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混沌之第二世界 > 第一卷初入新世
第二十一章 牙儿消失
作者:小东瓜  |  字数:3076  |  更新时间:2019-08-14 21:52:45 全文阅读

一路上,两人还算有说有笑,期间海生告诉了武折仙他的名字,还讲了一些关于月儿和牙儿的事情。

刚走到客栈门口,海生便看到月儿一个人蹲在台阶,头埋在肚子里,轻微的抽泣着。

“月儿…你怎么了…外面凉,干嘛不呆在屋子里?”他疑惑问道,将月儿扶了起来,可是谁知,却看到她已经哭肿,早已通红的眼睛,一股不安的情绪瞬间涌上心头。

“月儿…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牙儿呢?”

月儿泣不成声,眼泪止不住的流,她嗝噎道:“哥哥…对…对不起,我没照顾好牙儿,昨夜我跑出去找你,可…可是一回来,门窗都打开了,牙儿没在房间…”

海生压下焦急的心里,快速问道:“怎么会呢。我…我不是让你们好好呆在屋里么,是不是牙儿贪玩,自己跑出去玩了…或者是去找你了,然后迷了路,没回来…”

月儿几乎泪如雨花,鼻涕抽泣,面容苍白:“没…没有,我找了一夜,都没看见牙儿的身影,我叮嘱牙儿了,他不会乱跑出去的,而且我也问过店小二了,他们也没看见牙儿跑出去…”

这时,他才发现,月儿的脚底早已磨出了血,想必是寻找了一晚上。

“不会的…牙儿应该不会有事的…”海生这样安慰月儿。

武折仙凝重问道:“是你不是你们得罪了什么人…他被人带走了?”

“不可能!”海生肯定道,但是突然间又想了想,说道:“除非…除非是花婶…伴灵…”

一听到花婶,月儿脸色更加苍白,她的眼睛已经肿红一片,但愧疚和自责的泪水一直在流,真不知道,昨夜她为了寻找牙儿和他,到底哭了多少次,受了多少罪。

海生将月儿揽在怀里,心疼安慰道:“月儿,没事了,哥哥会把牙儿带回来的,我保证…!”

武折仙蹙眉道:“你说的花婶,是昨夜张老所说的花婶么?”

嗯…海生点头,“想来应该是同一人…没想到我们进城,被她偷偷看到了。才一天时间,就找上了我们。”

之后,海生便把花婶和月儿们的事情讲给她听,并告知了她,他们来到苍凤城,就是这个原因之一。

“真是个歹毒的女人…”得知真相后,武折仙怒道:“这个魏家还真是越来越跋扈了,竟然敢私底下做了这么多灭绝人性的事。”

一瞬间,她差不多知道了许多事情的缘由。难怪好几年从未显现过的伴灵回魂,竟然会再次发生!

“魏家是一个奇怪的家族,这个家族不知是什么原因,家中诞生的孩子,十个不能存活两个,就算侥幸活下来,没有夭折,成长的孩子也很难活过十六之年,只有极其命硬的人,才能平安长大,没想到他们如此丧心病狂,竟然私底下给夭折的婴儿寻找伴灵…”

一般伴灵之事很少有人去做,有伤天和,但是这些年,魏家竟然私底下做了这么多…

海生将月儿安抚,直至她睡着后,才问道:“这么多年,司院都没察觉到么?”

“司院不是号称苍凤城的守护着么,连这种事都不知道?”

武折仙摇头,显然不知道此事:“司院现在很复杂,只能保证里面的学生不受伤害,但不能保证整个苍凤城,毕竟苍凤城很大,人口太多,司院没法照顾这么多细节…”

“我去魏家要人!”海生捏拳怒道。

“不可…”武折仙阻拦,“魏家有部分低阶灵修,你去了只会是送死。”

海生将武折仙的手拨开,说道:“月儿和牙儿是我的亲人,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她们,不管是谁…”

“所以…武姑娘,我想请你帮个忙,能帮我照顾好月儿么?”

武折仙美眸低垂,不想答应,毕竟两人刚认识,她还不想莫名其妙的就找个麻烦,她说道:“去了,你不可能救出牙儿,你的身上毫无灵力,根本不是那些灵修的对手。况且,如果他们手里没人,那你就是擅闯家族府邸,就算是被人打死,司院也不会管的。”

海生坚定说道:“无妨,我已经给了你东西,月儿就拜托你在司院照顾了,我相信我的能力,只要找到花婶,我能将牙儿带回来的。”

武折仙欲言又止,可是看着海生坚定固执的眼神,又放弃了,其实她很想说,苍凤城的世家,不是他想的那么简单,本以为认识了个有趣的人,但现在却又愚钝的送死…

思想了片刻,她点头答应。唉…又被两个石头给诓骗了…此时她心里是何等的难在…

“谢谢你…”海生向她表示道谢,看了睡着的月儿,跑出客栈外去。其实他自己也没想到,怎会突然间发生了这种事,倒是武姑娘,初次认识,就欠了她一个人情。

苍凤城很大,茫茫人海中,寻一个人非常困难,海生向路人询问了魏家所在地,便足不停息的跑了过去。

魏家,是苍凤城有名的世家之一,盘道很深,不仅是一个商业家族,而且还是一个实打实的灵修家族,对于整个苍凤城来说,地位可不低。

海生找到了魏家的府邸,没有赶着进去,而是选择在周边观察,看能否寻到花婶,现在时间还很早,牙儿又是昨夜被抓,想必花婶还在府邸。

其实海生之所以判断,牙儿被花婶带走,是有原因的。首先,牙儿本就生性乖巧,不会独自走出客栈,这些年来,他与月儿相依为命,对月儿的话都是言听计从;其次,便是他们只是两个孩子,在苍凤城,秩序还是有的,不然城外就不会设有守卫,牙儿不会自己走丢,就算走丢了,他也会聪明的想到方法,回到客栈;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他们从未得罪过任何人,唯一对牙儿有想法的,便是他们的姑姑,花婶。

估计在城中玩乐的时候,被花婶看见了,所以她便趁人不在的时候,掳走了牙儿。

海生在府邸周围秘密监看,期间问了路边摆摊的一些问题。

原来,魏家又有两个人要夭折了,一个是六七岁的小女孩,另一个则是魏家大小姐,有十八岁左右,也活不过一个月。这段时间,魏家人很少出门,都在筹备即将夭折的两个人。

外界人都在传,魏家人大多数是短命儿,不知道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很少有人能活下来结亲生子,这一年下来,至少要办理三四次丧礼。

海生心底冷笑,伤天害理的事做多了,自然会遭报应。

在外面蹲了一早上,海生不免有些着急,如果找不到花婶,那就没法判断牙儿是否就在魏家,要是时间久了,怕牙儿遭遇不测。

不过好在,直至上午时间过去,他终于看到一个麻衣大婶走出府邸,他偷偷地跟了上去。

走过了一个又一个街巷,花婶带着他东拐西蹿,直到在一个破旧的巷子里,她才停了下来,只不过脸色露出戏谑的神色。

她回过身来,看向墙背后,冷声呵道:“呵…老娘这几年也没少被人跟踪,你这种小伎俩,还打算藏多久?”

海生平静的从墙后走出,意外的看着花婶,皱眉问道:“牙儿是不是你带走了?”

花婶惊讶道:“原来是你这个小皮子,我还正打算去找你呢,没想到自己送上门来。”

“少废话,雅儿到底在不在你们手中!?”海生喝问,没打算和她多扯。

“在又如何,不在又如何…”花婶嗤笑,“你能怎么样?”

“实话告诉你,那个死皮子的确被我带走了,不过…我已经将他卖给魏家了,怎么…你是想去魏家救人么?”

海生拳头紧握,花婶看着他愤怒的神情,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她说道:“你别着急,等过了几日,自然有人来找你,到时候,你就会看见那个死皮子了…”

“你这样做得目的到底是什么,他们只是孩子,凭什么要承受你的报复,他们的父母已经葬身深海,难道你作为他们的姑姑,就没有半点亲情,半点良知么!?”

海生怒气愤然,花婶刻薄的脸上露出冷意,“呵…跟我谈孩子,谈亲情,谈良知…早在多年前啊…我就不知道那是什么了,现在的我,只明白一件事,那就是不择手段…去生活…”

她回过神色来,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你还是乖乖认命吧,这些年来我从来没有失手过,就算是司院,也别想管到我这里来,你…?就更不用多说了。到时候我会把钱都给那个小女孩,足以让她生活一辈子,你们两个,就老老实实的给我去魏家呆着好了…!”

海生晃了晃头,将愤怒的情绪甩开,他伸出左手,平淡说道:“看来只有将你擒住,你才可收手。”

花婶脸色露出不屑,静等他出招来。

海生左手发出淡淡金芒,使出擒拿手印,朝花婶抓来…花婶神色平淡,眼睛都没眨一下,她眼中带着戏谑,平静的伸出一只手,轻易就挡住了海生的擒拿。

“怎么会…?”海生瞳孔紧缩,无往不利的左手,竟然受到了一股极大的阻力,像是一座山,纹丝不动…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