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与军行 > 第一卷 军中少年
第二章 身在军营里
作者:叶落归渊  |  字数:3193  |  更新时间:2019-07-18 19:14:00 全文阅读

帝国历2453年,贺兰骑兵三千犯我大秦,杀我平民两万余,劫掠财货无数,秦帝怒,平北将军亲出依兰山,逐五百里,三败贺兰单于,杀敌无算,还。

不知过了多久,石头感觉自己全身火烧一般的痛,想要动一下手指,手指微微颤动了一丝,引起的却是钻心般的剧痛。

“醒了!”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沙哑的让人不由得想起沙漠里枯死的老树皮。

石头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勉强让自己的眼睛睁开了一条缝,只能模糊的看到一条人影在自己眼前晃悠。

继而感觉自己的眼睛被人给掰开了,再之后,就是突然地剧痛,自己又晕了过去。

这是一个白色的大帐篷,准确的说,是军帐,专门给受伤的士兵治伤的军帐。

这时已经是贺兰骑兵杀入平城的一个月后了,平北将军刚带着北出的兵马返回,这里聚满了受伤的将士,虽然身上伤痛,但打了胜仗,大家心里都很痛快,有的人正在那里眉飞色舞的向身边的同伴讲述着自己如何英勇的将几个贺兰的小瘪三给杀落马下的英勇事迹,不时引来身边人的一阵嘲讽。

“将军。”

一阵甲胄的摩擦声传来,帐篷四周受伤的士兵们纷纷起身抱拳行礼。

迎着众人的目光,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汉子走了进来。

挥手示意手下免礼,目光一一从眼前这些人身上扫过,眼中不由得显出了一抹黯然。

一将功成万骨枯,与贺兰一战,帝国虽然胜了,但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将军”,一名身穿青袍的老头走上来行礼道,“那孩子醒了。”

“哦!”中年人眼中闪过了一抹惊讶,抬脚向帐内走去。

中年长官走进营帐,不顾里面刺鼻的药味,直向营帐里面的一块床板上走来。

见床板上被缠裹的严严实实的人形,见胸脯起伏确是比之前有力了许多,不由得点了点头。

这孩子是他在平城内的一条小巷子里发现的,应该是被贺兰人的战马给撞了。

当时他躺在巷子里,身上地下血流得到处都是,若不是见他胸脯还在微微起伏,大家都以为他已经死了。

将他带回军营后,饶是在军营里呆了三十几年、见惯了各种大小伤势的老军医也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一个小孩子伤的这么重还能活下来,当真是闻所未闻。

将这孩子带回后,老军医一点点的剥开他的衣服,将他的断骨一点点的接上,淤血一点点的清理了出来,足足用了三天三夜才清理好。

包扎完后,每日里不间断的汤药一点点灌进去,能做的他都已经做了,能不能保住一命就要看这小孩子自己的造化了。

没想到,昏迷了一个月后,今天突然醒了过来。

“怎样?”中年汉子回头问道。

叹了口气,老军医回答道,“命算是保住了,但遭此大难,身子骨肯定会受些损伤,落下什么病根怕是免不了的了。”

周围的人闻言莫不是心中叹息。

“将军”这时,营帐外有人来报,“高将军来了,正在大帐内等您”。

中年长官闻言,转身走出了营帐, 向自己的大帐走去。

余下的众人则是围在了床板前,看着上面被包的严严实实的身影,眼中满是叹息。

转眼间,时间又过了一个月,小石头躺在床板上,已经能开口说些话了,虽然声音比较轻,需要人趴在嘴边才能勉强听清。

这一个月,营帐周围的士兵少了很多,只剩下一些伤势比较重的,不得不留在这里。

这一个月里,大家已经清楚了小石头的来历与受伤的经过,心里不由得更加同情。

而从他们口中,小石头也打听到了当时那条街上就自己一个人活了下来。

想到一天之间,父母和小妹都已经你离自己而去,不由得更是悲从心来,伤势恢复的更加缓慢了。

这一天,几个模样粗狂的军士一齐来到了小石头床前。

如今小石头虽然能开口说些话,但身上还是缠着厚厚的绷带,手指腿脚的移动很不方便。

“小石头,哥几个好的差不多了,今儿就要去队里报到了,特意过来跟你说一声。”

“放心,哥几个有空肯定会过来看你的,说不定下次来还能给你带个小媳妇过来呢。”

“放屁,小石头这样,就算是再漂亮的媳妇也用不了啊。”

“现在用不了不代表以后用不了啊,你说是吧小石头。”

几个人口无遮拦,都是在军营里混的糙汉子,口花花起来就收不住。

“咳。”老军医在后面重重地咳嗽了一声,几个人当场哑了火,讪讪地笑着转过了身,轻轻的迈步出了营帐,一溜烟儿没了人影。

“这帮混小子。”老军医颇有些恨铁不成刚的骂了声。

踱步来到小石头的床板前,伸手搭在了他的手腕上,闭眼感受了一番后点了点头,说道,“一天比一天好了,用不了几天就能把外面的这些束带去掉了。”

小石头不方便开口,只能向眼前的老头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

从身边这些人口中,小石头知道自己现在是在平城外帝国的军营中。

他以前也听说过这里,但一直没有机会来过,没想到如今却是以这样的方式在这里住了下来。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在拆掉束带后,小石头的身体恢复的越来越快,两个月以后已经可以拄着双拐下地走几步了。

老军医在军营里声望颇高,经常有人送一些野味过来。

平城靠着依兰山,军营就驻扎在平成附近,距离依兰山很近,有时候出去巡逻,顺手就能搞一些野味出来,除了一些野兽,依兰山上还有不少的药材,大家搜罗到了也都会送到这里来。

小石头能下地走动后,老军医说他能进补了,经常会有一些野猪、野兔混着一些山参之类的药材给他当饭吃,有一次居然还吃到了一只熊掌。

据说这是下面人花功夫在山里逮了一只成年野熊后送给上官将军的,上官将军让人送了过来,大家的口水从上官将军的大帐一直流到了老军医的营帐里。

小石头的身体一天天的见好,老军医也开始教他慢慢的活动着,传了他一套强身健体的拳法,不难,就是军中每人都会的普通拳法,小石头每天撑着练两遍,身体的恢复速度自是大大加快。

转眼间,冬去春来夏又至,小石头在军营里已经呆了将近一年的时间,身上的伤已经没有什么大碍,平日了除了看一帮糙老爷们在校场上呼呼哈嘿的练刀练棒练拳外,就是跟在老军医的后面摆弄一些药材。

有时候有人受伤,小石头也会跟在一旁帮忙打打下手。

他曾经跟着留仙居的账房学过两年字,一些医书上常见的草木药材还是能认得的,正好现在老军医身边想要一个下手,便将小石头留在了身边。

这天,趁着天好,小石头将帐篷里的一些药材拿出来晾在外面的空地上,两人扛着两杆长枪,上面挂着两只野鸡和一只野兔,溜溜哒的向这边走了过来。

小石头一看两人的身影就知道是谁。

“刘大哥,你又进山啦!”小石头惊喜的迎了上去。这刘大哥原本是山里的猎户人家,后来出山从了军,但打猎的手艺可是一点儿也没忘掉。

“呸”来人中的一个黑脸汉子往地上啐了一口,笑骂道,“叫叔,你个半大小子还没老子的枪高,叫什么刘大哥。”

小石头嘻嘻一笑,也不理他,径自把枪上挑着的将死未死的野物摘了下来。

两人向帐篷里看了一眼,见老军医在里面捧着本书瞧着,也不敢大声张扬打扰,那刘大哥瞪了小石头一眼,转身与身边的同伴向着自己的营帐走去。

“刘大哥,等一等”还没走两步,身后传来小石头的声音,两人回头看来,眼中俱都是有些不解。

只见小石头快走几步,气喘吁吁地走了上来,说道,“你们下次什么时候上山?”

两人相视一眼,不知道小石头突然问这个干什么?

自从一年前与贺兰人一战后,军中无事,但每天也都会派人去周围山上例行巡逻,但巡逻的时间和路线一般属于军中机密了,这小子突然打听这个干啥?

小石头在营中呆了一年多,一瞧这两人的脸色就知道他们误会了,忙说道,“现在正是红菱花药效最足的时候,我想下次和你们进山去采些来备用,你们也知道,红菱花止血效果最好,军中一向是大量储备的。”

两人这才有些恍然,原来是这么回事。

姓刘的黑脸汉子瞅了眼气喘吁吁地小石头,问道,“老军医让你去吗?”

小石头点了点头。

见小石头的样子不像作伪,而且老军医的营帐就在不远处,想这小石头也没胆子敢在这里骗他们,黑脸刘心里当即有了底。

点了点头,说道,“既然老军医都同意了,那还有啥好说的,不过巡山的事都是千总大人在安排,如果不出什么变动,我们半个月能轮一次,到时候我来找你就行。”

“好。”小石头见他应下,心中也是有些欢喜,先向黑脸刘谢过了。

如今他跟在老军医身边打下手,大家都卖老军医面子,一点小事也不会为难他,能随手帮点小忙那更是不在话下。

目送两人回去后,小石头将帐外晾着的药材又翻动了一遍,这才回到帐中,像老军医那般捧了本医术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