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神洲异事录 > 第一卷 智斗京城
第六十二章、断水无影
作者:若风95  |  字数:3288  |  更新时间:2019-09-20 16:20:02 全文阅读

那一丝呻吟在寂静无声的暗夜中传来,令人不禁毛骨悚然,直听得徐恪浑身也泛起了鸡皮疙瘩。徐恪盘腿而坐,收摄心神,心中默念口诀,将气息下自尾闾,上经百会、降泥丸、过承泉、气府、膻中,最后悠悠归拢于丹田气海之中。运转了一遍小周天之后,徐恪顿觉神清目灵,浑身舒爽无比,适才自己心神困顿于梦魇之中的诸般不适,已挥去无踪……

“哎……吆……”又是一阵呻吟之声传来,这次徐恪却听得清清楚楚,既不是孤魂抽噎,也不是野鬼哭嚎,不过是人的声音而已,且也不是一人,声音显是出自不同人之口,一阵阵传来,隐含着呼号之人极度的挣扎与痛苦,听来令人万般不忍……

徐恪起身拿了剑,推门而出。此时,天穹中只有几颗孤星隐隐闪耀,就连那一钩残月也已遁去无踪,山野中,不时有几声夜莺的鸣叫轻轻传来,更显得这偌大一个庄院,阴森鬼魅……

“啊……吆……”又有一阵凄楚难闻的呻吟叫喊之声传来。徐恪运起目力,借着老远一盏气死风灯暗淡的光芒,循着声音搜索……

那呻吟痛楚之声,出自徐恪栖身的偏房之后。徐恪轻手轻脚朝后面走去,一连绕过了三间平房之后,突然止步,只听那呼号之声,正是从自己身前的一间厢房中传出。

那房门上了锁,徐恪拔出昆吾剑,只轻轻一挥,便斩断了锁环。他推开门进去,见里面一片黢黑,只好拿出随身携带的火折子微微一晃,便即点燃,顿时,这房中的恐怖景象,便尽数展现在徐恪的眼前……

徐恪不见则已,一见之下,也不由得内心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只见屋子中央的房梁上,垂下了十余根绳索,绳索的末端都绑着人,男女老幼,各式各样的都有,有的绑住了双手正挂于房梁下,有的却是绑住了双脚倒悬于粱。那正挂之人,双脚脚尖便被刀子割开放血,那倒悬之人,则是双手手指被刀子割开了放血。每个人下端的地面上都搁着一个大坛子,那双手双脚所垂落的鲜血,正滴滴答答地掉落于坛子中。

徐恪见身旁放着烛台,便将上面的蜡烛点燃。此时,房中景象更是一目了然,只见除了十余人被绑吊在房梁上之外,屋子的边缘角落中,竟然还横七竖八躺满了几十具“尸体”……若有人乍然到此,心中必是悚然惊疑,此地莫不是人间炼狱?!

徐恪细看之下,却发觉这几十具“尸体”兀自手脚挪动,时而翻一个身,却都是睡着的活人。但若硬要说他们是活人却也不象,只见这些人无一不是面色惨白、骨瘦如柴之状,有几人眼眶深陷,手脚骨架之外,只包得一张薄皮,浑身上下已瘦得宛若一具骷髅一般……

此时,那十余个悬吊在房梁上放血之人,兀自发出痛苦的呻吟之声。徐恪心中不忍,遂放下烛台,挥剑断绳,将十余人轻轻放置于地上。这些人一旦平放于地后,手脚的流血便即止住,有几人脚趾间的刀口被刺得较深,流血仍然不停,徐恪便出指点穴帮他们止血。

徐恪问道:“你们是哪里人,怎么都被关在这里?为何被人悬吊在房梁上,放血不停?……”

这些人中,多半是年老的男女,有两位是十六七岁的少年,也都是些脸色发青、身体瘦弱之人。他们见徐恪深夜赶来相救,无一不是面露感激欣喜之色。听到徐恪发问,每人却都是手指着自己的嘴巴,“啊呜”连声,意思是自己是一个哑巴,已然不能讲话了……

徐恪心中惊疑,心道哪来的这许多哑巴?目光扫去,只见这屋子中,中间躺着的十几人,虽被自己放下,但手脚创痛,仍然轻轻喘息呻吟着……再看旁边那几十个躺地之人,却还在沉睡之中,也不知是被人下了药,还是自身失血过多正处昏睡之中的缘故。徐恪又近前看了看那坛子中贮放的鲜血,却兀自不凝,显然是事先放入了活血之物。

徐恪正仿徨无计之时,却突闻右首一个声音响起:“多谢……施主搭救……贫……贫僧圆仁……”

徐恪忙走上前去将那说话之人扶起,只见他三十余岁年纪,身穿僧袍,头顶无发,却是一位出家的和尚。

徐恪忙问道:“你……你能说话?”

那和尚双手并于胸前,合掌为礼道:“阿弥陀佛!……圆仁多谢施主相救……施主真是个活菩萨啊……”他说完这几句话,却已是脸色苍白、气喘吁吁,只因那和尚也是被吊在房梁上,脚尖放出了许多鲜血,此时失血颇多,说了几句话后,一下子便有些喘不过气来……

徐恪轻轻地拍了拍圆仁的后背,说道:“大师莫急,先休息一会儿,此间情事慢慢道来不迟……”

此时,徐恪只需将手掌轻抵和尚后背,略微输些真气与他,和尚自可恢复真元,言语自如。可惜,此时,无人指点,他徐恪空有一身神功,却丝毫不知疗伤之道,只得徒然坐立一旁等待……

“今天来了一只‘肥鸡’,你竟敢不报!你这老东西不想活了是吗?……”远处突然传来一个粗豪的男子声音:

“当初,我要不是看你机灵,早把你放干了血,卖‘人市’上去了。我饶你一条狗命到现在,没想到,你胆子这么大,想造反不成?!……”

“庄主啊……你可冤枉老朽了……老朽蒙庄主留下贱命,感激还来不及,庄主之命,老朽哪敢有违啊……”徐恪认得那声音,正是给自己开门的那位白发老者。

“还敢嘴硬!门口那一匹黄骠马,却是从哪里来的?!这样的好马,平常人哪里会有!快说!你把那只‘肥鸡’放哪里去了?……”那粗豪的声音又道。

徐恪正暗自思忖对应之法,却听那粗豪的男子“咦”了一声,便已经朝自己的方向奔了过来……那男子武功不弱,徐恪只闻脚步声“沓沓”而来,转眼间,一个如黑塔一般的大汉便已然到了门口。徐恪急忙站起身提剑在手,凝神戒备……

“好啊!好你个祝老拐,竟藏了这么一只‘肥鸡’在这里!……啧啧啧!好肥嫩的一只‘小白鸡’啊!……”那黑塔一般的大汉慢悠悠走了进来,上下打量着徐恪,他看着徐恪的眼神,仿佛眼前站着的这个俊美青年,根本不是一个人,而是一道菜肴,而且是一道味道极其鲜美的菜肴……

徐恪只见那人,年约四旬,身高足有八尺,膀阔腰圆,一张大黑脸上,疵须却如刺猬一般根根突起,于这暗夜中看去,仿佛便如一个黑面的厉鬼一般,满脸都是凶狠之色……

“你是何人!为何在此戕害这许多人的性命?手段还如此残忍?!”徐恪怒问道。

“这些都不是人,是我圈养的一群鸡而已,只不过都是些老鸡、小鸡、病鸡……没想到,今天却送上门来一只肥鸡!”那黑面大汉话音刚落,突然欺身而进,双手暴长,右手五指成爪,左手握拳直捣,使了一招“饿虎出笼”便朝徐恪迎面扑来……

徐恪见那大汉说话间手爪已到,忙缩腰一侧,堪堪避过,只听黑面大汉又“咦”了一声,招数不停,反手又是一抓“黑虎掏心”,便向徐恪当胸袭来……

徐恪这两个多月来,只顾修习内功,连一招掌法也未曾学得,此际见对手如此凶悍,当下无暇它想,匆忙间拔剑挥出,口喊了一声“断水势”,便正是雨庐翁所授的那一招剑法“一气混元剑”……

这“一气混元剑”乃雨庐翁绝技,剑分五势,这“断水势”取势乃是快,快似奔雷迅如闪电,真力所到之处,就连那连绵不尽的水流,亦能断为两截……

只见白光一闪,所有人均未看清,那黑面大汉也只觉两臂一空,身子便已失去了重心,轰然倒地。众人随后便见黑面大汉的两只手臂,也自空中纷纷落在了地上。

剑是好剑,招是好招,徐恪只是挥剑一击,当空划出了一个剑圈,非但斩去了黑面大汉的两只手臂,剑气所到之处,连带着将那大汉的双膝也尽皆断开。那黑面大汉惨呼了一声,双腿与双臂间,血流已是喷薄而涌,有许多鲜血,竟还溅入了一旁的大坛子之中……

这一下,变故之快,屋子里的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连徐恪自己也是心中一呆。他暗想这一势剑法怎如此霸道,自己随手划出,真气连绵而至,不想须臾之间,竟将这铁塔一般的黑脸大汉,给斩断了手足……

“昆吾剑果真是一把神剑!”徐恪不由得心中暗道。

此时,沉睡之人还在沉睡,倒地呻吟之人却均已不再呻吟,都目不转睛地齐齐看着那黑脸大汉倒地挣扎苦痛之状……唯有那圆仁和尚却双目闭拢,合掌祷告,只听他嘴唇翕动、念念有词,好似在为那黑脸大汉超度一般。

黑脸大汉倒地翻滚挣扎了片刻,终因失血过多而死,死时兀自双目圆睁,两只眼珠如死鱼一般突在外面。也许他在临死之时,心中也不能相信:自己吃了这么多“鸡”,最后却死在了一只“肥鸡”的手里……

外面缓缓走进来一位白发老者,见黑脸大汉倒地已死,心中不由一松,脸上又悲又喜,只听他恨声说道:

“好你个恶贼!老天有眼,恶有恶报!你也有今天啊!”

徐恪归剑入鞘,问道:“老人家,这……这到底是如何一回事?这人是谁?……”

白发老者叹了一口气,说道:“他叫祝千辕,外号‘千人屠’……他是我的堂侄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