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最惊险的套路 > 第一卷:变态杀人案
第一章:变态杀人案1
作者:田花猫  |  字数:5167  |  更新时间:2019-07-22 00:22:33 全文阅读

山上发生了一起奇怪的经济案。大清早的,正在山上度假的雷彬看到人群围在一起激烈的讨论着,走近才看到前面一个无人自助银行里有一个破损严重的ATM机。此时已经被警察封锁了现场,不过还是能看得很清楚机器的破损程度,几名人民警察正在里面认真的工作。

雷彬看的很仔细,这是一个典型的农村无人式自助银行,里面有三台镶嵌式ATM机。最右边的一台是可以存钱的机器,左边两台只能取钱。被损坏的是最右边那台机器。这破坏的手法,应该是对ATM机有过认真研究的人吧。

雷彬知道人的犯罪,分为主观犯罪和非主观犯罪。意思是,非主观犯罪,是在被动情况下做了错事,然后伪造一些假证据来进行遮掩。这种情况一定会留下蛛丝马迹,能破案是迟早的事。而麻烦的是主观犯罪,就是指有预谋的犯罪,这类案件相对就十分的麻烦了。比如这起ATM取款机的打劫,很明显就是有预谋的。

这是在山上度假村唯一的银行ATM机,那为什么歹徒会选择山上这个ATM机?那是因为山上的监控设备没有城里那么复杂,更容易反侦察。虽然山上ATM机存钱量不大,不过这里是度假村,今日又是周末,所以存取款也不会太少。

雷彬看到前面几个警察围在临时的小桌子上在讨论着什么,于是顺着人群挤了过去。

“陈队,这帮歹徒也太猖狂了吧,竟然打起这ATM机的主意。”其中一个警员道。

这个叫陈队长的警员却说道:“这个ATM机在这深山里,再往上走不到几公里就是尽头,所以歹徒一定是开车往山下走了,不过这监控也太神奇了,从昨晚也就是今早凌晨3点发生这案件,都没看到一辆车下山。凌晨5点多才有一辆货车开始下山,不过我们接到ATM机自助报案,不到10分钟就布置好了下山的封锁线,路障设置了那么多,一直都没发现嫌疑车辆经过呢。”

“可不是。”旁边另一个警员接着道,“从ATM机往山下方向走,不到2公里出现老路和新路的岔口。可不管走老路还是走新路,上面都有电子监控设备。况且我们设伏的地方是20公里后,老路和新路汇合的地方,无论歹徒走老路还是走新路都会经过我们的路障,怎么会就漏掉了呢?就算歹徒得手快速下山,也不可能10分钟就跑完这20公里的山路吧。”

这时一名警员带着一个西装革履的人走到他们桌子前,警员开口道:“陈队,这位就是银行张经理,这区域的的ATM机他是主要负责人。”

“好的,你先过去吧。”陈队对着那名警员道,待那名警员退去,接着问候道:“张经理你好。”

“警察同志你好。”

“说说损失的具体情况吧。”

“咱们这台机器里,一共有22万现金。请警察同志一定要帮忙追回来啊!”这位文质彬彬年约30多岁的银行经理,急的都要哭了。

“请您放心,我们不会让歹徒这么猖狂,我们一定会尽最大能力追回失款。”

雷彬终于忍不住了,绕到离他们最近的警戒线边,开口道,“看你们的样子好像对这个简单的案子毫无头绪呢。”

几人同时转头望向雷彬,这人好生奇怪,是调侃咱们人民警察的办事能力,还是当地地痞来看笑话的?几个警员很是生气,准备驱赶他。不过还是老道的陈队长有经验,有可能此人是来提供犯罪信息的呢?

“这位朋友怎么称呼?您是有什么重要消息要通知我们吗?”陈队长很是客气对雷彬说道。

“这二十二万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哦,这会引起全市哦不全省,乃至全国的重视,这可是惊天大案呢。”雷彬还一副看稀罕的态度。

“这位朋友,如果没有什么事,请不要影响我们办案。”陈队长说着转过身看着桌子上的整理的资料。其实他心里最有数,这个陌生人说得一点都没错。

“你这样是破不了案子的,要不要我帮你梳理梳理?也许你很快就有新的发现呢?”雷彬一副开心的笑脸。

陈队长可一点都笑不起来,这个人如果真的知晓案情的一些细节那就太好了。可他又能知道什么?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陈队长让雷彬进入警戒线,来到小桌子前。雷彬也不客气,直接将就桌上的纸和笔拿着画了起来。雷彬先在纸上顶部画了一条小竖线,中间画了一个圆圈,“这个圆就是歹徒打劫的ATM机。往上走是度假村的最顶部,也就是死路。往下走两公里处就是岔路口,左边是老路,右边是新路,往下约20公里处两地汇合,然后又只有一条路约几公里路程到达城区。”顺便也在竖线的地方左边画了一条竖线,右边也画了一条竖线。两条竖线往下滑动,然后聚集在一起,又接着往下画了一截,写上城市。

“你们在这里设防。”雷彬在通往城市的那条竖线处画了一个小圆。“不过遗憾的是从今天凌晨到现在也没有查到一辆可疑的车辆对吧?”

陈队长觉得此人好生厉害,刚才他们讨论的,隔这么远,而且这么吵闹的环境,他都能听得如此清楚。

“那请问说明了什么?”雷彬问道。

旁边一个警察道,“这说明了我们没有检查到可疑车辆。”

“你就对你们警方的办事能力这么不自信?”雷彬这时很严肃,继续说道,“这说明歹徒根本就没有开车通过这里。”

“不可能,歹徒能跑这么远来作案,肯定会开车。”这名警员反驳道。

雷彬露出笑容,“是的,歹徒肯定是开了车的。不过无论你们怎么查这辆车,什么时间开上山的,什么时间离开的,都一定是大海捞针,是不可能查到什么的。知道为什么吗?”

“这是为什么呢?”银行张经理问道。

“这还不简单?因为歹徒车子很早就开上来了,而且作案后,车子根本就没开走呀。”雷彬解释道。

“你的意思是说歹徒还带着大量的现金留在度假村?”陈队长问道。

“这也不可能。全部度假村有超过五十家农家乐、酒店住所,就算带这么多现金,也是很容易被发现,容易被抓的。”雷彬说道。

“那你说了那么多,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到底什么意思?你是来找茬的吧?”旁边一警察不耐烦道。

“请问现在几点?”雷彬问道。

“马上10点了吧。”银行张经理说到。

“这里最早的公共汽车是几点?”雷彬继续问道。

“关公共汽车什么事?”警员又一次发牢骚。

“你先查一下。”陈队长很沉得住气。

“陈队,咨询过了,9点30最早的一班。因为这是山区,一天只有三班车上午、中午、下午各一班。”警员查询后汇报。

“按照9:30发班的车,现在不到10点。班车要比私家车慢,想必30分钟车子还没有到达城市吧。”雷彬解释道。

陈队长问道,“你的意思歹徒是准备坐公共汽车离开这里?”

“如果是这样,那请问你们设置的路障会对公共汽车进行排查吗?”雷彬反问道。

“那道还不至于。”陈队长回答。

那名警员又赶紧问道,“可是也不对啊,他进站买票,是会过安检的,那么多现金,安检人员不可能会放过吧?”

“谁告诉你他一定会在站上买票?你自己算算这个地方到度假村车站是第几站了。”雷彬厉声道。

“大概是第三站。离第三站最近吧。”陈队长补充道。

“你从中途上,谁来给你安检?”雷彬喝斥道。

“那我就这样来解释一遍吧。”雷彬起身指着破损的ATM机,说到:“首先这起犯罪事件从头至尾都是一人所为。就像你们之前分析的那样,歹徒之所以选择山上的ATM机,是因为山上的监控比城里的少,的确容易躲避调查。但是,山路通向城里的,只有一条。所以他必须得计划好怎么从这条路逃走的计划。于是侦查好了之后,于昨天开始实行他的计划。之所以选在周末动手,一是周末度假村人流大,ATM机里现金也会比较充足,第二能为他逃走带来机会。”

 “你们仔细看ATM机的破坏的程度,这是对ATM机有过一定研究的人,很有可能是银行内部的人。而且他深刻知道ATM机一旦遭破坏,会在多少时间通过监控通知银行值班人员,会在多少时间自动报警。警察赶到现场的时间大约需要多久,他有多少准备时间,这些他都是严格计算过,并且很多次排练过了吧。”

雷彬继续说道,“通过一系列作案手法,他得到资金后,连同里面装钱的铁箱一起提走了,这是为了节约时间。然后开车驾驶到他预先准备好的地方。然后把这22万装进事先准备好的袋子里。接着坐等早上第一班班车,搭乘班车逃离现场。下午处理好现金后,坐班车返回,把铁箱子一扔,你们随便怎么排查他都会相安无事。”

陈队长赶紧掏出对讲机,呼叫山下路障处,查明公共汽车动向。好在还没有到达该处,立刻让警务人员对度假村出来的公共汽车进行检查,如有歹徒立刻抓捕。

雷彬接着道,“在车站出来的第二站开始,到山下岔路口电子监控处这个区间,去调查酒店登记情况,如果是一人登记的旅客请加大力度调查。而这辆从ATM机出来的私家车,应该还停在该住所,里面应该还有一些作案的工具和证据吧。”

雷彬说完点燃一支香烟,猛吸了一口,“这样就减少了排查力度,这不到10家的旅店,应该很快就能查到了吧。”

陈队长按照雷彬的指示,吩咐下去。通过酒店链接的警务系统,才几分钟,就查到两处酒店有各一起一名客人开房的信息。立刻派出警员前去现场查询结果。

因为离得很近,不到10分钟其中一处就发来信息,在离第二站公交站附近的一所农家乐,有一名男子登记住处。可一直没联系到人,但他的车还停在酒店。最后决定在不损害车的前提情况下,打开了后备箱,里面发现作案的工具和银行ATM机里装钱的大铁箱。

不出20分钟,路障警察,成功拦截公共汽车,歹徒从车窗跳窗逃跑。但还是被多名干警追上逮捕归案,从背后黑色书包内,找出被盗的22万现金。

这人厉害啊,短短几分钟尽然能看得如此透彻,他是谁啊?

“你好。我是警队的陈刚,请问朋友怎么称呼?”陈队长站起身给雷彬敬了一礼,彬彬有礼地问道。

“哈哈哈,案子破了?刚才还对我凶巴巴的,现在就变了一幅嘴脸?”雷彬也毫不客气腹黑道。

旁边刚才多嘴的警员现在一脸通红站在一旁低着头,显得特别尴尬。银行张经理得知歹徒这么快就落网,十分感激人民警察的办案效率,也十分感谢这位神人朋友的拔刀相助!

“我觉得你挺厉害的,就想和你交个朋友。”陈队长很诚恳的说道。

“我叫雷彬,打雷闪电的雷,彬彬有礼的彬。职业嘛,是现在国内不是很被看好的。”雷彬打着趣儿。

“哦?有什么职业现在还不被看好的呢?”陈队长一脸的疑惑。

“哈哈哈,咱们国家繁荣昌盛,犯罪率又是全世界最低的,我这一行业的工作都被你们人民警察给抢干净了。”

“难不成?你是一个私家侦探?”陈队长试探性的问着。

“算是吧……”雷彬无趣摇摇头。

“你可别这么说,我觉得和你很投缘,有些问题还想咨询雷兄你,晚上一聚可好?当然,我请客。”陈队长盛邀请道。

“你请客?”雷彬两眼都发亮了,“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啦…”

……………………

“这就是5年前我认识你们副局的时候。那时,他第一次见我像见了神一样,还向我拍马屁,献殷情,晚上还请我大吃一顿!哎哟我告诉你们,他可太能喝了…”

“哎,雷彬,我说你别哪壶不开提哪壶吗?这不都5年前的事儿了,你还提他干嘛?想想你都快30的人了,还没一对象你可耻嘛你。”陈刚副局长从外面走进警局就看到雷彬再给一群新进入警局的实习生们吹上了。

“别在那瞎逼逼了,有事找你,可不是让你来吹牛的,快上来。”陈副局上二楼办公室的同时向雷彬叫道。

“看吧看吧,又有事要求我了。哎,一会有空咱们在接着聊啊!”雷彬告别了这几个新加入警局的年轻人,跟着陈副局上了办公室。

“我说陈局,您能不能别每次都把我当工具使唤啊?我也是人啊,这些案子没有我你不是也能破吗?不是抓小偷,就是跳楼自杀什么的,能来点有难度的吗?”一进办公室雷彬就开始发牢骚。

“别说那么多了。收拾一下,跟我去市里开会,前几日贩卖小孩那个案子你做的很好,市里要表彰我们。”陈局长吩咐道。

雷彬可不乐意了,“别呀,您是正儿八经的警察,我只是个你们队上的刑侦顾问,连个协警都不是,我还去干嘛呀?”

“你小子别吹胡子瞪眼的,我们也支付你报酬了,又不是白帮着破案。再说,为人民服务不挺好吗?别废话,等我收拾一下那个人贩案子的资料就走。”陈局长厉声道。

雷彬知道拿他没办法,点起一支香烟。

“喂,这里不准吸烟!”

“我乐意,怎么着?我就要抽!”雷彬还猛吸两口。

很快两人收拾了一下,司机开着车往市里办公区走去。

路上堵车,他们走了城西外的路绕行。可是走到某一路口突然好多车停在路上,很多人围在前面。陈局长和雷彬下车,陈局长让司机在车里待命。

他们二人很快赶到人群处。好惨!发生了一起严重的车祸!一辆大货车和一辆小轿车撞到了一起,小轿车上的一家三口都死了,货车司机战战兢兢蹲在一旁被一群人围着。

这时警察也赶到,立刻开始封锁现场。救护车辆也赶到,救援人员带着仪器赶去小车附近查看人员情况。

这种情况还救什么,人肯定都死了嘛。不过这事有点不对劲啊,虽然大货车不能进城,走这条路是没错,不过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呢?雷彬仔细观察了这个货车司机,50多岁,穿着很朴实的一人,现在发着抖畏畏缩缩蜷缩在地上。再看看货车的情况,越来越觉得不对劲,这不像是普通车祸啊。

“好了,交通正常了,快,我们还要赶去市里,这里就交给现场警察了。”陈局长吩咐道。

“你先走吧,我去不了了。”雷彬一边说着一边跑向现场,“记得多帮我说点好话啊。”

“这小子。哎…”陈局长无奈,只得自己坐车继续前行。

雷彬觉得有问题,赶紧跳上货车,查看了一下情况,周围警察见状立刻拦下他。他虽然被警察拦了下来,但已经看到他要找的东西。由此可见,这果然是一起非偶然性的事件!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