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老死花酒间 > 正文
第1章 龙巧
作者:小洒捷  |  字数:2313  |  更新时间:2019-07-27 06:35:26 全文阅读

明辉厅外两长排的守卫直挺着身腰,还好南方的艳阳天里微风和煦,不至于燥热难耐,否则,就是汗流浃背,汗水落到眼里,他们也不敢轻易抬手去擦。

厅内则是歌舞升平,伴随着轻松欢快的曲乐,一众妙龄女子极力展现着柔软的身躯,领前一人尤为出众,她肌肤似雪面若桃花,似雪的肌肤呈现出桃花般健康的肤色;粉嫩的脸庞上又洋溢着白雪融化般娇嫩欲滴的迷人笑魇。

只见她步伐轻快,时而弯腰勾起长腿,裙摆顺着腿上滑落,从脚踝直划至膝盖以上,将遮盖的美腿一寸一寸显露出来;时而脚尖点地,轻盈跃起,纤细的腰肢在空中轻轻一转,手中飞出五彩斑斓的彩带,从空中挥舞而下,飘然转身落地背向观众,再带着浅浅羞涩的笑意缓缓转过脸来,尤似一位痴情女子向心爱的人展现自身的美好后,又含羞带怯的模样,实在惹人怜爱。

一曲舞毕,席上的长辈自是鼓掌叫好,年轻一点的男子则惊得目瞪口呆。

魏长天在魏家长大,也算是个纨绔子弟,自小游山玩水,从不乏美女相伴,舞姬歌伎更见过无数,不曾想在这里见到这一位天仙,一时竟看得懵了:她往前弯腰那一下,将前凸后翘的身段展现得淋漓尽致,更夺他心魄的是,她往后抬起脚来后,那轻薄柔软的长裙直顺着腿向下划,将整条美腿一点点露出来,眼见裙摆即将落到大腿,他心跳加快,既期待着裙摆再落一点,又担心这不相识的女子舞得尽兴在这大厅之上失了态。

岂知她脚一点地,跃于空中起舞,当真是那天仙下凡。落地之后那含羞的回眸,更令他魂不守舍。听到掌声响起,他才一怔,忙跟着鼓掌叫好。

龙慎见来宾脸色和悦,端起杯来哈哈哈大笑:“招待不周,见笑,见笑!”

魏明泰一拱手,整杯饮尽,笑道:“慎兄说笑,你我老友,何须招待。”龙慎也陪同着抬手一饮而尽。

将杯放下,忽见那领舞女子笑吟吟走近来,替他斟满酒杯,魏明泰瞥了那女子一眼,旋即低头看着酒杯,心道:“此女虽美,但终为舞姬之类,怎可给我斟酒!不知是这龙城没有这样的规矩,还是……龙慎故意排挤我?”

他说是龙慎“老友”,其实“老”是够老,两人十几年前便见过面;这“友”倒是谈不上,俩人几乎没有往来,此次有事相求,才携子前来相见。按魏家的规矩,歌姬舞姬乃属下人,厅堂之上只可歌舞,却绝没有给客人斟酒、陪客人饮食的道理。

不过早有听闻龙慎好色,这歌舞之人,或许他并不列入下人之属也说不定。魏明泰正思索间,那女子已走到旁边的坐席,给他儿子魏长天也斟上了酒。魏明泰看在眼里,不禁又暗自思忖:“若龙慎真是以下人待我,却是看我不起?还是怪责我‘无事不登三宝殿’?”心中疑虑甚多,魏明泰面上强作镇定,却已心乱如麻。

正是这时,旁边的呵斥声打断了他的思考,由于出声突然,又近乎愤怒咆哮,差点把他吓一跳。他扭头一看,发出声音的正是他儿子魏长天。

“大胆放肆!客人饮食,也是你一个下人来搅和得?”魏长天大声怒吼。他观看这女子舞蹈,已被她迷的痴醉,好生迷恋,然而魏家的规矩他是刻在心里的,见她上来替他爹斟酒,早已心中不满,愤懑之气积蓄于胸,现在她又来往自己杯中斟酒,他就怒然发声。

魏明泰心里暗叫:“糟糕!我还待慢慢饮酒,探明龙慎用意,小儿年轻气盛,这一叫嚷,作为主人的龙慎脸面须不好看。若是龙慎与他为难,在别人的地盘,我却如何护得我子周全?”心想到此,魏明泰急忙站起,朝龙慎拱手躬身,道:“家教无方,犬子家中缺少管束,以至在此无理,还望慎大哥您不予咎罪!”

刚刚魏长天那一下怒吼,谁也没料到,那女子只回身呆呆望着龙慎,龙慎也是一惊,马上醒悟过来,微笑着点点头示意,女子又笑魇如花,俯下身去继续往魏长天杯中斟酒。

魏长天气愤难当,想一把推开女子,摔了酒杯,始终觉得失了自己气度,实为不妥。明知此时自己是客人,要质责主人是万万不该的,但比起毁坏酒具、欺辱下人,倒不如直接找主人拿个说法来得光明磊落!打定主意,他正欲起身,身旁的父亲抢早一步站了起来……

听了魏明泰的话,龙慎大笑着摆摆手,“您请坐,请坐!饮酒,饮酒!哈哈哈。”说完自己举杯先喝了一杯。见他如此大笑,魏明泰不明所以,只得坐下,朝龙慎一举杯,饮尽杯中酒,心中疑虑万千。

龙慎却只顾饮酒作乐,呷口酒后咂咂嘴细细品味,目光与魏长天的怒目相接,笑着伸出手做了个举杯的手势,道:“魏公子,请饮酒。”魏长天一腔怒火,哪有心思喝酒,但明知自己在别人家的厅堂吼叫实在无礼,想起适才父亲又站起替自己赔罪,心道:“我得罪了别人无所谓,却连累了父亲!父亲常说我年轻心急办不成事,看来我还真是糊涂,比父亲差得远了!”当下满怀歉意看了魏明泰一眼,举杯道:“对不住慎伯伯!还望伯伯降罪!小侄儿无礼,甘受责罚。”

龙慎一直笑眼微眯,此时瞪大了眼睛直视着他,不多时,又眯起眼喝酒,对魏明泰说:“恭喜恭喜,虎父无犬子呀,虎父无犬子!”

魏明泰忙回道:“教子无方教子无方!”

“诶!哪里的话!”龙慎缓缓摇摇头,“年轻人本是血气方刚,魏公子刚才大发雷霆,顷刻间竟能平心静气如此,实属不易呀!”

“他大发雷霆,本就不该。慎兄气度宏大不与小儿计较,回去后我必重罚!”魏明泰说。

龙慎笑得更欢了:“哈哈,巧儿,还不赶紧赔不是,你可要害得魏公子挨罚啦?”

闻言,那女子膝盖一曲,低头颔首,道:“小女子手拙活粗,惹恼了魏公子,罪该万死。”抬起头来一双会说话的媚眼直盯着魏长天。

听到龙慎喊她“巧儿”,此刻她又盯着自己,魏长天低声问道:“请教小姐高姓大名。”

女子朗声道:“小女子姓龙,单名一个巧字,是龙家的小女儿。”魏长天低声发问,是由于隐约意识到了事情不妙,心中底气不足;龙巧大声回答,旨在把话传进坐在一旁的魏明泰耳里,打消他的疑虑。

此言一出,魏长天脸色煞白,魏明泰脸上也是白一阵红一阵。父子两人竟把龙慎女儿当成了下人,魏长天更是为此大发脾气,此刻幡然醒悟,心中羞愧难当,震惊之下一时说不出话来。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