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与军行 > 第一卷 军中少年
第一章 家破又人亡
作者:叶落归渊  |  字数:3857  |  更新时间:2019-07-18 19:11:39 全文阅读

初冬的天气,凉意已经有些重了,特别是在帝国最北方的平城里。

鸡鸣已过,天边刚刚露出些晨光,整个平城便在轻轻的薄雾中慢慢的醒来。

炊烟在城中各处飘起,临街的店铺里,店里的伙计已经把店门打开,洒扫着门前的路面;

不远处,一些小摊贩已经收拾好了摊位,等候着第一位顾客上门。

平城是大秦帝国最北方的一座城。

自古边城多战事,但得益于大秦帝国强悍的武力和每一位秦帝的英明神武,周边的一些小国莫不是年年来贡、岁岁来朝。

是以平城得以城如其名。

留仙居内,店小二正打着哈欠将一张张长凳从桌上放下。

作为平城内最大的酒楼,整个留仙居上下三层,端的是气派无比。

据说这酒楼的“留仙居”三字招牌乃是当世最有名的大书家、帝国太学院的院长、当今秦帝的帝师——胡青山亲手所书。

真假无人能知,但这三个字龙飞凤舞,确是非一般人所能做出。

据说曾有人出价万两黄金想要买下这三个字,但看这三个字至今仍挂在这里,想必是当初这笔买卖没能谈成。

留仙居后堂,几名伙夫正在厨房内忙碌着。

他们要在大厨们起床前把厨房里的一应事物收拾好。

薄雾中,整座城都显得有些平和、安静,就像以往的几十上百年一样。

随着日头渐渐升起,薄雾渐散,整座城也渐渐的恢复了活力。

作为帝国与北胡只见的屏障,几十年来,这里一直都是两地联络的主要通道,来往两地的客商也都会云集于此。

“隆隆隆。。。”一阵闷雷般的声音自城外响起,震得屋檐上的薄尘簌簌而落。

街上来往的居民莫不是奇怪的抬头看天,薄雾已散,天上没有一丝乌云,为何会有闷雷似的声音?

沉闷的声音越来越近,不多时,便如战鼓在耳边敲响一般镇人心魄。

此时,城中很多人都已经反应了过来。

这是战马的声音,而且是很多的战马,正在向着平城而来。

平城已经有近百年的时间没有战事了,不知这一支突然出现的骑兵是从哪里来的?又想要做些什么?

就在大家惊疑不定的时候,北城门处突然爆发了一阵呼喊声,紧接着就是“轰隆”一声传来,城内的居民感觉地面都跟着颤了颤。

“贺兰人来啦!!”

“贺兰人杀进来啦!”

“贺兰人造反啦!”

“。。。。。。”

此起彼伏的呼喊声犹如潮水一般自南向北迅速传遍了整座平城。

就如在一锅热油中突然地浇下了一瓢冷水,整个平城在瞬间沸腾了起来。

“救命啊!”

“哈哈,拿来吧。”

“不要杀我。”

“爹,娘”

大街上,一队队骑兵纵横而过,留下了一地的残肢断臂。

“掌柜的。。。”

留仙居内,刚刚起床的掌柜顾不上穿衣,披了一件外套,和几名伙计趴在门缝后战战兢兢的看着外面那犹如人间地狱一般的场景。

“噗。。。”

突然,街上一人被奔马撞得高高的飞起,跌落在酒楼的门前,溅起的鲜血透过门缝,喷了里面的几人一脸。

掌柜的和几名伙计吓得呆了,“嘭”的一声关上了店门。

声音惊动了外面的贺兰人,看着眼前高大的酒楼,几名贺兰人相视一眼,缓缓地向着这边走来。

掌柜的在里面瞧得真切,见几人要过来了,吓得额头上的冷汗不断地往外冒。

“快快快,挡住,挡住。”

几名伙计赶忙将桌椅板凳挪到了门后面,死死的顶住。

掌柜的抬手抹了抹头上的冷汗,见门外面隐隐的显出了几道人影,心中越发的惊慌。

“你们顶住,我去后面叫人来。”

说完,不等几个伙计说什么,自顾向着后堂跑去。

留仙居后堂是厨房,有几间房是伙计们住的。

这时大家都听到了外面的动静,都放下了手里的活计走了出来。

“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去前面帮忙,贺兰人打进来了谁都活不了。”

平城安定了近百年,但因地处边地,故老相传北胡人当年在中原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的事迹仍然口口流传了下来。

如今听了掌柜的话,见真是北胡人打进了城,不敢怠慢,俱都向着前院涌去。

掌柜的却是转身上了楼。

二楼是雅间,三楼是客房,掌柜的平日里也住在三楼。

房间内,一名略显富态的中年妇人怀抱着一个七八岁的小丫头,不安的坐在床榻上,身边一个小丫鬟模样的人也是战战兢兢的。

“嘭”掌柜的推门进来,倒把屋内的几人吓了一跳。

见家小都在,掌柜的二话不说,上前拉过女儿的手,说道,“贺兰人打进来了,咱们快跑吧,跑的完了就都没命啦。”

“老爷,这外面兵荒马乱的,咱们能跑到哪里去?”中年妇人显得有些惊慌,跟着掌柜边跑边问道。

“先去城主府那里,城主大人有兵马在手,应该能保我们安全。”

说着,已经抱着小姑娘跑下了楼。

“掌柜的。”

转过楼梯口,刚要向后门跑,眼前忽然出现了一个高大汉子。

掌柜的抬眼一瞧,见是后厨的灶头老石头。

见老石头身后还站着一个中年妇人,妇人一左一右牵着两个孩子的手。

两个孩子一男一女,男的八九岁,小姑娘只有五六岁的模样。

掌柜的一眼就看出了老石头想要干什么,刚想开口呵斥他让道,但转念一想,这外面现在兵荒马乱的,这老石头一身力气,有他在说不定还能帮上什么忙。

想到这里,也不再犹豫,喊了声“跟上。”

脚下不停,向着后门处直奔了过去。

老石头见状,转身抱起小姑娘,一家人跟在掌柜后面跑去。

留仙居后院是一条小巷子,巷子里面空荡荡的,一个人影也没有。

几人悄悄地来到了巷口,伸头向外面看去,只见街上横七竖八的躺满了人,鲜血流过街面,淌进街旁的下水道里,血腥味直让人感觉胃里一阵阵的翻腾。

“掌柜的,咱们这是去哪儿?”老石头悄悄地凑了过来,问道?

“眼下这城里最安全的地方就是城主府了,贺兰人再厉害也不敢拿城主大人怎么样,何况城主大人身边也是有官兵保护的。”掌柜的一边说一边偷眼扫视着街上的情况,见没什么异常,伸手向街对面的一条巷子指了指,老石头看一眼,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几人蹑手蹑脚的快速穿过街道。

城主府位于城东,留仙居位于城西,但是两地相距并不是太远。

穿过城中南北向的主道后,走小道拐过几条巷子就看到了城主府的大门。

几人这一路胆颤心惊,所幸没有遇到贺兰人的骑兵。

待到了城主府附近,几人向外一瞧,心里登时凉了半截。

只见城主府外此时聚集了黑压压的骑兵,一眼看去,不少于两千之数。

城主府的府门大开,门前横七竖八的摆了一地的尸体,看穿着,应该是在这里负责保护城主府的官兵了。

这时,城主府内传来了一阵阵的啼哭声,府内的女眷被一群带刀的贺兰士兵赶了出来。

有的受了惊吓,见出了大门,便外逃去。

后面有骑兵赶上,手中圆月似的弯刀一挥,一张俏丽的脸蛋冲天而起,鲜血溅了那骑兵半身,他却不以为意,反而挥刀哈哈大笑,身后的一群骑兵也纷纷起哄喝彩。

见此情景,不仅仅是城主府门前的这些人吓得不敢妄动,就连躲在一旁的掌柜的几人也是吓得面无血色。

掌柜妇人更是“啊!”的一声轻轻叫了出来。

虽然立即便被掌柜捂住了嘴,但还是被后面的贺兰骑兵听到了动静。

回头见这里居然还藏着几人,那骑兵狞笑一声,张弓搭箭,不待几人反应过来,箭矢便如流星一般“噗”的一声穿透了掌柜的后心,直在胸前透出一截闪着寒光的箭尖,上面兀自有鲜血滴滴落下。

“噗”掌柜看着透胸而出的箭矢,想要说些什么,张嘴却喷出一口鲜血,然后仰天向后倒去。

掌柜妇人被喷了满脸的鲜血,早已经傻在了原地。

直到掌柜摔在地上,发出“嘭”的一声,好像是被惊醒,“啊!”的尖叫一声,转身向巷子里跑去。

身旁的老石头伸手想要拉住她,但却晚了一步,只听得耳边“嗖”的一声厉啸,一支箭矢已经穿过了掌柜妇人的胸膛,箭尾上的翎毛仍在几人眼中颤动。

掌柜夫妇转眼间身死,老石头常年在厨房里杀猪杀牛,见惯了血腥,此时倒也不觉得有什么害怕,见几名骑兵越来越近,当下顾不上其他,两人带着三个孩子,转身向着身旁的小巷里跑去。

后面贺兰的一小队骑兵纵马来追,但小巷狭窄又比较弯曲,不利于骑兵展开速度,几名骑兵追了半天,在小巷子里七绕八绕,早已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后面的贺兰骑兵追不上老石头几人,早已经怒火中烧。

前面的老石头此时却也是在暗暗叫苦。

他在这平城里住了一辈子,对这里的大小道路早已经熟悉无比,小巷子已经快要到尽头,如果不能马上甩掉后面的骑兵,等到了大街上,自己一家几口再加上这个小姑娘恐怕马上就会被贺兰骑兵给射死。

屋漏偏逢连夜雨,老石头在前面带着路,忽听得身后“哎呦:一声,回头看去,只见自己的老婆已经跌倒在了地上,双手捂着脚腕,看来是崴了脚。

老石头见状大惊,身后的追兵越来越近,可耽搁不得。

刚要前去将自己老婆扶起,忽然眼前一花,听得”噗“的一声,一支箭簇已经插在了倒地妇人的背上。

老石头尚未反应过来,“嗖嗖嗖”,又是几支箭矢疾速而来,“噗噗噗”的俱钉在了倒地妇人的身上。

老石头回眼再看,只见自己的老婆已经倒在地上,没有了声息。

“娘!”

“娘!”

老石头的一双儿女见娘倒在了地上生死不知,俱都向倒在地上的妇人扑了过去。

“回来”老石头大喝一声,伸出双手一左一右地将他们拉了回来,带着三个小孩子转身跑出了巷子。

“娘。”

两个孩子在老石头怀里哭着喊着,老石头眼中含泪,但脚下却是不敢稍停半步。

抱着两个孩子跑了小半条街,回头一看,见掌柜的女儿仍然跟在后面,伸手抓着自己的衣角,跑的满头大汗。

老石头见他这副模样,想到她刚死去的爹娘,心中不忍,将抱着的儿子放了下来,伸手揽过小女孩,迈步向着一旁的巷子跑去。

这么一会儿的耽搁,后面的追兵已经非常近了,呼喝声夹杂着马蹄声,就仿佛是在背后响起。

“嗖嗖”几声厉啸传来,老石头感觉左腿忽然一阵剧痛,前冲的身子一个不稳,栽倒在了巷口,想要在爬起来,身后的追兵已经呼啸而至。

“爹!”老石头的儿子见老爹受伤,他此时已经跑到了巷子口,大叫着就要冲回来。

“快走。”老石头捡起地上的一块石头,向着身后的追兵狠狠地扔了过去,向后喊道,“以后给我们报仇。”

声音尚未落地,后面一道雪亮刀光闪过,老石头的头颅已经冲天而起。

“爹。”老石头的儿子大叫一声,向着几名贺兰骑兵冲了过来。

一名骑兵见状,催动胯下健马直冲而来。

只听得“嘭”的一声闷响,小孩子的身影便犹如一个破麻袋般飞向了巷子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