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纪元游记 > 正文
第二十三章 “君子有所不为”
作者:左真人是也  |  字数:3438  |  更新时间:2020-05-24 14:24:22 全文阅读

      “有什么问题吗,道长?”封思雨出于担心也问了句。

  “呼……”张恒超长嘘一口气,表情严肃,“今晚,谁洗碗?”

  “这就是你说的严重问题?”封思雨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嗯——确实有点严重。”莫惊鸿站在一旁若有所思的点头附议。

  “你也跟着犯病是吧。”

  这个世界上百分之八十的男人都愿意去尝试做饭,但一旦提及洗碗等善后工作,就兴致全无。莫惊鸿平时一个人住倒是无所谓,不得不洗。但当他发现这个责任可以推卸的时候,就绝不肯干了。

  张恒超也是不愿意的,他的情况和莫惊鸿差不多,在山上的时候就得伺候他师父,因为要将就全真的师兄弟们,也只能跟着吃素,下了山简直就是解放天性了,虽然牛肉、狗肉、大雁肉和乌鱼肉不能吃,但其他肉也是可以适当食用的。

  封思雨家境优越,没有做过洗碗这种事,但今天却自告奋勇:“那就——我去吧。”

  “封姑娘高义!”

  “善哉,福生无量天尊。”

  她有这个觉悟让二人很是意外,于是对封思雨的好感又增加了不少。

  饭后,封思雨将餐具收进厨房准备干活。没干过不代表不会干,她打开水龙头放水。奇怪的事情就发生了,水龙头流了三秒钟清水就断水了,接着发出了老人咳嗽般的声音,随后……开始流出鲜红的血液。

  “啊!!!!”

  封思雨尖叫一声,张恒超见势不妙立马闪进厨房,平静说道“出去吧,接下来交给我。”

  莫惊鸿冲进来将腿已经发软的封思雨带了出去,张恒超脸上难得浮现了认真的神色。

  “哦~原来是个地缚灵啊,难怪……”他嘴里说着,手上功夫也没落下,刹那间变化了几个指诀法印。

  “速速现形!敕令!”他高声一吼,水龙头随即断流。

  然后水管里便钻出了一缕头发,正以一个缓慢的速度往外挤,张恒超见这玩意儿自己出来挺费时的,直接抓起头发就使劲往外面拽,最后成型的是几米长的“面条”?一般人看着这个当场吓死都有可能。

  “哪里来的野道士,快给我滚!”那根人体面条剧烈的翻滚扭动起来,明明没嘴,竟然还说话了。张恒超布下了鬼遮眼,外面的两人根本看不见里面发生了什么,也进不来。

  张恒超并未搭话,手作剑指,连咒语都未念便直接打过去,金光一闪,指尖迸发出庚金剑气,阴魂惨叫一声,身上冒起了层层青烟,它疼得像条蛇一样在地上翻来覆去。

  “臭道士!你自找的!我先出去杀了他们两个再来收拾你!”说着那阴魂就向外面窜射出去。

  “你把你道爷当什么了!”张恒超闪电般抓住它尾巴,当下就来了一套金龙鞭法。

  五分钟后,阴魂直接求饶,“道长,我错了!放我一条生路吧,我愿意去投胎!”

  听到它求饶,张恒超手里的功夫才停下。

  “哦?行啊,没问题。不过所谓因果循环,报应不爽,你这些年来可曾害过人?如若害过,我定要去地府好好参你一笔!”

  “实不相瞒,我这些年来也只害过一个小孩子。可我也实属无奈,怨气难消。”那阴魂冷静下来,将自己的罪行从实招来。

  张恒超听她娓娓道来,才得知了事情的真相。或许看到这里,博览群书的你已经大概猜到要写什么了……然而当你看到这段话,心里面也许会产生一种莫名的蛋疼期待感——作者会不会推陈出新写点什么出乎意料的桥段呢?

  答案是——没有。好的,冷静一下,请深呼吸,如果没用,就请……算了,言归正传。

  人要是阳寿未尽就意外身死,那么就不能下地府投胎,只能在阳世作为阴魂徘徊至阳寿耗尽方可入轮回,他杀还好说,往深了说叫因果报应,前世罪大恶极,今生就得变着花样来偿还。自杀罪过就大了,下了地府就得进地狱受罚。

  死者名为秦招娣,一听名字就知道拥有一个并不快乐的童年,在拒绝高中毕业就嫁给镇上商人后,便拿了大学录取通知书来了锦城,几年前和男友住进了这栋楼同居,和大多数的毕业生一样,他们心怀理想,对生活充满激情,尽管背负了太多成年人的压力,却还是勤奋努力的工作着。直到……男朋友失业后,整日闲赋在家打游戏,不思进取,最终秦招娣受不了这种生活就提出了分手。结果也是可想而知的,两人爆发了激烈的争吵,结果秦招娣干了一件不可挽回的事,她分解了男友的所有游戏装备,其中更是有一套全系加13的装备,于是恼羞成怒的男友杀害了她。

  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好好坐下来聊聊,实在过不下去就分手,明知道男朋友脾气不好还干这种事情,明摆着就是作死了。之后的开展就更明了了,麻利的肢解,凭借自己出色的化学知识配置溶液溶解尸体,最后冲进下水道,齐活。

  一个农村来的女孩子,在这大城市没亲没故的,出了事自然也没人知道。至于公司那边,在打了几通电话没人接后,就自动视为离职处理了。于是一个来自农村的普通女孩秦招娣,就变为了这座大城市里的一个阴魂,不能投胎,无法游荡。她的阴魂寄宿在这栋楼里的每一处管道,滔天的怨气本可以使她大开杀戒,但是这些年来因为种种条件限制和某种阴差阳错的巧合,也只成功过一个。那是一个七岁的小男孩,因为父母常年分居出差,给了她一次机会将之诱至水缸里淹死。然后他的魂魄居然不听她的号令,反而不知道自己已经身死一般,整天在家里跑来跑去玩耍。

  “我说你啊,唉……害人害己。行了,我也懒得和你闲扯。”随后张恒超从怀里掏出一张符纸,念了两句,符纸就凭空燃烧起来。

  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

  有头者超,无头者升,枪殊刀杀,跳水悬绳。

  明死暗死,冤曲屈亡,债主冤家,讨命儿郎。

  跪吾台前,八卦放光,站坎而出,超生他方。

  为男为女,自身承当,富贵贫穷,由汝自招。

  敕救等众,急急超生,敕救等众,急急超生。(这是道教的往生咒,没事儿不要乱念。)

  “到头来连声谢谢都没有吗。”张恒超对于这种过河拆桥的行为感到颇为无奈,本来干掉她也不算有违天道,但上天有好生之德,给她个轮回的机会倒也无妨。

  张恒超撤掉了鬼遮眼,莫惊鸿见可以进去了,快步进入抓住他的衣领,“说!你在这里面干了什么人鬼情未了的事!”

  “喂喂喂……不要因为没看见你想看的就找我麻烦呀。人鬼情未了又是什么东西啊,面条一样的阴魂你见过吗?!”张恒超一把拍开他的手,他还有其他事要做。先是盛了一碗饭,从怀里掏出三根香点上插在上面,最后放在房间的角落处。

  “道长,你这是……”封思雨不解其意。

  “嘘——慢慢等。”张恒超示意她别出声。

  大约三十分钟后,一个模糊的鬼影出现在角落处,吃着送来的脚尾饭。封思雨看得模糊,但莫惊鸿和张恒超却看得真切,毕竟都是开过天眼的。等那碗饭吃得差不多了,莫惊鸿上前对着那鬼影说道:“小朋友,跟哥哥一起换个地方玩好不好啊?”

  “嗯,好的,叔叔。”这小鬼浑身湿漉漉的,皮肤青灰冰冷,只有眼白没有瞳孔,冷不丁回过头来还有点阴森。

  “叫哥哥。”莫惊鸿一脸黑线。

  “好的,叔叔。”

  “啧——死小鬼。”

  张恒超站在旁边迅速念完了往生咒,看样子是不想再让莫惊鸿和这个小鬼多费口舌了。

  直到鬼影淡淡散去,这件事才算是告一段落了。

  “解决了?”封思雨试探着问道。

  “嗯。”莫惊鸿代为回答,说着就想往外面走。

  “喂!等等,你就这么走了?”封思雨急忙叫住他,虽然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叫住他,以及叫住他干嘛。

  “是你自己说要洗碗的……”莫惊鸿很幽怨的往后看了一眼。

  “不是,你把你的住址给我。”封思雨红着脸说道。

  “什么!蹬鼻子上脸是吧!”莫惊鸿还以为她要来找自己麻烦,瞬间心情就爆炸了。

  封思雨刚要发作,张恒超过来轻轻在她耳边低吟几句,随后便拉着莫惊鸿离开了。

  回去的车上,莫惊鸿面露不爽。

  “我得搬家了。”

  这是他开口说的第一句话,他望着车窗外的风景,神情悲伤。

  “依我看啊,人家女孩八成对你有意思了。”张恒超在一旁打笑道。

  “什么!!!”他一嗓子差点把司机吓得踩刹车,“我看她就是贪图我的上古华夏美食秘方,这可是东方的神秘力量之一!”

  “人家就是想蹭个饭而已。”

  另一边的封思雨此刻正忙于洗碗,手上做事,脑袋里却想着别的东西,脸上也看不出别的表情。

  “奇怪了,从小到大我就是众星拱月般的存在,上到八十岁,下至八个月都会对我青睐有加。可他却……”

  封思雨说这话尽管有点嚣张,但其实并不过分,她此刻所想的都是事实。和莫惊鸿的坎坷经历不一样,她出生于富贵之家,从小锦衣玉食。可谓是貌若天仙身段好,知书达礼有礼貌。走到哪里都是被宠爱的对象,是一个天使般的存在。任何人……包括女人,见她第一面首先都会被她的美丽所折服,然后稍微一接触,大部分男人就会变成只知道点头流口水的植物人了。

  此刻苦恼的并不只是她一人,莫惊鸿也正在苦恼,“话说当初见她第一面也挺有好感的,怎么接触得越多就越想远离呢?而且,感觉她似乎也是这么想的。”

  事情解决后的几天,莫惊鸿又回到了平静的生活,封思雨也没有因为房子闹过鬼而选择搬出去,虽说之前说着要来蹭饭,可到现在为止也没动静,不知为何,莫惊鸿心里还有一丁点隐约的期待感。

  不过这或许是他的错觉也说不定。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