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无剑江湖 > 一卷 无上心经(上):初识
第004章 琴绝一方(二)
作者:林钰塘  |  字数:3049  |  更新时间:2019-12-08 17:30:55 全文阅读

“公子哥”一愣,神情呆滞地望着嵇文康潇洒地穿过人群,漫步到了舞台一侧,冷着脸与那面带微笑的班主交谈了起来。

不知怎的,那班主侧耳听了一句,脸上先是震惊不已,后是欣喜若狂,二胡不说便后撤了一步,随即弯腰抬手,摆出一个“有请”的姿势。

缕缕散发之下,嵇文康浅浅一笑,双手忽而一甩,收在了腰后,紧随着,他昂起首挺起胸,踏着大步,走到舞台边,右脚轻抬又轻踏,整个人立时飘然跃上乐一米半高的舞台。

众人皆被他轻盈的步伐所惊倒,互相大眼瞪着小眼,议论纷纷。

那“公子哥”也是一惊,他皱了皱眉,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这人什么情况,还真敢上台啊。莫非,他不是什么流浪街头的疯汉?”

嵇文康自然不是什么疯汉,他只是不爱按照别人的标准来拾掇自己罢了。

而这位衣冠楚楚的公子哥,也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坦诚,嵇文康只用一眼便看出来了,他身上掩藏的东西要比显露的多许多。

此时,嵇文康已站定在了舞台左侧,伍姑娘刚向台下的观众们鞠躬道谢,没曾想,悠悠一回头,便被他披头散发的模样吓得惊叫了一声。

“啊,你是何人!”

“我,上来弹琴的。”

“你?”

“呵,不行么。”

伍姑娘双目满是惊恐地打量了他一眼,只觉他是这附近的街头痞子,故意上来捣乱的。然而,就在她紧张地揉搓双手,微微侧身,无助地望向台下的班主时,眼里瞧见的却是喜笑颜开的班主正在向她拼命招手,示意她赶紧下台。

“这……你……唉……”

伍姑娘一脸匪夷所思地摇了头,但转念一想,既然班主都同意了,她也不好说些什么。所以,她也只能向着嵇文康礼貌性地点了头,疾步如飞地走下了台。

前脚一落地,她便急匆匆地问道:“班主,你这是何意?怎能让如此邋遢之人到台上去?咋了咱家招牌,咱们可不够盘缠回洛阳了。”

一听此话,班主眉头一挑,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心里一时犹如翻江倒海般混乱。其实,他也不知自己这个决定是否正确。

“小伍,你不是一直好奇那个坊间传闻么?”

“传闻?”伍姑娘撇过脸去,呆呆地想了一会儿,突然眼前一亮,惊呼道,“竹林琴仙?!”

“对,他……”

“不会吧!他就是那竹林琴仙?”

班主耸了耸肩,摊开了手,苦笑道:“我也不知,只是这小子说,他是从竹林而来。这山阳县,也没别处竹林了吧。”

伍姑娘大惊,眸中突然散出敬佩的神光,蓦然回首,欣然地笑了起来。转眼间,她的态度竟发生了急转,眉宇间更是抹上了一片痴情,两眼呆呆地望着嵇文康的背影,似是看见了深林仙人的风骨,忍不住感慨道:“果然!世外高人都如此之不拘小节,打扮也都如此之特别与个性!真是有趣!”

当她说出这话时,嵇文康已经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缓缓屈膝坐在了琴前,坐姿十分不同寻常。他不像普通琴者规规矩矩地盘腿而坐,也不像伍姑娘那般优雅地跪坐,而是如同那些在酒馆饮酒上头的老夫,左腿弯曲放于木台之下,右腿则微微拱起膝盖,立于身体一侧。

那“公子哥”踮脚瞧了一眼,立马嫌弃地咦了一声,低声道:“这世上哪有人这样弹琴,他这不是上台丢人现眼嘛!”

可谁料,话音刚落,他那双洁白纤细的双手便潇洒地抚过琴弦,食指轻轻一勾,琴弦微颤,发出一声凄美的音色。

听着逐渐衰弱的余音,他微笑着点了点头,心想:那伍姑娘的琴声实在不咋地,但她对这把古琴却爱护有加。对这一点,他还是十分欣赏的。

他眼前的这把古琴,名叫,幽雨琴,外形呈神农式,琴体阔大厚重。琴身通长四尺,隐间三尺半,肩宽半尺有余,尾宽恰好半尺。肩在三徽处,背面尾部浑圆,通身髹朱漆,其中仅有少量金丝修饰,因年久,琴头处有几条牛毛断纹。琴底为鹿角灰胎,现出几道冰纹断痕。龙池凤沼皆呈长方形,口沿贴厚漆口一周,略高出于底板之内,亦有两道蛇腹断纹,尽显琴之古旧。

“琴声细腻又柔和,空灵却宏亮,琴弦虽是新的,却不煞琴身之古韵。不错,是把好琴。”

可他话还未说完,台下的人们便有些不耐烦了,嘘道:

“装什么装啊!哪里来的流浪汉哟!滚下去吧!”

“没错没错,别捣乱了,行不行!最多给你一块铜板,赶紧滚蛋吧!”

“这样的叫花子,给他钱干嘛!直接赶他走就是了!”

“我们要看伍姑娘,哦,不,我们要听她弹琴!”

“……”

一词一句,尽戳人心。

若是他们手中拿着白菜或者鸡蛋,说不定势要把嵇文康砸个“头破血流”。

然奇怪的是,嵇文康丝毫不为所动,依旧气定神闲地浅笑着!

他深知,要想让质疑的声音通通消失,唯一的方法便是用绝美之琴声征服他们!

他笃定,四分之一柱香后,他们全部,将折服于他的琴技之下!

清风习习而来,嵇文康缓缓一合眼,稍一定神,随即勾指以四两拨千斤之势朝前一挥,“噔噔”一声重音如巨浪突袭,卷起了阵阵狂风,扑向了台下的人群!

下一刻,他左手一指摁住音位,右手中指滑弦而拨,刺耳的音声又如同万箭齐射,瞬间洞穿人之心神!

若说那伍姑娘的琴声能把人的灵魂带远,那嵇文康的琴声便是要把人的灵魂死死地震慑在原地!

他的琴无规无矩,无谱可循,每一个音,每一段曲皆是从于他的心绪即兴而起!

但他琴声之起伏却不乱也不杂,恰恰相反,他的琴声之中有着一股空灵的、一气呵成的顺畅!

正如后人写下的那句诗: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幽幽琴音,令人神往!

台下的人们脸色骤然惨白,皆目瞪口呆地望着嵇文康,再不敢言语。

他们实在没想到,原来同一把琴,也可以弹出意境全然不同的音色。而且,更让他们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如此一位散发疯人,居然也能弹出这般震撼人心的琴声。

舞台一侧,此时的伍姑娘也不由一怔,她痴痴地看着他灵动有力的手指,听着他那变幻莫测却又动听和谐的琴声。

他每一个音不仅奏得圆润丰满,指尖也落得精准无差,光是这点,她已忍不住长叹一声,自愧不如了。

“冠绝洛城,呵,真是荒谬。若他在洛阳城中,还有我伍姑娘何事呀。不过,”她突然皱了皱眉,眼中多了几分好奇,“他弹的这首曲子,叫什么名字呢?”

说着,她在脑海里翻遍了所有看过的琴书,却始终找不出一首与之相似。

她不禁猜想,他所弹的该不会是一首失传已久的名曲吧!但转念一想,她又觉着,若他真是那“竹林琴仙”,那这首琴曲说不定由他一人独创!

但不管归谁所创,她都决定,在演奏过后,她一定要向他讨要琴谱,只因这首琴曲实在太绝了!

它的旋律,像极了一个人置身于无际的桃花林里,如果此刻的你是悲伤的,那你听到的将是满满的悲情,而如果此刻的你是快乐的,那你听到的又将是满满的欢喜!

它给人带来的情感共鸣,根本无法用人间的言语去形容!

正是应了那一句:此曲只因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

随着琴声飘远,它震慑的人心也就越来越多,片刻之间,整个闹市竟渐渐安静了下来。

步履匆匆的人们停住了脚,吆喝叫卖的店家收住了声,就连穿行于人群间的小娃儿也一手提着灯笼,一脸懵懂地呆站在原地。

而佘仙楼的天字房中,在座的众人也因那琴声一时愣神,坐在圆桌最里头的山聚源耳尖微动,一下便认出了那琴声所属。

“这小子,说不来,还是来了。”

他喃喃一句,不禁欣然笑了一声,一手提起了酒杯,便是爽快地干了一杯酒。紧随着,他缓缓站起了身,漫步到了窗边,一把推开了窗,半身依靠在了窗台上,望着底下美好的街景。

一时间,他的心中有着万千感慨,却不知该从何说起。

就在这时,又一阵清风袭来,只不过,这阵风明显要比先前的汹涌了许多。

它似是带着某种目的,肆意地撞击在了嵇文康的身上,他的白衫立时被卷起,露出了他那洁白干净的锁骨与肩头,吓得台下的妇女羞涩地捂住了眼。但它显然觉得还不够,在离散之际,它还要顺手他那遮脸的满头散发,将他那副冷俊惊人的面庞再度展露给世人。

台下顿时一片哗然,那“公子哥”与伍姑娘也同时一怔,脸上瞬间泛起了红晕,身体更是皆如触电般震了一震。

她们心中所想,在此刻,竟出奇的一致。

“他怎么会这么帅……他……到底是何许人也?”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