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胄诀 > 第一卷 只恨生在帝王家
第九十三章 用怀念的方式
作者:不药而愈  |  字数:3142  |  更新时间:2021-03-06 16:06:08 全文阅读

楚玉颜不知道她是如何回到府中的,从未有过的痛彻心扉和伤心欲绝,令得原本人比花娇的七公主满面憔悴!今夜之事对她的打击可谓是沉重至极,从幸福的高峰到哀伤的低谷,顷刻之间的转换,让这位原本一直幸福着的帝国公主早早地感受到了人生的苦痛!

成为最受楚礼渊宠爱的公主,除了她自幼便胜于常人的聪慧机敏,更因为她的乖巧懂事和一直以来对楚礼渊的言听计从。从楚礼渊赐婚于她和义王开始,久伴君侧,耳润目染,聪明如她当然早看出来了楚礼渊的心思,但对于她而言,能够嫁给自己心仪之人,得偿所愿,自然毫无异议,这是一个双赢的局面,所以她欣然地接收了,然而义王的决绝令她心痛不已,每个人都有他自私的一面,心性执着的楚玉颜也无法免俗,昨夜楚义文拜托她前去提醒义王,虽然不知具体是何事,但既然是自己的母妃从宫里传出来的,那么无疑便是自己父皇的意思,而且绝对是对义王不利的事情,想起昨天离开义王府时自己的那句“义王,你会后悔的!”仍在气头之上的楚玉颜最终选择了袖手旁观。

今夜,当楚礼渊宣布她与义王婚期的时候,除了满心的欢喜之外,隐隐也似乎觉得自己的父皇不会只是单纯的为了宣布婚期这么简单,很可能另有目的,然而既是自己父皇的旨意,自己无暇多想,也更加不可能、也不愿想去做任何改变,于是满怀欣喜地准备迎接不久之后的幸福。然而楚玉颜毕竟是少女心性,聪慧如她虽有耳闻,但毕竟未曾经历过帝王心术的阴险,不知不觉中被当做麻痹屈心赤的棋子,或许在她心中,亦有着和楚礼渊一般的心思——设法留下他,可以无所不用其极!当烛蚀出手的那一刻,司马长风怒喝声的响起,她顿时后悔不已,最终这场超乎所有人意料的刺杀行动,让自己成为了杀死义王的帮凶!

为了救下身处险境的夏紫月,他不顾自己安危派司马长风前去营救;为了救下夏紫曦,他甚至愿意以自己作为人质进行交换。夏紫月得到了他的心,夏紫曦让他只身犯险,以命相搏,而自己呢,除了父皇自导自演的一出赐婚的闹剧,自己不过是个可怜小丑般的存在......眼角残留的泪痕、扭曲的面容和慌乱的挣扎,此刻梦中的种种使得楚玉颜内心一阵莫名的绞痛,猛然间自梦中醒来!

睡梦之中的一切真真切切,那种感受也异常真实,她不觉得自己对他的爱会输给夏紫月和夏紫曦,所以她要去寻找一个答案,如果上天真的如此这般天妒英才,她决意陪他共赴黄泉!

凌晨的夜色下,一驾马车在月光下自七公主府缓缓驶出。

夏紫曦是在极度悲伤之后的昏厥中被送回府中的,与楚玉颜一样,左相府的夏紫月、夏紫曦也一直处在极度的痛苦之中,夏紫月片刻不离的守在身旁,昏厥之中的夏紫曦仿佛一直深处噩梦之中一般,娇躯一直不停地挣扎和颤抖着,夏紫月闻之,怜惜地抚摸着夏紫曦光洁的额头,心之所念也尽是懊悔和伤心,她恨父亲将自己和义王感情的摆布,她恨自己的决绝,恨自己的无能和软弱,感情应该是两人的付出,而她在他最孤独无助的时候选择了唯父命而从,对他视而不见,在他伤痕累累的时候给了他致命的打击!而反观他,相对于自己对父亲妥协后的冷漠,但他始终不曾改变,在危急关头他以命相搏,在生死之际他义无反顾,念及种种,不禁潸然泪下!

“不要......”夏紫曦毫无预兆的尖叫声打断了夏紫月独自的哀伤,擦掉眼角的泪痕,夏紫月轻声唤道:“紫曦、紫曦......”

夏紫曦闻声,眼角微微张开,双目空洞,好半晌才幽幽道:“姐姐!”

“嗯!”

“呜呜呜......”夏紫曦突然猛地钻入夏紫月怀中,颤抖着身体大声哭泣着,方才拭去泪痕的夏紫月见此,情不自禁地抱着夏紫曦再次泪如雨下,此时此刻,痛哭之声或许才能表达此时此刻的心情!

好半晌后,或许是眼泪已经哭干了,夏紫曦哽咽道:“姐姐,都是因为我,是我害了他......”夏紫月摇头安慰,夏紫曦后悔道:“是我太过自以为是了,若非我自告奋勇去救他,他不会因为我的疏忽被刺中那一剑,要不是因为我被刺客擒住,他也不用舍身换我被擒!”言尽于此,夏紫曦又不禁一丝清泪顺着脸颊而下,歇斯底里地哭诉道:“那时候,如果不是我跳下悬崖,不是我打乱了他的计划,他不会被刺客同归于尽的火药伤的血肉模糊,也不会因为夜羽救下我而让自己坠入荆江,都是我,都是我......”

“紫曦,你别过于自责,刺客原本的目标便是义王,你的出现只是一个意外......”

闺房内,姐妹二人相拥而泣,直到疲惫至极沉沉睡去......

闺房外,感受到房间内二女的悲伤,夏衍晤伫立良久,不知所想!他是大楚帝国的左相,他忠于的是大楚帝国的皇帝陛下,所以他选择将屈心赤的三年之约如实相告了楚礼渊;他是一个开明的父亲,他默许了夏紫月和屈心赤的交往,即便有皇帝陛下对楚玉颜和屈心赤的赐婚;但他更是大楚帝国身居高位的左相,如果说屈心赤给人的印象是温文尔雅,和善可亲的话,那么夏衍唔则是不苟言笑,严肃刻板,他能够走到如今这个高度,能力和手腕自然是非比寻常,心思之缜密亦是深不可测!

当初选择不反对夏紫月和义王的交往,首先是因为义王是大楚帝国炙手可热的第二号人物,若是他和夏紫月能够结合在一起,无疑是自己仕途上最为强大的助力;其次以他多年的识人之能,知道义王是一个淡泊名利、与世无争的人,但也正是如此,夏衍晤笃定他不会参与权利的纷争,自己则少了一个最有威胁的政敌;然而最重要的是,拥有这样一位佳婿,无疑是一块十分具有影响力的金字招牌,纵使义王自己超然世外,但八面玲珑的帝国官员们,也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如何站队,毕竟,义王加上左相的组合,即便是帝国皇帝,也不得不忌惮三分。

然而此刻听到房间内哀伤的哭泣,他有过片刻的迟疑和伤感,但随即古井不波的脸上又露出一抹深邃!

白日喧嚣的会场,此刻除了零星值守的军士,仿佛这秋夜的寒风般凄冷、萧瑟,屏退身边的侍从,楚玉颜独自来到屈心赤跳崖的地方,风很大、很凉,衣着单薄的楚玉颜颤抖着身体却不为所动,因为此时此刻,比身体更凉的,是心!望着崖壁之下漆黑如墨的深渊,她想仔细感受那一刻屈心赤的感受,闭上双眼,和他曾经的过往一幕幕出现在脑海之中——那年那日,也是在悬崖边,重伤的他紧紧地抱着自己,抓着救命的藤蔓,死死的坚持着,那一刻,她认定,眼前的这个人,便是值得自己托付终身的人......

不知过了多久,当四周渐渐遍布浓浓迷雾之时,楚玉颜缓缓睁开了双眼,清澈、明亮,一改此前的哀伤,原本清丽的容颜笑靥如花,下一刻猛的向前,终身一跃,一如屈心赤般,跳了下去!

千钧一发之际,一根藤蔓自崖壁处飞快的飞向空中的楚玉颜,接着紧紧地缠绕住楚玉颜纤细的腰身,未及楚玉颜反应过来,一股巨大的力量自藤蔓而来,随即将她生生的拽回到悬崖之上,楚玉颜惊魂未定,只见一个黑影猛的从悬崖下攀爬而上,夜空之中兼有浓浓的迷雾,虽然皓月当空、近在咫尺,但依旧看不清对方的面容,未及楚玉颜出言,那人率先道:“公主殿下,你若就此寻短见,九泉之下,义王何以安心!”

“你是何人?”

“公主不需要知道我是何人,你只要知道,如果义王泉下有知,他是绝对不会愿意看到你如此不爱惜自己的!”

“你刚刚是从崖低上来的吗?”

“嗯!”

“那义王......”

来人仰天而望,叹息道:“悬崖之下,江水湍急,礁石嶙峋,即便绝顶高手,尚且九死一生,更何况是遍体鳞伤,奄奄一息的义王......大楚之柱,千古一臣,如此夭亡,天妒英才,以至于此!”

楚玉颜闻之,顿时瘫软地跪伏于地,抽泣不止!

来人叹了叹气道:“最是无情帝王家,没想到大楚帝国皇室还有你这般痴情的女子!”

楚玉颜充耳不闻,只是自顾自哀伤地喃喃自语道:“你就这么走了,今后我该怎么办......”

“人走茶凉、物是人非!庙堂之上的人或许会将他慢慢遗忘,但大楚帝国的芸芸众生不该忘记他,也不能忘记他!”

楚玉颜抬首,神色坚毅道:“我永远不会忘记他的!”

那人渐行渐远,末了传音道:“未来很长,若是忘不掉,用怀念的方式,让他活在记忆中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