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兵伏天下 > 第二卷 西都前后
第三十二章
作者:天王补心丹  |  字数:6023  |  更新时间:2020-07-06 23:35:53 全文阅读

第二阶段还没有开始,西都大营现在还是处于修养状态。路戬难得给他们拨了一些好酒,稷下书院蒸馏出来的酒,那可是天下闻名。

  钱不二虽说酒瘾还在,但是经过这短时间以来的调养,已经好了很多了。只是路戬给他的规定还是不能喝酒,所以他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兄弟几个大碗畅饮,自己只能以茶代酒过个手瘾——这也是只能过个手瘾了。

  “我……就这么看着啊?”钱不二明知故问道。

  沙成峰抬起头,道:“啊,你就这么看着。”

  王侯笑嘻嘻道:“就当是过过干瘾罢了,等你这酒瘾没那么厉害了,再和兄弟们一起饮酒也不迟。”

  钱不二觉得这哪里是在过干瘾,简直就是在折磨人。你们快活喝酒,就我一个人吃茶。这事儿倒也是越想越憋屈,实在是有些让人心生不快。不过也是属于自己的原因,也埋怨不了其他人。只是看着他们这么痛快地喝酒吃肉是在是有些不快,手中的茶是越喝越没有意思,纵然是好酒菜在吃着,但是常言道无酒不成宴,这钱不二也是无酒变是饥。这菜是越吃越饿,索性直接不吃了,大手一挥,便出得门去。

  “哎,你去干嘛?”韩小虎问道。

  “去训练!”

  钱不二自是憋了一肚子的不快,只能去训练场上发泄发泄。

  虽说这家伙吃不到酒,看着是有些可怜,但是倒也没有人将酒悄悄分与他些。都知道现在钱不二正值这关键时刻,要真是将酒给了他,这瘾是过了,但是这就是在害他了。作为兄弟,想真正为了钱不二好,就得帮着他把酒戒了。

  按照路戬的说法,钱不二其实只是铲除酒瘾,倒不是真的把酒戒了,滴酒不沾。平常胡乱喝点倒是没什么,只是他身体中的酒瘾如果不除,到以后是要出大问题的。况且对于钱不二这种常年饮酒嗜酒如命的酒鬼来说,堵不如疏。之前在风安狂刀帮中,多少帮中兄弟强制钱不二戒酒反而是适得其反,当知道这种方法是决计行不通的。真正来说,来时要走路戬这种同时用药物和心理治疗双管齐下,不仅戒除酒瘾还能帮他调理好身体恢复健康。

  钱不二其实自己这一段时间以来就感觉得到自己的身体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以前的一些小毛病也渐渐地被医治好了,常年喝酒导致自己的经脉有些受损,最近也被调理过来了。全身如同重新换了一身筋肉血骨一般,那可真叫做脱胎换骨,焕然一新啊!

  这周身通泰,顺畅无比。自己都感觉到自己的内息都有了进步,忽然有了一种突破瓶颈的感觉。要知道,曾经的自己,可是怎么都摸不到这个地方的。这还是要多多感谢这西都大营里面的路戬教官。

  钱不二坐在训练场上的双杠上,静静地享受这难得的宁静。

  难得自己的身体变得如此通泰顺畅,比之喝酒都要来得痛快。仿佛是突然卸下了千斤枷锁,瞬间跃出了黏着的沼泽,那叫一个身心自如啊!

  钱不二的性子一直都十分急躁,虽说在帮中被戏称为潇洒小乙哥,但其实也是个多动症患者,平日里总是坐不住,也难以静下心来。所以他在武艺上的进展很快但是在静法|*|功修炼却是远远不及一般人。

  但是一个武者,不仅仅要外练筋骨,还有内练静心。从小到大也不知挨了多少戒尺教鞭,也愣是静不下来。永远都在躁动着。

  这也是孔仁对钱不二忧虑的一方面。

  钱不二虽说在武艺方面极强可以掩盖很多缺点,但是真正想要更进一步,不断超越还差了很多火候。

  这回来到西都大营,独特的管理方式、训练方式还有对自己的处理方式都让钱不二这个常年都是一副玩世不恭的人慢慢静了下来,稳了下来。

  从来不曾有过心如止水的感觉,在今天却不经意间,就在这无人的演武场内,在这双杠之上,迎着微凉的秋风,感受到了一种不曾有过的安心的感觉。

  他闭着眼睛,看不到任何东西,一颗心如同一颗石子沉入茫茫大海一般,从开始的海面的波涛滚滚越往深处,越是深沉和宁静。整个人似乎已经和周围的自然融为一体,或许说人本来就是和周围的自然是一体的,只是我们拥有了自己的意识,才强制将自己和自然分割开来。

  虽然是闭着眼睛,但是好像比以前看得更加真切明亮了些,也是更加地真切了些。不用眼睛去看,看见的却要比用眼睛看看到的还要多。钱不二将自己的内息任意放出,不去刻意地去引导,反而是让周围的一切来引导自己。

  虫儿的鸣叫,鸟儿的啼声,还有那丝丝不断绝的风声,都在诉说着什么。很多东西突然间就变得通透了起来,似乎在这一刻,才真正领会了这一呼一吸之间的真谛。观世间万物,辨人间百态,除却用眼,更应该用心。眼睛看的虽然直观,但是他也会欺骗我们自己。因为人的眼睛,只会看见“自己想看见的东西”,而因为“看见”所以便认定了此物为真。但是事实上这只是一种双重的欺骗而已。现实自己的意识“欺骗了”自己的眼睛,然后又是眼睛又来“欺骗了”意识,从而双重之下,便看不见真实之物了。

  但是心不会,用心去看,用心去直观感受。将意识处于一种最客观的状态去感受周围的一切,那么得到的,便就是所有的,便就是真实的。不多不少不掺假,便是是怎样就是怎样,不再有什么其他的差别在里面。真真正正,实实在在。

  钱不二十分享受这种感觉,无人打扰。虽说以前最怕无趣,故而喜欢到处惹是生非。不过现在,似乎终于领略到了这“静”之美。

  因为不能喝酒而来到这寂静无人的演武场上,却偶得了这样一个自在的境界,实在是叫人心中好不欣喜。他慢慢睁开眼睛,看见的,便是一个熟人面孔。

  “路教官!?”钱不二欣喜道。

  “我看你在这里入定,便远远站着怕打扰到你。”

  钱不二从双杠上跳了下来,然后十分欢喜地道:“是啊是啊,这是我第一次成法|*|功,虽说时间有些短暂,但是所获颇多呢!”

  路戬倒是摇头一笑,道:“哪里时间短暂?怕只是你自己这么认为的,我来时你已经入定了很久,我在一旁远远站着等了足有一个时辰你才醒来!”

  钱不二嘴巴微张,他吃了一惊。本想着这次入定可能也就是半柱香的时间,可谁知道竟然直接往一个时辰上面开走了。

  不过,也就是说路教官也再次守护了多时……

  修炼静法|*|功就是一种对环境极为苛刻的修炼,本来说每个修炼这静法|*|功是要做好万全准备,以免受人打扰。像自己这种偶然领悟,顿然入定的实在是很少很特殊,不过这也很容易受人打扰。

  而路教官却是在这里守候了整整一个时辰……全都是为了为自己排除周围的不安定因素,为自己保驾护航……

  一想到这里,钱不二不觉心生感动,他连忙向路戬敬了个军礼:“列兵钱不二,多谢教官为我护法!!”

  路戬摆摆手,道:“这都不算什么,帮你也是帮我自己。毕竟我可是希望你们越强越好。”

  “怎么样,这几服药吃下去之后,身体感觉如何?”

  钱不二道:“虽说还有些馋,但是相比于之前已经好得太多了。刚刚有成法|*|功,我现在是感觉浑身通透自在,仿佛内息都进步了一大截。”

  路戬点点头,道:“跟之前进来的时候比起来, 确实是好了很多了。之前你是外表浮躁,内心也浮躁,但是现在是外表浮躁,但是这心却是能够真正静了下来了。不错,不错,看来也算是你运气好,突然间就开悟了。”

  “还是要多谢教官的帮助,若非路教官,恐怕我现在依然还是在发酒瘾闹酒疯,再过个十年八载的,也就成了个废人了。”

  钱不二挠挠头,他固然是知道自己这身毛病不除必然会影响到之后,但是之前他也是想尽了办法却也是事倍法|*|功收效甚微。只得将希望寄托于西都大营这种非常有纪律性的军队,通过这里强制的各种约束将自己的酒瘾根除。

  本来原先想着的,也不过是强制性的戒断,只是军队之中自然是要比帮派更加严格。死死地将自己压制住,可能时间久了也就能够除掉了。只是这路教官手段非常,治疗自己这酒瘾就如同是上古大禹治水一般,那是不用围追堵截,使用疏通引流,慢慢地将自己的酒瘾除掉。而且配合他的药物,速度还很快。可见这个教官在医道上也是颇有造诣的。果真,能力不凡,实力不简单啊!能够轻松配制各种药物的人,在很多时候都是有着非常大的作用的。至少可以说,有他在,但凡是中毒染疫,都能够快速地治疗好,在行军当中可是能起到很大的作用的。

  “怎么样?想喝酒吗?想喝的话,我可以给你特批一点。”路戬笑吟吟道,他是故意这么说给钱不二听的。

  钱不二舔了舔嘴,不管是心里还是嘴巴上,对这醇香的酒液可是馋地紧呐!只是他也知道自己如今应当继续忍耐克制。不然可就是前法|*|功了。而且经过这段时间的长足治疗,他对自己的酒瘾也有了一定的控制力了,不再是像往日那般变得如同疯魔。这点诱惑还是能够忍耐得住的。

  “算了算了……”钱不二推辞道。但是听这语气就知道不怎么坚定,中气不足啊!

  “真的不尝一口?这酒可是刚刚从酒坊里面弄出来的,要知道书院自从拿了制酒许可之后,那制酒技术可谓是一日千里。这可是难得的好酒啊!新鲜出炉的,不必老酒差呢。”

  路戬将自己腰间的一个精致的紫金葫芦摘下来,晃了晃其中的酒液。

  听着酒液撞击葫芦的声音,明明就是一种单纯的液体撞击固体的声音,可是愣是给钱不二听出了一种心神荡漾的感觉。这老酒鬼啊,光是听歌声响,都能判断出这酒的品质。

  路戬这葫芦种的酒,应该是多年的醇香老酒,而且绝对是非同一般的老酒!这酒喝起来绝对是入口顺滑,粘稠而不失清灵澄澈,酒香沉实,不必那些轻浮劣酒,喝不了几口便是酒气上头。绝对是能够浸润五脏六腑,滋养奇经八脉的好酒!

  钱不二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就YY出了如此多的特点,而且只是光听见个声音。可见这个人对酒是有多么的热爱了。不过就算是如此,钱不二也没有说要破戒。

  不过有一说一,钱不二的这种种猜想倒也是十分贴切了!因为这紫金葫芦中装的不是别的,正是杜康老酒!路戬不知从哪里得来的杜康老酒,数量颇多,品质也颇好。都是一等一的好酒,和钱不二猜测的也是差之不多。

  路戬腰间的紫金葫芦,是青羽特地为他做的,上面有十分繁复的铭纹。劳力又耗材,但是最终的目的也只是能够更好地更完善地保存路戬的酒,让他随时随地想喝的时候都能够喝上两口。

  不得不说,自从青羽来了之后,路戬这边的生活也是发生了诸多变化。首先成亲一事也是颇为唐突,虽然路戬有些不悦,但是青羽在其他很多方面都帮了路戬很多。可谓是十分得力的助手。或许用贤内助来形容青羽才更为合适。

  不过路戬对青羽只有感激和尊敬,纵然是发生了这样的是,路戬也没有做出过任何逾矩的事。这个逾矩,是朋友意义上的。

  虽说之前陈四倒是点拨了他自己一些道理,那些道理也是不无道理。但是对于路戬来说,他还是觉得这事多有不妥。你情我愿是最重要的,他不愿意强迫青羽如何如何,自己和她能成为好朋友,但是必须做到恭敬,不能有轻浮之举。若是以后青羽能够寻得中意的男子,那便是好的,自己也就谈不上做过什么对不起她的事。

  一对成亲了的新人,却是如同朋友一样在相处。也是好生奇怪的组合。

  ……

  ……

  钱不二这边被路戬勾了勾馋虫之后,还是选择回了宿舍。毕竟再在这里下去,自己应该是会把持不住的,到那个时候,自己也就算是破法|*|功

  不过路戬是确实没有捉弄他的意思,因为路戬觉得他现在是可以喝一点的。喝一点点,就当是润润喉咙也是没有太大的影响的。只是不要喝的太多便可以了,而如果说钱不二要是知道了这里面的酒是难得一见的杜康老酒的话,那可真的要将他后悔而死!

  不过既然钱不二有这个恒心经得住诱惑,那也是好事,这对他来说也是一种修炼和进步。

  ……

  ……

  路戬一回到书院的宿舍中,便看见了在此等候了一段时间的华冲。两兄弟好久不见,一见面就是喜笑颜开,当场就来了个热情的拥抱。

  赵悦颜和华亦需去找青羽了,似乎这个团体不知在什么时候就已经形成了。华冲倒是一直在这里等着,准备了一些酒菜,刚好已经是吃完饭的时间了。

  薛奉还有岳业他们几个也是难得得到了假期,自然是不会放过的,这几天也是天天在西都各个地方转悠。这边和康乐坊也不错,晚上在这里看节目的也不少。只是比之风安城,自然还是有些差距的。但是只要玩的开心就成。

  这边倒是只剩下了路戬还有华冲了。

  路戬向来是不爱热闹的人,李玄素喜欢到处走动,西都这边还没有探究个究竟自然是要拉上哥几个去好好玩一玩的。他知道路戬的性格,也便不会强求。

  比起去凑热闹,路戬更喜欢在空旷无人的演武场上走走转转。路戬喜欢没有人的地方,因为会非常安静。或者说,因为没有人所以便没有了争斗,没有了争斗也便没有了杀戮和血腥。所以,路戬喜欢没有人的地方。因为这样,也便没有人会受伤了。即使是有,也就只有自己一个人了。

  “无殇,在这西都大营,待的可还习惯?这军营里面规矩众多,自然是比不上你在北地快活的。”

  路戬笑道:“冲哥你多虑了,我是挺喜欢这里的。而且,我喜欢遵守规矩,现在轮到我来给别人制定规矩,你还别说,还真别有一番趣味呢!”

  华冲喝了杯酒,道:“不过你有意思了,可就苦了你手下的那些新兵咯!”

  “哎,怎么样?这群新兵好不好带?要不要我再拨个一二百人给你镇镇场子?”

  路戬笑道:“冲哥,就这么看不起兄弟我?”

  华冲连忙道:“我可没那意思!我只是想着你也是初出茅庐,这领兵训练也是开天辟地头一回,有些事情,我怕你处理起来有些麻烦。毕竟我是过来人,在天雄军也是当了这么久的差。”

  路戬道:“冲哥大可放心,小弟我在这方面还是颇有天赋的。这些新兵不能说多好带,也不能说多刺头,算得上是能够听从指挥的。没有整出太多的幺蛾子。”

  华冲点点头然后道:“你这第一阶段结束,我看传达过来的资料,走的人已经过半了,这两天还有人在陆续退出。这第一阶段就有这么多人走了,你后面的两个训练季度该怎么来做?这人都走|光了可就不好看了啊。”

  路戬倒是往后靠了靠,靠在椅子背上,有些慵懒道:“走|光了就走|光吧,人走了又不是招不了下一批。只是到时候面子上可就不好看了。”

  华冲思虑了一会儿,道:“哥哥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路戬饮了一杯酒然后道:“冲哥但说无妨,你我兄弟之间,就没有什么说得说不得的。”

  “依我之见,要不你现将第二阶段的训练难度下拉,确保进入第三阶段的人数足够,然后在第三阶段的时候,再逐个淘汰,确保相应的人数足够。”

  路戬道:“冲哥,你这种方法,我们不是没讨论过。说实话,对于目前的西都大营来说,也不失为一种很好的办法。至少在方方面面都能有说得过去的地方。只是……后来我也是反复斟酌,这种靠着勉勉强强训练得来的,对于他们来说也不过是尽力挤进那固定的名额中罢了。最终终究还是会懈怠。所以,就算是最后能够留下来的人寥寥无几,就算是不足一百人,我们也都认了。西都大营,要的是真正的强者,在各方面意义上的。”

  华冲深吸一口气,然后抱歉道:“是愚兄考虑问题不周,无殇有这般鸿鹄之志,倒是我唐突了,出了这个馊主意。”

  “哎,冲哥此言差矣,你也是一片好心不是?都是为了这西都大营,谈不上什么馊不馊主意的。你我兄弟之间,无话不谈便好!”

  “无殇还是这么不设防,哈哈哈哈,豪气!愚兄佩服!”

  路戬笑道:“这酒喝得也就这样了,冲哥,好久没和你交交手了,出去练两手如何?”

  华冲本来就是个武痴,路戬既然这么说那他肯定不会推辞的。

  “我还正有此意呢,就怕无殇你没有时间精力陪我胡闹。你看,我这龙牙银枪都准备好了。”

  说罢,华冲从墙边靠着的枪盒中抽出了自己的龙牙银枪,然后咔咔几下就将这杆枪组装好了。

  龙牙银枪是龙刀枪,枪刃如同一把短剑,寒光凛凛,冷气森森,好一把绝世利器!不愧是上品魂武。

  路戬则是亮出了他的玄虎重脊刀。别看这把刀是苗|刀,刀身看似较窄刀型流畅,但是这分量可是十分不俗,叫一般人拿都拿不起来,更别说使得动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