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最强山贼奶爸 > 正文
第七十三章 登生死台
作者:鏖战正酣  |  字数:2136  |  更新时间:2019-09-15 19:22:20 全文阅读

  白梦羽和孟飞生死台约战的事,在‘有心人’的散播下,很快便传遍了整个外门。

  对于孟飞会找白梦羽约战这件事,灵溪宗的外门弟子其实并不觉得有多意外。当白梦羽在生死台上击败孟浩时,他们就已经预料到了会有这样的结果。

  只是孟飞的‘报复’迟来了三个月,倒是令人有些疑惑。直到内门弟子们试炼归来,众人才恍然大悟。

  孟飞不是忘记了,而是要拿白梦羽作踏脚石,好在内门立威啊!

  清晨,灰蒙蒙的乌云笼罩着天空,遮挡了阳光,空气中也弥漫着淡淡的湿气,看着像是将会有一场暴风雨要来临。

  生死台前,此刻已经聚集了不少前来观战的外门弟子,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交头接耳,不时发出议论之声。

  “你们说,新来的那个叫白梦羽的小子会来吗?”有人忍不住出声问道。

  白梦羽虽然已经拜入灵溪宗数月,但是因为她那不合群的性格,以及一天到晚没事总喜欢往后山跑的怪癖。以至于在外门,对她熟悉的人其实并不多。

  只知道此人三个多月前,在生死台上,打败了在内门横行多年的孟浩,实力不凡。

  “谁知道呢,不过就算不敢来,孟飞师兄恐怕也不会轻易放过她吧。”

  “可不是吗?她先前在生死台上已经打伤孟浩一次了,谁想前几日也不知发了什么疯,居然又将孟浩打了一顿,听说这次伤得还要重,全身的骨头几乎都断了。”有人唏嘘道。

  众人闻言微微一怔,不约而同的后颈有些发凉。

  全身的骨头几乎都断了,这得是多大的仇恨啊?

  “那还了得,孟飞如果还不找这这小算账的话,他外门第一的名号可就要臭啦?”

  “所以啊,今天这一战,怕是真要出人命咯。”

  话虽如此,但台下还是有不少人幸灾乐祸地等着看一会儿的比试。

  人便是如此,只要与自己无关,多大的热闹也不碍事,况且宗内的修炼生活实在单调的很,难得会有如此有趣的事情发生。

  生死台上,孟飞早已静静地站在了上面。闭着双眼,手臂环在胸前,立起的剑鞘散发着阵阵的寒意,宛如一名孤傲的剑客。

  台下,一红衣女子正忐忑不安地望着后山的方向。上官红心中百感交集,她既希望白梦羽不要赴约,免得枉送性命;但同时又不免有些期待,期待她能否像上次一样,创造奇迹呢?

  这时,人群之中忽然传来一阵骚动:“快看,白梦羽那小子来了。”

  闻言,拥挤的人群顿时如流水般像两旁散开。远处,只见一风度翩翩,面容俊美的有些过分的‘少年’,步伐稳健,宛若游龙般走来。

  白梦羽英俊异常的容貌顿时吸引了不少女弟子的注意,美眸之中异彩连连。

  “哇,真得好帅啊!不管看几次都不会厌诶。”不少女子发出惊叹之声。

  白梦羽惊为天人的俊美,的确为她赢得了不少好感,至少绝大多数的女弟子都希望白梦羽能赢,虽然这有些不太现实。

  只是,当她们再看到那个跟在白梦羽身后,那个背着大竹筐,一身杂役打扮的土气少年时,都不约而同的微微一愣。

  “咦?这小子是谁?凭什么能和白师弟走在一起啊?”

  叶凡静静地跟在白梦羽身后,一言不发,神情与以往不同,显得有些凝重和认真,至于小叶子自然是就躲在背后的大竹筐内。

  白梦羽来到生死台前,神色如常,这已经是她第二次站在这里了,与上次不同的是,这一次她的心情却出奇的平静。

  “师傅,我上去了。”白梦羽回头看了叶凡一眼,说道。

  “嗯,小心些。”叶凡点点头,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白梦羽纵身一跃,来到生死台上,冷冷地望着对面的男子。

  “我以为你不会来了呢?”孟飞,怀中抱着佩剑,睁开双眼,淡淡地说道。

  “答应过的事,我从不食言。”白梦羽回答道。

  “很好,我佩服你的勇气和……愚蠢。”

  “其实我原本并不打算在这杀你的,但这也是你逼我的。”孟飞眼神微微转冷,手中宝剑一横,低声说道。

  孟飞没有想到白梦羽会为了一个破杂役如此暴怒,竟然将自己的弟弟伤得那么重。虽说他平日里总是冷言冷语,但毕竟也是同胞兄弟,在外人看来,他这个作哥哥的如果不出面,怕是要让人笑话了。

  所以,孟飞决定改变原本的决定,哪怕是冒着会惹上翔龙城这个麻烦的风险,他也要在这直接杀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照规矩,生死台约战,两人到齐之后,便可自行开始。台下的众人早已等得脖子都酸了,如今看到这两人终于来了,顿时打起了精神,目不转睛地望着他俩。

  而在不远处的一座小高台上同样有三个人正静静地注视着生死台上的情况。

  “没想到一回宗门,竟然会遇上这么有意思的事情。一个入门没多久的新人,居然就敢挑战如今的外门第一。”温婉如水的慕婉儿轻声说道,目光在台上的两人之间来回扫视。

  “如果光以灵力强弱来看的话,孟飞似乎占有绝对的优势。”

  身旁的摩严冷哼一声,魁梧的身躯微微一震:“这原本就不是一场公平的较量,那个姓白的小子,怕是要被孟飞当众虐杀了。”

  他原本不想来看这场无聊的比试,因为在众人心中怕是早已有了结果。

  一个是在灵溪宗隐忍苦练多年的外门第一;而另一个不过是入宗还不到半年的毛头小子,孰强孰弱根本不用比,一目了然。

  这哪里是一场比试,那上面根本就是刑场!

  背着剑匣,身着白衣的少年斜靠在台柱前,并未发言,只是目光偶尔扫过两人,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好平稳的心境,无惧生死,不知是一滩无用的死水还是深不见底的龙潭呢?”

  剑南轩经过几日的调息,脸色已经不像当初那般苍白了,但依然还是显得有些病态,这是与生俱来的,改变不了。

  他曾遇到过许多心狠手辣的对手,也见过不少自命不凡的强者。但无论是哪种,他们都没有办法像白梦羽身上的气息那般静默,更不用说还是在生死决战的时刻了,这倒是不禁让他提起了一些兴趣。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