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星宿天机箓 > 正文
第一章 踏马的青衣少年
作者:淇洵  |  字数:2857  |  更新时间:2020-03-11 09:39:27 全文阅读

第一章 踏马的青衣少年

一队人马,异域他乡的妆容,浩浩荡荡的,行进了东京汴梁城。城市中整齐的青石板路、高耸的城市建筑,令坐在排头凤辇中的小女孩儿显得格外兴奋。小女孩透过因为马匹颠簸抖动而不住拉开的窗帘缝隙,目不转睛的注视着窗外的一切。沿街叫卖的小贩、围簇众人的戏法、街角孩子手里的糖人、路边老头的皮影……繁华的景象令她眼花缭乱,全神贯注的生怕自己错过任何一个细节而感觉到遗憾。

“洛儿,看什么呢?”小女孩身后,一位衣着华贵、气度非凡的妇人,伸了个懒腰,高挑的鼻梁、浓重的眉毛、明亮的眼眸,举手投足间都透露着些许的霸气。

“母后,这便是儿臣日后生活的地方吗?”洛儿并未回头,依旧目光注视着热闹的街景。“和亲之事,尚未定夺,你父王几日便随后就到,一切且看洛儿心意。”贵妇满眼慈爱的看着眼前最最疼爱的小女儿完颜洛,这是她为完颜家族诞下的第九个孩子,也是众子嗣中,最像她和完颜城的孩子。

“洛儿喜欢这里,二哥和六姐在就好了”。完颜洛每一次看到自己喜欢的,首先就会想到自己的二哥完颜洪烈和六姐完颜洪燕。贵妇人扑哧一笑:“每次你都这么说,你也不怕寒了你其他兄弟姐妹的心。此次远征,你二哥和六姐也跟着去了,过几天就到了。”完颜洛听罢,顿时喜上眉梢:“真的吗?”忙转身抱着贵妇人,在脸上重重的亲了一口:“还是父王好!噢,不!还是母后最好。”贵妇人莞尔一笑,用指尖轻轻在完颜洛的额头弹了一脑嘣儿,完颜洛作势欲躲,母女二人的嬉笑与玩闹也冲散了众人一路旅途奔波的疲倦。

凤辇一阵剧烈的摇动,伴随着车队众人的嘈杂以及马匹的嘶鸣,完颜洛一个踉跄险些从车里颠落出去,模样好是狼狈。只见一位身着青衣道袍的少年,面容清秀,左手执剑,右手掐着指尖,翩翩从天而降,单脚立于马头之上。怒声喝道:“呔,尔等凡胎宵小,怎可玷污那非凡之物……”话音未落,万里晴空之中突然出现了一团滚滚雷云,只见雷云伴随着噼噼啪啪作响的雷声。街上的百姓被这一幕惊诧的四散奔逃,车队的众人亦或是瞠目结舌的呆呆立在原地,贵妇人处变不惊,一副母仪天下的风范,一把将完颜洛搂在怀中,挺身站立于车头,毕恭毕敬的拱手说道:“不知这位小道长,此话怎讲。”言语虽然和善,心中便早已怒火中烧,低头行礼的瞬间,眼角余光,示意手下侍卫,准备包抄,意于一击将其制服,完颜洛心中竟然毫无惧意,反而对眼前这位、似乎年龄相仿的小哥哥心存好奇。他是从哪来的?他是谁?他是怎么飞下来的?他说的话什么意思?一连串的问号,环绕着完颜洛的小脑袋瓜,反而令她更加的疑惑,并且产生了更加浓厚的兴趣。

雷云中一道细小的天雷,试探性的,不偏不斜正中青衣少年道士的头顶,打的少年一蹦窜起六七米,“哎吆”一声惨叫从马头上摔在了地上,重重地“砰”的一声,使得众人见状,下意识的摸了摸屁股。少年满脸痛苦的表情,左手揉着被雷劈的头,右手揉着摔在青石板路上的屁股,龇牙咧嘴的斜眼看着天上的那朵雷云,嘴中默默的嘟囔着什么。完颜洛见此情形,小手捂着因为憋笑几欲涨红的小脸儿,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当看到少年的口型,分明就是一句“老不死的!”完颜洛实在忍不住了,哈哈大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单手指着坐在地上的少年:“母后,你看他呀!哈哈……”贵妇人也是强忍着笑意,她知道来者不善,佯装着严厉道:“洛儿,不得无礼。”

少年见到有人嘲笑自己,一个机灵拎起佩剑,便准备将胸中所有怒火发泄出去。眼中全无众侍卫的警戒,十一二岁纤细稍微瘦弱的身材,辗转腾挪的流走于众彪形大汉之间,手中掌心雷意忽隐忽现。

一扫刚才的尴尬,满面自信且骄傲的站在了她们母女二人的面前,完颜洛惊诧的小脸儿绯红,顿时变得目瞪口呆。众侍卫回过神儿之际,贵妇人挥挥手,示意众人不要轻举妄动。“假若,他要取我母女二人的性命,早已经不在了。”气定神闲,贵妇人心中暗道,果然这仙门中人,不是我等可以驾驭的。青衣少年嘴角扬起一丝轻蔑的笑容,几欲发言,天空那团雷云,便随即又降下一道比之前那道天雷稍微粗上一些的雷电。青衣少年,随即闪身,左手执剑,将天雷引于剑尖之上,婉转剑花,将天雷中滚滚雷罚之意泄于街边一口水井之中。只见水中犹如投入一枚炸弹,井中水柱冲天而起。青衣少年剑指雷云:“师傅,怎么还来?”拧紧的双眉将眼中流露的凶光显得更加明亮,青衣少年的举动令在场的所有人不仅仅只是警戒,更加的紧张起来,这分明就像一只野猫在戏弄着一群等待被猎杀的老鼠,不断在众人心中施加着压力。

完颜洛却并未被这一切给震慑住,父王身边七位身怀绝技的家奴,人称“行地七公”。每一位都拥有着不一样的能力,虽然感觉不甚相同,但在她看来除了更多的好奇,反而却没有那么紧张。“小牛鼻子,你是谁?”完颜洛挺起胸脯,一步跨到了母亲的面前,青衣少年这才注意到一直躲在贵妇人身后的小女孩,雪莲式的头花,将编制的无比精致的一把小辫子,包裹的严严实实,圆润的鹅蛋脸、高挺的鼻梁、眉宇间透着一丝王者般的霸气,大约十几岁的年纪,与自己相仿,竟出落的如此水灵,这是他目前为止见到的唯一一个美过自己师妹的人。

对视良久,完颜洛豁达开朗火热的性格,使得青衣少年败下阵来,脸颊悄悄爬上了一丝绯红,还手收剑道:“贫道,决明子,上清宗门下堂教弟子。”完颜洛听罢便又捂起嘴笑了起来:“哈哈哈,决明子。”自小便与行地七公打交道的小公主学业不慎优秀,但以学得一手了得的医术,自然知道决明子是一味平喘、利胆、缓解便秘的药材。众人皆未反应过来,只有王后看着自己调皮的女儿,疼爱的笑了起来。完颜洛笑得青衣少年一头雾水,“小牛鼻子,你蹲下。”青衣少年一脸茫然道:“干嘛!”“哎呀,让你蹲一下,你就蹲一下,男子汉婆婆妈妈的,不觉得给你们那个什么上清宗丢脸吗?”完颜洛依旧理直气壮,面容毫不惧色,突如其来的质问,令决明子还没回过神儿来,只听到街边那口水井,随着散落一地的水柱,呻吟声不断地爬出来一位体态臃肿的中年道士,一边爬一边说着:“这水遁术就是干不过你们风遁,老道我追了你一千里,刚到你还用引雷术劈我,怎的?欺师灭祖啊!”决明子看清来人样貌,忙低身稽首道:“福生无量天尊,二师叔有礼。”渡过雷劫的修行中道人会以福生无量天尊作为打招呼的开场白,反之则称呼为无量天尊,来彰显自己的修为和地位。

二师叔天旋子,爬出水井,喘着粗气,一屁股坐在了井沿之上,嘴里嘟囔着:“大师兄,怎么想的,我一个处理教宗繁杂的主事,派我来跟你胡闹,我怎么还就同意了,是山上的道姑不好看?还是山下的酒食不好吃啊!”说罢摘下腰间的酒葫芦猛的灌了一大口,舒缓了一口气,接着道:“小子,你要蹲了,这丫头会说是枸杞(狗起),你要是不蹲,你就是没种,你自己看着办吧!”翘起了二郎腿,天旋子不知从何处抓出了一把炒熟了的花生米,一边咀嚼一边看戏,气氛一度变得沉重。从古至今,这个世界都不缺聪明人,缺少的正是那些真正难得糊涂的人。

决明子反应过来,眼神中顿现杀机,缓缓地紧握手中的佩剑,右手指快速变换着,不仅仅是完颜洛,周身的众人都能够很明显的感受到眼前的这位少年周身围绕的阵阵寒意,心中暗自感叹,小小年纪竟然如此强大的修为,日后那还了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