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纪元游记 > 正文
序章 兴趣使然的“正义之星”参上
作者:左真人是也  |  字数:2988  |  更新时间:2020-05-15 10:31:43 全文阅读

夜色怡人,金黄圆月悬挂天边。

乌云通透,皎洁月色绽放天空。

广寒慈悲,柔和月光洒向人间。

我站在阴影里,却莫名想起了一句老话——“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

黑暗是神秘莫测的,未知的,恐怖的,仿佛能隐藏一切罪行。而那些藏身于黑暗的小巷,便是抢劫、施暴、非法交易、凶杀、帮派聚会和小混混聚众抽烟等事件的多发地点。

越是狭小的地方,越能够滋生出不可计数的罪恶。

今天,借着柔和的月光,我即将进行一场悄无声息且不为人知的交易。

“事情都办妥了吧。”

这是胖子见到我所说的第一句话。

不过我看得出来,他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他的表情、动作、语气和呼吸都出卖了他。对于这种人,行业内称为“生雏儿”。

胖子微颤着手将下滑的眼镜从鼻尖推了上去,呼吸有些急促,满头大汗,可能是天气炎热的缘故,即便隔着两米远也能闻到他身上的汗臭,额头上的汗珠反射着月光,竟然让我觉得有点恶心。面容猥琐,神情阴谲,浑身上下都流淌着中年肥宅应有的油腻。

他颇为急切地朝我问道:“没问题吧,我可是连定金都付了。”

这种用陈述语气询问的方式,通常代表着提问者只希望对方回答“YES”。

虽然语气令我有些不快,但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我还是告诉了他想要的答案。

“万无一失。”

我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冷酷无情,回答亦是简洁明了。

因为我觉得这样比较好玩。

“那家公司应该已经完了吧!哼哼!王八蛋,敢开除老子,活该!”

在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后,胖子脸上的横肉不由得抖动了几下,脸颊上的肉堆里挤出一个得意忘形的狞笑,他目露凶光,面红耳赤的唾骂了几句,似乎将内心的积郁完全发泄了出来。

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他真的挺可怜,不过这种感情转瞬即逝,因为即将迎接他的将是最无情的吐槽。

我轻咳了一声,将他的注意力拉到我这里,随即开口说道:“尽管他们的防火墙比我的预期难度大点,却也只能称得上是小儿科。原本我是打算制作一个植入病毒的黄色网站,通过病毒入侵。引诱员工上班偷懒时打开进去。但是啊……呵呵……没有一个人干那种事。我差不多知道你为什么会被开除了。”

我语速较快,不过尽量保证自己吐字清晰,所以胖子应该是一字不差的听完了这段话,何况我语气中毫不掩饰自己的不屑和嘲讽,同时用一种发自内心的鄙夷目光打量着他。

毫不夸张的说,这并不亚于一种精神污染。

他似乎有些诧异,或者说非常震惊,胖子向我靠近了一步,拳头攥得很紧。

“你他妈什么意思?有种再给老子说一次!”

意料之中的反应,既然他上套了,那我就要加大马力了。

于是……

“没听懂吗?好吧,那我就再委婉一点——你—他—喵—的—就—是—个—垃—圾!!!”

我扯着嗓子向他放声大喊,这种莫名其妙却又无比嚣张的态度让他很是无所适从,他愣在原地呆滞的看着我。

“像你这种人被开除也是活该啊,你以为你恃才傲物?!你以为他们有眼无珠?!我是真的很好奇,你那可笑的自尊心和优越感到底从何而来。”

“你不也是因为被开除才找到我的吗?碌碌无为且不思进取的庸人还做着高人一等的春秋大梦,跟厕所里的蛆虫有什么区别,自己安于现状,还抱怨社会的不公,简直令人作呕!”

“够了!虽然不知道你突然发什么疯,但你的尾款是别想要了。”胖子气得咬牙切齿,这句话几乎是从齿缝中挤出来的,看向我的眼神也愈发阴冷。

我听完愣了一下,随即一股癫狂的笑意从脚底涌上大脑,我憋得有些难受,张开嘴释放出一阵放肆的狂笑。

“哈哈哈哈——哈哈——”

玩心太重,以至于我竟然差点忘了自己是来收尾款的!

是的,打着收尾款的名号,其实我是来找乐子的,我又不缺钱,“维护正义”自然才是最重要的事。

钱这种东西对于真正有才能的人来说,地位大概等同于厕纸,需要的时候没有就会让人很窘迫,不需要的时候摆在一边,不嫌多却不会多看一眼。

什么最重要?

不外乎乐趣二字。

“哈哈——老兄,你可真是太可爱了。”

我喜欢他的幽默。

“少废话!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正义的卫士?见不得光的人也配来教训老子?黑吃黑听过吗?!”

他说这话已有威胁之意了,意图自然是昭然若揭,说起来……我们两人的相遇结识于某个地下论坛,胖子在上面发布了一则帖子,声情并茂的讲述了自己的遭遇,并表达了自己复仇的意向。我出于无聊,无意间点开了他的帖子,五分钟后,我向他发送了私信,自称“网管”,表明自己是一名黑客,且愿意用低于市场价的价格完成他的心愿。

但是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得当面付清尾款。

他欣然接受了。

他也来了。

胖子做作的松了松筋骨,其实他不过是在为自己壮胆,或许他认为所谓的黑客都是些喜欢在房间里囤纸的宅男,体质羸弱,别看自己胖,一个干两个没问题。

我听到他那句话,突然默不作声了,我嘴角抽搐,随后便开启一阵放肆的狂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一手捧腹,一手扶着墙壁。

“哼……呵呵……哈哈哈……哎哟喂,笑死我了,还黑吃黑,大哥,你以为拍无间道呢?请问你是山鸡哥还是乌蝇哥啊?”

胖子可能是被我的反应吓到了,瞪大眼睛呆滞的看着我,或许是头一次见到我这种人。一股危险的气息顺着脊椎攀到了后脑勺,刹那间便汗流接踵,直觉告诉他,自己惹上了不该惹的人。

这时我已经缓过气来,直起身从阴影里缓缓走出,顺势将下滑的眼镜推回了鼻梁上,接着以一个冷酷的语气说道:“我和你最大的区别就是,我从没有把自己放在好人那个位置上,而你就像不给糖就捣蛋的孩子一样。自命清高,白痴一个。”

胖子喉结滚动,吞咽了一口唾沫,他的双手有点不受控制在轻微颤抖,不过很快他就稳定了下来,因为他发现我面相和善且体格偏瘦,戴着黑框眼镜,一看就是个羸弱的IT男。而自己则有一百八十斤左右的横肉,想教训一下他肯定不难。

于是他基于这种肤浅的盲目自信大言不惭道:“干(防屏蔽)你娘的,把钱还给老子!”

胖子边说边朝我靠近,这种老套的场景让我想起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烂片,反派一边废话一边缓慢移动,配合阴翳紧凑的BGM强行带动气氛,在光线的处理上,月光把反派影子拉得老长,气氛很是“紧张”。

那种场景和现在的情形类似,看来胖子想把之前的定金一并给“要”回来。

我仰天长舒一口气,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缓缓开口道:“呼……老兄。你以为我做这行几天了,什么阿猫阿狗没见过,什么牛鬼蛇神没斗过?”

“呵!那又怎样?”

胖子眉头一皱,自觉大事不妙。不过他却冷笑一声,以此来掩饰内心的慌张。

“嗯……知道吗?看着你们这些自以为是,自作聪明的人表演。才是我此行的最大乐趣,欲罢不能啊!哈哈哈……死猪妖,受死吧!”

我知道,这种笑声通过我这张好人脸发出来,违和感十足甚至带点讽刺意味,连我自己都认为我这种人不当反派简直可惜了。

就像皮卡丘一边抽烟一边跳舞唱着鸡你太美,海绵宝宝在蟹堡王里吃着大碗宽面即兴了一段freestyle,这都让人难以接受。

数秒后……

胖子躺在地上望着天边的月亮,齁咸的鼻血缓慢流到了嘴里,他紧闭着嘴沉默不语,可能还沉浸在痛楚中没缓过来。

我蹲下身拍拍他的肥脸,试图让他清醒一点,好在我下手不是太重。

“我怎么可能会为了你去毁掉一个按时按量交税的合法公司啊?长点心吧,老哥,这钱就当是学费了啊……”

“等等!为什么——要做这种事?”胖子强忍着疼痛挣扎问道。

“为什么?嗯……兴趣使然吧,实在起不来就别逞强了,安心躺到天亮就有人发现你了,您保重,咱有缘再会。”说罢我就趁着夜色大摇大摆离开了,回家前还能去吃个夜烧烤,烤两个腰子。

他听完两眼一抹黑,顿时昏了过去。

不管怎么说,这个夜晚最终以一个男人被安排得明明白白为收场,暂且落下了帷幕。

但咱们的故事啊,却就此拉开了序幕。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