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伯格世界 > 正文
第108话 边境工厂
作者:臭水果  |  字数:7033  |  更新时间:2021-11-19 10:03:33 全文阅读

“哔~嘟~嘟~嘟~”

“车辆倒行,请注意避让!”

“哔~嘟~嘟~嘟~”

“后箱盖开启,请退出安全范围!”

“哔~嘟~嘟~嘟~”

“支起后箱体,开始倾倒垃圾!”

“哔~嘟~嘟~嘟~”

“垃圾倾倒完成,关闭箱盖,车辆启动!”

“这里究竟是什么鬼地方?这肮脏的程度简直比苍蝇的米拉诺还要过分~”伊洛斯痛苦的捂着鼻子,看着一辆大型的垃圾车将整整一车的垃圾就这样翻倒在面前,立马肚子里就犯起了恶心,“奈尔莎~我们非要往这里走么~”

“不愿意就别跟过来,没有谁强迫你!”

“在下誓死跟随爱尔莎小姐~”浑身披着一件完全不透光黑色斗篷,甚至连眼睛都看不见的瓦西里男爵不失时机的赶忙表起了忠心,“即使是烈日蒜田,只要是爱尔莎的命令,瓦西里在所不辞!”

“哇~呸~”不知是指着瓦西里男爵还是后面的垃圾山,伊洛斯一口喷了出来,“臭~臭~真是一股恶臭~”

“不管走哪条路都绕不开这座垃圾山,只要翻过去,就可以看到蟑螂开设的大型工厂了~”从垃圾堆里捡起一团灰棉絮,直接在腿上拍了拍,多戈转头递给了伊洛斯,“实在不行就塞鼻子里,忍忍就过去了~”

“去你的吧!”

沿着特斯卡特利波卡大道一路向北,出了德莫西科没多久,宽阔的石板路就变成了狭窄弯曲的泥土路,草垛与植被交错丛生,几乎就要把整条路给堵死了,好在这对于虫子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翅膀一拍就绕过去了~

穿过草丛,钻过叶茎,躲过花瓣,掀开枝条,保持这种穿花绕步的方式继续往前飞,直到土地逐渐干涸荒芜,绿色逐渐稀疏凋零,那便是靠近萤火虫部落的边境了,再往北走那可就要到蟑螂的地界了。

本来完全是一片贫瘠的穷乡僻壤,也不知道是受到了何种眷顾,突然就迎来了它历史上的转折点,握有大把钞票的蟑螂资本投资客们就像是突然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开始在边境线上疯狂的投资建厂,掀起了新一轮的淘金潮,只不过在外界看来却全然不明白它们在淘什么金~

有了厂房之后自然就是解决劳动力了,而社会结构相对原始的萤火虫部落自然成了资本家们最优的选择,开出了比德莫西科高两倍的工资,提供丰盛的一日三餐和免费的员工宿舍,瞬间就吸引了大量的萤火虫壮丁加入到工厂里来,可就这样加在一起所需的支出还不及在新约克城开厂所需要费用的一半多~

于是很快边境工厂就如火如荼的运转了起来,这块荒郊野岭也随即变得喧嚣嘈杂起来,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响彻了马达转动的噪音。

为了节省运输成本和榨取最大利益,有工厂便将生产废料和生活垃圾就近偷偷的倾倒在了萤火虫的边境内,之后越来越多的黑心资本家争相如法炮制,久而久之,垃圾越堆越多,变成了一座垃圾山~

尝到甜头的蟑螂资本家和政客们,之后愈发变本加厉,干脆将新约克城和阿美利卡其它大城市所产生的垃圾全都运了过来,每天都有响着蜂鸣喇叭满载的运输卡车进进出出,以至于现在这里的垃圾已经变成了连绵的山脉,形成了一道天然的屏障将萤火虫和蟑螂的地界清晰的分隔开来~

因为没有止境的倾倒,时至今日,垃圾山仍旧展现出进一步恶化蔓延的趋势,带有化学毒害的废料让本就荒凉的土壤质地雪上加霜,泥土僵硬色素沉淀变成了恶毒焦土,持续向外扩张,不停的向自然草木侵蚀~

腐臭的垃圾下面甚至滋生出黑色的污秽之物,在垃圾山的边缘跃跃欲试,试图摆脱焦土的束缚,直接钻入对面的草丛之中去,只不过碍于太阳的正直,只能在在垃圾山下面蠕动~

“什么东西!”

脚下的垃圾山突然一阵颤动整块的塌陷下去,周围的垃圾也被吸力拖拽过来一并往下陷,慢慢的便开始兜转起来,而且越来越快,眨眼的功夫就变成了一股打转的漩涡不停的往下滑落,就像有个巨口深埋在地下,拼命的吮吸,玩命的吞咽,要将一切都啃噬下去一样~

各种乱七八糟的垃圾在眼前飞舞,多戈一个不小心被瓶子砸中掉入漩涡之中,瓦西里男爵被丝网缠住也不能幸免于难,几个螺丝朝着爱尔莎飞射过来,爱尔莎身体一侧躲了过去,可一把锯条紧随其后已经砍到~

“爱尔莎!”

伊洛斯赶忙伸手去抓,把爱尔莎拖拽过来,可还是晚了一步,手中的爱尔莎已经只剩下了上半身~

“爱尔莎~”

“爱尔莎~”

“不要~”

“不要~”

“伊洛斯小哥?伊洛斯小哥?”

一回神,看到的却是多戈的脸,双手举着一个玻璃瓶套在脑袋上对着自己,“你没事吧?”

再低头发现自己的怀中抱着一个裸体的瓷娃娃,双手还捏着她的大胸脯不肯放手,不远处的爱尔莎正挥舞着不知道哪里捡来的锯条咬牙切齿的看着自己,旁边的瓦西里男爵像是什么都没看见似的整理着衣服上的丝网~

“你~你们不是被漩涡吸进去了吗?还~还有爱尔莎~被~被锯成了两段~”

“哼~你是巴不得我被一分为二吧?这样你就可以胡作非为了是吧~”爱尔莎拍打着手里的锯条,“哼哼~你放心,在此之前我一定会先把你的手砍下来的~”

“小心!别过来!这里危险!”伊洛斯猛喝一声,再定睛看时,却发现脚下的垃圾山全都已经恢复原状了,根本就没有什么塌陷,也没有什么漩涡,更别说什么簧片螺丝了,“你~你们刚才都没看见吗?这里下面有东西,这里全都蹋了,我们全都被吃下去了~”

“伊洛斯小哥,你是呕吐造成的大脑缺氧吧?”

“当着小姐您的面都敢捏造谎言,简直是罪不可恕~”

“你们真的什么都没看见?”伊洛斯疑惑的看向多戈,只见它认真的点点头。

难道说刚才看到的都是幻觉?只是这触感如此真实,这场景如此血淋淋,完全不像是虚构出来的东西,这下面一定有什么脏东西~

“喂~你走不走?”

“走~当然走了~我才不要待在这个鬼地方呢~”

————————————

垃圾山虽然宽阔,可是却不太会迷路,只要顺着装载卡车厚重的轮胎印迹,终究是可以找到出去的道路,只要持续保持飞行,很快就可以看到边境线对面的蟑螂工厂了。

平整干净的外墙立面,夸张立体的建筑造型,科技现代的流线设计,整合一体的灯光照明,和至今看到的所有建筑风格都不相同,用鬼斧神工都不足以形容,简直就像是一座来自于先进文明的未来工厂凭空拔地而起。

夕阳的余晖从侧面照射过来,不偏不倚的照射在工厂和垃圾山的界限中央,将现代科技的最高杰作和享乐主义的多余糟粕泾渭分明的一分为二,面对面的互相看着对方逐渐成为自己所厌恶的阶级。

标志双方阵营的边境线,断断续续的竖立着一些显眼的铁网栅栏,其中有好多已经是破损了,只是象征性的用枝条扎了起来,本来嘛,这种铁网对于会飞的昆虫来说不过就是一种摆设根本起不到什么阻拦的作用,倒是对于某些无良的政客或是资本家来说可能是大捞一票的好机会。

每隔一段距离就悬挂着一条大条幅,不论你是飞过去还是爬过去总是多多少少能看见上面的标语~

“阿美利卡是一个崇尚自由,平等,主权的国度!”

“在阿美利卡没有种族歧视,没有氏族仇恨,没有高低贵贱!”

“所有来此的昆虫都能成为阿美利卡的合法公民,都将获得平等的对待!”

“欢迎来到阿美利卡!圆梦之地!”

“你对我们很重要!阿美利卡需要你,孩子!”

一处较宽的断口处,两头还各摆放了一间小屋子作为岗亭,看着也是废弃了许久早已经破破烂烂了,门口积灰的牌子上勉强还能分辨出“只有阿美利卡护照拥有者才能通行!”的字样,原本用于临检的拦截杆更是被拆了下来直接扔在了地上,上面踩满了轮胎印和脚印,一辆运输卡车毫无顾忌的直接从它上面碾压了过去。

跃过边境继续往前,便有一条干净的通路直连厂区大门,可这要说是大门的话也太随意了点,只有两根长金属棍分别立在道路两旁,卡车驶过的时候路旁机械架子上会“哔~”的亮起绿灯,其余便什么都没有了。

视线所及之处根本就没有岗亭门房之类的,也没有什么高塔围栏,更别说是持枪警卫了,怎么看都是一个可以随时进出稀松平常的劳动厂房,根本不像是恐怖残忍的封闭囚笼。

“哔~”

“哔~”

“哔~”

“哔~”

连响四声,爱尔莎它们就这样平淡无奇顺利的通过了大门。

“嘟~”

突然身后的蜂鸣器莫名其妙的响了起来,害得大伙紧张的赶忙回头,却发现是伊洛斯双脚并立站在金属棍前又跳了出去,又跳进来,又跳出去,又跳了进来~

“哔~”

“嘟~”

“哔~”

“你们看,原来出去也有声音诶,和进来的还不一样~这回可不是幻觉了,你们要不要来试试看~”

“谁能让这个家伙闭嘴,实在是太丢脸了~”

————————————

只不过,很快,连爱尔莎都有点心不在焉了,因为这个工厂实在是太无聊了,比耍宝犯蠢的伊洛斯还要无聊!

原本想着这个血汗工厂里面一定充斥着饱受折磨的奴隶,布满了凶神恶煞的打手,稍有不慎就会遭受莫名其妙的严酷毒打,每天都上演着惨绝人寰的流血惨案,双方积怨已深随时都可能爆发大规模的冲突,可无奈实在是实力悬殊太大只能咬牙忍受,就在要奔溃绝望的危难关头,爱尔莎天降神兵以一己之力将无恶不作的狱卒尽数清退,让困在苦难之中的劳工重见天日,流传下一段神奇的风云故事~

可现实是,哪里看得到什么受压迫的奴隶劳工了,统一整洁的工作服装,轻松惬意的工作氛围,欢声笑语的神情状态,放眼可见的全是已经获得阶级跃迁的高知份子,反倒是爱尔莎它们像一帮没有见过世面的二愣子,穿着土著的奇装异服傻乎乎的杵在道路中央~

连开着自动垃圾回收车的保洁员从面前经过时都忍不住要多看几眼,还捎带着投来一些鄙夷的神色和自满的微笑~

“一会儿收工了,陪我去喝一杯吧~”

“又去喝?昨天就陪你喝了一晚上,我到现在还晕晕乎乎的呢,今天上班好几次差点被主管揪住~”

“啊~哈~欠~最近老是浑身无力,不喝两杯就打不起精神~”

“你最近喝的这么频繁,还存得下什么钱呐?”

“嘿嘿,最近我还发现一个赚外快的地方,比上班赚的还多三倍~”

“真的?快告诉我!告诉我!”

“咳咳~诶~你们是新来的吧~还没登记的话可以去那边的那幢大楼,员工报道,车间分配,领取员工卡什么的都在那里,你们新来的还可以免费领一套新的工作服和洗漱用品~”

“沿着这条路直走,第三个口右拐,再过两个口左拐就到了,你们要是愿意直接飞过去也行~”

“真土~一看就是刚从部落里过来的~”

“咦~那几个好像不是萤火虫,我怎么还隐约闻到淡淡的血腥味~”

“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这里是阿美利卡,来这里任何的昆虫都是平等的,你管这个闲事还不如多赚点钱才是硬道理!”

“对了,你快把那赚外快的法子告诉我~”

“嘘~嘘~晚点再说,晚点再说~”

随着夜色的临近,楼房上的灯带自动又调亮了一级,将建筑物的轮廓勾勒出来,愈发的彰显出新兴产业园的科技感,而此时萤火虫劳工也显现出了自身独特的优势,体内发出的光芒将周围一圈全都映射照亮,不仅增强了夜间工作的强度,星星闪闪的光点还和建筑的整体光影相互呼应,绘制出了一幅如梦如织的奇幻空间场景。

可如此一来,让气氛变得更为的尴尬,好端端的惩恶扬善的英雄计划莫名其妙的变成了乡下村民进城现代化生活体验一日游的荒诞剧本,连爱尔莎都有点埋冤自己的莽撞了,这里的所见所闻和预想的完全大相径庭,接下来要干什么更是全然没了方向~

再加上面前老是有伊洛斯的那张嬉皮笑脸假不正经的面孔晃来晃去,更是让爱尔莎气不打一出来,恨不得立即冲上去对着这张小白脸暴揍一顿消消气。

“尊贵的爱尔莎小姐,如果您实在是想揍伊洛斯先生出气的话,属下这就去帮您把它给抓来~”

抓伊洛斯,就凭自己那个小身板小胳膊小细腿那是绝对不可能的,瓦西里男爵还是很清楚自己的份量的,不过这种拍马屁的机会怎么能轻易错过呢?隔三差五的向贵族表达自己的忠心可是作为低阶血族的求生之道,何况通常来说贵族只是满足于被臣服的快感,并不指望下级真正能为自己带来什么,难不成爱尔莎小姐还真会让自己去把伊洛斯先生抓过来吗?

“好~你从背后按住它的手和翅膀,别让它逃了~”爱尔莎倒是一点都不客气,甚至已经开始摩拳擦掌了,“不打它一顿就浑身难受,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尴尬之极!非但马屁拍到了马腿上,还把自己给一并搭了进去~

“咕~~~”

一记饥饿的呐喊声把瓦西里男爵从手足无措中解放了出来,伊洛斯捂着肚子直接瘫坐在了地上,“好饿呀~从早上开始就没有吃过东西了~”

“被你这么一说,我也饿了~好想吃个烤蜗牛啊~”

“不行了~我可是一步也走不动了,再不给我吃东西,我就要晕过去了~”

“可我们上哪里去弄吃的呢?”

“诺~”伊洛斯朝着刚才走过去的两个员工努了努嘴,“它们去哪里,咱们也去哪里~”

“爱尔莎小姐?”

“真是懒驴上磨屎尿多~”爱尔莎哼了一声,没想到自己的肚子也不争气的“咕噜”了一声~

————————————

“欢迎光临弗洛塞斯公司的员工餐厅~在这里你能品尝到来自世界各地的美食,不论你属于何种原生昆虫,都能找到符合自己口味的食物~”

餐厅大楼的外墙上悬挂着一块巨大的显示屏幕,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屏幕,这可是一个普通电视机的十倍~也可能是二十倍吧~这么大~

一个烫着波浪大卷发,涂着亮色眼影,画着粉装唇彩,穿着短西装包臀裙,若隐若现的露出半个丰满胸脯,下配丝袜高跟鞋的蟑螂女士,正在深情款款的为你介绍着餐厅的特色,顺便还不忘了灌输公司的优越性以及阿美利卡的伟大~

“就像是阿美利卡的理念一样,弗洛塞斯公司秉承着平等公正的原则,公平的对待来自世界各地任何肤色,任何体型,任何族群的昆虫,为所有的员工打造一个舒适的工作环境,时刻让你感受到家的温馨~”

“我好像已经闻到烤蜗牛的香味了~香~实在是太香了~”

“我只要几块松饼就够了,最好是有浆果夹心的,不过松饼还是要配晨露水才可口,如果还能再蘸上一点蜂蜜,啧啧~一想起来,我都想留在这里打长工了~”

“要不要再找两个姑娘,一边喂你吃,一边帮你敲敲腿?”

“真的吗?那可真是太好了,果然还是爱尔莎你最懂我~不过可不能随便找两个来敷衍我,最好是长得像另一个样子的你,那就再好不过了哟~”

“你真是找死~还想跑~”

“符合所有口味?我倒要看看你们怎么满足一个血族的口味~难道餐桌上还摆着洗干净的活虫么~”

这就是大工厂的员工餐厅吗?这也太大了点吧~

从上至下总共有一,二,三~差不多有十来层吧,全是开放式的,每层都是用带孔的金属透板做为支持板,这不会都是蟑螂自己造的吧?这样的话,他们的造房子的水准也太高了,蜜蜂一向引以为傲的建造天赋在它们面前简直就是小儿科了。

每层楼板上都整齐的悬挂着一排排的透明罩子,远看就像是大半个透明的鸡蛋壳一样,巧妙的将一整块用餐区域分隔成了一个个相对独立的空间,正对着每一个蛋壳的正下方,都有一个圆形的底座,里面配有餐桌和椅子,可以坐在里面用餐。

每个玻璃罩子里面都敷上了彩色的透明纸,在罩子外圈则是有绕了一串灯光珠,原本枯燥单调的大通铺食堂瞬间就被打造成了别有情调的小资餐厅,坐在其中的萤火虫只要在稍稍的释放出一点荧光,就能把整个罩子照亮,就像是点起了一盏漂亮的小灯。

这种新兴的设计在应对大批量员工集中用餐的时候,也起到极大的分流作用,忙活了一整天饥肠辘辘的萤火虫员工一起涌入餐厅的时候,用不着再浪费时间排队找位,只要看到哪个玻璃球还暗着,就知道这里的座位是空的,直接过去坐下就行了。

随便找了一间空的座位,爱尔莎它们就坐定了下来,左右看了看,周围的卡座也都三三两两的坐得差不离了,玻璃罩子映射出各种温雅淡彩的光亮,就像是被包围在一片五彩斑斓的幽兰霞霭之中一样。

沿着底盘摆了一圈的软座,当中空出来的地方则是摆了一张桌子,桌子中间有一个按钮,边上画着“需要服务请按这里!”的箭头。

桌上贴着一张菜单,上面罗列着餐馆所有的菜色,和外面广告上说的根本就不一样,一共就没几种,而且都是以蜗牛为主的菜式,其余的除了酒之外就只有塔可饼和清水了~

“我已经选好了!”

“连麦麸饼和干草卷都没有,还好意思开餐馆!”

“幸亏我一开始就没有什么期待~”

“嘀哩~嘀哩~”

按下按钮,卡座外面的小光珠突然点亮了起来,按着一定的规律发亮,还伴随着幼稚刺耳的歌曲,很快,一个服务生飞了过来,“请问,有什么能为你们服务的?”

“烤蜗牛!两份烤蜗牛!”

“麦麸饼加水~”

“水~”

“水~”

“好的,请问是分开结算还是一起结算?”

“一起结算。”

“麻烦请出示员工号牌~”

“员工号牌?”

“再~再给我来瓶~”突然隔壁卡座的哥们大声嚷嚷起来,浑身酒气,眼神迷离,喝得醉醺醺的,连讲话都讲不利索了,“~龙~龙舌兰~”

“不好意思~”看了一眼隔壁,服务生尴尬的回过头来露出一副亏欠的表情~

“没关系~”多戈赶忙抬了抬手,“您先为那位先生服务吧~”

服务生感激的鞠了一个躬,转身已经飞到了隔壁桌。

“一瓶龙舌兰是吗?麻烦请出示员工号牌~”

醉汉晃晃悠悠支起手臂,露出手腕上的手环送到了服务生的面前~

“那个就是员工卡牌吗?”

“可我们并没有啊~”

“要是我们不拿出员工卡牌,会不会被它们发现我们的身份?”

“那我们还是快溜吧~”

“可是我的肚子真的好饿~”

“给我忍着~”

一看到服务生去到了隔壁台子,大伙总算是喘了一口气,不约而同的低下头讨论起来,可因此也没听到隔壁桌的服务生和醉汉都说了些什么~

“不好意思,先生,你的员工卡牌已经超出消费额度了~”

“已经超出消费额度了?”醉汉咧嘴一笑,拉起衣角露出半拉屁股,在服务生面前拍了一拍,“那就快给我安排点零花钱吧~”

“好的,先生,我这就给您去安排~”微笑着退了出来,服务生重新又回到了爱尔莎这桌~

“等等~我想到办法了~”多戈突然坏笑了一下,“啊~我们还想吃点别的,我们再看一下菜单,你先去忙吧,一会儿再叫你~”

“好的~”

服务生刚一走,多戈也跟着钻了出去,再抬头已经溜到了隔壁的卡座里,醉汉迷迷糊糊的趴在桌子上根本就没有发觉异常。

拎起醉汉的手腕,多戈得意的指了指它的手环,正准备把它拿下来,头顶上的透明罩子突然盖了下来把多戈和醉汉一起罩在了里面,紧接着灯光暗去整个透明罩子变成不透明的~

“多戈!”

“多戈!”

一个翻身跳了出来,没等伊洛斯和爱尔莎触到隔壁的卡座,透明罩子已经重新升了起来,一股呛鼻的浓烟冒出,可是多戈和那个醉汉都已经不见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