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伯格世界 > 正文
第1话 卡桑奇的治安官
作者:臭水果  |  字数:6146  |  更新时间:2019-12-06 23:04:01 全文阅读

“还是那么的浓密~,性感~,充满了生命的活力~!”埃拉老兄对着门口的镜子,仔细的梳理着从脖子一直延伸到胸口的金黄色鬃毛。

“宝贝,要去喝一杯么?”埃拉老兄甩了甩一头金黄色的头发,这可是象征着高贵和力量的颜色,埃拉老兄情不自禁的对着镜中的自己比划起来:

“哦~,莫非您就是埃拉大人么,卡桑奇镇的治安长,我们最勇敢的骑士!”

“哪里,哪里。我现在还只是骑士候补。”

“大人物果然都是这么的谦逊,高雅。埃拉大人升为骑士这可不是板上钉钉的事么。到时候别说卡桑奇的治安长了,进入骑士团,成为圣骑士也是迟早的事情。以后我们卡桑奇镇的治安可都要靠您啦!”

“都是为了女王效力!”

“这是什么?这是女王特颁的勋章么?带在埃拉大人您的身上真是太般配了。您真是天生贵族的血统啊!”

“埃拉大人,能得到您的垂青,我真是太荣幸了,您可千万不要拒绝,今晚就让我来服侍您吧!”

“好吧,那一切就如你所愿了。”埃拉老兄转过身,抖开了透明的翅膀,晃了晃健硕的臀部,把屁股上的尖刺竖了起来。

“笔直,坚挺,状态正佳!”埃拉默默的赞许道,不经意的使整个屋内都弥漫着傲娇的味道。

此时,正好是上午7点。每天出门前埃拉老兄都会对着镜子预演着今天会碰到的艳遇。之后,便会趾高气昂地出门到大街上去巡逻。

埃拉的家在闹市区的中心位置。虽说是闹市区,其实也就是农贸交易市场。做为离首都最偏远的城市,本应该是穷乡僻壤。然而得益于女王的改革新政,卡桑奇这几年反而肩负起了对外贸易的重任,那些精明的商人自然是嗅到了发财的膻味,陆陆续续的都聚集到卡桑奇来,让这个冷僻的小村镇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了。初来咋到还以为是到了某座大城市了。确保农贸交易市场的安定乃是这座城市的重中之重,作为治安长的埃拉选择这个地方安家,倒也算是合情合理了。

“尊贵的埃拉治安长,早上好,不知道,您吃早饭了没有?我这里可是有上好的野花蕊,沾上清晨的露珠,绝对是美味可口。我这就给您去取一根。”

住在埃拉对门的是做花 芯买卖的拉冬老爹。每次埃拉出门,拉冬老爹总是会堆满笑脸,不尽的阿谀奉承一般。要知道攀上了治安长的关系,那可以说在卡桑奇做买卖是畅通无阻了。谁让埃拉老兄住在门对面呢,这种近水楼台的好事,拉冬老爹怎么会轻易的放过。

可是我们这位埃拉老兄倒是一点都不领情。他撇了一下眼前这个矮胖的中年老爹,“真是毫无品味可言,油光满面的大脑袋,简直就像一颗土豆半埋在黄土地里。看他一身暗黄褐色的鬃毛,浑浊的翅膀,耷拉下来的蜂刺,哪里还有高傲的蜜蜂的样子。”心里一边这么念叨着,埃拉一边礼貌的回决了他,“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已经吃过了!”

“哦,我差点忘了,治安长大人可是只吃女王颁发的蜂蜜的,跟我们这些山野村夫不同,是不会要吃这些粗野杂粮的。”明明想好好巴结奉承的拉冬老爹,在埃拉听来,却好像是在讽刺自己。埃拉面露不悦,不再理睬他。

“治安长大人,谢谢您的光临,真是让鄙人的小铺蓬荜生辉。”拉冬老爹仿佛是丝毫没有察觉到埃拉的脸色,更加眉飞色舞的拉起客来,“快来看一看啊,连我们尊敬的治安长大人都赞不绝口的拉冬花 芯,保证新鲜美味,这位尊贵的太太,您来尝一下吧。”

埃拉老兄越是想快步走开,越是听的真切,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怎么碰到这么市侩的邻居,真是把蜜蜂的荣耀和颜面全都丢光了。”

“埃拉先生今天您可真帅。”

“埃拉先生今天您一定会交好运的。”

“埃拉先生,买一条兜子给姑娘,一定会让她们发疯的。”

在拉冬老爹边上的铺子是“米里娜老姨的布艺坊”。当然也可能是“米兰娜老姨的布艺坊”,又或者是“米罗娜老姨的布艺坊”。谁让她们三姐妹长的一模一样,可能除了她们自己,没人搞得清她们谁是谁。

每次埃拉老兄经过她们的店铺,她们三个总会排着队的向他打招呼。

看着三个长的一样的胖阿姨朝着自己打招呼,任谁都会忍不住想笑的。埃拉老兄礼貌的朝着她们微微一笑。

“埃拉先生他朝我笑了。”

“埃拉先生不知道迷倒了多少少女的心。”

“埃拉先生,新的腰垂,我帮您包着,下次来的时候记得带走哦。”

米里娜她们的布艺既没有什么特别时髦的样式,手工也一般,可是生意倒是做的不错。别看三个大妈现在已经没什么姿色了,但是年轻的时候一定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埃拉先生的身材可真棒。”

“埃拉先生他的肌肉结实的像钻头这么有力。”

“埃拉先生真是雄蜂的楷模,简直让我春心荡漾,不能自已。”

“啊~,啊~,啊~”

娇羞高亢的老生三重奏,让埃拉浑身暖洋洋的,仿佛一股暖流从脚底涌了出来,人也精神起来了。

当然,这可不单是米里娜姐妹的口才特别好。还要归功于对面斜上方“米罗香料店”。米罗本就长的灰灰黄黄的,在埃拉这种上流社会的精英份子看来,简直就是猥琐到极点的品种。没想到他到境外晃悠了一圈,不仅把自己浑身弄的黑不溜秋,还起了一个怪里怪气的外国名米罗。回来后香料生意倒是做的挺红火,很多的贵族都在用他的货,而且不仅是本地生意,听说甚至在首都也有不错的销路。原本病病殃殃的,现在倒是红光满面,除了黑到不行外,浑身上下倒是透出一个拽劲。娶的五个太太也是个个充满异域风情的大美人。

作为骑士候补的埃拉,从小就接受严格的训练,可以应对各种非正常突发情况,可是每每一闻到米罗香料店的香味,埃拉就会感觉到浑身变轻,身体的每一寸肌肉都不受拘束,翅膀轻拍,不由自主的顺着米罗香料店的方向就幽幽的飘了过去。

“哐!”

一记有力的金戈相击的声音,把埃拉从香域中拉了回来。街角的珀里厄斯老铁匠正在打采花的器具。

“谦卑!”

“荣誉!”

“牺牲!”

珀里厄斯老爷子每挥舞一下铁锤,嘴里就嘟囔出一个单词,承重却又清晰,仿佛刻在灵魂上的烙印一样。别看珀里厄斯断了一片翅膀,瞎了一只眼,蜂刺也断了半截,浑身上下也被烟灰熏的脏不拉几,说话甚至还也有点哆嗦,让人有点害怕。不过他可是埃拉在这条街上最敬畏的人。

据说珀里厄斯老爷子年轻时可是一名圣骑士,战力惊人,从他身上受得伤就可以知道,他可是实打实的武斗派。即使现在已经是一个糟老头,金色的头发和鬃毛还是凸显出这个老头的身份。

圣骑士可大不同于骑士,一个圣骑士对应一个本命星象,由女王亲自授予称号,所有的蜜蜂中只有最强的76个才能得此荣耀。圣骑士的荣耀可是终身制的,除非战死抑或者告老还乡,同一名号的圣骑士同时只能有一位。宣称每一个圣骑士都能以一敌百。对于埃拉老兄这种骑士候补,珀里厄斯老爷子简直是犹如神圣一般的存在。

埃拉感觉到自己的失态,谦逊的降落到老爷子的身边。

“英勇!”

“英勇!”

“怜悯!”

“怜悯!”

“灵性!”

“灵性!”

埃拉好像刚刚入学的学生一样,跟着珀里厄斯高声诵读着骑士的八大精神。

“滚开!臭小子。”

珀里厄斯拿铁锤指着埃拉的鼻子,“你妨碍到我了!,你身上的娇气让我不能集中精神,这样做不出像样的东西!”

珀里厄斯的话没有盘旋的余地,就像命令新兵一样,让埃拉不禁的崩直身体,大声回答:“是。。。是。。。是的,长官!”

“噗~”边上传来一声清爽的笑声。埃拉的脸一下子涨红了起来,他可不想在多莉丝面前出丑。“六角旅店”虽然店面不大,可是来来往往的人都知道这里,谁让这里的老板娘多莉丝是这里公认的大美女呢,褐色的直长发配微卷的软鬃毛,晶莹剔透的翅膀,深棕色清澈的大眼睛,常挂脸上浅浅的温暖微笑,轻妙迷人的修长身姿。虽然穿着朴实,却更显出了多莉丝的清纯和娇美,虽然出身平民,平民怎么了?平民也有绝色之姿。看到对珀里厄斯毕恭毕敬的埃拉,多莉丝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埃拉老兄作为治安长自然大受女性欢迎,在各种场合都能应付的游刃有余。但是突然逗得多莉丝这样的大美女发笑,埃拉一时间也有点方寸大乱。

“咳,咳。。。”埃拉故作镇定,“美丽的多莉丝小姐,您好!”

“不知道在下有什么失态,让多莉丝小姐取笑了,如果有什么失礼的地方,请允许在下邀请多莉丝小姐喝一杯,聊表歉意。”

“治安长大人您过谦了。治安长大人时时刻刻都要为卡桑奇的安保问题劳心费神,为了多莉丝这么小的事情,占用治安长大人宝贵的时间,多莉丝实在是不敢当。”

埃拉顿时泄了一大半的气,被多莉丝挤兑的一时说不出话来。

“不过,这次是多莉丝失礼在先,就让多莉丝请治安长大人喝一杯吧!”

“好啊,好啊,只要多莉丝小姐肯赏脸,在下一定奉陪。”埃拉受宠若惊,急忙奉承起来,“如果多莉丝小姐不介意,那不如就今天晚上。。。”

话还没说完,一个拳头朝脸上呼了过来。埃拉头往边上稍稍一侧,躲过来拳,一把抓住来人的胳膊,另一只手一拳击向来人腹部,一个迴转身,把偷袭者压在了地上。

“你在动什么坏脑筋呢?你心里想什么,我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我姐姐才不会晚上和你出去呢!”

“啊~,爱尔莎,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治安长大人做这么粗野的事情!”

这个偷袭埃拉的人是多莉丝的妹妹,叫爱尔莎。这对姐妹真是完全是一杆秤的两头。姐姐是镇上出了名的大美人,美丽,漂亮,温柔所有美好的形容词都想用在她身上。而妹妹呢却是出了名的野小子,身材和姐姐差不离,但是皮肤却是黝黑黝黑的,干燥的快要裂开,像是蜕皮蜕了一半的蛇似的,又像是火山边的龟裂纹。发色和鬃毛也是黑匝匝的,乱七八糟像豪猪的鬃毛似的。若不说是多莉丝的妹妹,咋一看还会真以为是混进来的苍蝇。不仅如此,爱尔莎平时还常和镇上的小子们打群架,前段日子竟然冒充雄蜂去参加了骑士特训,被发现后给赶了出来。爱尔莎不忿还打伤了两个教官,溜了回来。

埃拉一看是爱尔莎,实在也是没有办法,后悔下手却是太重,立马松开,把她放了开来。

爱尔莎也不撒娇,一个激灵跳了起来,抖了抖身上的灰,指着埃拉的鼻子,“你别仗着自己是贵族,就想来欺负我们平民。姐姐,他们这帮人没一个好东西。”

“爱尔莎,你一天又野到那里去了?不来旅店里帮忙也就算了,怎么还一回来就向埃拉治安长动手?万一弄伤了治安长大人可怎么办?”

“姐姐,我是为了你好,你看他一脸色眯眯的样子,满脑子准是在想着交 媾的事!放心,我下手有轻重,不会弄伤他的。”

埃拉被她们两个口无遮拦的讲话,弄得哭笑不得,尴尬不已,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倒是爱尔莎却还不依不饶,”你这个花心大萝卜,可别再想占我姐姐的便宜,下次再来,我可就不客气了!哼!”被爱尔莎的大嗓门这么一叫,边上更是聚集起了一帮游手好闲的的家伙。

“教训下他,让他看看咱们野妞爱尔莎的厉害!”

“爱尔莎,别手下留情,就像上次揍我一样!”

“来,我赌3根青花蕊,爱尔莎赢!”

“你看啊,治安长大人已经怕的发抖了!”

埃拉的确是在发抖,不过不是害怕,而是埃拉真的有点生气了。埃拉既然作为卡桑奇的治安长,就是被政府认可是该地区的最高战斗力,拥有独断专行的权力。本来嘛,埃拉是断然不会和爱尔莎一般见识的。但是,现在的事态可能会有些许影响到整个地区的安保问题,那就是另外一说了。爱尔莎的挑衅和民众的起哄,简直就是直接在挑战女王的统治权威,如果不在这里就把这种可怕的苗头打压下去,将来可不知道会演化成什么样的事态。想到这里,埃拉治安长脸色大变,收起了懒散,呆蠢,好色的表情,一下子冷酷下来。

“吾等以女王之光辉为证!以女王之名为鉴。”埃拉单手放在胸前,“卡桑奇治安长埃拉接受。”随即又伸手平摊指向爱尔莎。

边上游手好闲的家伙们,也不敢再瞎起哄了,反而露出担心的神色。埃拉的这个动作是蜜蜂决斗的仪式,以女王为证,互相报上姓名,一旦对方答应,直到双方愿意停手为止,旁人不得调停搅局。

这可是攸关生死的事,边上看热闹的谁也不敢多嘴了。还有些胆小怕事的已经开始慢慢跑的远远的,周围的气氛也随之清冷下来。

“爱尔莎,快停下来,别胡闹了,”多莉丝手足无措,“埃拉大人,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别和她一般见识了。”

“爱尔莎!”还没等多莉丝说完,爱尔莎就把自己的名字给报了出去。

听到爱尔莎报出了自己的名字,多莉丝是彻底瘫软了下来。反观爱尔莎,倒是两眼放光,充满兴奋。

“接受爱尔莎的挑战。”埃拉单膝下跪,低头诵读道,“吾等愿化身为箭,为女王效忠。”

话还没说完,爱尔莎已是一拳打到脸上,愣是把埃拉带倒半身,手掌撑地。爱尔莎得理不饶人,还准备再来一击勾拳,直取埃拉下巴。

只听的“噗!”的一声。爱尔莎后颈被击中,应声倒地,昏厥过去。埃拉摸着自己的侧脸,忿忿念叨:“竟然连决斗的规则都不遵守,平民果然是平民!”

多莉丝“啊~”的一声,直愣愣往后倒了下去。好在珀里厄斯挡了她一下,免得她直接摔在地上。

周围的闲人们被埃拉的气势震住,双脚仿佛都被人种在地上一样,好不热闹的人群散了半天也散不开去。

“都给我让开,让我看看是谁这么大胆子,竟敢在女王的统治下公然聚众斗殴!”

“这下又有好果子吃咯!”

晃荡过来的两个家伙是格劳科斯兄弟。走在前面瘦的是哥哥皮拉,格劳科斯。落在后面胖的是弟弟皮同,格劳科斯,他一手牵着一根藤条,糖葫芦似的串着5个小毛贼。兄弟俩是本地治安官,家里有点钱,从小吃的比常人好,养的也壮,头发也还褐中隐约有点泛银。平日里总游手好闲,在城里晃悠。老格劳科斯干脆就花钱买了两个治安官的职位,也算让他们有些事干,还可以名正言顺的看看小妞,耍耍小贩,打打小架,搞不好还能斗斗小贼。

“不想惹事的,都给我散开!” 皮拉一边叫嚣着,一边往里走,“带头的呢,带头的给我出来,看我不弄死你!敢在我们兄弟的地盘上瞎胡闹,是真不把我们摆在眼里了。。。”

“埃~拉,埃~拉长官,您~您~您好!”本来还想想显闹一番的皮拉,仿佛面门被挨了一记重拳,整个脑袋都嗡嗡的。

“没想到,您~您在这。。。执~勤。。。”皮拉好像吃到了发酵过的蜂蜜,讲不出的滋味。

皮同跟在后面,看到哥哥吃瘪,想着怎么化解这尴尬,激灵一动,马上大声呵道:“好啊,你们!竟然敢合起伙来欺负我们的治安长大人!”这种时候怎么能不表现表现,拍拍上司的马屁呢?

皮拉的心脏都快吐出来了,怎么摊上这么个蠢弟弟!感情在告诉大伙,埃拉治安长和他们一样是花钱买的官,外强中干。

“你们一个都不准走,让你们知道知道咱们格劳科斯兄弟的厉害。”皮同是越讲越起劲,已经冲到人堆里开始耀武扬威起来。

皮拉的毛都快绿了,转身狠狠的踢了一下皮同的屁股。

“无关闲杂人等,速速退开避让。”皮拉偷偷瞄了下埃拉治安长那张铁青铁青的脸,整了整身姿继续喝道:“凡有不配合者,将以女王之名予以逮捕。如有伺机扰乱国家安定,不法份子者,予以当场击毙!”

搬出女王的名头,那可就是来真的了,周围那些个看热闹的生怕惹祸上身,莫不要惹上什么祸端,都迅速的退散开去。

“把爱尔莎带回去。”皮拉恨恨的对皮同叫道,“还有刚才抓的些小爬虫!”

皮同弄不清状况,但是哥哥的话总是对的。一手扛起了爱尔莎,转身又抄起藤条,点了点人头,掂量着捆紧了没。

“报告埃拉治安长!”皮拉郑重的对着埃拉行了一个军礼,“在下皮拉,格劳科斯,卡桑奇治安官,今日巡视贸易集市,逮捕不法份子6名。现带回拘留所,特请治安长大人审讯!”

埃拉冷冷的“嗯”了一声。瞄了瞄倒在地上的多莉丝老板娘。震开翅膀,发出“嗡~嗡~嗡~”暴躁的声音,犹如拉着警笛一般,径直往拘留所去。

皮拉踹了踹皮同。“走了”抄起藤条的另一端。两人张开翅膀,提着一帮小毛贼和爱尔莎,竭力的发出“嗡~嗡~嗡~”的声音,火也似的往拘留所飞去。

整个农贸市场像结了冰般的安静。虽然还是人头攒动,大伙却已没有了做买卖的兴致。

“哐!”

“哐!”

“哐!”

只有珀里厄斯的打铁声,还回荡在整个市集中。

“谦卑!”

“荣誉!”

“牺牲!”

“英勇!”

“怜悯!”

“灵性!”

“诚实!”

“公正!”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