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我真的是个好人 > 第一卷 纷乱红尘始初见
第七十八章 吓尿了
作者:橙里糖甜  |  字数:1854  |  更新时间:2019-07-27 12:18:21 全文阅读

一声沉闷的巨响,周一皖整个人都摔在地上,震得地面都不堪重负的发出痛嚎。

  此时的小丫头坐在一旁,津津有味的吃着自己的饭菜,仿佛身旁所发生的事情和自己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不断的夹菜进嘴,小丫头边嚼边看着秦云天这边的情况,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鼓鼓的两腮还在不停歇的动着,像头小猪一样贪吃的模样让人不禁发笑,却又惹人怜爱。

  秦云天这里热火朝天的战斗,和一米之外的小丫头悠闲的吃饭毫无协和感,虽然目前为止一直都是秦云天在虐菜。

  看到趴在地上的老大,周一皖带来的几个小弟纷纷惊讶不已,他们前几天可是才看到自己老大干翻了两个彪形大汉,可谓厉害得不行啊。但是现在,怎么看起来就不堪一击。

  诡异的气氛包围了这一方小地,一群小弟鸦雀无声。

  啪嗒啪嗒,忽然传来吃东西的咀嚼声,打碎了这沉寂的氛围。

  一瞬间众人的目光纷纷络绎在小丫头身上,容颜精致的姑娘吃着碗里的菜,丝毫没有把一旁的事情看在眼里面。

空气突然十分的安静,柳雨墨终于抬起头。

  “你们,看我干嘛?”被如此多的目光注视着,小丫头倒是有点不好意思,颊边微微晕出一抹羞红,如虹霞一般羞艳惹人。

  然后她看着众人,道:“你们继续啊,我吃我的,不打扰你们的。”

  

  说罢,小丫头又夹起几根金针菇放进嘴里。

  看到她这个样子,秦云天差点没晕倒在地上。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还没说完,秦云天便一根手指弹过去。

  “我又没说错,大坏蛋!”顿时额头上面就红起来,小丫头揉着脑门抱怨不断。

  虽然被欺负了,但是又无可奈何,于是小丫头话悲愤为食欲,狠狠的吃起菜来。就好像嘴里面的菜就是秦云天一样,一口一口,吃得飞快。

  另一旁,被一脚踹翻在地上的周一皖心情恍若电闪雷鸣,暴雨不骤停。

  明明我已经很强大了,可是为什么还是会输,还是这么的不堪一击!

  想起数百个日子里面,不分昼夜的苦练,到头来尽是无用。

  怒,愤怒,无穷无尽的怒火在周一皖的内心燃烧,就像一望无边的草原上面,一团微小的火苗在燃烧,接着,火势蔓延,席卷了整个草原,漫天火海无涯无边。

  “我,我要宰了你!”

  不甘心就这么被打败,周一皖的愤怒充满脑子,身体由怒火来支配着,向秦云天发起攻击。

  卧槽,这个傻逼还真是没完没了了啊,真以为我不敢打你是不是?

  俗话说泥人也有三分脾气,被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秦云天自然就没有必要和他客气了。

  一个字,打!

  打到他妈都认不出他来,打得他没有脾气,见了小爷就绕道走!

  就在一瞬间,秦云天眼里寒光闪过,浑身灵气爆发出来。

  强烈的气势压在周一皖身上,让他的双腿都忍不住颤抖,想要立马就撒腿走人。

  “需要我教你一下什么叫礼节吗?你爸妈难道没有教过你,在别人用餐的时候打扰别人是件很不礼貌的事情?”秦云天说着话,以魂魄释放出威压。

  此时此刻,周一皖就好像觉得有一把利刃悬挂在自己的头顶,仿佛下一秒这把剑就会落下来刺穿自己的身子。

  顿时一股尿意直涌,似乎感觉膀胱不受控制,有什么液体要冲破闸门出来。

  不住颤抖的双腿已经开始有跪下去的趋势。

  终于,在秦云天的威压之下,一道温热的泉流缓缓的从周一皖的下身处流出,打湿了半条裤子。

  立刻一种腥臭的味道弥漫在餐厅,不管是来往的行人还是服务员,都纷纷捂住鼻子,一脸鄙夷地看着周一皖,眼里满是鄙视。

  这一回,周一皖可算是丢脸丟到姥姥家了。

  本来是想要报仇的周一皖,仇没有报成,反而颜面尽失。同没有吃到鱼倒是惹得一身腥的猫一样别无二般。

  滴答滴答―――还有数滴淡黄色的液体从周一皖的裤子上面滴落在地板上。

  靠,本来是想用修魂期的威压吓一吓周一皖,然后让他自己跑回家的,不过现在眼前的情况已经完完全全出乎得了秦云天的意料。

  他低估了修魂期的人对于普通人的威压是多么的厉害。

  无奈的偏头看了小丫头一眼,而她也神色怪异的看着秦云天。

  那眼神就好像再说:你实在是太坏了,把人家直接吓得尿裤子,这以后还让他怎么活啊!

  一个眼神就能够读懂对方的意思,这种默契无与伦比。

  但是这也不是我自己的本意啊,秦云天挠了挠头,觉得还是赶紧走人比较好,于是语气一冷,对着呆在一边的周一皖道:“你还不滚!”

  这一声就好像让监狱里面的死刑犯听到缓刑一样,周一皖顿时觉得身子一轻,得到了大赦一般,一溜烟的跑没影了。

  再次和小丫头对视一眼,两人都有点无语。

  估计这一次,秦云天会成为周一皖记忆里面一道挥之不去的阴影,伴随着他的一生,直到老死都不会散去。

  多年以后,步履蹒跚,银发苍苍的周一皖躺在床上,对着眼前满堂的儿孙说道:“这一辈子,你爷爷我从来都没有怕过谁,唯独一个叫做秦云天的人,让我心惊胆颤了一生,见到他我就跟老鼠见了猫一样,跑都跑不赢!”

  这也是后话,而现在秦云天付了钱,牵起小丫头便回家准备回家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