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苍魂记 > 第一卷 风裂谷大会
第一章 莫家村的青桐儿
作者:昔日长风  |  字数:3437  |  更新时间:2019-09-15 11:22:39 全文阅读

少年望着血红色的苍穹,那里既没有日月,也不见星辰。在他周围是荒芜人烟的废弃村庄,崩塌的巨型石柱散落四方。

远方传来低沉的脚步声,预示有个恐怖的东西正向他走来,他看不清那是什么,只感受到大地的颤抖。一步一步,越来越近。他想呼喊,却像被人死死掐住咽喉,想逃走,脚下就如灌铅般沉重。

“莫苍?傻大个!快醒醒!”一声熟悉的声音将莫苍拉回现实,盛夏的阳光透过青桐树叶子打在他脸上,晃得他睁不开眼,后背早已被汗水浸透。惊魂未定的莫苍喘着粗气,看着眼面前扎着羊角辫的少女。

“雪桃?你怎么在这?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还有脸问?砍完柴就躺在这睡觉。让你早点出发打猎,现在都晌午了,一会看热不死你。”雪桃没好气的回复道。

糟糕!怎么睡了这么久?莫苍心感不妙,猛然站起身,抓起树边的杉木弓和短柄斧,朝着入山小路奔去。

砍柴挑水,采集草药,狩猎野兽,莫苍日复一日地重复着这样的工作,这是一个山村猎手最平凡不过的日常。

如果非说今天有什么不一样,那就是天气太炎热了,现今正是六月最酷热难耐的时节,阳光毒辣,暑气熏人,砍完柴的莫苍浑身无力,便靠在青桐树下小憩一会,结果一不小心就睡过了头。

“傻大个,你跑这么快干什么,等我呀。真是猪脑袋。”雪桃骂骂咧咧,迅速跟了上去。

莫苍倒也不在意雪桃跟来,莫家村人丁少,年轻一辈更是没几个,无论男女都是打猎砍柴的好手。

不过莫苍知道自己严格算来不是山里人,十六年前的清晨,山民在村东头青桐树下发现了还是婴儿的他,他被抱在一个衣着不凡的妇人怀中,妇人已死去多时,也不知道是不是他母亲。妇人身上也搜索不到证明身份的信息,只得按山民习俗安葬。

村长喜欢把青桐树叫作苍桐树,因为古语常言苍桐树,引凤凰。村长便给他取名为莫苍。

莫苍和雪桃并肩而行,他和雪桃年纪相仿,却高一个多头。当年村民刚捡到他时候,他已经饿的哭喊不出声了,正好莫雪桃出生不久,便由雪桃她妈喂奶才救活了他。

打猎对于他们并不是啥问题,寻找脚印,闻泥土,收集掉落的毛发。最后锁定猎物大致方位,进展很顺利。莫苍唯一难受的就是这个夏季格外炎热,他忙活一会便满头大汗,接过雪桃递来的竹筒大口喝水。

“运气不错,从脚印新鲜程度看。这头麋鹿还未走远。我猜现在这鹿应该在喝水,我们去前面小溪看看。”莫苍擦擦汗,跟了半天终于有了收获。

雪桃抿了抿嘴,笑容如花:“太好了,今天我一定要吃到蜂蜜烤鹿腿。”

莫苍也跟着笑了笑,这道美食可不容易,鹿肉必须选用成年花麋鹿,腿内塞入香草、艾叶、野山果等配料,淋上曲酒和井盐,腌制一个时辰,接着在表皮刷上三道枣花蜜,最后烤至表皮金黄方算完成。吃起来肉质鲜嫩又酥脆,果香四溢。

山民生活艰苦,但吃的可不含糊,这菜是雪桃的最爱,莫苍很小就做得有模有样。

两人心里想着美味,倒也不觉得炎热难耐了。

过了小半个时辰,他们总算走到小溪边,看到眼前场景,莫苍不禁皱了下眉头,一头壮硕的麋鹿倒在溪边,只剩下了鹿皮和骨头,内脏和血肉基本被啃食殆尽。

莫苍检查了伤口,摇头说到:“这不像虎狼这些普通野兽干的,这鹿虽是喝水时被袭击,但连一点反抗痕迹也没有,伤口也不可能这么深。”

雪桃后退半步:“不会是茫山深处那些妖兽们干的吧?这两年听过几次它们来前山的事了。”

“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这溪水从后山流来,可能它利用溪水冲刷了痕迹”莫苍分析到。

“丫头片子,回去吧。村长强调很多次了,妖兽不同于野兽,已经拥有强大的魂魄和比肩人类的智慧,普通猎人根本无法对付。所以严禁我们进入后山。”

雪桃没有动身,嘴巴一嘟:“才不要回去呢,大热天的跟你跑这么久,就这样空手而归?之前你不是吹牛今晚请我吃蜂蜜烤鹿腿吗?”

“还惦记那些,我们得回去警告大家小心上山。”莫苍拉着雪桃准备返回,这时回村路不远处一群灰山雀受惊般齐飞上天,树叶沙沙作响。

“看来我们得绕点路,从松林小道返回吧。”莫苍心里发毛,他又想起今天诡异的梦境,那可不是啥好兆头。

“你这傻大个,空有这么大块头,一听妖兽都快尿裤子了。我都不怕你怕什么?村长只是不让我们进后山,这离后山还有好长一段距离呢。哪这么碰巧就被我们碰见了?”

莫苍没有回复,他总觉得遗漏了什么重要线索。

“榆木脑袋,一会回去跟村长报告你偷懒睡觉的事,看你怎么被收拾。”雪桃说完扯开莫苍,竟独自往声响处跑去。

莫苍赶紧跟上,他从小到大就很少拧赢过雪桃。如今虽然危险,但是也只能硬着头皮看看是什么情况。

他们赶到一颗硕大的红松树前,只看见一头豪猪断成两截,血还在流淌,但肠子内脏却没有流出。莫苍小心翼翼用树枝翻看,发现两截体内都已被掏空。

一向胆大包天的雪桃此刻也有些冒冷汗,普通野兽不可能这么厉害,除了是妖兽还能是什么?

雪桃心里发慌嘴上可不认输:“傻大个,你不用害怕。要不这样,你先去前面探路,我在后方支援。有发现什么立马打手势。”

莫苍哭笑不得,心想我就算真发现什么,也只会打危险逃跑手势。

莫苍一边做出嘘的动作,一边压低身前进。他走的很慢,仔细查看地上痕迹,然而诡异的是除了野猪脚印,他并没有大型野兽的痕迹。

如果之前袭击麋鹿的生物是溪水掩盖了踪迹,那林中豪猪旁为什么没有找到痕迹?莫苍越想心里越发毛,他对后山妖兽知之甚少,或许要请教村里几个老猎手。

走了一圈,莫苍没有发现异常,他俩松了口气。但是这里依旧不安全。这次雪桃没有犟,只能蛮不情愿的跟着他绕松林小道回去。

等他们七拐八拐绕回山村时,天色已晚,天空积的云层都带着铅灰色,累累叠叠,坠得天像是要掉下来,松林小道也显得萧瑟清冷。

他们走到村口石碑处,却吃惊的发现村里站了十几个全副武装的铁甲侍卫,整齐的守在村长的屋子前。

“这是怎么回事?我大伯他们呢?不是今晚要村口杀猪吗?怎么来了这么多外人?”雪桃一脸茫然。

他们想去找村长问情况,却被门口两个拿长戟的守卫拦了下来。雪桃想发火理论,被莫苍赶紧拉开。

他们在村里绕了一圈,发现村里年壮劳动力都没在,鸡鸭也被赶入院内。

“苏婶 ,发生了什么?出什么大事了?”两人看见一大婶在院里愁眉苦脸。莫苍赶紧上前问道。

“你们俩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你们上山后不久,他们就来了,自称来自大岩城许家,他们要为他们三少爷制作魂武。”

“所以他们想来我们后山狩猎一条妖兽,然后抽其魂,降其魄,再锻造为魂武?那这许家又是什么家族?”

莫苍很快就明白了,但他也仅仅知道大岩城是方圆百里最大的城市,对许家一无所知。

“笨瓜,许家是大岩城的魂武者世家,就是世代子弟都为魂武者的家族,族中强者或在朝中为官,或去军中为将。城主都不敢招惹。”雪桃答道,在他们的世界,拥有魂武的人都被尊称为魂武者。

他们现在知道了,村里壮年们都被拉去为许家开路做向导了,年迈的村长留在村中,和三少爷及其管家在屋里商谈。

“怪不得留了这么多护卫,原来这个三少爷亲自来了。哼,装模作样,大伯说想当魂武者的人,都是九死一生,亲自降伏妖兽,就这些少爷们尊贵,还拉上我们村的人,谁稀罕你那点臭钱。”

雪桃不停的抱怨着,但莫苍心想这哪里是钱的事,他们小小莫家村,怎么跟魂武世家说不?

他看了眼三少爷所在的屋子,心里有些失落。小时候村长讲故事,魂武者都是人中龙凤,顶天立地的英杰。

他一个山村猎人,这辈子不出意外都无法结缘魂武者,更别说成为了。而出生于魂武世家,意味着家族会倾尽资源培养你,不想当魂武者都难。

“不好!那只妖兽还在前山!我怎么把这事忘了?”莫苍突然反应过来。

“莫苍你怎么这么蠢?他们不就是去狩猎妖兽的吗?说不定顺便就把那畜牲宰了。”雪桃不以为意回道。

“唉,哪有这么简单,那东西神出鬼没,极度凶残,而且谁会在前山部分就防范妖兽?”

莫苍眉头紧闭,继续说:“最关键的是阿伯他们打先锋,你也不想想,这些世家高手会在出现危机的时刻不自保而去保护山民吗?”

“哎呀,怎么不早说?我们快走,说不定还能赶上他们!”雪桃急得干跺脚。

“你先别急,都出发这么久了,山这么大怎么找?而且我们俩这水平能帮什么忙?怕他们还要分神保护我们哦。”

他俩此刻像热锅上的蚂蚁,着急却又拿不出办法。

“我们去见村长和那什么三少爷,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莫苍刚说完,只听村口好像有不少人在吵闹什么,他俩立马起身赶去。

雪桃只瞄了一眼就叫了起来,只见一个铁甲侍卫血肉模糊,杵着树棍,一瘸一拐的走到来,然后把背上的另一个铁甲侍卫放在地上。

地上的侍卫那个下半身已经没有了,隐约都能看见肠子都快漏了出来,脸部扭作一团,眼见是活不成了。

“三少爷呢?黎管家呢?我要见他们,快!快!”瘸腿的侍卫说完喷了一口血,往侧边倒去。

众人赶紧在他摔倒前扶起他,火速往村长家赶。莫苍和雪桃面面相觑,也赶紧跟了上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