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白某人倒霉了
作者:雨过天晴2019  |  字数:3463  |  更新时间:2019-07-27 14:36:56 全文阅读

五个月后

白雨守开着自己刚刚请人组装完毕的大奔,在路上上演一出惊险的秋明山赛车,场面那叫一个大气恢弘啊,几乎要报废的奔驰车几个漂亮的漂移,转弯,在沥青马路上几乎要飞起般向着郊区跑,索性追他的人也不想引起太大的骚动,前前后后几辆车就很顺利的开到荒郊。

白雨守再三确定周围没有任何人以后,拿出椅座下方看不出是什么的棕色布卷,利落的打开车门,丝毫没有刚刚东瞄西望的猥琐样,劫匪也是拿枪的拿枪,拿刀的拿刀。

劫匪上来就道:“白先生,不好意思啊,兄弟我也是上有高堂下有妻女,一家几口人都等这我拿钱回去养活呢,再说冤有头债有主的,您是聪明人,一定能猜出来究竟是谁要取你的命,我就不多说了”领头的说完就挥挥手,示意下面的兄弟动手。

“等一下”白雨守道。

领头人一抬手,命令后面的人先不动,毕竟这人可是身价几十个亿的富豪,说不定能说出什么有用的东西。

看到对面这群人眼里赤裸裸的贪婪,白雨守心道‘下三滥就是下三滥,茅坑里的石头就是再怎么洗也是臭的’,把身上从国内老师傅那里定做的西装外套脱下来,解开袖口,拿下领带,他可不想糟蹋别人倾注心血做出来全世界仅此一件的西装,毕竟接下来是很容易出人命的。

还以为能得到什么的绑匪,见样就知道这位白先生是不想另行解决了,于是一声令下周围十几个人围上去。

然后,然后他要是能选择,就绝对不会想再碰见这个活阎王,所有人都没能碰到他的一片衣角,也看不清他的具体动作,人就在那里站着,没有大开大合的动作,但你就是近不得身,五十秒内把所有人的右手废了,拿领带上的别针干脆利落挑断所有人的手筋,以后恐怕这群人是再也不可能拿得动杀人的抢和砍人的刀了。

最后绑匪头子看着朝自己走来的白雨守,感觉自己的双腿好像已经被订在地上了,完全不停使唤了,他觉得面前的人不是人,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魔鬼,咽了咽口水,“别,别过来,你别过来,再,再过来我就开枪了”。

白雨守感觉有点好笑,就这样随便吓一吓就能尿裤子的人是怎么有胆量来杀人的。

‘碰’的一声,子弹从枪膛内飞出,直直的朝着前面的人飞去,但是过了三秒后那人却好好的站在那里,没有移动分毫,“不可能的,不可能”接连开枪,直到子弹用光,人还是好好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魔鬼,你是魔鬼,啊!”

最后的求生本能终于战胜了心底的恐惧,绑匪使出吃奶的劲往前跑,可惜下一秒却睁大眼睛直直的看着前方,步子再也迈不开,“砰”的一声倒地不起,如果仔细看的话,你就会发现他脑袋中间有一个细细的红点。

身后站着的人,在人还没有倒地的时候,就已经转身朝着注定是自己 ‘前爱车’的‘车’走去。

刚坐上车,白雨守突然觉自己后腰有点凉飕飕的,伸手一摸,就听见‘哧啦’一声,衬衫从后腰那里被全部撑开,“艹,就不能挑老子穿运动装的时候来,又赔了一件衬衫,这可是手工限量版的啊!知道花多长时间才选好的吗!”边骂人,白雨守边拿起副驾驶座上的手机,看来电显示‘四眼田鸡’这是他刚刚聘任四个月的菜鸟秘书,昨天被某菜鸟秘书误伤的脑袋又一抽一抽的痛起来。

二十分钟后

“白总,您去那了,这边找您都快找疯了,还有十分钟新手游就要正式开始测试了,现在就等您了”

“五分钟就到” 白雨守说完也不管对面的人有没有听清,就挂了电话。

一位戴着足有5MM厚得瓶底黑框眼镜,身着比自己身材至少大两个码的工装,整个人就像一根竹竿一样的少女,站在这座与她格格不入的摩天大厦前厅,手里攥着手机,来回不停的走,嘴里喃喃道:“白总快回来,白总快回来”

也许上天也听不下去这位姑娘的念叨,终于,她心心念念的白总踏着最后一秒的时间点出现在她的眼前。

秘书立刻跑到白雨守身边,边走边汇报现场最新的进度以及突发事件,争取在这短短的几秒钟内,让她认为的这个无所不能的白总赶紧给出有效可行的办法。

白雨守感觉自己今年犯太岁,从开年到现在,霉运那是一刻都没有断过,先是在厕所听到有人想谋害自己,自己总不能坐以待毙吧,他借此把自己早就看不顺眼的人全部请出去,亮那人也说不得什么,毕竟是他儿子先找事的。

赢了个漂亮的翻身仗,但是同时也致使公司管理人员极其短缺,不得已,除了重要岗位由老员工顶着,其他全是新进大学生,而自己的秘书,虽然不是大学生,但确是那种工作啰里啰嗦,生活邋里邋遢连泡杯咖啡都能让自己拉了一天肚子的主,但是实在是没人啊,这个至少工作没有出错过啊!‘哎’╮(╯▽╰)╭。

然后紧接着自己依靠的那棵大树突然到了,人就那么死了,死法是白雨守至今为止见过的最没有出息的死法,老爷子嘴馋吃糖被自己口水噎死的,不可思议到极致,白雨守因为这个完全可以作为吓唬小孩子再也不能随便乱吃糖的理由,把胡家人从头查到尾,最后结果显示,老头子还真是被口水噎死的,你说你七十多岁的老头子吃什么糖啊,完事还这么不小心,真真是服气了。

继承人还真就是那个叫胡敬轩的,得,白雨守感觉自己快要废了,当初他可是狠狠的打了太子爷一巴掌啊!这就叫做流年不利啊!

自从这位胡敬轩上位后,这已经是自己第六次被追杀了,之前还是小打小闹,现在已经演变成公然的枪杀了,可惜请的全是一群傻逼,要是自己是绑匪的话,肯定一下车就开枪,还啰里啰嗦,有枪不用用刀,脑子抽了吧!

白雨守自己是不怕这种事情,但是他害怕这位胡大少会对自己的员工下手,至于家人,白雨守表示,就是给他们地址,这帮人也没成功的可能性,看来也是时候为自己辛辛苦苦一手创立的‘白夜’打算一下了。

参加完新手游的测试,处理完后续的情况,白雨守起身拿钥匙,开车回家,途中绕道一家蛋糕店买了一小块生日蛋糕,到家打开门,没有看到一回家就欢迎自己的‘大豆’心里一沉,“大豆,大豆在哪里啊,快出来哦,爸爸回来了给你买了你爱吃的蛋糕哟!”喊了一分钟‘大豆’依然没有出现,把所有的房间连带后花园全部找了一遍也没有发现‘大豆’的行踪,白雨守感觉自己的心在慢慢的收紧,一个人颓然的坐在沙发上,不想开灯,房间一下子变得很安静,安静到让人心生寂寞。

白雨守想到当初医生的话“白先生,大豆已经老了,生命已经走到头,像它这样,能在生命的最后,身体没有任何的病痛和急症也已经是很难得了,这次也只是昏倒了而已,估计也是在提醒您,它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还有多长时间”

“不一定,像大豆这样的正常衰老,少则一星期多则一个月也都是有可能的,”医生停顿一下说道“嗯,白先生,像这些猫猫狗狗,它们大多数死去的时候就像是有预感一样,会在快死时离开主人,找一个隐蔽的地方慢慢的死去,不愿让人看到它们的死亡,所以您要注意一点,要是,要是大豆不想让您看见,消失的话就不要强求了”。

‘大豆’走了,它正常能去哪里呢!突然白雨守脑子里闪现一个地方,起身拿起桌上的钥匙往外跑,果然在离家不远,在当初发现它的那个隐蔽的树洞里。

发现它的时候‘大豆’已经是五个奶毛的妈妈了,白雨守还记得,因为这里是高档别墅区,人很少,垃圾箱里的食物也很少,还正直冬季,‘大豆’刚刚生产完,食物短缺就没有充足的**喂自己的孩子,已经饿死了两只最弱小的了,但是**还是不够,急得它喵喵直叫,就把他引来了。

白雨守第一眼看见它的时候,它就是一只瘦骨嶙峋脏兮兮的野猫,浑身上下就没有一块毛是顺溜的,这样的猫是怎么有勇气在冬季生产的呢!正常不都是春季**,夏季生产吗!大豆看见白雨守还竖起全身的毛示威,把自己的孩子往最里面叼,妄图藏起来,连那两只死的也不放过,倔强的认为那两只幼崽还是活着的,也不考虑自己有多瘦怎么能藏得住呢!

从那以后白雨守每天下班就拿着一个盛满猫粮的盘子放在那棵树边上,渐渐地,他和那只猫亲近起来了,最后那只厚脸皮的猫叼着自己的幼崽,不请自来的到自己家安家了,后来处久了就发现这只猫是一直猫神经巨粗的猫,整天毛毛躁躁,每次回家都看见它把自己卡在纱窗上,逼得自己不得不把自已的阳台开一个小缝(夏天那叫一个蚊子多哦!)供它自由出行,喝牛奶把自己整只猫掉到盘子里,即使给它买的是最贵的猫窝,它也永远睡在白雨守床上的正中间,喜欢吃人类的生日蛋糕,后来又是把自己的孩子全部轰走,不得已白雨守伺候完老的又伺候小的,他给它的孩子每一个都找了一个可靠地主人,然后让这只敢在冬天生崽的猫彻底绝育。

现在的‘大豆’躺在树洞里,已经很虚弱了,看到主人轻轻的‘瞄’了一声,似乎是在说:“你怎么来了啊!”责怪自己的主人不能让自己能悄悄的走,白雨守伸出手摸了摸‘大豆’的脑袋道:“‘大豆’乖啊!”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陪着它,一直一直。

不知道多久以后,白雨守摸了摸它的身体,确认已经变得冰凉,就把它葬在树下,和它的那两个孩子葬在一起,然后白雨守蹲在树下一整夜,他感觉现在的自己糟糕透了,一切都不顺,事事都跟他作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