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骨头们想种田 > 正文
2.希望
作者:绿水绕青山  |  字数:2477  |  更新时间:2019-07-27 08:09:11 全文阅读

刘青山不通医理,但好歹有自己这么现成的样版在,整骨拼骨不是什么大问题。

  按常理来说,其实光有骨头架子明显是连接不到一起的,但这里不是科学世界,而是亡者的世界,骨头关节散了,往原来的地方一按就成。

  左拼右揍,刘青山总算把那位老兄给拼整齐了,同时他发现这骨架子比他少了一样东西,心火。

  这可能是,有智识和无智识的差别。

  “好了,朋友起来走走。”

  刘青山最后将骨架子的右臂用力卡好。

  要给这货整骨可真是不容易,由于骨架子不停挣扎,接上的的位置都有点歪,这还是刘青山极力控制后的结果。

  不过刘青山看着自已幸苦的成果,满心欢喜,自己不再孤单。

  但是他高兴不代表别人,别骨也高兴,脱离了他的控制,骨架子爬起来,又是一声吼叫,一骨掌抓向刘青山面门。

  刘青山微微后仰轻松躲开,这骨架子力量挺大的,但很迟缓,灵活度几乎没有,也是骨架子那来的灵活度。

  “果然没什么灵识,活动全靠本能。”

  刘青山有的是时间,而且他也经历了太长的孤独,现在碰上这么一具能玩的能互动的对象当然玩得兴起。

  一边逃避着骨架子的攻击,一边测试它的能力,豪无疑问这具骨架子没有灵智,攻击自己也更像是一种本能,而且像是一种捕食的本能。

  为什么会下这个结论,是因为刘青山在看到,骨架子眼眶中的魂火时有种剧烈的饥渴感。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后,他的所有感觉都有,就是缺少了饥饿感,直到碰上这具没有灵智的骨架子。

  当然饥渴感很难受,但孤寂感更难受,刘青山舍不得为了这点感觉,就毁掉现在好不容易碰上的唯一活物,虽然它并没有灵智,还不停攻击自己。

  “给你起个名字吧,就叫你希望怎么样?”刘青山又闪过骨架子的大嘴,“以后我们就是同伴了。”

  刘青山玩得不亦乐乎。

  “嗷嗷吼咯咯咯。”

  也不知道骨架子是听懂没听懂,答应没答应,刘青山也听不懂,权且就当是同意了。

  “那你就是同意了,希望多好的名字,你说是不是?你要到那里去?回家吗?你家在哪里?”

  刘青山不停跟骨架子说话,唠唠叨叨,一边说一边后退。如果骨架子听得懂得的话,恐怕会被他烦死。

  骨架子没灵识听不懂,就算有也不一定听得懂中国话。所以也乐得清闲,对刘青山紧追不舍。

  “我到你家作客吧,你有老婆吗?女朋友?孩子呢?多大了?多少个?你父母呢?跟你长得一样吗?帅不帅?对了,你是男是女?”

  刘青山还没以骨架子辨认男女的能力,想到啥就说啥也不用骨架子回答他的话,他孤独的在这片沙漠上行走了太久太久。

  “你的家乡是什么样的,科学社会?鬼神世界?魔法的?修仙的?怪兽的?”

  “科学社会是什么,你知道吗?就是有各种电器,通了电就能有很多作用,电脑,电视,风扇。”

  “电你知道吧,就是那种,劈哩叭啦,天上闪的那种。”

  刘青山指了指天上,这个世界也是闪电的,而且很狂暴,每隔一段时间就有,没有日月,以白昼黑夜算,应该是四十个日夜一次。

  “不过没那么大,小小的用电线连着,像发丝那么大,对了你没头发,我也没有哈哈哈哈~~”

  就这样刘青山在前面不停叨叨,骨架子在后面不追,黑夜变白昼,白昼又转黑夜,昼炙夜寒,两个身影不停的在沙漠中前行。

  但是明显的刘青山有了停歇的次数,甚至睡觉,入夜后利用冰冻建垒沙房,躲避严寒。

  当然每到这时候,刘青山总得费不少力气把名为希望的骨架子拆散。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刘青山有了希望也就不相死了,不能任由希望咬自己。

  刘青山现在对整骨是越发熟练了,能轻松把希望下巴也给缷了,缷完整齐放好,省得弄少了一两块零件。

  这种事曾发生过,让刘青山好一阵找,还好最后找回来了。

  “希望给你纹身~骨怎么样?光光的多单调,放心,给你纹个超帅的,霸气外露的那种。”

  “左青龙右白虎如何,古惑仔就爱这个,说不定以后碰上另外一个,就被你霸气的纹骨迷住了。你看我对你多好,我自己都没有,以后你就别老是咬我了。”

  说干就干,先给纹上个名字,刻那里好呢?

  “额头上好了,看着方便,又醒目。希望。”

  刘青山字写得不错,画画也有功底,小时候用橡皮雕过印章,刻名这种小事是手到擒来,水平比那些没有公德,破坏公物,到处刻谁谁谁到此一游的漂亮太多。

  水平能跟普通的雕刻师比,也是不差的。

  金属头在石头上磨尖,不一会就把两个字刻好,字体为隶书,古朴,大方。

  呼,呼他忘了现在的自己四面漏风,根本吹不动空气。

  刘青山以手代口吹了几口气,把刻下来的骨灰吹走。

  “给你抛抛光。”

  没有其他材料,用细沙磨也是可以的,条件不充许,能将就就将就。

  “好了,希望,你算是正式拥有了身份证。哈哈哈哈。”

  嗡~!

  没等刘青山高兴多久,脑壳里突然嗡嗡发响,眼前一黑,啪嗒一声晕了起过去。

  手上希望的脑壳,咕喽一声掉在地上,眼眶里的的魂火,闪动不停,明显比以前多了一份灵动。

  当然这一切,晕过去的刘青山根本不知道。可以看到的是他的心火明显比原先小了一小圈。

  刘青山做梦了,梦到自己回到了原先的世界,又过上了自己熟悉又陌生,渴望又平淡的生活。

  工作,休闲,家人,朋友,树木,花草。

  普通不能再普通的东西,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事物,再次看到刘青山居然激动的不能自已。

  看似普通的东西,在失去后才变得珍贵。

  一只蚂蚁,一颗小草都能让梦中的刘青山大笑大哭不已。

  梦境比幻觉真实得多,没经历过对比过,是不清楚其中的差别。

  别人会说梦境和幻觉都是虚假的,有何不同。

  不,梦境是真实的。

  没办法详解,只可自己体会。

  总之刘青山,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晕睡得这么熟,第一次做这么深这么安稳的梦。

  直到次日,冰化沙屋倒塌,被埋下来的沙子惊醒。

  从沙子里钻了出来,茫然的看了看周围,又看了看自己我竹竿手。

  “我居然做梦了!希望,我居然做梦了!希望,希望?哦,对了被埋到沙子里面去了。”

  希望被自己拆零散了,没有行动能力,没办法自己爬出来。

  “等等啊,我就把你刨出来。”

  刘青山连忙刨开始变得炙热的沙子,骨爪子刨细沙有点费劲,费了好大劲才把希望刨出来。

  “下巴呢?希望,你自己的下巴呢?有没有看到?”

  下巴比较小,混在沙子中很找漏了。

  咔。手指勾到一块硬物,抓起来一看,正是希望的下巴。

  “还好,还好,要不然你就得当哑巴了。虽然你只会嗷嗷叫。”

  刘青山松了一口气,把希望的身体,拉了过来装上,又装好四肢。

  又一天的征程开始,刘青山已经决定了,那怕这个世界都是沙漠他也会一直走下去,直到自己倒下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