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外神的圣杯战争 > 外神的圣杯战争
第四十章世界的变动
作者:随笔闲谈  |  字数:2639  |  更新时间:2019-09-05 21:56:23 全文阅读

只是一小会远坂时辰就已经布置好了召唤用的法阵,虽然已经知道召唤用的法阵只需要随便画画就会起作用但是远坂时辰还是忍不住用了最好的材料,可能是为了玄学出卡吧(雾)。

“绮礼你要不要先去召唤试试?”远坂时辰对于可以让言峰绮礼这样的英灵也是很感兴趣的,而且自己要召唤的英灵的强大可是已经可以确定了,但是先让绮礼先召唤,万一沉了正好可以给自己攒攒运气,毕竟还是有可能召唤出制作武器的工匠的。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言峰绮礼没有丝毫犹豫就开始了召唤。

“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

“周而复始,其次为五。”

“然,满盈之时便是废弃之机。”

“宣告——”

“汝身听吾号令,吾命与汝剑同在。”

“应圣杯之护召,若愿顺从此意志、此义理的话就回应吧。”

“于此起誓,”

“吾愿成就世间一切之善行。”

“吾愿诛尽世间一切之恶行。”

“汝为身缠三大言灵之七天。”

“穿越于抑止之轮。”

“天秤之守护者。”

随后刺眼的光芒中一个人影渐渐浮现。光芒还没散尽便传来一个成熟男人的声音。

不过并不是那一句经典的“你就是我的Master吗?”而是:

“狂风骤雨催纸伞,”

“游人浪迹步不休。”

“天地滂沱如何渡,”

“蓑衣褪尽任浊流。”

光芒散尽眼前的男人也露出了真容,这个男人乍一看就像一根慵懒的大叔很帅的那种。

可是细细看去又透出一种,一柄剑,一袭衣,一好友,一壶酒就能浪迹天涯的浪子,潇洒不羁,性格超然的侠。

刚才的诗似乎就是这个男人最好的写照。

不过他一开口就破坏了意境:“就是你召唤我的吗?真是个麻烦的家伙,凛雪鸦一定会和你有共同语言的。还有你刚才是在棒读吗!”

“求人好歹要恭恭敬敬的呀。还以为响应召唤就可以摆脱那个艾斯德斯那个S女,没想到又是一个麻烦。”

男人看了看眼前的3个人都有些发愣,结合脑子里的记忆他判断眼前的3人应该是在等他报名。

所以说穿越世界真是麻烦,要知道在西幽和东篱自己可是个名人,就算在苦境自己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诗号一念就算完事了。

不过也习惯了,自从答应了那个家伙的交易自己也穿越了很多次了,也习惯了。

“我叫殇不患,一个流浪剑客,目前在各个世界旅行收集各种魔剑和各种会引起灾难的武器。”

“在这次破杯子战争里担任Assassin一职。”

殇不患的话里信息量太大了,远坂时臣3人一时半会有些反应不过来。

还是言峰绮礼问出了自己关心的事:“你是在其他世界来的?你不是英灵?你是魔法使?”

“当然,我可是有自己的肉体的。而且我不是魔法使,赐予我能力的也不是魔法使。还有我的…恩…怎么说呐,我的对魔力起码是EX级的,所以不要想用令咒命令我。”

殇不患看来是被坑怕了,干脆直接说清楚了说有事,省的一会万一发生冲突变得很尴尬,他可不想刚到一个世界就要开杀戒。

之后他又对着言峰绮礼说道:“你这个家伙在寻找意义吧,陪我出去逛逛我或许可以帮帮你。”殇不患就算走过了很多的世界但他还是那个温柔的善良的重情义的大叔。

言峰绮礼听到了殇不患的话就立刻跟上了他的脚步向外走去。

就在殇不患要走出魔术工坊时说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答应那个人所有的要求。”

之后他就无视了魔术工坊的结界走了出去。

魔术工坊的气氛一度凝固。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言峰璃正缓缓的开口道:“还要继续吗?”要是另一个英灵和殇不患一样的话事情就会变得麻烦了。

“召唤,咱们已经没有退路了,再一次找到合适的圣遗物的机会已经不大了,找吉尔伽美什的圣遗物已经花去了远坂家大量的财产,而且时间也不够了。”说了远坂时臣就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状态开始了召唤,他念咒语时可是充满了情感。

“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

“周而复始,其次为五!”

“然,满盈之时便是废弃之机!”

“其基为银与铁。”

“基础为石于契约之大公。”

“其祖先为吾先师修拜因奥古!”

“天降风来以墙隔之。”

“门开四方尽皆闭之。”

“自王冠而出。“”

“于前往王国之三岔路上循环往复。”

“宣告——”

“汝身听吾号令,吾命与汝剑同在!”

“应圣杯之护召,若愿顺从此意志、此义理的话就回应吧!”

“于此起誓,”

“吾愿成就世间一切之善行!”

“吾愿诛尽世间一切之恶行!”

“汝为身缠三大言灵之七天。”

“穿越于抑止之轮。”

“天秤之守护者~~”

地下室再次被光填满,依旧是是一个男声缓缓吟道:

“飒风沾、问途寒,”

“谁与共饮,”

“谁敢当关?”

“燕戟归命人不还!”

随后一个伟岸的男子踏光而出。

“吾名燕归人,暂任狂战士一职,汝等不必担心,吾会全力取得胜利,当吾者死……”

听到这里远坂时臣松了一口气,不过这口气还没喘完就噎住了。

“……把令咒都交出来……”

远坂时臣根本没有犹豫就伸出了自己的手,他有预感只要自己敢犹豫,自己就是就是当吾者死的那个死。

燕归人伸手一拂,远坂时臣手上的令咒就消失了。

之后燕归人的头微微一偏看向了言峰璃正,言峰璃正就像是被巨龙盯上的兔子,死亡的套索已经套在了脖颈之上。

言峰璃正没有犹豫也直接伸出了自己的手臂老实的交出了自己的令咒。

“玉石。”燕归人的嘴唇里有蹦出了两个字。

之后堂堂的远坂家家主远坂时臣就成了催巴儿,给燕归人找来了不少保养刀剑的东西。

虽然让人当成跑腿的感觉很不好但是仔细想想怎么也比当吉尔伽美什的“臣子”强,而且燕归人也不难伺候。

刚召唤的时候他好像有些激动,但是现在已经平静了下来谈吐之间更似文质彬彬的君子,与之前判若两人,根本就不像一个狂战士。

还有燕归人一直在说中文,透露出一只隐隐的骄傲。

支走了远坂时臣后燕归人拿出了一块铸天石放在圣戟神叹的残骸边,他的眼中有这怀念。

随即他又在远坂时臣哪来的玉石中挑出一块品质最好的玉石依旧放在圣戟神叹的残骸旁边。

接着他“要”来的令咒一个接一个的消失,而圣戟神叹则在一点点的复原,在最后一个令咒消失后圣戟神叹也再度复活,这次圣玉已经彻底镶嵌在了圣戟神叹之上。

握着新生的圣戟神叹燕归人陷入了沉思,自己确实已经死了,和六祸苍龙同归于尽。

之后那个家伙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想不想让珠遗公主和断雁西风复活,只要你能赢下圣杯战争就可以,接受召唤吧。对了我叫奈亚子。]

“遗珠…西风…挡吾者死……”燕归来握住圣戟神叹的越抓越紧,圣戟神叹感受到主人的战意也发出一声声的争鸣。

这时正坐在由言峰绮礼推荐的泰山中华餐馆中的殇不患也感受到了那股笼罩了整个冬木市的战意:“真是个恐怖的家伙,毕竟是能在苦境得到中原战神这种称号的家伙。”

“我说麻婆,[神力再催]加上狂战士的狂化会有什么效果?”

言峰绮礼愣了一下:“麻婆?是在说我吗?”

“是啊,看你吃麻婆豆腐的样子就想到管你叫麻婆似乎是个好主意,还有这玩意太辣了,我的也给你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