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天道自在 > 正文
第一章 天厌吴根
作者:入木真三分  |  字数:2514  |  更新时间:2020-03-13 16:22:27 全文阅读

月明星稀,凉风阵阵。

  吴根盘腿坐在床上,满脸费解之色,枯坐良久,他不甘心的捶了一床褥。

  怀胎十月蕴阴阳,阴阳结合衍先天。自婴儿从母体出落,便裹带一道先天之气,此气在婴儿体内经过一百零八天滋养便会化为灵根,以人身为土逐渐壮大。灵根吸纳天地灵气能转化为无形伟力,所以人们凭借灵根功效,求无上大道意欲长生。若按道理来说,生而为人便有灵根伴存,没有有无差别,只有好坏之分。可吴根发觉自己很可能没有灵根!

  吴根是“小天香”的杂役小二,被文匀生于雷霆中救下到如今已经十八个年头了。这文匀生并非寻常人物,教吴根识字作画声乐下棋不说,还教吴根武艺体术,各种学问都倾囊相授,对吴根视如己出。

  吴根于无意间捡到一本有关妖魔仙侠的谈录,便丢了安居乐业的凡念,成天埋首奇文异书中,一心想要登上仙途。其实凡尘世界有太多方刚少年有这样的想法,只是仙途缥缈莫测,功法丹药从何而来?只是“机缘未到”就将九成九的人拒于仙门外。

  不过吴根并非一味的畅想仙途坐等“机缘”,他的所有白银俗物除了留下日常支出外,其余全部拿去买书,但凡有关奇闻异事的书籍都是他的目标。在一本由王侯家门老奴偷偷带出的奇书中,吴根看见了一丝希望。

  当日吴根为客栈购置食材,却见一个灰袍老者行路匆匆忙忙,不由分说将这奇书塞到吴根怀里就快步离开了,之后有士兵满城排查,吴根将书藏在米袋中才险险躲过一劫,差点就有理说不清了。

  书中言:取百年龙蛇草,百年藏庖青花,百年火精木,灵兽内胆······服下后静坐,若在三个时辰内体泛灵光便可依照尾页心法修炼。

  吴根得到这个方法之后就四处寻找药材,半年苦寻后竟然发现这个药方对自己无用!

  吴根抬头喃喃说道:“莫非真的如文叔所言,我是个天厌之人?“

  虽说人生下来就有灵根,但却有一例外,这类人就是所谓的天厌之人。天厌之人极少,数千年生生死死的人口基数里都难遇一个,所以说灵根与生俱来基本无错。

  其实之前文叔便拿了一块“测灵石”给吴根验过,并没有显示吴根的灵根,但吴根却不信邪,用了很多奇奇怪怪的方法测验灵根,但都以失败告终。这奇书上的方法是吴根把握最大的,连文匀生看了这个方法都说可以试一试,但结果还是不遂人意。

  “要我轻易放弃是万万不可能的,看来只能寻找那天地奇物改我体质。”轻轻呼了口气,吴根按照尾页记述的心法胡乱练了一通,才缓缓睡去。

  第二日清晨

  吴根将客栈杂活通通做好,见店外一位青衫中年人提着一只活物慢慢走来,便起身迎了上去。

  此人身高体阔,眉目有神,看面容约摸四十岁左右。一身青衫裁剪合体大方,套在他身上平添一股书生气,此时他正在放眼打量着吴根。

  吴根接过此人手中的活物,笑道:“文叔,你可算回来了,不然花獐肉就没得卖了。”说着,吴根把花獐子缓缓提高置于眼前,拨弄着转了一圈,啧啧道:“这次可是大家伙,没少费力吧。”

  文叔缓步走进客栈,随意找座坐下,才缓缓说道:“怎么样,成了吗?”

  吴根是文叔带养长大的,从不对文叔隐藏什么,而文叔对吴根百般求取仙途的行为自然也看在眼里,他这一问,是问吴根这一次的方法是否奏效。吴根自然也知道文叔所指,将花獐子关进笼中,摸了摸额头道:“没成。”然后又拿起抹布心不在焉的在桌子上擦拭着,不言不语。

  文叔轻轻摇头,不自觉看了看左手手中的暗红斑块,说道:“不能修炼也不全然是坏事,平凡生活也有一番滋味的。”

  这话吴根听了不是一遍两遍了,他只是哦了一声,又没了下文,只是自顾自的擦拭桌子,沉默了半刻,吴根悠悠问道:“文叔,你说你第一次见我我就是在被雷劈,这贼老天为什么这么恨我?”

  文叔手指轻轻敲打桌面,似在思考,随后敲打声陡然一停,说道:“天厌之人无灵根,无气运,无缘仙途,多病多灾,只是被雷劈的倒是从未听说过。”

  “当时你未死归功于你身上的一粒紫色珍珠撑起了紫色光罩,将你护住了。只是不久后紫色珍珠化为了粉尘,还有一粒白色珍珠你一直随身携带,但不知道有何作用。”

  吴根从怀中摸出一粒晶莹剔透的白色珍珠,置于桌面上放稳,将下巴轻轻靠在桌子上,说道:“说不得我是哪一家修仙家族的族长之子,因为各种纠葛才流落在外。”说着,他嘴角扯了一下,心中无半分高兴。

  文叔轻轻摇了摇头叹了一声,不做言语。

  正在此时,却有两人目的明确的朝“小天香”客栈走来,在前一人身穿黑袍,面色蜡黄,神情阴翳,而他落后一个身位的是一个粗犷的中年汉子。

  黑袍男子沉声道:“我听说客栈掌柜原是一位修炼中人,后因不为人知的事情被废去修为,其魂魄饱满灵动于常人许多,我们将他引诱到师尊那处去,师尊一定会有重赏。”

  粗犷汉子嗯了一声,却又反问道:“引诱?为何不直接拿下他。”

  “哼,”黑袍男子轻蔑一哼,低声道:“你以为这样他就好对付吗?”

  两人步伐飞快,避开人流,大步迈进了客栈。为首的黑袍男子扫视一眼,见此时客栈清净得很,笑道:“听说小天香的花獐肉是一绝,掌柜的,先上两盘来!”

  此时文叔正在和后厨伙计处理花獐子,吴根百无聊赖的拨弄白色珍珠。有客临门,吴根将珍珠收到怀中,上前一步说道:“两位请坐,今个刚刚猎来新鲜花獐子,正在后厨摆弄着呢,要久等一下。”

  “小天香”的招牌菜远近闻名,常常有达官显贵相邀而来,经常供不应求,但是文叔又坚持不做其他荤菜,吊着好大一群人的胃口,所以吴根直接说要久等,也不怕两人转身离开。

  “不碍事不碍事,我俩等得。”粗犷汉子随后就进了门,挥了挥蒲团大的手掌,将一块小指长宽的玉条放在桌子上。吴根看了一眼,不紧不慢的拿起玉条,道一声好,就退了下去,到后厨交代伙计加快些动作。

  眼下只有自己两人,黑袍男子嘿嘿一笑,低声说道:“我有了更加如意的办法,可让那人乖乖上钩。”

  “哦?”汉子面露疑色,侧耳去听。

  “那珍珠荧光内敛发散清香,价值定然不菲。”黑袍男子话不说全,但是汉子听了此话眼中精光一闪,一股脑将话倒出来,道:“你是说我俩抢了这宝贝珍珠,让那掌柜男子追杀我们?”

“我还在想要如何不太刻意的惹怒这掌柜呢,却被你先想到了。又得珍珠,又把人引到师尊面前当祭品献上,真妙!”

  两人若直接激怒掌柜说不得会让掌柜起疑,但是如果是见财起意去抢夺珍珠,就不会让人轻易猜到两人的真正目的了。

  黑袍男子赞许的看了一眼汉子,见汉子喜形于色,摩拳擦掌,他又敲了一下桌子,不紧不慢地说道:“花獐亦是好肉。”

汉子嘿嘿一笑,点头称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