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星宿天机箓 > 正文
第二章 觜火猴的天机交换
作者:淇洵  |  字数:2481  |  更新时间:2019-07-30 18:27:10 全文阅读

“哎、哎、哎,行了,行了跟你师傅一样愚腐,与女子几句口舌之争,也值得你动怒,裤裆儿的活是摆设吗?”天璇子怒斥道,决明子羞愧的低下了头,“师兄给你起了个药名,你也不能怪他,这都是有原因的。”决明子当即稽首道:“侄儿知道。”

  天璇子捋了捋嘴边人中穴位置的两撇胡须,会意的点了点头,似乎慢慢理解大师兄,天枢子的良苦用心。道家道号并非皇家谥号,可传承、可世袭。掌教弟子而且是唯一的弟子,如此的天之骄子,赐号怎么可能那么随便,看来此番派自己前来,意在教导,而非管束,况且这小子骄横跋扈惯了,谁敢严厉管教,天枢子对其的宠爱程度也绝非蜻蜓点水,如同视如几出。搞不好师兄证位飞升,这臭小子就会是下一代的掌教天枢子也说不定。天璇子想到这里,表情言语变得和善了许多,不为自己着想,也要自己的门人弟子多加考虑考虑。

  “不妨,宗门傲气那是该有的,对我老道儿的口味!”说罢天璇子哈哈大笑起来,决明子轻叹口气,在宗门、平日里挨罚受戒,也都是二师叔帮着求情,心中还是万分感激,如若不是因为小师妹的事情,他也不会如此这般的失去了理智。

  贵妇人从二人言语之中似乎联想到了什么,将完颜洛放回凤辇之中,身形婀娜,从马车之上翩翩下落,半蹲娇身深施一礼道:“耶律孝穆见过天璇子真人。”

  天璇子满脸惊愕:“善人认识贫道?”耶律孝穆莞尔一笑:“那是自然,时方才这位小兄弟报得宗门身份,又称呼您为二师叔,便猜到了,上清七子的威名如雷贯耳,失敬,失敬。”天璇子听罢,哈哈大笑:“那都是民间谣传,作不得数,老道儿我活了一个甲子的年岁,也少见得这世间有如此心灵聪慧之人,甚妙、甚妙。”明显天璇子对于耶律孝穆的恭维很是受用,常言道伸手不打笑脸人也是有道理的。耶律孝穆也是无奈出此下策,大敌当前,身边这五十名近身侍卫明显在这名青衣少年面前撑不过十个回合。懊悔当初没有将王上身边的“行地七公”带上一二位,护她母女二人周全。

  天璇子语气更加和善:“老道儿,我主修驻颜和占卜之术,明人不说暗话,先礼后兵,来来来,先传你几句驻颜之法,虽不得与天地同寿,但保你甲子年岁亦如现今的样貌如何?”耶律孝穆激动的忙起身下跪,青春的容颜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一切,今日有此机缘怎能不好好把握。天璇子忙将其一把扶起,拉着耶律孝穆的手,在双掌中来回的摸索,嘴都快咧到耳根子后面去了:“这如何使得。”决明子拧着眉毛,轻咳一声,心道:二师叔见到漂亮姑娘,又开始犯病了。

  缓步走到马车近前,行宗门最高稽首礼,朝着完颜洛说道:“福生无量天尊,敢问这位善人,可有一只觜火猴栖身于这凤辇之内?”“猴?你是说点点吗?”完颜洛也全然忘记刚才方才眼前的青衣少年满身杀机,令她不寒而栗。

  “贫道有些鲁莽,先赔罪,贫道千里追寻觜火猴的气息,一路跟到了这里,可否借贫道一用,舍妹病入膏肓,性命危在旦夕,贫道定有重谢。”决明子的行事风格并非宗门人眼中的骄傲跋扈,几乎复刻了师傅天枢子的风格。华丽的出场,每一个动作,他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他准备先以武力施以震慑,然后再好言相劝,先兵后礼的让对方见识自己的实力之后,他想要的东西才能够势在必得,因为这毕竟涉及了师妹的性命,在他眼中,除了师傅,也只有陪伴自己长大的师妹是对自己最重要的人了,只有成功,没有失败。千算万算没算到师傅的雷云和师傅派来的二师叔。

  完颜洛小嘴一嘟:“你妹?你妹跟我有什么关系?你妹跟我的点点又有什么关系?”说罢一只通体火红的小猴头从完颜洛的怀里探出一个小脑袋,仿佛听见了主人唤着自己的名字,但明显感觉到主人对待眼前青衣少年拥有着不满的情绪,便冲其哎呀咧嘴,吐着舌头,做起了鬼脸,完颜洛见状朝着怀里的觜火猴瞪了一眼,觜火猴胆懦的便又缩回了她的怀里。决明子见状,几欲上前抢夺,但男女授受不亲的纲常伦理,令他压制住了内心的冲动,天枢子入道之前,曾是一名私塾的教书先生,若不是妻子被外族掳去,他也不会踏入寻妻入道的道路,但之前的纲常伦理,仁、义、礼、智、信的思想观念深深影响着自己,守旧、偏执、迂腐,同时也耳濡目染的影响了自己从小养大的爱徒。天枢子早已证得金仙位次,迟迟不肯飞升,亦是对徒儿放心不下,希望能将其改过自身性格的缺陷,别像自己当年,因为这些的牵绊,而耽误了修行。

  不远处的天璇子正拉着耶律孝穆的手低声耳语着:"兴于城,衰于亮,当改谥号威顺皇后,可保你大金有始有终。"耶律孝穆思考着天璇子的话有些出神,嘴中不住的念叨着:"完颜城、完颜亮、威顺……威顺……真人可有破解之法?"天璇子一捋胡须故作高深道:"天机不可泄露。"天璇子自怀中掏出三张定位符咒:"事情前因后果,贫道已与你知晓,今日我上清宗承你大金一个人情,三张定位符咒,危机关头,将其焚化,上清宗便可感知,前往搭救,记住,我上清宗只保你大金三次,三次过后,便再无瓜葛。"耶律孝穆小心翼翼地将符咒收入怀中,蹲身行礼:"谨遵真人教诲。"“哈哈…权势之争倦了,你对老道儿的脾气,来上清宗,收了你也无妨!"天璇子嬉笑的说道。耶律孝穆满脸尴尬,翘脸涨的通红。

  忙抽出天璇子不断摸索的手,朝着完颜洛的方向走去:“洛儿,将猴儿点点赠于这位少侠。”

  “母后,可是……”完颜洛试图辩解着。耶律孝穆对待小女儿少有的严肃,令完颜洛不得不将觜火猴交到了决明子的手上,决明子深施一礼,心中连日奔波来的忐忑终于可以稍加放松了一些。完颜洛眼圈中泛着泪花:“中药道士,点点不可以喝热水,不能吃热的东西,它最喜欢的是葡萄……呜…呜…哇…哇。”毕竟是十几岁的女孩子,纵使再精明大气,看着自己从出生开始就一直陪伴身边的小伙伴离开了自己,心中也无法忍受其中的不舍与酸楚。完颜洛一边嚎啕大哭一边抱着自己的母后,口中大喊着:“父王,我要见父王…呜…呜…我要见父王。”

  天璇子急步上前,拉起愣在远地的决明子,斩钉截铁的一句:“告辞。”便乘风而遁,消失于天际。

  “小子,看见人家小丫头哭鼻子心软了?”天璇子施法变大了腰中的酒葫芦,二人正极速赶回上清宗。决明子低头不语,装作没听见,天璇子见状,扑哧一笑:“跟天枢子年轻的时候一个德行。放心,觜火猴只是辅助治疗,并不会伤其性命,用完还回去就是了。”决明子听罢,眼神中精光一闪。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