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兵伏天下 > 第零卷 起始
边关天翎
作者:天王补心丹  |  字数:2525  |  更新时间:2019-07-25 09:45:43 全文阅读

海外徒闻更九州,他生未卜此生休。

——李商隐

懿朝边境·天翎关

天翎关,懿朝抗击北方狄族天险之地。自赤县神州天变地动,人族懿朝崛起,三百年来,无一支狄族能破此关,护懿朝人族举国太平。

此处经数百年不破,全凭懿朝镇北王一脉世代守护。

懿朝镇北王,乃三百年前懿朝崛起之时帝国开国元帅。初代镇北王华天雄为开国皇帝华天杰之胞弟。此人号称帝国铁鹰、懿朝石柱,兵法韬略无人能敌,内息外功盖世无双。

当年他凭借自己以一当千的武力、战无不克的军队以及运筹帷幄的兵法韬略为懿朝打下了半壁江山!在那个群族争雄,各方逐鹿的年代,他震烁了一个时代,开辟了一个盛世。

故而镇北王一脉在懿朝的地位就是与帝齐平,与国咸休,是除却皇帝以外地位最高的。

镇北王一脉世代单传,无论男女,也是懿国的上层贵族之中最为特殊的一家。

他们这一脉,代表了皇族直属最强的战力,也一直是懿朝所有军队中最顶尖的几个王牌之师之一。

他们的军队名叫天雄军,这是天下闻名的虎狼之师。三百年来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军纪严明,兵士如虎,未让北狄任何一族踏足天翎关内半步!

一如此次,北狄夏豺族明犯天翎关边境,肆意撕毁合约。镇北王华釭率六万天雄军浩浩荡荡地从帝都风安赴往北地天翎关,平战乱,驱狄族。

六月兵临,九月班师。

天雄军以雷霆之势横扫夏豺族军队,并迫使夏豺族大汗重新签订两不相犯合约。

九月二十八日,天雄军选择这一良辰吉日还师。

二十七日夜晚,整个大军都在忙碌着收拾帐篷、锅灶等行军用品。

此时的天翎关,孤月悬空,寒风萧瑟。

一名身着银光细甲身披猩红披风的小将站在城头,迎着凌厉的朔风尽力去看向远方。

银光细甲被誉为懿朝第一战甲,坚固、抗击且水火不侵,而且很轻便,且十分贴身。

从这银光细甲勾勒出的轮廓来看,这名小将应该是一个年芳不过二十的少女。

她肤色极白,在天翎关无云的明月下更如白雪凝脂。少女有一头及腰的长发,今夜难得将他们的束缚解除掉,让他们随风飘舞。少女的脸蛋精致,双目如翦水秋瞳。她鼻梁比较高,为她增添了几分英气。

这本应该是个身穿绣衣罗裙倾倒众生的女孩儿, 但却穿上了这一身冰冷的盔甲,来到了这片荒凉的北地。

“小冰儿,怎么不去烤烤火反而站在这里吹风?北地九月的风,可烈着呢。”

被称作小冰儿的女将转过身,看着面前的这位铁塔一般的九尺将帅。(此处九尺约合一米八九)

少女站在他的面前纤瘦地就像是一个小兔子一般,但这一对父女却是一样地挺拔。

“我在为我的凰羽营哀悼,父亲。”

“胜败乃兵家常事,死伤在所难免,你要看得开一点。”华釭叹了一口气道。

“他们本不用牺牲的,只因为我的冒进和错误的判断与指挥……这都是我的错。”她微微低垂着自己的头,双眼中有些莹光。

“所以你成长了起来了,不是吗?这未免也不是一件好事。”

“成长?我的成长就需要那么多的将士去无谓的牺牲吗?”少女的声音微微颤抖,带着一点余烬的激动。

华釭拍了拍她的肩膀,道:“每个人的成长都是不一样的,你生来就是属于这战场,属于军队,你和一般人不同需要这种残酷的成长。”

“父亲,您对一个十八岁的小女孩儿说这样残酷的成长,可真是够残酷呢。”

华釭哈哈一笑,道:“有吗?不会吧?你可知道上一任镇北王可是在他儿子十二岁的时候就说了同样的话啊!亦雪啊,你要做的,不仅仅是哀悼和消沉。翻山坳一战你的凰羽营几乎尽墨,这是你终身引以为戒的教训!好好认识它、记住它,有朝一日当你执掌天雄军的时候,你才能百战不殆。”

华釭摸了摸自己的山羊胡子,拍了拍华亦雪的肩膀,随手扔给她一个酒囊,然后转身离去。

不过刚走几步,却又忽然转过身来说道:“对了,那个什么白太守的儿子,他……”

“我现在不想谈这些,父亲。”华亦雪直接打断他的话,“再说了,父亲答应过我,这方面的事,您绝不插手。”

“好好好,不插手不插手。”华釭连忙双手作投降状,然后飞也似地逃走了。

华亦雪拿起酒囊,仰起她那天鹅般的细颈狠狠地灌了一口。然后放下酒囊,手背从嘴边一掠即过,擦干净上面的酒渍。

她叫华亦雪,字墨冰,是镇北王的独生女儿,也是未来天雄军的主人。她六岁就拜在帝都风安城有名的梧桐庵的慈安神尼门下学习内息功法,是难得一见的“先天者”;十四岁开始进入军营,一进天雄军,凡校尉以下的军士就无一能敌;十六岁亲自带兵,而后得华釭相助,建立凰羽营;现年十八岁,打了人生第一次败仗,却几近让她亲手建立的凰羽营全军覆没。

是人都会败,但却从未想过自己。胜败乃兵家常事,但我们却总是容易接受胜利,难以接受失败。

今日九月廿七,明日便是她的生日,十八岁的生日。上天却早早地为她准备了这样沉重的礼物。

她不哭,因为她从不容许自己哭泣。宁愿站在城头上,看看这荒凉的大地。

一阵沉闷但有力的号角声忽然响起,这种节奏不是军队进攻或者撤退亦或是吃饭、行军,而是军队之中发生了一些特殊的事。

一般来说,是好事。

天雄军主营地。

此处早早升起了一大堆的篝火,许多将士都在这里。现在,这里就更加多了。

华亦雪从城头下来之后就赶忙赶到了这边,不过这里早就被许多兵士围得个水泄不通。

华亦雪随便抓过一个兵士问道:“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那兵士瞧见是华亦雪,先是恭敬地敬了个礼,然后欢喜地说道:“华将军来得正好!众兄弟正要去找您呢!”

“找我?”华亦雪奇怪道。

“是啊!华将军赶紧去看看吧!有十九个凰羽营的弟兄从翻山坳死里逃生,活着回来了!”

华亦雪忽然觉得脑子被炸了一下,随即便迅速扒开人群发疯似的往里面挤。

而这个小兵也帮忙在一旁高声喊着“华将军来了!”,让众人为华亦雪让出一条道路。

总算,没费多少力气,华亦雪挤了进来。

看见眼前这十几个熟悉的面孔,华亦雪有些激动地说不出话,眼眶都有一点红了。

他们身上大部分都缠着粗糙的绷带,浑身上下都是血污,脸上都是剑痕刀疤,甚至有一两个还断了条手臂。但是,他们至少都活着回到了军营里,他们至少从死人堆里面爬了出来。

一共一十九人,虽然两百人之中只余十九人。

“末将……见过将军……”军衔最高的那位副官咬着牙忍着痛单膝跪在华亦雪的面前。

华亦雪颤抖了一下,随即朝着周围大喊:“还愣着干嘛?!军医、军需处、火头军,能动的都动起来!”

于是众将士管他是不是军医还是火头军,都叫出了一声响彻云霄的“诺!”

……

“王爷。”华釭身边的一个随行侍官恭敬地来到他的面前。

“剩下的交给你处理,我去那边看看。”

“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