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甘谷稚趣往事 > 正文
第十六章 叫家长
作者:张虎成  |  字数:5148  |  更新时间:2019-09-07 01:07:55 全文阅读

记得那一年从师傅第一次给我教授武术起,便说道:拳练百遍,身法自然,拳练千遍,其理自见。

  师傅并没有教我很多拳法,一共教了一套河北沧州地方有名的北派“弹腿”,但他第一次说的话,我倒是记心上了,为了练好功夫,整日里午饭过后关上家里院子里的大门,一个人在大院子里一遍又一遍的练习。

  而母亲则像往常一样,在厨房里洗碗刷锅,手里拿着一块儿已经用的破破烂烂的抹布,指着院子里练拳的我破口大骂,我则根本不理母亲,对于母亲骂我的话,也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本来母亲一生坎坷,四十出头时才生养了我,平日里一般的事情都是顺着我、惯着我,从来不会无缘无故骂我,也舍不得骂我。

  本来她是支持我习武的,打从我第一次去拜师的时候起,她就告诉我:“练习武术可以强身健体,你要想练就好好练吧!”

  但自打我从某日起,为了练武纯粹不去学校读书起,她的态度则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从一开始看着我在院子里练武就笑呵呵,但那段时间一看到我在院子里练武就破口大骂。

  我和母亲之间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很久,直到那天爷爷来我家后,便结束了这样的状态。

  记得那天,我和母亲像往常一样,她在厨房里手拿破破烂烂的抹布指着我骂,我则一会儿“鹞子翻身”,一会儿“苏秦背剑”,正练的不亦乐乎呢!突然听见有人敲大门。

  我那时正练的得劲呢!根本没去理会有人敲门,只是继续在一遍一遍的练习,母亲则丢下抹布,朝着院子大门快走了几步,开门后,原来是爷爷来了,手里拿着一根棍子,嘴里叼着一根自己用羊腿骨做的烟斗,当地方言,叫“干卤二”。

  母亲见是爷爷,习惯性的问了句:“原来是您来了啊!您午饭吃了吗?我今天做了点油煎洋芋,我去给您乘一碗。”《油煎洋芋是当地一种小吃,将土豆切成片儿,在热油里炸出来的》

  爷爷笑了笑说道:“我吃过了,再者就是没吃,我从来不吃这些六谷。我听说虎成很长时间没去学校了,我来问问为啥不去,虎成人呢?在哪里?”《“六谷”当地方言意思是,除馒头面条外,吃不饱人的饭。》

  母亲则说:“他就在院子里练拳呢!我现在实在拿他没办法,今天您既然为这事儿来了,您给说说,或许还能听您的话。”

  爷爷进门到院子里后,见我还在练拳,抽了口手里的烟斗,不急不忙的说:“你刚才那招,马步变弓步不正确。” 可能是母亲天天骂的原因,我突然听见爷爷这么说,还觉得挺高兴的,他似乎很支持我似得。

  我停下来后,便问:“那怎么样,才正确呢?” 爷爷呼呼两声,使劲将自己“干卤儿”烟斗里面,已经燃烧殆尽的烟丝吹出来后,面无表情的说:“练功夫,首先练的是下盘稳,练马步便弓步不是为了好看,得用腰劲儿,不然脚底下是虚的。”

  听完爷爷的话后,我则按他的要求用腰劲,又练了一遍,正要接着练呢!突然被爷爷打断。爷爷站在那一边给厨房的母亲说:“你把你家的大凳子给我搬到西面屋子里去。”话毕则问我:“练完了吗?练完了我们去西面屋子里,我有话要给你说。”

  母亲将家里的一个大凳子,搬到了西面屋子里后,我和爷爷则进了西面屋子里,刚进屋,他老人家就坐在了大凳子上,一脸严肃的对我说:“你给我跪到这儿来。”我当时也不懂他要干嘛,再者也是自己的爷爷,啥也没说,便朝着他跪了下来。

  随后爷爷又给母亲说:“你去厨房里,把你家洗菜的大盆儿给我拿来。”母亲一脸疑问的问道:“你要大盆儿做什么?”爷爷则说:“你不要管,拿来就行了。”

  母亲搬来家里洗菜的大盆儿后,爷爷指着我说:“去把这个大盆儿给我顶头上继续跪这儿来。”

  那个大盆是早些年父亲买来洗衣服的,母亲则见那个盆儿质量很好,就一直拿它洗菜洗锅。我接过大盆儿后,按他要求的顶在头上,朝着他跪了下来,他也没说了只是拿着自己的“干卤儿”又抽起了烟。

  一开始我也没觉得盆儿重,等他老人家抽了一次烟后,时间越来越长,我则越觉得顶在头上的盆儿越来越重,仿佛有个人大胖子骑在我的脖子上似得,渐渐的我四肢开始有些发抖了。

  爷爷见我有些坚持不住了,拿起手里的棍子对我说:“看见没有?这棍子本来是我听说你没去上学,今天专门给你准备的,但我进门后,见你后,觉得你年龄还小,也不舍的打你。”

  话毕,又接着抽了口烟,说话的语气越来越大声的说道:“本来你去练习武术,我听说后,还很支持你,但你纯粹打算辍学去习武,那自然是不行的。”

  “就是呢!你打算辍学专门去做这事儿,怎么行?你连一点文化都没有,以后你怎么办?”母亲突然插话说道。

  爷爷则对母亲说:“你去忙你的,别插话”,母亲出去后,又对我说道:“我也今天不打算打你了,只来问你一句话,明天学校还去不去?”

  我那时想好了,也是铁定了学校在不去了,当时我并没有回答他。爷爷见我不说话,则说:“你去不去?你得今天给个话,你要是不说话,那我今天就坐这里一天,你也就一直跪着。”

  爷爷接着拿起自己的“干卤儿”不停的抽,又过了一会儿,那时我真的坚持不住了,感觉自己的头上又站了一个人似得,渐渐的出了一身汗,随即用服软的口气说道:“行,我明天去学校。”

  爷爷只是浅浅的笑了笑便说:“不管是你的缓兵之计,还是真的去,我都信你了,今晚你躺炕上了,也自己好好想想,我明天还来。”随即起身,慢吞吞的朝着大门走了。

  我取下头顶着的大盆后,突然感觉在我脖子和头上的两个人跳了下来一样,一身的轻松。当天晚上我也是久久没有入眠,翻过来翻过去怎么也睡不着,一直在想我到底是不是错了?

  想着想着,在不知不觉中也睡着了,像往常一样早上六点的闹钟响了后,我也起床了,但我那时还在犹豫要不要去学校,突然我觉得男孩子嘛!就得“说话算数”,故而当天我也就去了学校,母亲怕我骗她不去学校,便也跟着我去了学校,直到我进校门后,她才自己回家了。

  据母亲后来说:“那天我去学校后没多久,爷爷也来了我家,听到我去了学校后,不一会儿笑着走了。”

  自那次后没多久,爷爷便去世了,差不多在爷爷去世的第二年,我也辍学了,现在说来,算是辜负了父母的心血,也算是辜负了老人的一片期望,也算是说过的话没有算数。

在我准备辍学的时候虽然才是个小学生,但已经非常的厌倦读书了,每每走进校门的那一刻,便觉得自己浑身无力,脑海里一片空白,有一种逃离、逃避的心理作祟。

  其实当时的我,一来是受读书无用论的影响不想去读书。二来是那时我的邻居师傅便是一个完全没有文化的人,在我们不想读书的时候,他则是支持我们不读书,因为那时候觉得自己不想读书时,身边没有一个人支持,只有他支持所以特别听他的话。三来是因为曾经的一位没有师德的老师而不想读书了。

  以前我的大哥二哥,便是受了读书无用论的影响,而相继辍学的。在我开始上学时,这种思想依然在人人的口头上,我身边就有许多人整日里高喊读书无用,而我首先是在这种环境的影响下,自然渐渐也认为读书无用,自然会渐渐厌倦读书。

  虽然起初准备辍学时,已经极其厌倦上学了,但出于家里人施加的压力,虽然厌倦了上学,但至少依然每天在学校,自从师傅支持我不上学后,我便突然觉得身上的压力减轻了一大半,因为起码有人支持。

  那时觉得师傅是一个很好的人,再者他还是一个好武的人,所以整日里有事没事的在他家玩儿,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路自己走歪了。因为师傅是是一个喜欢孩童的人,所以在他家玩耍的小孩儿特别多,后来我发现凡是曾经和师傅走的近的孩子,都辍学非常早,没有一个有文化的,更没有一个小有成就的人。

  在人的一生中,童年最为重要,而影响童年的便是大环境,邻居或者一位良师益友的影响自然也是很大,不然怎会有“昔孟母,择邻处的典故呢!”

  记得我们小时候,虽然有连小学毕业后都来做老师的人,但大部分都是好老师,可也有那么一两个没有师德的人,整日里在学校滥竽充数。

  而在当时的蒋家寺小学,没有师德滥竽充数的,当属王家庄的王老师,王老师个子不高黑瘦黑瘦的,看上去像一个吸了五年毒的人一样。可一旦有漂亮女人时,平日里死气沉沉的那双眼睛,突然会变得非常有精气神。

  他平时喜欢用发蜡将自己仅有不多的那点头发,弄的油光锃亮用梳子梳成中分。喜欢穿一件白衬衫一条西裤。常常把白衬衫入进西裤里,有时裤子拉链开着,有时露出一寸长的红色内裤来。

  此人虽品行不端,倒是有着很久的教师资历,据说:高中毕业后,因为品行不端而找不到工作,家里托人说话,才来蒋家寺小学支教的,这一来便是二十多年,他带我们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人了。

  后来他还成了副校长,此人平日里最喜欢和漂亮、年轻、风骚的学生家长沟通,不管这些女人的孩子,在学校犯了多么严重的错误,他都会说:“孩子嘛!不懂事都是小事情,你不要担心。”

  如平日里人家的孩子,并没有在学校犯什么错误,他则会找很多的借口,想尽办法让这些孩子,叫他们的家长来,就为了和漂亮、年轻、风骚的女人坐一会,聊一会。

  班上有个几个比较可爱的女同学,他们的妈妈都相对比较年轻,相对比较看的过眼,这几个女同学虽然成绩都不怎么样,但全是班里的班干部。

  平日里几个女同学,虽然是女生,但仗着王老师非常照顾她们的原因,常常在班里无缘无故欺负别的同学,甚至是男孩子。

  甚至有一次偷偷跑到王老师的办公室,偷了他口袋里不多的一些钱,但被王老师发现后,没有像打别的学生一样打她们,没有像骂别的学生一样骂她们,将这事儿也非常的保密,没有告诉任何人,只是说:“下午把你妈妈叫学校来。”

  只要家长年轻、漂亮、风骚,他则是一概照顾一概欢迎。只要是她们的家长来学校,即使孩子在学校犯了天大的错误,他都不会追究过问。

  但如若是老的丑的他则一概不理人家,有时还会故意借着自己老师和校长的身份欺负人家。

  我记得当时我们班上有一个非常可怜的孩子,他家就在蒋家寺,叫“蒋路生”。

  据说:他母亲怀孕时,突然一日去地里干活,在回家的路上便肚子疼,也来不及送医院去,便找了个接生婆在路上生下了他,所以取名“路生”。

  蒋路生出生后不久,母亲则得了疯病,整日里疯疯癫癫的,自然不能在照顾孩子了,但家里总要生活总要用钱吧!父亲则又要干地里的活,又要在工地干活赚钱。

  有时候根本顾不上照顾自己的孩子,便把蒋路生托付给了爷爷奶奶照顾,爷爷奶奶家也比较穷困,所以蒋路生整日里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穿。

  家乡甘谷本来就是西北寒冷地区,我至今还记得那年甘谷冬天下大雪,班里的同学都穿着要不自己缝制的棉衣和鞋,要不穿着服装市场买来的棉衣和鞋,乍一看是五花八门,但确都穿的非常厚实,并没有感觉到冬天带来的寒冷,同学们在雪地里打雪仗、堆雪人,玩的不亦乐乎。

  全班只有蒋路生一人,里面穿着一个家里老人穿了好几年的,几种颜色的毛线织成的老式毛衣,外面套着两件大人工地干活时,所穿的破着两个洞的工服外衣,脚上穿着一双黄色的老式翻毛皮鞋。

  倒不是老式翻毛皮鞋不暖和,而是蒋路生的一双翻毛皮鞋,前面鞋面上因为走路,左右鞋面上和鞋底都横着破开一道三四厘米长的口子,每天早上跑操时,有时五个脚趾头会从鞋面上露出来,有时会从鞋底跑出来,脚上的五根脚趾头基本都冻伤了。

  在这样艰苦的家庭条件下,蒋路生学习倒是很上进,平日里也不像别的学生一样调皮捣蛋,几乎不犯错误。

  记得有一次,蒋路生写错了一个字,被王老师发现后,先是用自己专门找木匠做的一根教鞭,在蒋路生单薄的身上一顿抽打,又罚他在雪地里站了两小时,本来他的鞋子一到下雪就露雪,两小时后脚都冻肿了,一瘸一拐的回到自己座位后,临下课时王老师又指着最后一排的蒋路生说道:“下午把你的家长叫来。”

  下午蒋路生的奶奶趁着刚敲响的上课铃声,老人家颤颤巍巍来到了学校去了王老师的办公室,不料刚进办公室,只听见王老师说道:“去,领着你孙子一起到办公室门口站着去,一会儿我下课后,在找你说话。”说罢,转身去了教室。

  蒋路生八十岁的老奶奶,则和蒋路生在办公室门外的雪地里,站了好长时间,两人头发上都是一层厚厚的雪。

  当时的教室办公室是一排排的,要不是从王老师办公室门口经过的一些个老师,那天他们怕是一直要站到放学了。

  学校一群老师本来平日里就憎恨王老师的为人,奈何他是副校长大家拿他没办法,那天正好借此由头,一群老师去了胡校长办公室,集体借此事拆王老师的台。

  胡校长知道后,将老人和孩子叫进了办公室,给老人倒了杯热水,详细了解情况后,气的连杯子都摔了,愤怒的说道:“这哪像一个教师,简直是土匪流氓。”随即便给正在用他那淫调上课的老王打了电话,叫他来自己办公室。

  那天胡校长在自己办公室,和老王吵的面红耳赤,要不是一群老师劝说,差一点就要动手了,但胡校长同样拿他没办法,因为王老师在当地教育局有关系。

  但蒋路生这事儿,后来在胡校长和一群老师们的帮助下,渐渐的平息了下来。蒋路生自此以后每次写完作业都要检查无数遍,每次检查作业的时间,都比写作业的时间长。

  在王老师淫威的保护下,那几个女生在班班里干事越来越出格了,有一天突然欺负到了我的头上,那时我和姚时安在学校没人敢欺负,我们自然也不欺负别人。

  那时我本来就已经厌倦读书了,正想着怎么样在学校找点事儿呢!我怎么会让忍着她们,当即便给了她们一点点颜色。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