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异谍战 > 正文
第十七章 诡谲
作者:成功执子  |  字数:2113  |  更新时间:2019-07-27 13:28:04 全文阅读

伊庄园被护卫反噬,伊丽莎白、邱忠义后悔不已。当初,也不知老两口哪根筋路不对,非要请雇佣军当护卫。

当今世界,谁不清楚雇佣军就是一帮杂碎,毫无忠诚可言,为了钱,啥都敢干。

宇光建议招募东方男人,伊丽莎白嘲笑道,“东方男人,靠得住吗”。

被歧视,宇光倒没什么,邱忠义不乐呵了,紧了紧衣服,挺胸收腹,“夫人,至少我还可以吧,想当年,对吧”。老头不丁不八地岔开,一副高手风范。

“噗哧”,老妇人笑了,如一朵老梨花,“你呀,都这个年纪了,还没脸没皮,比我的小拉吉差远了。不行,我得去看看他”。

宇光跟便秘一样难受,多大年纪了,还玩“秋波”。艾莉丝趴在窗边,看父母秀恩爱,一股怨念浮上心头。

父亲是中国人,瓜港领事馆挂了号的,为啥嫁给母亲,地下输油管是什么,傻子都明白。

伊丽莎白淡淡一笑,家人表情一目了然。宇光没来由心脏一缩,怎么蹦出美女蛇的感觉。

张老爷子接到冯领事密报,坐立不安。领事馆连厨师,就十个人。除了原班人马,新入的只有邱忠义,他可是隐蔽战线一张王牌,变心了么?老爷子一身冷汗。

能出入领事馆的,还有宇光、艾莉丝,难道是宇光?艾莉丝?老爷子头皮发麻,要是宇光叛国,一切都完了。浑小子,你到底是不是啊,老头开始抓狂。

伊丽莎白、邱忠义走了,伊庄园就剩艾莉丝、宇光。宇光躺在小木屋三天了,领事馆催他四次,宇光压根没理。去干什么,毫无头绪。那么多窃听器,要说没内鬼,谁相信。老武官人都没了,心脏病,哪有那么巧。

艾莉丝温情地陪着宇光,想尽法子逗他,美女水性好,正在湖泊摸鱼,说晚上做个红烧。

“噗通”,宇光扎入湖泊,美女抓住一条鲤鱼,正准备显摆,被袭了。

尖利的嗓音响彻湖泊,美女大怒,“臭流氓,你吃错药啦,快住手”。

宇光捂着左眼,青紫青紫的,一脸无辜地望着艾莉丝,这婆娘就是故意的。偌大的湖泊,还能有谁。

艾莉丝风情万种地娇笑,攀着宇光的脖子,吐气如兰,“活该,不知道我练过呀”。

美女边说边吻着男人左眼,洁白的豪壮,摩擦男人胸膛,双腿扭捏着。宇光一激灵,这妖女又挑战他的定力,轻轻推开美女,“艾莉丝,你想过将来吗”。

艾莉丝一怔,旋即无声哭泣,豆大的泪珠,洗涤着瓜子脸。美女幽怨的眼神,深深刺激宇光。

“当我没问”,宇光随手一抓,一朵玫瑰呈给艾莉丝。

“真小气,还没我摸的鱼好看”,艾莉丝赌气地甩向湖泊,跟飞镖似的。

摸鱼、飞镖,宇光灵光一闪,歹徒够狡猾的。一把抱住美女,忘形地扑向湖泊。

巴坦边界,硕大的军营,隐蔽在崇山峻岭。两千名雇佣军在训练,山峦四周荆棘密布,几十名狙击手潜伏警戒,空中时不时飘过无人机。

三辆豪车在隧道穿梭,坚固的岩体,一眼望不到头。半小时后,六位男女坐在一间密室,视频正在演绎,世界军力一目了然。

五位男女向一位女士敬礼,平头男子恭敬道,“阁下,计划正在进行,你还有什么指示”。

女士蒙着面,轻轻颔首,“这边先停一停。查尔斯,军队交给你儿子,你去西边跑一趟”。

“是,阁下”,平头男子恭敬回话。

蒙面女士转身对一位女子温柔道,“宝贝,忍一忍,会好起来的”。

女子泫然欲泣,“母亲,别伤害他俩行不”。

蒙面女士揩去女子眼泪,痛心道,“难为你了,有些事不能强求”。

“嘟嘟”,一位少校敲门。

“阁下,皮诺将军来了,你要见他吗”。

“当然,他可是好主顾,查尔斯跟我一起”,蒙面女士随手一挥,视频关了。

安飞旭今年三十了,女朋友谈了两个,可惜都吹了。失了恋,总要宣泄一番,多数男人喜欢酗酒,他选择来S城散心,结果被妹妹安琪儿抓了壮丁。

安飞旭不想去X城,那可是军工重镇。安琪儿非说X城出了千年奇观,科学都没法解释。这不勾引他吗,他最喜欢考古,哪抵得住这个诱惑。

“孔明山”找到了,的确像诸葛武侯的手笔。有洞口、有栈道,木牛流马的痕迹还在。咦,怎么有人在里面活动,电梯、汽车,混蛋,这是古迹,要保护的。

安飞旭收起望远镜,准备探个究竟,要真是武侯的遗迹,这里必须隔离。国家很多黑科技,就取自古代文明,这个秘密持续上百年了,世上没几个人知道。

夜晚,安飞旭穿上隐身服,像蛙人似的攀上通风口。刚闪进洞口,一只手突然伸出,拖住他直往里拽。安飞旭魂都吓掉了,使劲挣扎。

“嘘”,来人捂住他的嘴,“安先生,你怎么才来”。

安飞旭懵了,一定是飞燕出卖了他。

“你是谁,怎么知道我在洞口,你神仙啊”,安飞旭压低怒吼,谁碰上这事都得发飙。

“别生气,你这行头…。你看看,那液体是啥,一会儿红,一会儿黄的”,来人毫不理会,指着窝池里的沸水,啰里啰嗦个没完。

安飞旭在发呆,又被小妮子耍了,什么千年奇观,跑来给她做鉴定来了。

小拉吉被禁足了,小小年纪出手凶悍,二百个匪徒,还没进入陷阱,全被眼镜蛇围了。光明城,除了小家伙,没人有这个能耐。

“妈咪,你放了我,我再也不敢了”,小拉吉哭求着。

黑玉有些头大,小家伙被宠坏了,“拉吉,妈咪教你多少回,不要有贪嗔之念,记住啰”。

“贪嗔是啥呀”。

“贪嗔…,哎呀,记住就是啦”。

“妈咪,外婆来了,快快”,小拉吉手舞足蹈的,拉着黑玉往外跑。

黑玉见怪不怪了,几个月来,小拉吉异能越来越强,方圆三公里的动静,小家伙能轻易感知。

“奇怪,拉吉,你有这个本事,妈咪怎么没有”,黑玉喃喃自语,又像跟儿子诉说。

“妈咪,我告诉你啊,鹰…”,小拉吉跟黑玉咬耳朵。

怎么可能,黑玉呆痴了,儿子不会骗她。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