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青史山河 > 正文
第七十四章 银白县丞
作者:霖季霖  |  字数:3029  |  更新时间:2020-01-02 21:59:28 全文阅读

谢克享与曾广是一起来到县大牢,里面关押着乙组和丁组来不及逃跑的家丁们,曾广是落后谢克享半步,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容。谢克享道:“怎么?没找到我的大侄儿吗?“

曾广是装出痛心疾首的样子道:“唉,衡少爷他们跑得太快了,我紧赶慢赶就差那么一步啊!“

谢克享冷笑道:“你可不要欺负我年纪大,等你出发了那谢衡几人已经跑到高州了,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

曾广是一副为难的样子道:“您都知道了,我也是没有办法啊,您这……两头我都得罪不起啊……”

谢克享提醒道:“你可不要两头下注最后两头空!”

“是是是……这个下回不敢了,我马上安排谢朱公子和陶霖公子登上县尉和县丞的职务。”

“这事你说了能算?”

曾广是讨好道:“先代理嘛,就算日后刺史大人派下了新的官员,那还不是要听两位公子的嘛。”

谢克享方才满意,指着乙组和丁组的家丁们道:“把这些人送到我的府上去。”

“好好……”

敲打了谢克享带着家丁们回到府中,将这些人全部交给陶霖,作为约定给陶霖扩充势力的。陶霖又是一番千恩万谢,但是乙组和丁组的人他不敢全用,万一以后在阵前反水那就坏了大事了。陶霖在这些人挑选身体精壮,心智淳朴的人,同时在银白的居民中挑选精挑细选,开始练兵,这将是自己的亲兵卫队。

至于招兵的钱嘛,陶霖趁着自己挂着一个县丞的名头,大肆挪用,公款,吃县里钱财。曾广是对此是敢怒不敢言,于是学着陶霖的样子大量的中饱私囊,搞到最后县衙都空了。练兵的场地放在谢克享的府邸,反正他们家地方大,顺便给他们家的人一起训练,同时又在暗中施以恩惠,在这过程中陶霖从不出面,让人看不出来。

谢衡逃回高州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而高州那边没有任何动作。这样的平静反而让曾广是感到不安,谢克享陶霖那边又在加紧练兵,怎么看都像是暴风雨前的安宁,他可不想被卷进这场风暴之中。何况县衙也破产没钱了,曾广是更不想在这里收拾烂摊子,于是打着去高州给谢朱、陶霖打听官职的旗号,带着钱财开溜了。

曾广是来到高州面见刺史胡国昭,一见面曾广是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向胡国昭诉苦。胡国昭一开始还真动了恻隐之心,叫人上茶,然后就说起了谢家主的事。谢衡逃回高州后见到谢家主将在银白陶霖反叛、谢克享藐视家主的事情全部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谢家主雷霆大怒,同时对这个嫡孙不免有了一点失望,你这才去多久就被整倒了,还落了一身的罪责,谢家的未来真能交给他吗?

谢家主素来宠爱谢衡,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第二天谢家主找到胡国昭,向他加压力,要求严办陶霖、曾广是。谢克享交给让谢家家法来办。胡国昭看见谢家吃瘪心中高兴,也意识到这可能是将银白收归州府的一次机会,从这个角度出发甚至可以借机扳倒谢家,自己也可以凭着这样的政绩重回中州。想到这里胡国昭心中开始激动,便开始拖着谢家主。谢家主没有办法,一边催促胡国昭动手,另一边开始暗中召集自己的势力,打算着实在不行就以武力收复老谢家的根据地,顺带着将谢克享一脉彻底铲除!

曾广是极力推荐陶霖道:“大人,您果然不凡,能够调教出这样的好侄儿来,下官敬佩之极。“

“侄儿?哦,你说陶霖。”

胡国昭不禁唏嘘道:“我那老友的孩子,真是出息了。”

曾广是连连点头道:“我正打算着将县令的位子让与陶霖,我到别处去呢。”

胡国昭没有领会到曾广是后半句才是重点:“陶霖没有经过科举考试怎么能直接入仕?这不是胡闹嘛。可惜可惜。”

这不能可惜了啊,曾广是忙给胡大人排忧解难道:“除了科举还有世家阴萌,大人您先将陶公子入职,再报给都护府审核不久可以了。”

胡国昭还在为难:“可以倒是可以,只不过不合规矩。”

“大人,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事急从权嘛。”

胡国昭高兴的看着曾广是道:“你真是我的智囊啊,这样,你也留在银白不要走,你之前的上报的公文我都答应,你还做县令,陶霖正式将其任命为县丞,县尉的位子就让谢家争去吧,狗咬狗一嘴毛。”

曾广是傻眼了,正要辩解,胡国昭给他宽心道:“我知道你在银白很辛苦,这次回去我给你带上五千贯钱,作为经费,多余的你就该做什么做什么。和陶霖同心协力把银白打理好了,以后高州刺史就是你!”

曾广是呆立在那里,光是银白财政上的缺额现在就有数万贯钱,这五千贯还能不够塞牙缝的。一个大胆的念头跳入了他的脑袋中,要不跑了算了,跑到中州在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做个富家翁,一了百了,哪有这么多的烦心事。说干就干,但是在跑之前要把还在银白的老爹老娘老婆孩子接出来。

陶霖那边正走运,熏子这里面临着一次生死危机。谢家老大谢克光接到了父亲谢家主的书信,谢克光叫来熏子道:“你知不知道陶霖反了?”

熏子一惊:“什么!?那他可有事?”

谢克光脸上没有往日的笑容:“他有没有事我不知道,但是你大难临头了!家主叫我杀了你!”

熏子又是一惊,脑筋快速转动思考出路办法,道:“谢太爷为什么要杀我?”

“这还是什么问题吗?你是和陶霖一伙的人,不杀你杀谁?”

熏子脑中已有了大概办法,镇静的问道:“大爷是要杀我吗?”

谢克光咧嘴一笑,显得阴森恐怖,反问道:“你觉得你该死吗?”

“我对你还有用处,至少现在不该杀。”

在与谢克光的对话中熏子展现了他的智慧,以利益线为牵动最终说服了谢克光,让熏子去替他训练他招揽的一帮作奸犯科的亡命之徒。为了能够制衡熏子谢克光身边那个阴险狡诈的陈果提出将柱梁子和菜芽子看管起来作为人质。而后谢克光将熏子三人送到了一个不属于高州治下的赛长县,这里基本没有谢家的生意与势力,可以躲避谢家主的眼睛,赛长县的一处宅子是谢克光早已准备好的秘密基地。

不知情的谢家主得到谢克光谎报的已诛杀熏子三人的来报很满意,他认为陶霖即便是反了也还在他的控制之中,另一边打击谢克享所经营的生意,一边继续向胡国昭施压。这时候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胡国昭不仅没管谢家主的压迫,反而直接任命陶霖为银白县丞。

另一边曾广是带着任命状回到了银白,陶霖走马上任,当晚谢克享父子拉上曾广是为陶霖摆下酒宴庆祝。

谢克享与谢朱、曾广是举酒:“恭喜陶大人为新任银白县丞,以后银白百姓的生计就担在你的肩膀上了。”

陶霖举酒回敬,口中忙称不敢:“这不是还有县令曾大人在嘛,哪里轮的上我做主。”

曾广是道:“陶大人,现在我得管你叫一声老弟了,你是见过世面的,知道怎么造福百姓。”

陶霖听着话里意思这狡猾狐狸曾广是摆明着就是从今以后银白全部甩手给他了,全部担在陶霖身上是可以,但是县衙里出现的数万贯的缺额总有人要为此买单的,陶霖是挪用了一些,最多不过数千贯,剩下的钱哪里去了?

陶霖怎能让曾广是捞了钱就跑:“曾大人您为官经验更为老道,在银白两年了也更加清楚银白的现状,我还是要以你马首是瞻。”

曾广是道:“哎呀,老弟你说的是哪里话,我比不上你啊。”

谢克享听出了一点蹊跷来了,平常客气两句就完了,两人怎么像是在推脱责任呢?谢克享看了儿子一眼,谢朱会意,举酒打断两人:“我作为晚辈敬两位前辈一杯。”

陶霖道:“你我结拜为兄弟,你怎么会是晚辈呢?”

“您现在既是官身那就不一样了,您当是和我父亲一个辈分了,陶大人不要推辞了。”

陶霖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样反而将你我兄弟关系疏远了。”

曾广是一样满嘴胡话道:“谢朱公子本来是要做县尉的,刺史大人阅过已经同意,只是现任的县尉谢衡不还是在逃嘛,刺史大人不好直接授予官职,只让谢朱公子受了些委屈,先做代理。”

谢克享道:“这可就太感谢刺史大人和曾大人您了。”

陶霖正打算将县衙缺额的事情说出来,见曾广是将谢家父子也拖下水中便闭口不言了。表面看似热闹的晚宴实则每个人都是心怀鬼胎。晚宴结束之后,谢家父子和陶霖心照不宣的故意落后一步,让曾广是先行离去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