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登临仙古 > 正文
第七十九章 怨气与恨意
作者:相知未回音  |  字数:3049  |  更新时间:2019-10-03 10:54:30 全文阅读

见到这一幕,只半的心中惊觉,他没想到,蒙格几乎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却还是留有后手,这可不是什么虚张声势,只半心中真切地感觉到。

  蒙格给人的感觉与之前完全不同了,但也并不像是先前他使用本体黑影时的那种古老的感觉,他现在就立在那里,却有无尽神威。

  而在蒙格的身后,不知从何时开始,竟然有一棺材伫立,那棺材给人的感觉阴冷,有丝丝缕缕的白色气息与黑色气息渗透出来,像是生死两气,在那里交融、排斥。

  实际上,那是大祭司先前赐予蒙格的破城法器埋阵尺,这时候被蒙格祭了出来,但却没有当做挡箭牌立于身前,反而是置于自己的身后。

  而蒙格周身散发出来的气息,以及他那形成的血红色屏障,其实都不是由埋阵尺其中的生死两气形成的,严格来说,两者没有任何的关联。在此刻,埋阵尺最多是作为一种媒介,被蒙格召唤了出来。

  就如先前说的一样,埋阵尺最大的功能,是破阵之用,通过生死两气的循环与转化,达到这一目的。若论直面强敌的话,埋阵尺能够派上的用场,就显得微乎其微了。

  蒙格对这一点心中显然也是再清楚不过了,所以,在他先前拖延的时间中,他利用埋阵尺,做了一点小手段,这才能够抵御住只半的进攻,没有让自己第一时间身死。

  只半凝望着蒙格周身的血红色屏障,他能够看出,那是蒙格的血气所化,大概也就是他,利用了从手腕处流出的鲜血。

  不过,那屏障中的血气很少量,蒙格不久前流出来的血可远远超过了这一点,这形成屏障的血液,恐怕也只有那么几滴而已。

  这不禁让只半心生疑惑,一是因为,他确信蒙格不可能觉醒大荒族血脉中,深层次的力量,现在的蒙格,显然还不够格,差距太远。可他只是几滴血液而已,连精血都不算,竟然可以形成这样有力的屏障,抵御住了自己的攻势不说,还讲自己弹出去那么远。

  二就是,如果这屏障只是几滴血液显化的话,那么其他的血液,又去了哪里?

  “你在做什么?”只半警觉,那浓浓的血气飘散在那里,使得他一时之间不能轻举妄动。

  “回答我!你到底在做什么?”只半指着蒙格,几乎是在吼着。

  “呵呵......你说的没错....”此时,蒙格站起身来,声音中透着虚弱,但周身的那种血气气势,却在不断攀升,“就凭我一个人的这点微末修为,的确无法激发出大荒族血脉之中,哪怕半点的潜力......”

  “不过......”蒙格抬头,面容早已是一片惨白,但他却笑了,笑的有说不出的凄惨与渗人,就像是厉鬼的笑容一样,十分诡异。

  “我一个人不行,但如果是这近万人加在一起,却勉强可行.......”

  听闻蒙格的话,只半却是猛然一惊,他突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样,看向不远处的昊鲁。

  “什么?”他看向昊鲁,只见昊鲁此时身体就像快要膨胀裂开一样,全身布满了血红色的裂痕,裂痕之下,从体内渗透出来的,同样是那血红色的气息。

  那种血红色的气息,并非完全是血气,而是还夹杂着一种感情,是愤怒、悲伤、亢奋、激动等多种感情结合在一起,此时被愤怒所主导,像是烈火一样在其中熊熊燃烧,迸发出来的气势,与血气合二为一,形成的不属于灵力的气息。

  在昊鲁的周身,有些许黑白两色的气息缭绕,那是自埋阵尺之中出来的生死两气,这埋阵尺之中的气息,与昊鲁周身的气息像是链接在了一起一样,无形中,有看不见的丝线,将二者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

  在昊鲁身后的那些大荒族战士就没有那么好运了,他们的肉身全部爆开,一瞬间就死亡了,连哼都哼不出来,化作一团血雾,进而变成那种血红色的气息,同样是有感情夹杂在其中。

  那些大荒族战士,不论是血与骨,还是身穿的战甲与兵器等,都一瞬间就那么消散了,或多或少,都化成了那些猩红的气息,散发出一种十分浓郁的血腥气味。

  只不过,因为他们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所以,那些情感之中,还蕴含着很强烈的怨气与恨意,比起昊鲁周身气息中的感情,要强烈太多太多。

  而这,算是蒙格最后的底牌,是他早在降临凉山城的那一刻起,就做好的准备,从那时起,他就做好了应对其他上界来人的准备!

  蒙格到底是一位万夫长,征战那么多年,见过太多太多的场面,而像现在这样做到给自己不留退路,却还是第一次。

  而也就是这第一次,却要让他,豁出性命!

  早在他降临凉山城的时候,利用埋阵尺攻城时,他不单单是用三千大荒族战士的生命作为祭品,与此同时,他还在每一位大荒族战士的身体内,都植入了些许的生死气息进去,就像是丝线一样,让埋阵尺与现在这些剩下的一万多大荒族战士,保持着联系。

  而现在,他之所以祭出埋阵尺,也正是因为这一层原因,虽然埋阵尺本身不具备什么攻击性,但他可以利用这件破阵法器为媒介,调动大荒族战士身体内的生死气息。

  虽然每个人身体内的生死气息,只是很微量的,只有丝丝缕缕,但却足够了,就像是炸弹的引线一样,只要蒙格愿意,那些大荒族战士,瞬间就会因体内生气与死气的不平衡,而被他们吞噬。

  这很大一部分程度上,是因为他们修为过低,无法抵御这种生死气息,若是昊鲁的话,则只是身体裂开而已,不会威胁到性命。

  噗、噗、噗。

  此刻,城外,大荒族战士身体爆开的声音不绝于耳,只半不用想都知道,蒙格之所以没有让大荒族的大军撤退,目的就是在于此,利用他们,应对可能会出现的危险。

  那些大荒族战士,都变成一团又一团的血雾,升华成那种猩红色的气息,聚集在一起,几乎只是瞬间而已,就将凉山城给整个包围住了。

  轰!

  “呃........”只半低吟,他感受到了,他感受到城外那些大荒族战士的怨气与恨意,简直是要化作实体一样,要把整个凉山城给吞噬了。

  那些大荒族战士虽然修为低微,但胜在人多,足足上万,此刻结合在一起,给予只半莫大的压力。

  “呵呵.....呵呵呵......”蒙格惨笑,他望着只半,就像是在看着一具尸体一样,蒙格本人,也七窍流血,皮肤都干瘪下去,像是没有血肉一样,就如同皮肤包裹着白骨一样,这太恐怖了,与之先前强壮的大荒族肉身形成强烈的对比。

  可以说,那一万多大荒族战士,间接死于蒙格之手,虽然这其中有那些人不设防备,任由生死二气侵入体内的缘故,但蒙格,也并非没有付出代价。

  加上他之前伤势过重,现在他已经透支了自己的生命力,如果没出现什么意外的话,如今的蒙格,该是一具尸体才对,他早该死掉了。

  但他借由埋阵尺的力量,苟活着,城外与城内的这些猩红色气息,与其中的怨气与恨意,现在正在向蒙格这里集中着,向他的周身汇聚。

  此刻,蒙格腾空,身体周围的血气实在是太强盛了,这是数万人的量,就算现在只半想对他动手,怕也打不穿那层血雾,只是白费力气而已。

  蒙格升至半空中,猩红色气息渐渐向他的头顶处汇聚,短短时间之内,就形成了大片的,如同血红色的乌云一般,再次遮蔽天宇,将那似乎已经逐渐放亮的天空,染上血色。

  大量的气息汇聚,使得那团乌云变得粘稠,如同悬在半空的血海一样,甚至竟然开始下起了血雨,覆盖整个残破不堪,千疮百孔的凉山城。

  只半注视着这一切,他望着滴落在地的血液,那血液鲜红无比,若是仔细看去,甚至能够在其中模糊看到狰狞的、透露着无边恨意的大荒族战士生前的脸,他挣扎着,想要脱离出血滴,但却办不到,已经身死,意识只能被困在血液之中。

  滴答滴答。

  虽是血雨,但却没有狂风暴雨般的强烈,而是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就算这样,只半却还是犹如置身在死人窟之中一样,闭上眼,他甚至能够感受到,有上万的人在他的耳边哀嚎。

  这些死去的人,并非只有那些大荒族战士而已,还有那埋阵尺之中,蕴含着生死两气的缘故!

  大祭司所没有告知蒙格的是,在许久以前,这法器,并非叫做埋阵尺,其中的生死两气,也并非是专门用作破城!

  而现在,原本立于地上的埋阵尺,面对着半空中落下的血水,却是如饮甘露,久旱逢雨一般,如同棺材一样的尺身,竟然也是开始出现淡淡的血色!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