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饮尽风雪 > 第一卷 遗世独立
第一章 内奸
作者:香菜不吃醋  |  字数:3963  |  更新时间:2020-06-19 09:17:53 全文阅读

天空是金色的,阳光刺眼的白,他的眼睛像要撕裂开了一样。脚深深陷在金色的沙土之中,手中的那柄剑像是一棵烂木桩。滚烫的汗水流进他的眼中,男子却顾不得去擦。将身子完成一个夸张的曲线,奋力将剑从沙土中连根拔起,刺出。

鲜血像是滚烫的岩浆,很快被金色的沙子吞噬。

男人的眼睛泛着血色,将剑狠狠插在地上,他拼命的喘息。脸上,手臂上都是结痂的伤口,连手指甲缝中都是污血。

哪怕下一次拔剑很艰难,男子依旧将剑插进沙土之中。他太累了,若不这样,他害怕自己随时会倒下。

倒在这片沙漠之中除了被沙漠吞噬以外,还有一个更可怕的结果,就是被那些瞳孔之中浮现乌光,周身缭绕着黑雾的吞噬者消化掉。这两个结果都不是他想看见的,他必须活下来。

“还有多少?”喉咙火辣辣的,男子不想多说一个字。

缭绕着乌光的吞噬者,金色的天空,白色的阳光,如泥沼一样的沙漠,黑色的鲜血,残破的大旗,碎裂的乌黑古刀,断掉的青色长剑……犹如洪水一样闯入他的瞳孔之中,紧接着他的身躯被一股阴寒无比的气息包裹。

“去死。”

分不清那把插在沙土之中的剑身上是染着斑驳的血迹还是铸成的铁锈,他身子如鹞子登空,脚下沙土如泥水溅开,像是一朵盛开的金色莲花。

“只剩下五个了,三个羽化期,一个半凝丹,一个结丹。”

耳旁传来风声,剑鸣声,兵戈声,符箓爆炸声,鲜血滚动在喉咙中的咕噜声……还有回答声。男子抬起了眼睛,阳光照耀下那是一张坚毅的脸庞,轮廓分明,眉毛如两道墨水,眼睛像是夜空中闪烁的幽蓝宝石。让人印象深刻的不是他落拓的模样,而是他眉宇间的气势凌人。

“结丹期的交给我,慕白,秦风,你们两个解决掉三个羽化期。蔺仙儿,那个半凝丹的留给你。”

黑暗宛如潮水一般侵蚀而来,身穿黑袍大氅的男子手执七色七层琉璃塔,黑白紫青黄赤蓝七色灵气流转,法则碎片显化,漆黑如蝌蚪般的小篆沉浮。咒语声响起,似魔人私语,亦有禅音飘散,佛语如珠。

黑雾笼罩的黑袍人手中宝塔轰鸣,一只浑身长满红毛,形如山羊一般的怪物虚影出现。兽身人首,青面白目,红色的长毛像是瀑布一样。

“林子云,那是食灵怪物,小心。”蔺仙儿提醒道。这个看起来英姿飒爽的女人,胸口的白衫仿佛被泼满了墨水。她酥胸起伏,连连后退,显然不是对面那个手持一杆流转玄阴气大旗男子的对手。

男子,不,林子云在思考如何才能杀死面前这个狰狞而丑陋的大虫子。擒贼先擒王,如果能杀掉食灵怪物身后的那个吞噬者无疑是最好的办法。可是林子云体内灵力所剩无多了,他担心一击不中,那么他们所有人都将步入万丈深渊。

“杀生剑法第一式:惊风云。”来不及多想了,食灵虫伸出布满肉刺的舌头,比死鱼还要恶心的腥臭唾液滴在林子云的衣服上。

林子云手中的长剑散发出濛濛青芒,剑身潋滟如秋水,剑气纵横。空气似乎凝固了一样,如一泓秋水般的剑气疯狂撕裂开虚空,法术涟漪滚动,化成一柄柄细小锋利的短剑一齐插在食灵兽长满红毛的身躯上。

“北域何时出现了一个如此厉害的羽化期修士?”黑袍人眉头一皱。他压住心中的震动,手指散发乌气,指尖朝那七层七色古塔之中一勾。紫色火焰席卷,像是一道紫色神雷轰向林子云。

“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吞噬你的血肉灵气了,哈哈……”黑袍男子脸上的沟壑铺开,脸上露出张狂而扭曲的笑容。

男子还在狂笑,但是他面前的虚空中忽然出现一抹如虹的剑光。这剑光太快了,黑衣男子只看见那剑光凝成了一个黑点。

“杀生剑法第二式:石破天惊。”

黑衣男子清晰的听见风吹过沙土的声音,他眼前的景物渐渐慢了下来,大地在旋转,天空低沉,鲜血淋漓……他看见的最后一幕是一个白衣剑仙朝他露出轻蔑的微笑。

“怎么会,我不会……”

鲜血从他的颅内流出,长满红毛的食灵怪兽随着施法者殒落也化作齑粉。

“一般的力量的确很难斩杀你们,可是……你永远也没机会知道你是死在什么样的力量手中了。”林子云冷冷道。

林子云一剑挡在蔺仙儿身前替她接下致命一击,但即便如此蔺仙儿还是白衣染血,身子若断线的纸鸢跌进金色的大漠中。

“谢谢!”蔺仙儿的话很短,但是留在林子云身上的眼神却很长。

都说千雪山第六观林子云是一个极其普通的人,可是真的是这样么?蔺仙儿看着林子云的背影在金色阳光下渡上了一层金甲,她不由得轻轻笑了起来。

蔺仙儿的眼睛很好看,会让人感觉她真的很不适合拿着刀跟人打架。

苍茫寂寥的大漠上,猩红的夕阳被黑夜吞噬。神月如钩,点星冥冥灭灭,四个人坐在一斜坡上。

“见鬼了,一下子冒出这么多的吞噬者。”慕白吞着气说道。

有奸细……所有人不约而同想到。

气氛变得很诡异,没人愿意开口。本来属于胜利后的狂欢,现在所有人都在互相猜忌。

“绝不可能是我,但我相信林子云。”又是慕白开口说话。他褐色的瞳孔泛着血光,在大漠的夕阳中显得很妖异。

那个叫秦风的男人看面貌似乎三十多岁,但是实际年纪已经六十多了。他红着眼眶,半裸着上身,肩膀上,胸脯上都是密密麻麻的伤痕。

“谁都有可能,包括我,在没找到证据前,我不会排除任何一个人。”

蔺仙儿看着秦风,笑道:“你不相信他们很正常,他们都是千雪山的人。但是林子云救了我们所有人,这足以证明他不是。”蔺仙儿眼神很温柔,但是说起话来斩钉截铁。

秦风摇了摇头道:“害人之心和救人之心本来就不是一回事,我承认他救过我们,可是串通吞噬者的也有可能是他。”

林子云笑道:“理论上我的确有可能,不过我建议大家暂时没必要相互怀疑。吞噬者已经被我们杀光了,不如找一个地方商量分一下宝藏。”

众人眼冒精光,他们组成这个临时小队本质上可并非为了铲奸除恶,而是为了探险求仙缘。在七星秘境之中遭遇吞噬者,已经死掉了几个盟友,他们这么拼命为的只是获得修真资源。

林子云一语燃起了众人心中的火焰,几人中慕白最沉不住气,开口道:“又没有外人,不如就在这里分了。林师兄功劳最大,拿最多我没意见。我们三个差不多……”

按照规定在七星秘境之中得到的法宝丹药等造化宝物,众人一起所得到的造化按照出力多少分配。至于在洞府深处,各人分开行动后所得到的造化不用分出去。

蔺仙儿面有愠色却没开口,秦风忍不住骂道:“慕白,你小子修为最低。按理来说,你应该取最少的。”

林子云和慕白来自于同一个宗门,慕白刚才那番话无形之中就把自己和林子云放在一方了。三人之中,蔺仙儿修为最高,而且身负重伤。林子云次之,但是作用最大,杀敌最多。其次是秦风,接着才是修为最低的慕白。慕白的意思很明显,除了林子云拿大头,他们三个人平分。

林子云看了一下三人的神色,开口道:“按照事先的规矩分!出几分力拿多少宝物。”

“蔺道友破除三道法阵,五道禁制,杀死的魔物和吞噬者有五个,损失掉一柄青月短刀,十枚回春丹,符箓……”

“林子云破法阵一百零一,禁制一百三十,击杀吞噬者魔物共三十二,损失补充灵力丹药三十二枚,符箓一百零五张……”

……

四人中林子云出力最多毋庸置疑,排在第二的是蔺仙儿,第三的反而是修为最低的慕白。

慕白摊了摊手,嘴上挂着笑看着秦风。这模样怎么看,都有点挑衅的意味。

“我不要别的,残月刀法卷轴加上雪魄丹。”蔺仙儿开口,很大方的笑道。

三人都没什么意见,秦风喉结滚动了几下放弃了开口,慕白笑着道:“林师兄,我也什么都不要,只要那座奇异洞府之中的金字经书。”

林子云冷笑道:“事先说好的,进入洞府深处之后的所得,各人各凭本领。慕师弟,你有些过分了。”

慕白当然知道他的要求有些过分,金字经书是林子云自己一个人得到的宝物,不过再过分的要求也要看什么时候提出来。

长空如墨,沙土飞扬,一只十几丈大小的黑虎踏云飞来。黑虎身上盘坐着一个身穿蟒袍,头戴玉冠的年轻道人,那道人手持一杆丈许大旗。大旗上铭文镌刻“十绝灵幡”四字,正面浮现栩栩如生的麒麟,凤凰,白虎,玄武四兽,反面画着无头恶鬼,三头六臂的罗叉,千目神祇等图案。

“没想到你们竟然能从七星秘境之中活着出来,你们是准备刎颈自尽还是要等我出手呢?”那道人面白如玉,一手持紫色仙剑,一手握十绝灵幡。周身绽放丝丝缕缕霞光,灵气弥漫。

林子云再蠢也猜到了是谁出卖了自己,他摇了摇头,目光黯淡的盯着慕白问道:“常青宗,西海魔修,慕白师弟,为什么要出卖我们?”

“林师兄,这些话你不该来问我。你糊涂了一辈子,我可不指望三言两语就能让你醒悟过来。”慕白笑道,大摇大摆地走到了常青宗那人的身旁。

林子云悲伤欲绝,万料不到是慕白背叛了自己。他盯着慕白的目光渐渐转移,直到落在自己的胸口。在夜色中散发着幽芒的钩尖,血液在雪亮的钩尖上化开,像是盛开在雪中的梅花。

秦风的声音从林子云的背后传来,像是夜枭啼叫:“哼哈哈哈……我刚才就想切开你的身躯,看看你的胃口究竟有多大。”

蔺仙儿花容失色,她秀眉竖立,手中古朴小刀犹如一条银蛇一样咬开黑暗化作一个白色的口子向秦风噬咬而去。

秦风暗骂:“好狠的女人。”这一刀若是他不弃了林子云,两人都会被她击杀。秦风连忙撒手,抽出银钩。秦风贪生怕死,可不会白白搭上自己的性命。

银蛇刀游了一个曲线落在蔺仙儿的手中,林子云暗赞:“好厉害的刀法!”

蔺仙儿扶住林子云,杏目瞪着常青宗的道士,冷笑道:“好厉害的守株待兔,我算是见识到常青宗的威风了。”

林子云凝望着蔺仙儿,带着愧疚之意,苦笑道:“你也要陪我一起送死了。”

慕白愣了一会,龇牙咧嘴道:“秦道友,识时务者为俊杰啊。”他这句话是对秦风说的也是对林子云说的,意味深长。

秦风哈哈大笑,一脸谦卑的看着常青宗的那位道人和慕白道:“慕道友,秦某有眼无珠,之前多有得罪,还望慕道友不要见谅。”秦风看了一眼似乎不为所动的常青宗那位结丹期修士,继续开口道:“秦某愿意奉上这次秘境所得,孝敬前辈。”

说罢,秦风连忙取出一个储物袋递给常青宗的那位结丹期修士。

“你的心意,本尊领了。可你这种反复无常,卑鄙无耻的小人,也不配活着了。”那位结丹期的年轻修士扣了扣指头,掌心垂落一层青色灵气笼罩秦风。秦风甚至连惨叫都发不出来就此身死道消,结丹期杀羽化期本就如屠狗,何况秦风还受伤了?何况他还是北域第一大宗常青宗的结丹期呢?

香菜不吃醋
作者的话

新人新书,求推荐啊,嘿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