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数据生命体 > 正文
第十章 桃仙降临
作者:太卿  |  字数:2997  |  更新时间:2019-09-16 13:34:21 全文阅读

这段剧情转眼就结束了,景暨视野一晃,自己身体回到了祭嫣神殿的巨门之前,钟毓碧波眸光如皓月辉色,一眨一眨凝视着自己的脸庞,不禁心脏一颤,挪开目光,问道:“金莲姑娘,你干嘛一直盯着我呀?”钟毓扑哧一笑,道:“感觉如何?”景暨愕道:“什么东西感觉如何?”钟毓翻白眼道:“当然是剧情啊,从现在开始,你要正式进入红妆序曲的第二阶段了,难道你就没点感觉吗?”景暨道:“没有太多感觉啊。”回想适才的所见所闻,确实没有太多感触,不是骗她。

钟毓笑嘻嘻道:“你往前走几步试试?”景暨愣道:“走就走,还能有什么?”说着便踏入巨门,却不想瞬间转入下一段强制性剧情。他的身体飘到祭嫣神殿某处角落,开启窥现术在绝对感知情况下的绣衣忽然间闭上了两只眼睛,等她再次睁开的时候,双目眼珠变成了太极阴阳鱼的形状。她身旁有一个圣女,感觉到她的气息猛然间变得充满杀气,移步上前道:“怎样?”绣衣转身道:“有不速之客擅闯西皇山,你去通知村长,都准备准备。”圣女讶道:“来者何方妖孽?”

绣衣肃道:“不晓得,但是不简单。”说完身体化成蝴蝶,消失于夜色之下。随着绣衣的消失,剧情也到此暂时结束,景暨回到现实,绣衣却仍是一副笑嘻嘻面色凝视自己的脸庞,叫道:“好啦,你可以去瞧瞧你的任务栏了。”景暨嘟了嘟嘴,没弄明白她什么意思,不过现在她是指路人,也不好多问什么,默念一段寻木娲代码,调出任务栏,张目望去,红妆序曲的下面竟然出现了新的场景任务:一语情词入瀛寰,两袖佳人又争艳;问我何时快活去,九霄云外尖叫起。再看详细内容,原来是找绣衣的踪迹,与任务描述看似格格不入。景暨高兴起来,欢叫道:“我最喜欢寻人游戏了,走,看我如何找她出来!”钟毓瞪他一眼道:“不要逞能,可不容易呢。”

景暨冲动道:“你别说话,看我的。”他踏过巨门,一团黑气挡在身前,这时意气丰盛,哪管利弊好坏,径自靠近过去。钟毓见他这般鲁莽,急道:“长池公子!”可惜已经晚了。景暨被黑气笼罩,视野一片朦胧,回神过来之时,他已站在一处庭院中,四面八方光墙围困,稍微靠近便被反弹回来。他的身前站着一头怪物,牛头龟身,虎足猴尾,两眼俱在手背上,龇牙咧齿,好不恐怖。

不过一看系统提示,景暨已知道自己遭遇了什么。这是战斗,随机选取祭嫣神殿一个区域作为对战空间,需要击杀对战空间内所有敌人方可出去。显然,景暨只需击杀这头怪物便能获得胜利奖励。这种类型的战斗与之前不一样,不是操作随从进行战斗,而是景暨自己的战斗,因此是提升自身属性的好方式。

景暨现在能用的技能,只有龙骧箭一招,每释放一次消耗一点句己值,目前只有六十点句己值,这意味着,一场战斗中他最多能用六十次龙骧箭。而且龙骧箭并不消耗目标的剩余寿命,而是降低目标剩余寿命的百分比,这持续时间一到,又变回来了。这般情况下,定然不可能击杀这头怪物。

好在就在这时,景暨的战斗系统激活了新的流派:五行法术。尽管都是初级阶段,但是对于接触过游戏的他来说,并不算难,水系法术主治疗,木系法术主辅助,火系法术主攻击,土系法术主防御,金系法术主状态,一轮学习下来,基本已经完成了对怪物的击杀,奖励不多,增加十几个小时剩余寿命而已。

景暨刚离开战斗空间,钟毓便迫不及待靠近上来道:“让我看看你学了哪些技能。”景暨调出技能页面,低声道:“我随便学的。”钟毓打量着悬浮在景暨身前的半透明显示屏,一个技能一个技能详细查看,道:“滔天酸雨,异树瘴气,鼎狱炎龙,刃墙剑壁,烁玉麒麟,长池,你怎么都学这些攻击性技能啊。”景暨饶头道:“不学这些没法打啊,龙骧箭完全没有任何伤害。”钟毓瞪他一眼,嘟嘴道:“你都学攻击性技能,后面怎么办?”景暨道:“后面的战斗后面再说吧。”

钟毓生气道:“你啊,真是没有预见性。”景暨道:“学都学了,就这样吧。”一路杀到祭嫣神殿中央主殿。又强制性进入剧情,巨大的雨嫣石像上,绣衣一动不动坐在肩膀处,她的身前有另一位圣女,捧着卷书,却是衣冠整齐地站着。绣衣接过卷书,其一神鬼蜮图,其一异兽宝典。神鬼蜮图记载了神鬼蜮全部地理样貌,异兽宝典则记载了神鬼蜮全部飞禽走兽,全是绣衣所需要的。得到之后,她快速离开祭嫣神殿,往西皇山泪雨村而去。景暨退出剧情,便与钟毓紧跟其后。间中绣衣教他查看随从列表,乙姬王妃的下面出现了一个新的角色名,叫陆霜婉,同时还有一堆奖励,不过没时间细看。

蟠桃仙境通往西皇山的苍茫山道上,凸起的桃林中有一座古老的草庙,绣衣来到这里,已有密密麻麻的人影伫立林间,一个一个手持锋利武器,面目狰狞,仿佛在等待什么。人群中一个熟悉老人悠悠走出,竟是此前遇到的那个自称桃仙的胡子老者,绣衣不禁怒道:“阁下擅闯西皇山意欲何为?”桃仙一言不语,一手挥下,那些被他用草蓍移魂复活的傀儡全部握紧武器,昂望苍穹咆哮,往西皇山的方向蜂拥杀去。杀戾气息铺天盖地,仿佛世界末日提前到来。

绣衣义愤填膺道:“你这个混蛋!”一帘秀发风中咆哮,眸中太极阴阳鱼猛然旋转一圈,胸前空间随之扭曲,鬼剑凶铘骤而现出,被她一手抓住了。然后,来自遥远古代的鬼神气息充斥娇躯经络,绣衣微微弯下,双脚摆成架势,像一只疯狂的野兽飙出去,带起漫天灰尘。此间战斗,绣衣善于感知,战斗却不怎么在行,没过多久便被压制。桃仙用一群符灵困住她的行动,带着四象符神和另一群草蓍移魂的傀儡朝西皇山方向疾速奔去,一路上所向披靡。绣衣高估了自己实力,目睹此景,心中怒火滂湃,却无可奈何。

桃仙很快进入泪雨村,遇到了第一批势均力敌的守卫,其中一个更是村里老一辈村长,叫做绣月。谁也不晓得两人竟然认识。绣月愤怒道:“你疯狂到这个程度,难道雨嫣亏待你了么?”桃仙大笑道:“休要再提那个女人,现在让我们做个了结吧!”绣月握拳道:“有我在此,看你能怎样?”桃仙双手结印,道:“我不想跟你打,但你若是执意阻拦,莫要怪我不讲昔日情谊!”绣月冷笑道:“难道让你毁掉契约就有昔日情谊么?”企图拦下桃仙,反遭擒住。桃仙将她绑在树下,扬长而去。

景暨、钟毓一路跟到灼嫣祭坛,没想到祭坛外横尸遍野,惨不忍睹,祭坛内却正在举办会武比赛,完全不受影响。从高处放眼望去,只见宽敞的楼阁中站满了泪雨村的新生子弟,看他们一个一个兴高采烈的表情,无不是跃跃欲试的样子。这时这刻,楼阁最里边的地方,一个长宽各有二十丈的武台,台上正有两个年轻人展开激烈的对决。观众看得热血沸腾,乙姬王妃三人也看得津津有味。

乙姬王妃走近打探一下,得知这两人是一对兄妹,男的叫陆林,女的叫陆英,为了进入灼嫣祭坛第四层,只能争胜,谁叫老天不公,偏偏让两人遇到一起。两人实力相当,互不相容,久久未分出胜负,监考的老师都看不下去了,权当平手,让两人暂时休息。下一组轮到乙姬王妃上场,她看到自己对手却楞了一下。她认识站在眼前这个女孩,叫堂庭潇潇,是雨嫣三大弟子中年纪最小的一个,不过听说已经得到了继承者的血脉,似乎比另外两个弟子绣衣和白边红儿还要厉害。

“原来是绣衣带回来的那几个朋友啊,看相貌出众,却不知术武怎样,到时莫要丢了那丫头的苦心。”人群中传来几道嬉笑声,丰蓉回头望去,说话的那人却是陆林。丰蓉面无表情道:“你莫要胡言乱语!”陆林冷笑道:“胡言乱语?你们知道灼嫣祭坛的生存潜规则么,记住,在这里的不是强者就是弱者,没有第三种!”玉儿倩见此人这般狂妄,想上前教训,丰蓉突然出手把她拦下,沉声说道:“我们来这里不是为了打架,若是伤人了,你让绣衣怎么交代?”玉儿倩眉头一皱,只好作罢。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