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血色王权 > 第四卷 送学营
第八十二章 神罚之剑
作者:键盘工  |  字数:6218  |  更新时间:2019-11-20 05:59:01 全文阅读

唐墨的示警,让大骑士长肖宁和’黑龙’黄射都傻了眼。

官道坡下的送学营营地里,密密麻麻攒动的人头几乎填满了整个营地,要在这样的地方找到一只在地下的潜行异兽,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

三个人都止不住去想象即将发生的爆炸,其伤亡无疑会远远超过刚才的那惊天一爆,如果无法阻止,恐怕营地里的二千多人都将无一幸免!

“真的还有一只炎兽?!”山坡背后,正在撤离的柳林寒声问向朱怀仁。

朱怀仁没有回答,但嘴角的冷笑说明了一切。

“我说,你真的想让那么多人跟着皇子去陪葬?!”柳林终于不再掩饰自己的胆颤,朱怀仁的屠杀行为让他也无法再看下去。

朱怀仁终于停下脚步,转向柳林,只是因为低垂的帽兜遮掩,后者依然看不到朱怀仁的冷酷眼神。

“我要做的事情早已结局注定,该死的人自然会死,而不该死的人......”朱怀仁的声音空洞而冰冷。

“自然与我无关。”

送学营内,营地校场边突然响起了朱韫的呐喊声。

“抓到你了!”

在朱韫的帐篷前,诺大的一片地面突然开始燃烧,在火焰圈成的区域内,地面变成了翻滚的岩浆,砂石融化成了熔岩。

朱氏家族拥有着火岩双系法则能力,朱韫可以感知到炎兽潜行时地面之下的火系能量异常,在刚刚经历了如同天灾的爆炸后,朱韫变得更加敏感和小心。

而天赋优异的朱韫更是能够清楚的判断出炎兽的身份,锁定炎兽的位置。

他站在火圈边上,将双臂的法则之力源源不断的输送到火圈中,这几日来他所积攒的所有不悦和怒火,全部都凝聚在双臂中释放了出来,澎湃的火焰法则,将他面前的这圈土地,变成了恐怖的熔岩地狱。

“给我出来!”朱韫再次怒吼,双臂从地面拔起,巨大的火柱从火圈中喷射而出,冲上入天空。

所有人都看到了,那火柱中不仅携裹着大量燃烧的熔岩,还有一只刚刚被剥离了黑雾控制,周身自爆禁制已经全部启动的炎兽!

“阻止它自爆!所有人都全力攻击它,快!”朱韫立刻明白了炎兽自爆的意图,想到刚才官道上爆炸的巨大的威力,极度紧张的朱韫声音都变了调。

附近的武者全都吓变了脸色,大家都拼了命般纷纷对炎兽展开攻击,不仅仅是各家学子和军队法士,就连避难的商队护卫和佣兵们也主动加入。一时间,各色法则光芒闪耀,澎湃浩瀚的各系能量喷薄射出,全部都轰在了炎兽的巨大身躯之上。

朱韫误打误撞将炎兽轰上天空,其实正好断了鬼道黑雾的根源,炎兽因此得以恢复神智。刚刚清醒的炎兽发现被人类群殴,极度愤怒,为了自保,自然是威力全施。

炎兽毕竟是五魄异兽,全力施为威力不可小觑!要知道,无论是在官道自爆的那只炎兽,还是被唐墨和肖宁斩杀的后两只炎兽,都是被朱怀仁的鬼道黑雾封印了神智限制了能力的傀儡,真正的实力至少被封印了一半以上!

作为五魄凶兽,炎兽的智慧也不输于人类,在法则力量的掌控上,更是如此。

人类疯狂的围攻,在炎兽看来,却是幼稚可笑。

朱韫的岩火系攻击、云逸的木萃法则、易珏的风萃法则,以及很多类似的元素属性,不但不能对炎兽造成伤害,反倒会被炎兽吸收或者利用,人类毫无章法的围攻,竟让炎兽的火焰护盾越来越强,甚至还有余力将朱枪阵的火线借力弹回,在地面密集的人群中,砸出一个个的火坑!

炎兽的周围,如同倒伏的麦地般,成片的倒下阵亡的武者,人类的身体在此刻显得如此脆弱,熊熊的火焰之中,仿佛有无数道哀魂在被死神收割、升天。

有些人意识到了问题所在,一些经验丰富的佣兵们大喊停手,试图阻止那些盲目帮倒忙的攻击,但是像云逸和易珏这样毫无经验的世家少爷,早已紧张的忘了理智,他们根本不管自己的攻击是否有效,只是玩命的输出,生怕因为自己一丁点的松懈而丢了性命。

炎兽被人类围攻,心智也有判断,明白虽然能抗住片刻,但终有法则枯竭之时,在上百名人类武者法士的围攻下,它判定自己根本没有活着离开的可能。

于是,它身边的表面浮现起了高亮的自爆脉络,与前几只炎兽不同,这是这只炎兽自己发动的自爆,是它最后的自我抉择。

“不好,它要自爆!”

围攻的人类武者立刻发现了炎兽的变化,所有人都开始惊慌失措,有些人试图要逃跑,但更多人在见识了刚才官道上的爆炸后都明白,现在跑已经是来不及了。

所有人都慌了,武者们焦急万分,商人们目瞪口呆,学子们乱成一团,远远观望的世家小姐们更是嚎啕大哭。

朱韫脸色惨白,他已经明白了,即便是自己全力输出,依然无法击破炎兽那愈发强悍的火焰护盾。

营外救援的肖宁大骑士长率领着荣耀骑士团的骑兵们也是无计可施,他们被营地的人群层层阻隔,根本无法靠近炎兽,即便是肖宁刚才施展的圣光冲锋,也是必须要近身才能对敌人进行斩杀。

唐墨扶起龙仄,在金芙骑兵的护卫下呆望着送学营的方向,炎兽那耀眼的巨大身躯耸立在东林道的空中,光明耀眼,却又犹如死神般令人绝望!

炎兽体表的自爆脉络愈发明亮,如同死亡的倒计时般攫取着众人的信心和希望,极度悲观和绝望的情绪瞬间蔓延了附近所有的人类。

躲藏在附近的皇子赵赐,更是脑子一片空白,他可以清楚看到即将自爆的炎兽,心中不甘的念头在反复回响着。

我是壹号皇子啊,我未来是奥斯陆帝国的皇帝,我怎么会就这么死了啊!

我还没有登上帝位,我还有很多梦想,我现在不能死啊!

突然,赵赐藏身帐篷的帘子掀开,黄家那两位伴读的少爷冲了进来,因为炎兽的缘故,看守们早已没有精力去管他们。

冲在最前面的黄玄一把拽起了赵赐的衣领,大声的喊道:“用神罚之剑啊!用神罚之剑啊!殿下,现在只有你才能救我们啊!”

赵赐猛然惊喜,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对,对,对啊,我还有神罚之剑!”

赵赐慌忙闭目冥想,笔直的身体逐渐被金色的光芒覆盖,繁复的古文字从他的身体中析出,然后连成金色的光带缠绕转动,只见他双手高举交织虚握,金光从手中汩汩喷涌,如同圣杯一般无穷无竭。

无声无息之中,在营帐之外,在炎兽之上,在更高的天空中,耀眼的光明开始汇聚!

就只是那么一瞬的时间,光明突然幻化成了一柄巨剑,光影雕饰,琉璃宝色,神圣庄严,令所有人都心生畏惧,不敢直视!

闪耀着无尽的光芒,甚至超逾烈日,仿佛天地都变得暗淡,巨大的金色剑身倒悬,剑刃之下正是即将自爆的炎兽!

地面的帐篷中,赵赐脸色惨白浑身颤抖,瞬间被法则掏空的身体几乎要瘫倒在地,但他还是坚持着挥下了手臂。

“请光明之名,降之神罚!”

光明圣剑随声而落,光速坠下,地面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仅仅是眨了一下眼睛的片刻,那悬浮在空中的炎兽便彻底被蒸发了,除了周围还有些浓郁的火焰戾气没有消散外,整个天地似乎都干净了。

营地内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几乎所有人都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那耀眼的光明,那神圣的巨剑,那瞬间便被抹杀的五阶异兽,送学营内超逾二千人都见到了这震撼人心的一幕。

虽然没有解释,但几乎所有人都听说过皇族赵氏的标志,神罚之剑!

那仿佛是一个传说,一个突破了人类法技法阶限制,能够直接借用主神光明神力量的最强单体攻击法技。

神罚之剑意味着什么?

昔日帝国世家争霸,赵氏凭一技之力被尊为皇,这便是神罚之剑!

无视任何防御,可以直接攻击目标,越阶秒杀,形神俱灭,威力超越禁术,是比禁术还要可怕的天赋神技。

赵氏之强,一大半的原因便是强在这神罚之剑上。

上古时代,赵氏所侍奉神祗为应元神,为光明神座下第一神将,掌管光明神剑。应元因而可借主神之剑行神罚之术,赵氏以血继得应元之力,因而获得神罚之剑,虽不能媲美光明神剑,但神威如故,借剑神罚,如同神临!

当然,作为赵氏全族共用的神罚之剑,只有皇室本支血脉纯净者才能支配,而能够借力多寡,又与借剑者的天资和法阶密切相关。

赵氏一族以借剑天资来确定皇位继承人的顺序,赵赐因此成为壹号皇子,正是因为如此。

九位皇子中,赵赐在借剑测试中,表现最为优异,天资最为突出,排名第一,故为壹号皇子。

赵氏以神罚之剑的认可度来确定皇子顺位,其对赵氏一族的重要程度可见一斑。

此剑一出,天下皆惊!

无人不识,无人不尊!

送学营内,众人突然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忘掉了刚才炎兽即将自爆的恐惧,转而变成了对传说中天下第一武技——神罚之剑的敬畏和遐想。

甚至是那些来自红石郡的桀骜学子们,也不得不承认,赵赐这一剑,让他们重新冷静下来,他们突然意识到,赵氏对于反叛者,其实只需一剑!

望着在空中消弭殆尽的黑化炎兽,朱韫眯起了眼睛,这神罚之剑固然是救了自己的命,救了附近所有人的命,但也给自己的野心和希冀蒙上了一层寒霜!

附近的商贩、农户、护卫和旅者纷纷跪下,这些人大多是籍属剑勋城或者常年在此谋生,对于帝国和皇室更为忠诚,神罚之剑一出,众人便知道皇子在此。

这一跪,一半跪皇权,一半跪神威!

朱狮军团和两郡学子,相互看着统领和朱韫等领袖,最终还是没有跪下,但俱是沉默。

说不清是尊重,还是低落?

官道之上,唐墨等人齐齐叹气。

唐墨叹气是因为危险已去,感叹这上千人得以保命劫后余生。

黄射叹气是因为赵赐身份终于暴露,神罚之剑本不应出现在这里。

肖宁叹气是因为亲见局势对立紧张,是为百姓即将遭受的战乱之苦而担忧!

大骑士长肖宁面色庄重,重整麾下士兵,编队挺枪进入营地。

朱狮军团的士兵自觉为骑兵们让开通路,荣耀骑士团作为拱卫帝都和护佑皇族的绝对武力,地位高于四大军团。

荣耀骑士团的唯一使命就是效忠帝国皇帝,和血衣卫不同的是,他们将这种使命视为要比自己生命还重要的荣耀!

肖宁走在队伍最前面,身边两侧分别是来自血衣卫的‘黑龙’黄射,以及来自禁术塔执法队的副队长。

在经过朱狮军团带队旗主身边时,肖宁有意勒马停步。

“过了东林道便是帝都,从现在开始这些学子的护送由荣耀骑士团负责,其他无关人等请回吧!”

朱狮军团的旗主脸色瞬间变的极为难看,无关人等?!说谁呢?!

附近朱狮军团的将领立刻有人破口大骂,不少人围了上来,以朱枪堵路,形势瞬间又紧张了起来。

“怎么,想在这里切磋一下?”肖宁嘴角泛出了冷笑。

对面之人盯着肖宁攥紧了头,但最终还是放了下来。

打不了!

朱狮军团在这里只有一营的兵力,而肖宁麾下却有两营骑兵和禁术使的支援,虽然在军营内骑兵无法发挥全部力量,但朱狮军团刚才在爆炸中同样损失极大,根本无力继续战斗。

更何况他们面对的是荣耀骑士团,因为选拔苛刻而单兵素质远远超过普通军团,武器装备更是由帝国直接配备,朱狮军团无法比肩抗衡。

僵持之间,朱韫走上来,拦在了两人之间,面朝旗主沉声说道:“这里是东林道,本就是敏感地区,再加上刚才的爆炸,无论官兵还是百姓都伤亡惨重亟待救援,请诸位忍耐以大局为重。”

朱韫看的明白,主动站出来说这番话就是为了给己方一个台阶下,以他学子领队的身份最为合适不过。

旗主缓缓点头,朝着手下挥挥手,为骑士团再度让开了路。

肖宁冷笑,提马前进,边走边命令道:“立刻对送学营进行全面检查,清除无关人等!确保没有可疑分子,确保皇子殿下的安全!”

肖宁的话看起来是虽然有些得势不饶人,但如果能了解到他看到官道上尸横遍野惨状后的愤怒,就能够体会到现在他想杀人的心情了。

的确,无论东林道的这惊天一爆原因为何目的为何,有一点可以确认的是,必然是与皇子有关,必然与大公的反叛有关,所以将这里的罪孽归于红石大公,十有八九是错不了的。

肖宁心中的怒火也正是现场众多劫后余生百姓的愤慨,任何解释都是苍白无力的,即便是朱狮军团的众人也明白。

东林道刚刚发生的这一切,不是战斗,而是灾难!

虽然表面看起来起因是异兽军团的空袭,伤人的是金芙馆的失控凶兽,但现场的人都明白,背后有人操控一切,而且是不惜牺牲东林道在场数千人性命的冷血之人,眼前一切必定是冤有头债有主,主谋之人在此地犯下的罪行,人神共愤!

唐墨无暇去管那些恩怨,只是默默的喊了石公戋将本队的学子们集合起来,开始对伤员们进行救助。

那些平素里潇洒惯了的学子们,初见这浮尸遍野一个个都是恶心作呕,见到死状惨烈的,甚至都不敢靠近,倒是唐墨和石公戋带头从死人堆里架出尚有余气的活人来,这才给了大家勇气,众人终于都动起手来,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在唐墨等人的带动下,越来越多的人投入到救援中来,荣耀骑士团和朱狮军团的士兵们、两郡学子们、各家商队的护卫们、农户和旅者们,东林道的所有人都舍弃了一切傲慢和偏见,加入到了这场人类与死亡的抗争中。

就连皇子殿下,在犹豫再三后,也撸起了袖子,帮忙收拾安置伤员的场地。

“殿下,刚才的事情......”黄玄怯生生的靠过来,想向赵赐道歉。

“滚!叛徒!无耻小人!”赵赐怒吼道:“从现在开始,不要再跟着我,看在黄氏抚养我的面子上,我不追究你的背叛,但不要再出现在我的眼里,否则我见你一次便找人打你一次!”

黄玄愣住了,虽然刚才自己透漏了赵赐壹号皇子的身份,但那也是形势所逼,而且对方显然早已知道内情,只不过要从自己嘴里说出来给众人一个认定而已。

唐星在一旁冷眼旁观,走过来拍了拍黄玄的肩膀。

“当时发生的事情我看到了,错不完全在你,若是现在没处安身,就去南门找我那兄弟唐墨,都是要去荣耀学院的同学,在营里帮忙打点杂,给你安排个落脚的地方还是可以的。”

未等黄玄思考是否接受唐星的好意,一边的赵赐早已冷哼道:“果然是物以类聚蛇鼠一窝,叛徒和反贼迟早会走到一起。”

鉴于赵赐身份的特殊,唐星也不搭理对方的污蔑,倒是黄玄彻底冷了心,被赵赐扣上叛徒和反贼的大帽子,以他对赵赐固执性格的了解,这辈子都翻不了声。

“浊者自浊,清者自清,你是什么人自己清楚就好,别为了别人的看法而改变自己的初衷。”唐星头也不回的走开,远远说道:“记住你是为自己而活的。”

黄玄咬牙定了决心,终于舍了赵赐朝着南门而去。

身后传来了一声冷啐。

在南边的山坡上,枫姬远远的望着官道,金芙馆的骑兵们正在帮忙救治伤员,她喊过心腹侍女,清点己方刚才遇袭的战损。

“姐姐,坊内护卫现在还能动不过十人,舞姬侍女也有十余人殒命,伤者更多。”

枫姬压低了声音,问道:“闾丘长老如何?”

“已经战死!”侍女同样压低了声音报告道:“不光是闾丘氏的长老,彩蝶坊派来的八名武者全部阵亡。”

闾丘氏长老便是刚才以秘法化身巨人的塔伦武者,是彩蝶馆派驻红叶坊的代表,表面上是为了加强红叶坊的战力,实则也是为了监控枫姬以及其背后大和一族。

侍女又解释道:“而且,刚才金芙馆那边派人来道歉,说是受了贼人的挑拨,所以才误闯咱们的营地,并允诺会予以物质赔偿,让咱们开个价钱报过去。”

枫姬闻言笑道:“挑拨?呵呵,不过这样也好,他们送来了理由,冬月便不能说我是借刀杀人。金芙馆那边报个中规中矩的数字就行,不用认真,若我没猜错,这赔偿也只是说说而已,到不了咱们手上的!”

侍女默然退下,虽然不明白其中道理,但也绝不会多嘴去问。

此间诸事的元凶,正是在远处山坡后正在撤离的朱怀仁。

因为连续失去了四只傀儡异兽,他也是如受重创接近力竭。

“失败了?”柳林低声问道,语气却仿佛如释重负。

朱怀仁缓缓点头,语气中也并不显失望,只是冷笑道:“真是一代不如一代,神罚之剑怕是要荒废在赵氏这一代人的手里了。”

柳林奇道:“怎么说?”

朱怀仁淡淡说道:“这个壹号皇子的神罚之剑,力量实在是弱小的可怜!”

柳林无语,他可看不出来神罚之剑力量小在哪里,真不知朱怀仁是如何能得出这样的评价。

“那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做呢?”柳林问道。

“你先去木工所,届时会有人通知你下一步的任务。”朱怀仁目光望向北方。

“谁?”

“梦魇,一个女人。”

柳林从来没听说过这个名字,或者说是代号,似乎并不是天道宫内的人物。

“下一步的任务......似乎宫主并未向我说起,但他应该知道吧?”柳林谨慎问道。

“不知道!”朱怀仁答的毫不迟疑。

柳林愕然,却又不知是否该继续质问,但看朱怀仁的态度,似乎这事情便本该如此。

“那你不和我一同北上?”柳林只好选择主动回避上一个尴尬的话题。

朱怀仁的目光却又转向南方,沉声说道:“我先去南边,去江北郡的唐家堡,接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