知,邢秉懿皇后与耶律孝穆乃闺中密友,辽国王室耶律家与北冀邢家世代交好,此次打着和亲的名号,多半意欲也是为了邢皇后主持公道。据大金细作来报,半年前张贵妃入主西宫,东宫邢秉懿便已失宠,未过数月便双目失明,对外宣称思念夭折幼子过度,哭瞎了双眼。耶律孝穆怎么也想不通,通情达理、善解人意的姐姐竟有如此遭遇,北冀邢家南湾海战虽全军覆没,家主与长兄也杳无音讯,导致家族没落,但是身为至亲好友的她怎能弃姐姐于不顾?表情言语对张贵妃充满了十足的厌恶和憎恨。

张贵妃何等的人精,若不是高宗的执意委派,她也不想前来招惹这位煞星。耶律孝穆乃大辽长公主,当今大辽王耶律马五都是其胞弟,大金王完颜城的王后,海陵王完颜亮的生母,如此庞大的势力,举兵灭了高宗,似乎也不在话下。况且传言马背上的山野种族,骁勇善战,性格豪放,当真是惹不起的狠角色。国师天机子附身张贵妃的耳边:“娘娘,此间有股纯正雷意残留,我玉清宗主修符箓,上清宗主修法术,太清宗隐居避世,我既然感应不到,想必自有那上清高人在这附近。”张贵妃点头示意知晓。

“姐姐,皇后近日身体有恙,昨日还与臣妾念叨您呢!高宗早已设宴,还请姐姐移驾。”张贵妃言语一再诚恳。

此时,人群的东面,一声宦官扯着嗓子、嘶哑而高亢的喊叫传来:“孝安王妃到!”声音刚刚落下,一汉服女子面容稍与耶律孝穆几分相似,骑着高头大马,飞奔而来。冲闯着沿路的众人,纷纷避让,战马冲着张贵妃踩踏过来,吓的张贵妃花容失色,身旁侍卫纷纷拔刀相护,以示护主忠心,马上女子,在最后一刻,牢牢拉住战马的缰绳,战马双蹄掠过张贵妃站定在了耶律孝穆的身旁。看着张贵妃受到了惊吓,瘫软在地上的狼狈模样,耶律孝穆强忍着笑意。完颜洛双手捂着小嘴,小脸涨得通红。女子翻身下马,动作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冲着仰倒在地的张贵妃,嘟囔一句:“臭婊子,呸。”便转身上前一把拉了耶律孝穆的双手。

“大姐,书信中不是说好。先到临安嘛,这一路,可让妹子我好生追赶。”耶律孝沁言语埋怨,但与多年未见的大姐相逢,面容的喜悦是无法掩盖的。

“此事说来话长。”说罢用眼色漂了一眼,天机子正在搀扶起身的张贵妃。伸手示意完颜洛上前:“洛儿,见过你姨娘。”完颜洛听罢,便中规中矩的跪地叩拜,行三拜九叩大礼,全然没有了小郡主的架子:“姨娘在上,完颜洛拜见姨娘。”耶律孝沁笑得脸上都开了花,在身上四处摸索,口中念叨着:“我这光想着见你额娘了,也没给你准备什么见面礼,快起来,快起来。”双手扶起跪倒在地的完颜洛,看着完颜洛那张精致的小脸儿,眉宇间王者的英气,心中双喜的不得了。“大姐,这是老九?我怎么越看越像我小时候?”说罢一把将完颜洛拥进怀中。“瞎说,像你小时候,丑死了!哈哈…”耶律孝穆掩嘴说笑。

耶律孝沁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常言道,这龙生九子,龙生九子,大姐,你这是给姐夫可算凑齐了。”一边爱抚着怀中的完颜洛,一边随口说道。不远处的张贵妃听罢,阴狠的瞪起了双眼,若有所思。

“还是妹妹好,只生一个。这九个差点没要了我的命。不生了,金王不论说什么,我也不生了。”耶律孝穆大感无奈。

耶律孝沁从腰间摸索出一把造型古朴,但尊贵异常的匕首。一边塞进完颜洛的手中,一边说道:“我生几个,那是我能说了算的吗?就这一个女娃,还倾尽临安多少财力物力。我看他们赵家也是快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了。”说罢,还有意无意间漂了张贵妃以及文武群臣一眼。耶律孝沁的言行,早已令文武群臣众人表示不满,议论纷纷。耶律孝沁也不予理睬,继续对着母女二人道:“这柄名叫逐鹿,是太祖皇帝赐予孝安王这一脉的,赵昚当年在草原上送给我的定情信物,见此物如见太祖,日后便随了我这外甥便是。”

完颜洛接过匕首,欢喜的不得了,急忙握在手中把玩。耶律孝穆连忙推辞,直言贵重,耶律孝沁笑道:“洛儿喜欢就好,不贵重,姨娘我还不送呢!对不对洛儿。”说罢在完颜洛的小脸蛋儿上亲了一口,完颜洛笑得眼睛眯成了一轮弯月:“谢谢姨娘。”毕竟十几岁的孩子,渐渐冲淡了刚刚失去觜火猴的伤心与不舍。

文武群臣见状,如此轻描淡写的将大宋重宝赠与他人,连个像样的仪式、诏书都没有,而且非皇亲国戚,非我族人,便更加大肆议论起来。仅仅限于议论,但始终并未有踊跃者发言质问。众人皆知,孝安王虽为高宗养子,但旗下兵马势力不容小觑。 张贵妃左顾右盼,恼怒于孝安王妃刚才对自己的不敬,刚好抓到把柄,左手掐腰,右手单指:“你们这群野蛮人,还懂不懂规矩!”话音未落,大金侍卫纷纷拔刀相向,怒目直视着张贵妃众人的方向,张贵妃身边的天机子心道:不好今日恐有性命之忧。忙从袖中紧紧捏起了一张千里神行符,几欲逃走。耶律孝穆、耶律孝沁、完颜洛纷纷转头,皱眉凝视着张贵妃,看的张贵妃通体生寒,双腿不由自主的发抖,险些跌坐在地。

战马铁骑的嘶鸣,轰隆隆的由远而近。一名全身上下黄金盔甲,包裹着挺拔的身躯,腰佩戴七尺巨厥长剑,身后背挂逐日神弓的青年男子,带领着众将士出现在渐渐消散的尘土之中。青年男子,浑厚的嗓音,略带沙哑的磁性,道:“规矩?本王就是规矩,岳肃之。”人群中传出一声响亮的应答:“末将在。”青年男子怒斥道:“给本王拿了。”

命令斩钉截铁,没有一丝拖泥带水。“遵旨!”只见两三个黑影,令行禁止,弹跳越于马下,三下五乘二,便将张贵妃捆成了一个粽子。文武群臣这才反应过来,回过神儿纷纷下跪道:“臣参加孝安王,孝安王千岁千岁千千岁。”

张贵妃依旧理直气壮的叫嚣着:“孝安王,你好大的胆子,本宫你都敢绑?你信不信本宫去告诉皇上。”

孝安王阴冷着脸:“你信不信本王现在就杀了你。”张贵妃立即闭上了嘴,仿佛整个世界都变得格外安静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