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外神的圣杯战争 > 外神的圣杯战争
第四十八章对不起先生去世
作者:随笔闲谈  |  字数:2295  |  更新时间:2019-09-12 22:56:36 全文阅读

齐格飞闻言一愣,他没想到燕归人竟然会如此,明明只要再过个几分钟自己就会被杀死。

虽然武者之间并不需要过多的言语,通过刀与剑的交锋就可以相互理解。

就像降龙十八掌一样,不同的人会练出出不同的掌法。 有的人使用出来惊天动地,有的人使出来威力平平,又有的人会把降龙十八掌炼成小蛇掌,这就是练武的人因为本身性格不同而造成的结果。

燕归人的一招一式之间透露出的刚猛,坚韧不拔的感觉做不得假,但是齐格飞还是有些犹豫,毕竟这是战争。

不过燕归人也明显想到了齐格飞所想的,他一甩圣戟神叹:“无需多疑,我虽然没有宝具但是也会用最强的招数来对付你。”言罢只见其气势不断提升,全然不担心齐格飞在他蓄力之时偷袭。

“对不起,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我也会全力以赴。”

“邪恶之龙终将失坠”

“将一切斩断的光与影”

“世界,如今已到日落时分”

“将你击落——幻想大剑·天魔失坠!!”

就在齐格飞完全解放宝具的瞬间,齐格飞的吟唱猛被一声霹雳击散!殇不患霹雳一声暴喝:“拙剑无式·鬼神辟易!”人已出现在齐格飞的背后,剑也在不知何时已拔在左手!

声霹雳,人霹雳,剑霹雳!

你可曾见过霹雳?此时木剑恍如霹雳的化身没入了齐格飞的后背,他唯一的弱点。“风鸣而动,风息则止,要时刻注意自己的后背,因为你孤身一人。”这句话是齐格飞听到的最后的话。

殇不患的神鬼辟易是以极为精准的突刺击中对手躯干的魔力运输通道,令对方体内的魔力停止运作,使得无处可走的魔力爆炸,将对手的身体由内而外完全破坏,遇上正在剧烈积攒魔力的对手威力特别大。

而齐格飞正好正好符合条件,就这样齐格飞连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就被体内暴动的魔力撕成了碎片,随后爆发的魔力犹如一个光球一般迅速膨胀,沿途的一切都被碾碎。

燕归人此时和殇不患化光而去,只留下这一片狼藉。

片刻后燕归人与殇不患坐在一栋高楼之上举杯对饮,应该是说只有燕归人在一杯接着一杯的喝,殇不患在一旁不断的倒着酒,他们的身边已经摆满了酒瓶。

终于殇不患忍不住了:“我说燕兄这可是高木酒造十四代超贵的,你要心里不痛快,可是我的时辰的钱包真的撑不住了。”他们喝的是纯米大吟酿龙泉,这种酒一支的价格大约在350000日币上下,虽然钱是时辰出的但是羊毛老在一只羊上薅毛殇不患也感觉不好意思了。

见燕归人停了下来不在喝酒殇不患继续说道:“我知道你是大侠,可是计划就是这样,没有再说真正偷袭的是我……”

还没等殇不患说完燕归人就插嘴道:“日本的酒口感平滑,我不喜欢,感觉就像喝水。”

“……什么!请你喝顶级清酒怪我咯!口感平滑可是顶级清酒的标志,切早知道请你喝劣酒就好了还省钱。”会错意的殇不患有点尴尬,自己刚才到底说了什么啊!

“你以为我会因为偷袭别人而生闷气?杀阎魔旱魃时是我和羽人非獍联手二打一,趁人之危袭杀北辰元凰,我干过的不光彩的事并不少……当年我们为了武林和平都谋杀了自己……”

“下毒,跳反,暗杀,牺牲了友人,甚至牺牲了更多无辜的人就是为了武林和平……哈哈哈……我是大侠?我才不是,你想的太多了。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光彩。”

这会轮到殇不患默默无言了,说实话他大致知道一些苦境的事,说实话他还是很佩服这些人的,在东篱人们为了名声财富去谋杀别人。

在苦境,这些人为了武林和平,渐渐的谋杀了自己,说实话他做不到,谋杀自己的初心,来捍卫和平。

半晌无言后殇不患也喝了数瓶酒,确实对于他们这种程度的武者来说太淡了:“现在咋聊一聊收获吧。”

所谓收获就是燕归人与殇不患此行的目的,燕归人与齐格飞的缠斗就是为了收集情报,燕归人与殇不患的身体与英灵不同,他们是有肉身的,这就导致他们不知道英灵的实际战力,至于漫画中的描写当做情报看看就好了,具体的还是要自己去体验。

“英灵的身体很像肉身,但是还是有些细微的不同,他们的身体机能恢复的十分的快,在齐格飞的身体愈合的时候,不是像咱们一样是催动功体加快细胞愈合。”

“而是直接由魔力生成失去的肉体,我估计只要有足够的魔力他们的恢复速度是咱们无法企及的。”

“咱们受伤不光需要消耗功力来维持功体的强度还要忍受失血带来的负面作用,这对于英灵来说就是不存在的,他们受伤除非是致命伤或者是伤到了肌腱,关节等位置要不然他们的战力下降并不明显。”

“而且他们的肌肉不会因为长时间的战斗而疲乏,这些对咱们也是十分不利。”

听了燕归人的话殇不患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说到:“也就是说尽量不要受伤和持久战吗?我知道了,对于齐格飞的技巧你又什么想法吗?”当时为了偷袭成功殇不患躲在了比较远的地方所以他你不清楚战斗时的具体过程。

“他的剑法说实话并没有特殊的套路,只是快准狠罢了军阵剑术罢了,应该是在是在实战中锻炼出来的,同时还有些野性的直觉,很好被欺骗……”

没等燕归人说完殇不患就接话了:“野性直觉?有没有搞错这种东西就是漫画里的直感吧?感觉好弱。”

“不,不是直感那种玄学的东西,只是对危险的感知罢了,但是野性毕竟是野性,只是人类丢弃了的家伙罢了,只要用杀气稍微引导一下就可破除的东西。”燕归人似乎十分看不起所谓的野性直觉,说完后燕归人就又拿起了酒瓶。

又过了一会夜归人也没有继续说话,殇不患翻了个白眼:“老大,你说完了好歹提示一下好吧?”

“我说完了。”

“……那就我来继续说吧。”跟这种家伙生不起气:“英灵的经脉和人也不径相庭,英灵的经脉也就是魔力运输通道十分简单,简单到只有5条,分别通往头和四肢,在躯干相连。简单粗暴到了极点。”

“咱们应该庆幸,要是咱们变成了英灵之躯……呵呵呵。”说道这里殇不患呵呵的笑了起来。

不用殇不患说明燕归人也明白,他们的战力主要集中在功体之上,而功体的不同需要的经脉也不相同,变成了英灵之躯就意味着失去了功体。

这几天过节有点忙,我在这里道歉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