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最惊险的游戏 > 正文
一:纵火案
作者:田花猫  |  字数:5362  |  更新时间:2019-07-19 00:21:52 全文阅读

所有事件发生,我们都可以看作是一条线。行凶动机是一条线,行凶时间是一条线,不在场证明是一条线,证人证词是一条线,所有的细节都是一条线。组合起来是一组平行的线。而突然在抽丝剥茧的过程中发现有一根斜线把所有的横线都穿过,形成无限个交叉点。只要解开这一个又一个交叉点,把这些看似巧合、看似不符合逻辑的东西组合出来,就形成了破案的关键…而有的人需要找很多交叉点,有的人只需要三、五个交叉点,还有的人也许只要一个交叉点就能推算整个过程………

某地接到报案,在本市国际车展上发生大规模火灾。接到报案后,消防火警、医院救护人员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立刻封锁现场,疏散群众,消防火警立刻展开扑救。

经过2小时奋战,火势得到控制并慢慢减退。还好事故没有造成人员死亡,轻伤10余人。这个是大型展览会,上万人的聚集场所,没有造成过大的人员伤亡,真的堪称是奇迹。

火势扑灭后,发现有明显起火源,而且是人为破坏。那这就不是一起事故了,立刻通知刑侦警察。

经侦警察到达现场后,立刻封锁现场,调查此事原委。中午赶到现场,急急忙忙辛苦了一下午,雷队长和两名警察疲惫不堪的回到办公室,把资料一扔,摊在那,

“喜子,去给我倒杯水。”

“啊?队长,您让我休息会好不?我也辛苦了一天了,身体都要瘫了,好累!”

“潘喜同志,您给队长倒水的时候,麻烦也帮我倒一杯吧。”走在最后,一个二十来岁美丽的小姑娘到是精神抖擞。

“唉我说郑玲玲同志,你好脚好手的不会自己倒啊?”叫潘喜的警员,约莫二十七八岁,也是年轻警官,长得到是魁梧,性子到是很急。

这时一个警员急促跑过来,“雷队长,在吗?”

“有什么事啊?”雷彬队长应到。

“局长找所有队长过去开会,麻烦你赶紧到会议室。”

“好的我马上到。”一个长相清秀又有点硬朗的约30岁男人,转过来对刚才二人到,“喜子,郑玲玲是女同志,你多担待一些。”回头盯着女警员,“郑玲玲,把今天的调查资料整理好,一会我们开个小会。”

“是!”

“是!”

来到局长办公室,一位四十岁左右的人,有点点秃顶,有个小圆的啤酒肚,一副看起来笑眯眯的神情,坐在会议桌最前面,“雷彬,你来了?快坐。人到齐了,咱们开个会。”

办公室里共坐了7个人,每个人都疲惫不堪,但又神采奕奕。除了赵局长,雷彬,另外5个人3男2女,都属于各个科室的科长、队长。赵局长发话:“我简单说下情况。根据今天一天的调查发现,今天特大纵火案会引起上面高度重视。我们现在开个会,分析下情况,然后分配工作,我们要尽快破案。”

“破案?不是鉴定结果是天气炎热,事故原因吗?”其中一个队长提问到。

“那是对外界暂时的解释,这是一起恶性的人为纵火案。只是介于车展人数太多,如果发生一些负面的情绪,会引起大众不必要的恐慌!到时一混乱,社会负面影响将会很大,也更可能抓不住凶手!所以我们现在成立专案小组。”

赵局长起身,打开APP。“你们看,这是整个车展布局。整个会场分6个展区,偏偏就是第六个展区发生火势最严重,这表明什么?”

“表明如果是人为原因造成火势,那这里很有可能就是纵火源。”雷彬发言到。

“是的,雷队长说的很对。所以当时我和鉴定课张队长,立刻去了监控室。排除中午起火,那就是早上9点~11点期间人为纵火。所以我们去了监控室想看看有没有收获。”

雷队长好像是反应最快的一个人,“如果我没有猜错,纵火的地方应该是一个盲区,虽然会展分布了许多监控摄像头,但是纵火的地方应该不在监控范围内吧。”

赵局长接着道,“不错,今天大家都辛苦了,忙了一天。所以我们才总结了这个结论,然后才召集大家开这个紧急会议。”

赵局长喝了一口水,继续道,“不错,而且车展人多,为伪装提供了最好的保障。现在说一下情况,其实纵火的手法很简单。就是在几个品牌展区后面,人少的休息室外墙上,那上面贴满了广告语,而那是塑料喷绘粘贴的,遇火很容易燃烧。所以这个地方人相对较少,伤亡很低。”

“局长,现在我们接下来怎么做?”其中一个人提问。

局长探过头,双手撑着办公会议桌,“这个事不能公开调查。今天已经过了,我下午就去请示了,上面审批最长封锁现场时间给了我们7天,还有6天时间封锁现场的时间,你们要在这6天内查到所有线索。现在分成两队,一队由你们5个队组成一个隐秘调查小分队,解决这个事。另一个小队,由雷彬雷队长负责来调查。”

赵局长一手拍着雷彬的肩膀,“你小子平时和正常人不同,挺怪的,出国留学犯罪心理学研究生,对刑事案件有独一破获方法。至于你这个特别小组,你是隐秘调查还是公开调查,你自己拿捏。”

雷彬起身,“还是局长了解我!”

“这不废话嘛?谁叫你是我们局上的破案天才,但是可有一点啊,不要给我惹事儿,还有啊……你有什么进展得随时向我汇报。”

“依然老规矩嘛?!”雷彬起身准备像外走去。

“老规矩,你可以调动一切可查询的资料,但必须向我汇报!!!别擅作主张…”

话还没说完雷队长已经走出了会议室。

回到自己办公室,离开展开调查枢纽。雷队长简要把会议内容传递给下属。

潘喜发言,“队长,明天我们什么时间到现场?”

雷队长轻轻一笑,“明天我们不先着急到现场。”

“为什么?”潘喜很是惊讶,“那不是第一手资料都没了么?拿给其他5个队长?”

雷队长解释道,“去现场的目的是什么?去现场的目的无非就是找现场证据,和真正需要的线索。”

“可是他们…”

“没有可是,既然都是刑警,相信现场能力,采样什么的他们也会很优秀的完成,到时资料共享不就好了。我们要去现场,肯定是去找真正需要的线索。那会加速我们破案的速度。所以我们不着急,去找真正线索才是关键,可我们怎么找真正的线索?所以需要……”

“雷队,你要的资料我已经全部准备好,标记在黑板上了。”郑玲玲打断了雷队长的谈话,然后瘫坐在位子上,此时才轻松一点,双手捧着杯子,喝点水。

“还得麻烦你了玲玲。那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具体分析一下案情,然后我们在寻找里面蛛丝马迹,再到现场去寻找我们要的东西。”

“可是现在一头雾水,从什么地方开始啊?监控又报废!完全等于是大海捞针!”潘喜抱怨到!

“喜子,你说的很对。所以我们现在来抽丝剥茧,来缩小范围。其实一开始我就很怀疑,嫌疑犯是无意放火还是故意放火?如果是故意放火,那他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那么大规模的火,没有造成一个人员伤亡?那他还有更深的其他意图吗?”雷队长提出了几个问题。

“不就是个普通的纵火案吗?用得着这么大费周章?还啥进一步目的?”潘喜嘲笑道!

雷队叹了口气,“哎~喜子,所以说你小子还年轻呢。如果真是这么简单,为什么犯罪嫌疑人会没有出现在摄像头监视区?那既然是普通纵火,完全可以去每一个展厅之间相隔的连接处。你仔细看展览会场,在1、2号之间连接处,以及2、3号之间连接处,还有3、4号之间连接处,甚至4、5号连接处和5、6号连接处等等这些所有的连接处!也同样没有摄像监控,连一个人都没有。这些地方屯放着大量的饮用水瓶装水的塑料瓶、便餐塑料盒等。因为天气原因,便餐需要保暖,饮用水需要降温,唯一可以做到保温的就是存放这些东西的链接区上存放的工作人员们的这些泡沫盒子,这个引燃速度更快,效果更好,同样不会被监视,那他为什么不在这里纵火,却偏偏跑去休息室那里纵火?”

雷队长喝了一口水继续道,“休息室后面纵火更不会造成过大人员伤亡。这是答案!……”停顿了一会,“还是答案之一?如果真是这样,那凶手还会有其他什么目的?如果凶手真有其他目的,这个纵火应该只是开始、或者说这只是一个信号,甚至可以说只是为下一个案件做的铺垫。”

“………”喜子不得不佩服队长的洞察力…

郑玲玲一脸雾水问道,“队长,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我们从大方向上讲,是要知道纵火的具体情况,来判断这个人的性格,才能拿捏这个人的行动思维。这个工作我们交给那5位厉害的队长,等一出结果提示提示他们,他们就会去帮我们寻找我们要的东西。我们自己要做什么呢?在明天中午前,纵火情况再具体分析,还要更具体一些!我总觉得,这个纵火不是偶然的,是有计划的,有针对的,甚至有目的的!”

几个人简单收拾就回家了。在路上雷彬一直在脑里思考,究竟为什么犯罪嫌疑人会纵火,目的究竟是什么。

第二天一早,几个人早早在办公室开上了小会,寻找一点蛛丝马迹。

“现在给出的线索太少了吧!我们连是男是女,身高、年龄、体重等等都不知道!简直一头雾水,怎么查啊?”潘喜一边挠着脑袋,一边抱怨着!

郑玲玲不慌不慌坐在位子上,调侃道,“我说喜子,你当警察也有一段时间了,怎么就像一个外人一样,什么都不懂?队长,你怎么看?”

雷彬目不转睛盯着黑板上的数据,也不管他们怎么吵怎么说。黑板上提供了现在所有的资料。

会场总共分了6个区域,就是一个长方形布局,规规矩矩一排,从1号馆到6号馆。6号馆背面休息室外墙开始着火,上面,贴满了汽车广告,材料是塑胶为主,也是比较容易燃烧的物品。6号馆又是最后一个车展馆,里面展览的都是世界上最贵的汽车品牌。这意味着犯罪嫌疑人是故意这样的吗?故意选择关注度高的地方下手?给了我们什么暗示?可是又没有一个人员伤亡,都是些往外挤的轻微撞伤摔伤,没有一位直接被火烧到!是报复吗?不是报复个人,是报复某个行为?还是报复某个汽车品牌?还是报复展览会的人?目标真的很渺茫啊!需要解答的问题太多!嫌疑人的意图是什么?做的这么彻底,可这样做了之后,目的又是什么?难道说?一个可怕的念头在雷彬脑袋里闪过!他觉得,一个普通纵火案不会做的这样“完美”,一定是有什么阴谋,甚至是为了真正的东西而做的掩饰!

“可是展览会安检得那么严,犯罪嫌疑人又是怎么把打火机之类的东西带进去的呢?”潘喜问到!

雷彬看了他一眼,“喜子,你来摸摸我的裤兜。”潘喜走过去伸手摸了摸雷彬的裤兜,“有一个打火机。”

“不对!”

“那是什么?”

“它只是一个U盘。”说完雷彬伸出拳头,捏了半截U盘。

“哦。”潘喜也没注意太多,看到一半U盘就把注意力放在其他地方了。

“可是你看我手里。”说完雷彬把右手全部张开,手掌中心一个打火机,然后虎口地方夹着一个打火机。“其实很简单,只要把打火机牢牢捏在手里,并同时捏住半截U盘,把U盘半截露在拳头之外。这样大家只会关注你手上的半截U盘,再加上你语言上引导一下对方。安检人员那么多,不会太注意这些小细节的,何况这也不是什么致命的东西。”

潘喜和郑玲玲在旁边听的头头是道。雷彬接着说,“其实火柴之类的东西,也不会被安检检查到。其实只要想带火源进去是很容易的,只是看你用什么方法。这种问题我们可以不讨论了,级别太低了。”

级别太低………对啊!如果我们逆向思维呢?他如果是很厉害反侦察能力很强的人,那就一定能躲过我们普通的搜查。而监控没有出现这个人的一丝画面,说明他完全懂的监控运行模式,监控转换时机,还有监控最大范围和死角。如果我们按照嫌疑人的方式来躲一次监控,来看看所花时间,需要多少?说不定能找出来一丁点线索。

想完,立刻召集潘喜和郑玲玲,马上开车赶往现场,并在路上和他们所说自己的想法。

到达现场后,其他队长带着人还在做进一步的现场勘查。雷彬带着潘喜和郑玲玲,拿着地图,花了大半个小时,把所有摄像头标注在地图上。然后根据分析,1至6号展馆呈一字排开,1号馆,3号馆,和5号馆各有一处进出大门。那么离6号馆最近的就是5号馆大门。

“雷队,他有没可能从1号馆或者3号馆的大门进入会场?“潘喜看着地图问道。

“一个会场有大约20个电子摄像头监控,从5号馆进入,到6号馆共计40余个。就算6号馆不需要进去,在背后休息室,也需要途径约10个监控。进去一次,出来一次,合计大约要躲避60余次摄像头!如果从1、3号馆进入,就要躲避上百个!”雷队站起身来,点了一支烟,“我觉得他就是从5号进来的。因为纵火时间是上午9点~11点。意味着11点大家发现火势。来你们看。”说着,带着两人到了6号展馆的背面休息室,早已烧的不成样子,空气里还弥漫着些许的烧糊的味道。

“你觉得这面塑料布烧起来要多少时间?”雷彬问到。

郑玲玲答道,“不到5分钟足以烧起来,但是…”

“但是什么?”雷队长继续问道。

潘喜抢道,“这几分钟烧起来的火,会场旁边的消防水足够扑灭,几盆水就够了。所以嫌疑人在这里动手脚,是耽误了一点时间准备,让这火势足够烧到不能自己扑灭为止才离开的。”

“所以说嫌疑人在这里有充足的时间,在加上进会场后,通过来回的电子监控,大约需要30分钟!所以嫌疑人真正在会场的时间,应该锁定在9:30~11:15这个时间段。”雷彬露出得意的微笑。

“喜子,现在买票都是实名制,你去叫他们那个搜查小队的,查一下9:30~11:15这个时段的参观者。嫌疑人就是这里的其中一个。一定要9:30进,11:15出这个时间段的人!”

“好嘞,这样,一天7、8万人次的嫌疑人,就锁定在了这个时间段,初步估算,嫌疑人降低到了2000人范围左右!”潘喜一脸苦笑,“这个范围还是太大。”

“你先交给他们,让他们找点事做。这期间,我们先去找点其他的东西。一会咱们去鉴定课看看,对这次火烧,还有其他的什么线索,万一还携带了其他助燃物呢?”

潘喜急忙跑向其他小队的同事处,汇报了一下刚才的工作和部分建议。雷彬队长凝视着这烧焦的外墙,总感觉有什么东西还没有想透彻,总感觉哪里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好像就缺点什么,如果这一点找到,说不定嫌疑人就能轻易找到,说不定就能阻止他真正的目标,说不定就能阻止他下一次行动。

………………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